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吸血记 > 第一卷 幽冥地狱
第十二章 决战高考
作者:空贝爱恩  |  字数:3473  |  更新时间:2019-07-04 11:03:11 全文阅读

三天的时间转眼间匆匆流逝。这三天凌天奇看了很多关于高考的经典试题资料,全部融会贯通。他发现自己的思维也似乎较往昔活跃,以前解析个难度较大的数学方程式之类的东西得花个十几分钟,现在基本只消大致浏览一遍,脑海就有一个准确的答案。这种急速的感觉非常爽快、无与伦比,就像大脑系统由1。0的版本快速升级到9。0,各个方面得到优化提升。

  清晨,炎阳如火。

  凌天奇从柔软的席梦思床上跳起来拉开如大海般蔚蓝的波浪花纹窗帘,让明媚的太阳光直接射满卧室每一个幽暗的角落。透过窗户往下看,青草脆嫩,湖水荡漾,一群大叔大妈沐浴在晨风中练剑,打太极。一招一式,有板有眼,有模有样。

  今天高考,就是爸妈老师常说的人生航道的转折点。据说考上一所理想的大学,起点就会莫名其妙比落榜者高很多,相差个南北上下九重天。是不是真的这么神奇?今天过后一切皆会明了。凌天奇吐出一口沉在肺腑里的浊气,轻轻地走去淋浴房开着偏凉的温水清清爽爽洗了个澡。

  高考,意味着不必穿校服了。洗漱完毕出来的凌天奇在衣柜里找了件白色的,绣着吉它与跳动音符的T恤短袖衫套在身上,又翻出根淡蓝色紧身牛仔裤笼着。站在衣柜宽大的镜子前打量,简约合身,朝气蓬勃,有股邻家男孩的味道。

  客厅厨房,凌天奇母亲早已弄好饭菜于饭桌摆置整齐,只等吃客开饭。菜很丰盛,五菜一汤,虽然不是什么特别名贵的菜肴,但鸡鸭鱼肉样样俱全,另附一个小白菜,一个牛肚汤,鲜香可口,营养丰富。

  凌天奇出来吃早饭,三人之家餐桌的椅子又空着一张,那张椅子好像刮风下雨、打雷闪电都空着,永远空着。就连在凌天奇接受高考这么重要的一天,也还是空着。看着那张空着的椅子和桌面上残留着油渍的空碗筷,凌天奇心中多少还是有些失落。

  吃完饭,凌天奇的母亲陪同他走到学校大门口。在高大的栅栏外,烈日下树影里,无数为孩子迎战高考加油打气的父母关怀地对着孩子嘘寒问暖。考生一个个容光焕发,神气高昂的挥手告别父母,步入考场。

  “加油!就看这一天了!”凌天奇的母亲鼓舞着凌天奇。

  “嗯!”面对海浪一般的人山人海与母亲真诚的鼓励加油,凌天奇的精神为之一振,信心满满地说。近三天凌天奇看了太多高考复习的资料,做了太多过去几年的高考题目,他清楚了解自己过人的异能大脑与记心。以一颗过目不忘的强悍记心和一个越狱升级的最强大脑还会搞不定区区一次小小的高考?笑话!恐怕现在悠然自得,心静气平,毫不紧张慌乱的走进考场的,也只有凌天奇一人。

  开始高考的铃声清晰的响起,第二考场按照学籍编号对号入座的凌天奇坐在第三排第五个靠中间的位置摆弄着考试专用的填涂铅笔,把一根细长的2B铅笔芯装进铅笔口,为水笔上了一支0。5粗细的笔芯。再看其他考生,虽看似平静悠闲,手指熟练地律动转着笔,但或多或少对于临近高考露出一丝丝慌张。更有甚者,面红脖赤,心跳加速,手心也渗出黏丝丝的冷汗。

  又是一阵梆梆的铃声飘荡在校园,一四十多岁的男主考官面色严肃地推开门,将一捆密封的试卷圆筒放在讲台上。监考则提着一把普通的靠凳堵在考场教室的后门,目光森然,做出一副谁作弊必遭逮捕的神情,好像断案铁面无私的包青天。空气随着两位考官的到来似乎凝固成了冰冷的固体,考生大气不敢喘,直到再一次响铃静谧的氛围才被打破。

  主考官撕开硬质的封皮纸,把白花花的高考试卷照着一组多少人分好。监考站起来,在座位行间有规律的走动,查看是否有在考桌上刻画了东西之类的作弊之人。墙角上方的监控器骤然亮起一点艳红,探头摇晃着脑袋,一只冰冷的电子眼睛捕捉考场任何具有作弊嫌疑的蛛丝马迹。

  “望各考生遵规守纪,不要在这个时候发奋图强,攒暗劲投机取巧。如果有被抓的一律会被零分处理!”主考官说辞严厉,提醒警告。

  铃声一响,主考官不再多说,发试卷考试。

  考生心慌意乱、紧张兮兮双手几乎颤抖地接过试卷,激动之情不言而喻。十年磨一剑,寒窗苦读,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的时刻终于来临!可自己能做好这张浓缩了三年高中课文知识精华的试卷吗?无声无息,悄悄等待。惟有平复繁华闹市之心才可超常发挥,极尽全力,达到理想成绩。

  第一场考试考的是语文。凌天奇没过多久就写完了整张试卷。检查一遍,没有半点遗留漏洞,简直完美无瑕疵。本来凌天奇可以拿更高的分数,但为了不造成震撼人心的轰动,他故意给几道对于常人难以下手的题目编了个错解。这也是他没有获得异能时的正常水平。于是乎,百无聊赖地趴在桌上静静等待考试结束的铃声。

  此等做题的速度实在令人汗颜,连监考的外地老师也唏嘘不已。刚才监考走到凌天奇旁边时,见凌天奇悠哉悠哉地下巴搭在手背上,笔具收进胶袋里,心下暗想又一个不知天高海阔,不思进取的学生,高考了也不加加油、努把力,就等着坐以待毙。当下欲好心提醒,一句“赶紧做吧!做完它,不会乱写也好!”刚要脱口而出,忽然看到凌天奇面前的试卷早已洋洋洒洒写满了黑压压的答案,且看了几个答案竟也都是对的。震惊之余,监考老师只能小声地改口说到,“做完了就仔细地检查检查,别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孩子,这是高考呀!”

  凌天奇看了看监考的眼睛,点点头,又认真地检查了几遍试卷。毫不容易熬到了结束的号角梆梆打响,凌天奇飞快地走出了考场教室。

  考试结束后,一股由考生汇成的小溪般的人流争相奔走,活活地涌出校门。炎炎夏日,热浪滚滚。校门栏杆外万千不辞劳苦的父母头顶烈日,汗流浃背,仅拿瓶矿泉水,神色焦灼地等待参加高考的儿女,似乎比考试中的儿女更焦急迫切。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凌天奇在茫茫人海中寻找到正在树影里招手的母亲,走了过去。

  “考得怎么样?题目难吗?”凌天奇的母亲关心地问。

  “还不错!挺好的!水平发挥正常。”

  “走,吃饭去!先填饱肚子!”

  两人找到一个学校附近的川菜馆子,人满为患的屋子里座无虚席,客人叫买,店家叫卖,热闹非凡。身穿长衫工作服的女服务员大汗淋漓端着菜在拥挤的人群中艰难穿行,举步维艰。“让让!劳驾,请让让!”服务员抬高手中的菜盘大声的喊,却被人声鼎沸的吵闹淹没。时不时有粗鲁、脾气暴躁之人被服务员无意洒下的热汤烫头而破口大骂。

  “还是回家吃吧!”凌天奇的母亲实在看不下去这混乱不堪的场面。

  凌天奇也对这场面很反感,他不喜欢拥挤、人过多,太热闹的地方,“走!到底是呆在家里舒服。”

  坐车回家,将空调打开。凌天奇的母亲热好饭菜吃过饭,凌天奇睡了个甜甜的午觉,来到学校,准备下午的考试。

  下午考的是数学,这是班主任张平教授的科目,也是凌天奇以前最有把握的一科。不过现在看来,各科在凌天奇的眼中都没两样,那么简单容易。

  考试的铃声一响,之后的流程和考语文的情形简直一模一样。又是考官带来考卷各就各位;又是信心满满快速地做完了试卷百无聊赖地扑在桌上发呆;又是结束的铃声还滞留于空气中未散就已马不停蹄奔出教室。只是这回在路上巧合地遇到了考完同去的凌世林。

  凌世林脸色不错,红光满面,应该发挥得很好。“怎么样,怎么样?对于你来说容易得变质吧?”凌世林问。

  “马马虎虎。”凌天奇说,“你呢,你怎么样?看你好像刚被皇上临幸过一样!”

  “呵呵!”凌世林高兴地大笑,“哥们昨晚做了个梦。梦见我正在参加高考做数学题,早上我特意看了答案。你猜怎么着!今天考数学我发现昨晚我梦里做的几道题竟然就是今天试卷上的题目。哈哈!就这个feel倍儿爽啊!”

  “欧?是吗?那恭喜你啦!怪不得你笑得那么放荡于形骸之外,一股骚气如同打了鸡血。”

  “是实话!就这种随便买个彩票都能中五百万的运气,有没有一点羡慕嫉妒恨?”凌世林依旧放荡不羁。

  “羡慕?得了吧!要是你知道我的能力,你才会羡慕嫉妒恨。”

  “你的能力?”凌世林疑惑地问道,“什么能力?看美女不用戴透视眼镜就能洞穿天机?欸,说真的,你真的不戴眼镜也看得清楚了吗?”

  “我现在的视力,早就过了航空兵的视力标准!”

  “啧啧!”凌世林露出不屑一顾的表情。

  “不信?不信你看十一点方向有位肤白貌美丰胸电臀的长腿妹!”凌天奇撅嘴示意。

  凌世林急忙左张右望,“哪儿呢?哪儿呢?在哪儿呢?”

  凌天奇微微一笑,“骗你的,逗你玩呢!”

  “靠!拿此等大事开玩笑。‘贱货一轮’。”凌世林做出怒气冲冲的样子。“怎样?去玩会?”

  “哎!就一天了,还是好好在家复习复习吧!我劝你也是!”

  “嗯。”凌世林郑重地点头。

  出门,凌天奇和凌世林分开,与陪同的母亲一起回家。

  吃罢饭,天渐渐黑沉下来,像有一场暴雨将至。

  果然,晚上下了一阵水线如注的暴雨。听着外面噼里啪啦雨敲玻璃的声音,凌天奇复习了英语和理化生三科。他从未有过像今天这样的百倍信心。

  躺在床上,凌天奇却有些迷惑了。

  自己的记忆力和思维能力怎么会突然提升?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感觉。还有!凌天奇拉开抽屉看着里面的补血药。突然贫血又是怎么回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