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吸血记 > 第一卷 幽冥地狱
第二十章 镜子前的怪物
作者:空贝爱恩  |  字数:2052  |  更新时间:2019-07-13 18:36:58 全文阅读

左翼车身扭曲严重,车架弯成拱桥。另一辆蓝宝石保时捷车头深陷捷达的凹陷处,车头盖弹起,变形般弯曲反转,白色的蒸汽从水箱喷涌。很明显,是保时捷超速闯红灯撞上路过的捷达滑行几十米,最终酿成惨剧。

  捷达的车主位于左驾驶,七孔流血,血肉模糊,奄奄一息,眼看就要不行了。保时捷的车主是个大胖子,头被撞破,鲜血直流,神智却还算清楚,哼哼唧唧嚷着救命。

  发生车祸,大街闹腾开了。服装店的,药店的,菜馆的,超市的,买的,卖的,都跑出来,唧唧咋咋围上前,围得水泄不通,像堵隔绝墙。马上就有人拿出手机录像拍照。

  唯独胖子格格不入的虚弱的求救,“救我!救命!”

  人群中冒出个热心肠,神色激昂,振臂高呼,“救人!”

  “救人?”手挎红色鳄鱼皮包的妇人面露鄙夷,“如何救?你不怕被讹呀!世界上坏人可不少。做好事可不一定会有好报。人世间还存在你这种烂好人,真的是……”

  热心肠倒没怎么踌躇犹豫,他拉开保时捷的车门,解开安全带,小心翼翼地抱出车里的胖子,跑进路边的服装店。之后空着手出来,手掌抵在保时捷的车门位置使劲地推车。

  “不听好人言,吃亏在眼前。等你摊上官司,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时候,我看你多能耐!”

  贵夫人提提手腕的挎包,甩动两条旗袍下惨白的大腿,款款走到路中央丰田车面前,掏钥匙开门打火发动引擎。引擎咆哮。贵夫人倒档,加档,汽车沿着马路呼啸着向远方驶去。

  “小兄弟!”围观的大爷摇着把古色古香的折扇,“小心驶得万年舟,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你听大爷一句,不要管闲事,走吧!好人还好,要是遇上个泼皮无赖,你可就深陷泥潭,想拔也拔不出啦!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走吧,赶紧走吧。”

  或许心中柔软遭硬物触击,良心未泯;或许本来就侠肝义胆,热血心肠。一个三十岁左右,西装革履,穿衬衣打领带的白领站出来抒发心里的不满。

  “大爷,话不可这样说!救人怎么能说是管闲事呢?如果躺在车里的是你,你还会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吗?你不救人可以,那是你的事,但你不要耽误别人救人!”

  一番话义正辞严,说得持扇的大爷羞愧难当,不再说话。人群出来几个身强力壮的青年,几人帮忙合力移走保时捷,又找来两根铁棍,撬开捷达车门,抬出鲜血淋漓的伤者。早有人拿手机拨通了警局和医院的急救电话。

  凌世林拎着装烟的手提袋呼呼悠悠扎进人堆,可人群如水泥砌合的城墙,牢固无比。凌世林前进后退,左游右晃,掰人肩膀,搡人腰肚,终究无果,反被人谩骂没教养。惹得凌世林差点把两条烟砸到他头盖。

  人墙斩为两段,从中间打开。伤者血淋淋地的身体被四只强有力的大手端着,鲜血流出伤口,浸湿浅绿色的衣服,滴落在地,于水泥马路显示着别样的红色。高温蒸腾,于空气中弥漫着难闻的血腥。

  凌天奇刚好踱着大步,慢慢缓缓地走过来,看着伤者浑身淋漓鲜血,不断滑落的血滴和地上大团大团湿润的血迹。震惊之余莫名吞了一口唾沫。仿佛饥饿的老虎瞧见许多只肥美的山羊。

  浓厚的血腥味在空气里混杂,凌天奇耸动鼻子,毫不费力地从空中得到大量的鲜血的气味。是那种自己向往已久的味道!他幻想着自己粗鲁地大口吞咽粘稠的淳淳流动的血液,高贵地小口呡呷盛放在高脚杯里细腻润滑的血水。毫无预备,四颗尖细曲长的獠牙刺破牙龈,好像破土而出的春笋,两长在上,两短在下排列。眼珠猩红,一股凌绝天下的霸气透体而出。

  凌天奇摸着凭空生出的獠牙,惯性般转过身。他不想让人看到他的怪异模样。可待他转身后,却惊愕地无语言矣。

  服装店巨大的落地窗户反射着站在人群里一个红眼獠牙的怪物。它殷红的双眼流露着呆滞的目光,定定地盯着现实的人形,人影在他的身边晃悠。仿佛一尊凶恶邪神的雕塑。虽然凌天奇清楚自己身体的异变,可如此零距离地看着镜子里反射的身影,这还是第一次。

  这就是异化后的模样?一个尖牙利齿,眼珠赤红的怪物?只在恐怖电影里的出现过的黑暗生物,吸血僵尸?世上真有这种东西?肯定没错,怪不得鼻孔对鲜血的气味如此敏感。凌天奇左顾右盼,脸色煞白,紧张的心扑通扑通乱跳。幸好没人注意他的异样。人们苍蝇般围绕着车祸受害者,呼天抢地忙着救命。服装店没人,只收费台坐着个年轻的女子,好在有陈列服装样式的假人模特遮挡,并不能直视。

  暗暗庆幸番,凌天奇急匆匆走进服装店旁的胡同巷子,躲避着世人的目光。自己身化僵尸的事别人还是不知道为好。凌天奇想着,一个厚重的脚步声突然出现在后边墙角。

  “你进小巷子干嘛?偷窥美女芙蓉戏水?”凌世林抬了抬手臂,站在巷口追问。

  凌天奇没有转身。“没事!进来方便,很快完事了!”

  “靠!去人家店里借个厕所不行啊。非得光天化日的在巷道里热血沸腾地解决?你的心果然很变态!快点,我给你站岗放哨!”说完,贼头贼脑地四下张望,模样像做贼。

  凌天奇深呼吸,想象正在家里的大床舒服地躺着,望着天花板,努力平稳内心的波动。须臾片刻,相貌总算恢复正常。

  走出胡同,凌天奇故意嘟嘟囔囔牢骚满腹地说:“撒个尿而已,大惊小怪的,害怕别人不知道哇!”

  凌世林提着塑料袋,尴尬的说不出话,急忙转移话题,“唉!可惜人太多拍不到车祸现场照。要不然我就发大了。”

  “你改喜欢拍车祸?不是拍美女才是你的最爱吗?”

  “爱是无法区分的。”

  “靠!”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