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吸血记 > 第一卷 幽冥地狱
第十八章 买菜风波
作者:空贝爱恩  |  字数:2740  |  更新时间:2019-07-10 09:34:52 全文阅读

“天奇!去帮妈称两斤排骨,好吗?”凌天奇的母亲赵雪蓉淘净米煮饭,将电饭煲插进镶在墙壁内的插座。转身接好一盆水洗菜。

  “好!”

  凌天奇在卧室里的卫生间翁声翁气的回答,刷牙洗脸出来。

  赵雪蓉沾水的湿手十指纤纤,水嫩润滑,更显晶莹剔透。她在围裙上抹干手掌的水滴,从兜里摸出两百块递给凌天奇。

  “昨天回来这么晚,干嘛去了?”

  凌天奇伸手接过钱塞在屁股后面的口袋,“没干嘛。就和世林唱了会儿k。在ktv待了好像没多久,没想到回来时却已经很晚了。”

  “噢!这样呀!好吧,去买排骨,快去快回。”赵雪蓉挥挥手。

  凌天奇点了点头,“我走了!”

  霭霭的白雾浓稠得像牛奶,缭绕在天地间。漂浮在云雾里庞然矗立的尖顶大厦在晨曦中若隐若现,仙气飘飘,如梦如幻,仿佛是世外桃源、人间仙境。

  近处的事物尽不可见,朦朦胧胧,隔了层缥缈虚幻的纱巾。人走在里面,雾气随风流蹿,人影晃动宛如鬼影重重,飘忽的感觉极不真实。

  正当凌天奇闲步走到楼下,进入巷道中间十字路口,二十几人手提刀链棍棒,气势汹汹的从四方聚拢而来,将凌天奇围在包围圈中央。棍棒掂量在手,嚣张的模样不可一世,分明在说我就是混混,今天要你好看。

  凌天奇看着陌生的人群不怀好意的目光,心里有些发毛,紧张地问:“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小妞,昨晚你不是很能打吗?打得爽吧?今天我就让你体验一次我昨晚的感受。我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好好享受一下哥们的精彩表演!不把你打成猪头你别想走!”一头在雾里略显蜡黄的短发从人群里钻出来,塌鼻子,宽下巴,老鼠眼,正是昨天半夜劫道的刚子。他阴霾的脸色流露着信心满满,嚣张的气焰直射而出。大手一挥,“兄弟们上!给他活动活动筋骨!送他进医院!”

  因大雾未散,人迹罕至,浓郁的雾气倒成了天然的隔绝屏障。谁也不会想到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下一场围殴打斗即将展开。

  二十几人同时扬起自己手里的武器,砍刀、球棒、钢棍、车链,挥舞得虎虎生风,嘶嘶作响。“我尼玛!”精壮的矮小个子早已手痒得难受,忍不住率先发难,手中钢刀横劈,向着凌天奇的腹部狠狠砍去。

  来不及多想,凌天奇赶忙疾步后退,闪过这凶狠的一刀。可背后露出的空隙破绽让人抓住,钢棍结结实实敲在了腰背。顿时一股大力传来冲击着胸腔,好像脊椎骨被打断,额头冷汗流淌。

  凌天奇身不由己往前踉跄,摩托车铁链像柔韧刚猛的皮鞭于空中呼啸而来,在凌天奇的胸前斜抽出一条长长的血痕,火辣辣的疼痛。嘶,凌天奇吸了一口凉气。背后又挨了重重的一脚,险些拦腰断掉。照这个打法下去,自己肯定会被打死!不行,不能坐以待毙!

  凌天奇想到昨晚被俘时体内涌现的那股莫名的力量。以前他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他清楚地记得闻到血腥气味后,身体出现的也是这股强大的能量。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到这种神乎其技的感觉。

  手指在胸口的血痕上抹拭,粘着点点血丝。凌天奇伸出舌头轻舔了指头的血水,刺激着大脑。血液淡淡的腥味通过舌头、鼻子沁入体内各个器官,兴奋、激动的情绪躁动起来。势如江河奔腾的能量从心脏顺着血管奔流而出,填满每个微小的细胞。

  就是这种感觉!

  紧咬牙关的凌天奇眼睛陡然色变,宛如血水浇灌的艳红充满整个眼球。冰冷,幽寒的气息爆发,带头的刚子不禁心头一寒,似有阵阵秋风刮扫。好熟悉的感觉。没错!昨晚他也是眼睛变红后再神威浩荡得如同神仙下凡,难道这货今天又玩吊丝的逆袭?苗头越来越不对劲。我先撤了。想着想着,刚子竟真的撇下兄弟,悄悄拔腿走了。

  谁也没注意刚子一个人的离去。此时二十几人的混混脑中只有同一个思想,那就是憋了很久没干过架今天终于可以尽情地放手玩耍。却丝毫不知是自己被人玩耍。

  人群中一位剪着球头的胖子雄壮威武的吼叫一声,眼睛寒光闪烁,浑圆结实的肥手握着一根坚硬如铁的棒球球棒没头没脑地砸向待立不动的凌天奇。

  “妈了个逼的!干死他装逼的贱货!”

  在球头胖子的带领下,其他的人簇拥而上,手里的家伙齐齐挥舞而去。

  球棒、钢管在冰凉的空气中剧烈摩擦,发出呼呼的破空声,拖出一簇簇亦真亦幻的虚影。砰的一声大响,几十件凶恶的武器几乎同时结结实实地敲到不避不闪的凌天奇身上。

  可令人不可思议的一幕离奇地出现了。

  刀枪棍棒似乎斩在铁石钢板上,巨响过后,皆断为两截。反弹的大力顺着手腕传回,不少武器的主人虎口撕裂,渗出血丝点点。剧痛让他们大张着嘴巴,丢掉刀具,捂住伤口撕心裂肺地惨叫,哀嚎不止。

  凌天奇缓缓抬起头,弥漫的晨雾中两滴血红的光芒闪烁。湿冷的晨息里淡淡的血腥味飘荡进凌天奇的鼻子,一股莫名的兴奋浮上心头,左右着身体的动作。

  凌天奇迈出自己的右脚,身体以人类绝难到达的速度奔跑,化为一道轻盈的残影飞舞。

  残影回旋于这条窄小的十字路口,站立的二十几个人还未弄明白发生何事,人就已躺在坚硬的水泥地上,腹部传来强烈的疼痛感,额头豆大的汗珠如雨而下,眉头皱成麻花。哼哼唧唧的,无刚才的嚣张、狂妄。

  一双穿着白色耐克运动鞋的脚沉稳地停下步伐,血红的眼睛寒冷得不带一丝温度。他注视着躺在脚边一个套着黑色体恤衫的大嘴巴男人,舔了舔显得干燥的嘴唇,缓缓俯下身子,揪着大嘴巴的衣领将大嘴巴凌空提起来,张嘴咬向颈脖。

  大嘴巴惊恐万状地踢腿乱蹬,一米六五的身体筛糠般颤抖不止。因为他发现眼前这个男孩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口里四颗尖利的獠牙两长两短上下兀立着,状若来自地狱深渊的恶魔鬼怪,十分可怖。而他咬来的姿式更像恶鬼要吸血啖肉,恐怖万分。

  “刚子这死猪不是说来找乐子虐人的吗?怎么现在像是被人虐!被怪物虐!我的天哥呀!对了,刚子呢?”

  大嘴巴胯下部位的水流浸湿淡蓝色的牛仔裤,沿着两只大腿淌流,从脚尖滴落。啪嗒啪嗒,似大雨初洒时雨滴拍打屋顶土地的声音,细如蚊咦,杂乱无章。

  这在被兴奋控制身体的凌天奇听来却像晴天霹雳,恍若天惊。他从兴奋的怀抱挣脱出来,茫然地看着眼前倒地哀呼的以及自己单手提举的人,喃喃自语,“我怎么了?”

  从未体验过的感觉,强大力量,惘然,似曾相识,仿佛兄弟血浓于水。但扑所迷离的力量夹杂似曾相识的感觉却更显离奇古怪。

  “我这是怎么了?”凌天奇轻问。自跌落山洞后身体变异的怪事便取代那个荒诞的怪梦,如怨灵缠身不断骚扰着他,折磨着他,让他不得安宁。

  “啊……”

  凌天奇仰天大叫,如狼似虎的吼声震天动地。面部的眼睛葛然色变,四颗尖尖的獠牙弹射而出,声波汹涌。一股罡风突然窜起,利剑直劈般吹开浓浓的晨雾。温暖柔和的太阳,闪耀着晶莹的光芒照在凌天奇脸上,给他的脸镀上一层灿灿的金。

  凌天奇眯眼,撒开五指挡住阳光,透过指缝的空隙看着如水般流动的雾气,敏锐的听觉收到由远及近的脚步,两个人参差不齐的脚步声从后面传出。

  走!

  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凌天奇心中第一时间跳出这个字眼。大步跨开,风一样的速度飞掠,身影消失在十字路口……

  几分钟后,两个白发苍苍,身子硬朗的老人走到十字路口掏出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悦耳的警笛声在远方响起。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