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吸血记 > 第一卷 幽冥地狱
第十四章 毕业晚会
作者:空贝爱恩  |  字数:2449  |  更新时间:2019-07-06 10:38:30 全文阅读

QQ最小化隐身到任务栏,凌天奇握着老鼠一样的鼠标打开风行视频看起了电影。suckseed,中文名音为爱,一部来自泰国的校园青春电影。凌天奇很喜欢这部电影,已看了好几遍还看不厌。影片的内容让他觉得很亲切,很搞笑。特别是最后的结尾,主角们重归于好,友情地再一次升华,预感与自己的初衷何其相似。每个人应该总有那么两三个好基友在一起喜怒哀乐,悲欢离合,却总重归于好,不离不弃。

  电影一直看到六点三十分,凌天奇才关掉电脑出门坐公交来到凤仙饭店。

  凤仙饭店坐落在马路的左边,与商务酒店紧紧相对。从外面看就普普通通四层小楼的建筑,毫无特别之处。推开写着“欢迎光临,生意兴隆”的玻璃门,光线柔和的大厅装饰很平常,清淡,无形之中一股家的味道却衬托而出,温文尔雅,温馨和睦。据说这里的饭菜也让人有一种家的味道。穿过大厅来到包厢,早已聚集了一大批同学有说有笑地高谈阔论。话题由深到浅,由国内到国外,满嘴风雨地放卫星。

  “嗨!妹子!怎么现在才来!”赵志康嬉笑着走来。

  凌天奇说:“餐会不是会没开始吗?来那么早干嘛?一起吹牛皮癣呀?”

  “不是不是!”赵志康搂住凌天奇的肩膀,“主要是梦妹子想你了。寂寞难耐,心在等待。你想啊!一个如花似玉,风华正茂的姑娘,正值饿狼嫌肉少,如狼似虎的年纪!你也忍心让她一人独守空房?这禽兽不如的事你干得出来?”说得义正言辞,满嘴唾沫喷了凌天奇一脸。

  凌天奇抹一把脸,好像淋过大雨,满脸的雨水。他奇怪地说:“不管什么话,怎么一到你嘴里就全部变味了呢?什么原因导致的?”

  赵志康说:“说的这叫什么话?走,晚会要开席了!”

  挨着凌天奇坐下,赵志康眨着铜铃般的眼睛盯看凌天奇,说:“你不戴眼镜,越看越像娘娘腔。”

  “……”

  “好娘!娘神!”

  “赵志康你个贱货,你个放浪仔!把你的菊花兜紧了,小心今晚我叫几十个人妖轮番你!让你明白何为虚脱而死,弹尽人绝!”凌天奇恶言恶语。

  “哇!”赵志康做出一副害怕的模样,拍着胸脯,“没必要如此恶毒吧!好歹同学一场,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

  就在这时,班主任及各科的任课老师风尘仆仆地走进来,服务员端来菜肴排满餐桌,抱来六箱啤酒放在墙角。有男同学起身用开瓶器扳脱啤酒瓶,逐个恭敬地倒酒,满杯。

  班长站起来举起飘着一层白色麦花泡沫的酒杯,“让我们先敬各位老师一杯,表达我们对老师这三年无微不至的照顾的谢意!”

  其余同学一起站起身,高举酒杯,“谢谢老师!”

  老师们抬手举杯示意,一饮而尽。

  “好!”同学们纷纷叫好,一口气喝完一次性塑料杯里面的啤酒。

  再满上,“再敬老师一杯,祝福老师身体健康、万事如意、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干!”师生全体仰头灌下肚。

  接着又倒满。

  “第三杯,敬老师与我们的师生情谊天长地久,海枯石烂!”

  众人的酒杯又底朝天,滴酒不剩。

  敬过了酒,学生彼此间开始了新一轮的劝酒,几个人站成一排,整瓶的啤酒吹干又提起另一瓶,直至呕吐出来,看谁的空瓶最多,多者为胜。连女生也抵不住诱惑与男生的怂恿而夹杂其中,吆喝着咕噜咕噜只管喝酒。旁边还有起哄的加油打气。

  喝高了,几个学生轮番灌老师酒。这个敬一杯,那个敬一瓶。不多时,老师也有些晕暄暄的了。平日里学生不敢说的事,不能开的玩笑,借着一股天不怕地不怕的酒劲统统说了出来。乐得哈哈大笑,停不住的干杯喝酒。

  凌天奇独自坐在桌上吃火锅,并不参与到热闹的拼酒活动。他提着一瓶酒水喝掉大半的哈尔滨啤酒,喝口酒,时不时又夹几片羊肉,几棵小青菜进沸腾翻滚、油光发亮的汤汁里烫熟,吸哩呼噜哈着气咽下。空调开得低,不穿外套包间显得有点冷,吃火锅却是恰到好处。火锅麻辣的温热顺着食道游到肚腹,味蕾体验着麻辣鲜香带来的强烈冲击,乘隙吞口冰凉的啤酒,冰与火完美地交织在一起,非凡享受,回味无穷。

  烂醉如泥的学生一个个昏头昏脑地伏倒在杯盘狼藉的餐桌上,呼呼大睡。凌天奇吃饱了,喝足了,看着碟盘的残羹冷炙、没醉酒相继离开的女生,站起来打算离去。

  赵志康摇摇晃晃地走过来,嘴里嘟哝不清地说:“干杯!干杯!来,再喝一杯!”把泼洒得一滴不剩的酒杯凑到凌天奇的嘴边。“你喝呀!喝呀!”

  “喝喝喝!”凌天奇扶他坐在凳子上,让他趴到桌上睡觉,他却哗地一声吐了凌天奇满身饭菜酒水混合而成的秽污。

  凌天奇皱着眉头用餐巾纸擦拭干净衣服,“喝醉了也还要折腾人!”走去外面。

  外面梦洁正在等着他。见他出来,梦洁走上前,“天奇,我有事跟你说!”

  “什么事?”凌天奇升起一丝不妙。难道是表白?虽然过去泛泛知道梦洁喜欢自己,但她没明说,今天她要大胆地捅破这张纸?可问题是自己根本没作任何准备。

  果然不出所料,梦洁平静呼吸后鼓起勇气开口说:“明天我就要回乡下老家。不管考上还是考不上大学,我都肯定不会和你去同一个学校,所以,如果我今天不说以后可能不再会有机会。其实我要说什么你也知道,猜都猜得出。没错,我喜欢你,就是我喜欢你!我现在就想问问你,你喜不喜欢我?哪怕给我一张空头支票也好。”

  这么直接?凌天奇愣住了,成百上千的拒绝方案飞过他的脑袋,不知怎么的就是说不出口。他脑袋仿佛突然间死机,结结巴巴,舌头打叉,“我……你……我……我……”

  梦洁叹了口气,失望之色布满脸上。她勉强地微笑着,“我知道会是这个结果!我做好了准备。”再也没说别的,黯然转身走开。

  坐在回家的公车里,凌天奇盯着车窗玻璃中有些缥缈虚幻的自己,想着往日时光的点点滴滴,发现大半的时间全被那个女孩占据。无论何时何地,是否安康,只要她看到自己都会凑上来嘘寒问暖,关怀备至。如同亲人挚友,常常给自己带早餐、吃零食,虽然不总是领情,但如溪水般绵绵不绝的感情潺潺流动。滴水穿石。她竟是我过去生活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凌天奇终于感到浓浓的失落。

  回到家,母亲在厨房嘶嘶地炒菜,哐哐地锅铲翻动菜品,听见凌天奇回来的响声,问:“玩得开心不?”

  凌天奇拧开卧室的门,“开心……开心……”

  打开电脑,将没看完的影片继续播放。一直认为妙趣横生的电影此刻索然无味。直到现在,凌天奇才知晓自己为考大学不谈恋爱的决心早已被一个女孩的涓涓细流穿透。他不禁心情烦乱。

  人一定非得失去后才懂得珍惜吗?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