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吸血记 > 第一卷 幽冥地狱
第十一章 高考复习(七)
作者:空贝爱恩  |  字数:2735  |  更新时间:2020-03-08 14:26:14 全文阅读

还有三天就高考了。说实话,凌天奇觉得自己该记的知识点大部分都已装在心底,该做的高考典型的题目也做得七七八八,现在就只剩考场上的水平发挥是否正常。他第一志愿填的是南方一所著名的大学,有些优美的环境和积极向上的求学氛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自己应该能考上。可天有不测风云,未来遥不可及的事谁又能作百分之百的把握?

  咕~~~

  肚子突兀的一声长叹打断了凌天奇的思想,将他从思想的大海拉回现实。中午只吃了一点点青菜,空洞无物的肚腹早就饥饿难忍,现如今更是怒火冲天,大发雷霆。他打开梦洁带来的那几个袋子,各色各样的瓜果小吃呈现眼前,香气四溢,色艳芬芳,令人眼花缭乱。

  凌天奇拿了还温热着的葡式蛋挞吃进嘴里,整整的一盒蛋挞被他敞开的肚皮很快包容而下。他鼓胀的嘴巴里的蛋挞还没嚼烂,肆虐的饥饿感促使他又急忙拿起一盒丹麦皇冠曲奇饼。拆开精美的蓝色包装盒,满满一盒曲奇也迅速缺空了。吃着梦洁带来的饼干,凌天奇心中升起些许不好意思的惭愧,自己好像对她太恶劣了,就像风雨不同路地陌生人,不闻不问。自己真是有些过分了。

  几个袋子里的东西都被凌天奇囫囵吞下,渐渐的,身体那股疲倦乏力的感觉随着肚子填满东西后的充实消失殆尽。全身又恢复了充沛旺盛的精力。

  “真舒服!”凌天奇起身伸了个姿式怪异的懒腰,看了看吊在铁架上的葡萄糖溶液。瓶子针孔接口处噗噗冒起两个细小如珠的气泡,荡漾在瓶颈剩余的一点点药水水面,碎裂。

  “天奇!”

  凌天奇的母亲从休息室外面走来,停在凌天奇面前盯着药瓶看了眼,“还有一点就输完了。还累么?”转身弯腰去坐,这才发现凳子上散乱地放着许多果皮、果核、食品袋、包装盒。

  “你吃了的?谁送的?谁来看你了?”凌天奇的母亲问。

  “还能有谁,世林呗!”凌天奇故意漏说梦洁。这种事还是不要让母亲知道为妙。

  “欧?世林呢?回去了?这么多东西得花不少钱。你全吃了啊?”凌天奇母亲惊讶地看着凌天奇。那如炬的目光好像在说真似一条能吃的小猪。

  “世林回去了。至于这些东西也都是我吃的。午饭只吃了一小撮,饿得很。”凌天奇笑,移动扎着针头的手,“妈,我现在不方便,你帮我扔了这些吧。”

  凌天奇的母亲把垃圾压实塞到一个袋里捆了个漂亮的蝴蝶结提在手里坐下,口中平淡地说:“你爸本来要来的,可他明天要工作,所以我就没让他来。没怪我吧?”

  “怎么会!”凌天奇说,父亲的样貌骤然清晰地浮现在凌天奇的脑海。精瘦的身材,中等个子,线条清晰的脸因为颧骨凸起而显得削瘦;尖下巴,高鼻梁,架着一副金丝眼镜,英伦冷峻。就是这个男人靠着勤劳的手撑起的这个家的天空!想到他,凌天奇总有一种难以名状的冲动。

  “你的眼睛真的看得清了?”母亲平视着凌天奇的眼睛,心中还在任然存在疑惑。

  “真的!其实我也不知道发生什么,近视眼莫名其妙就好了。”

  “看得清就好。”凌天奇的母亲唠叨着这句话,没有继续询问。

  蠢蠢流动的药水终于全部渗透到凌天奇的血管里。护士过来撕开固定针头的纱布条,倏地拔出插在血管里的针头,用一根消毒棉签堵着涓涓细流血液的针孔。

  “自己按着,不出血了再扔掉!”护士小姐踮起脚尖取下铁架上的空玻璃瓶,拉扯着吊针细长的胶管子。

  凌天奇按着自己的左手,和母亲一道走出医院宽阔的大门。母亲随手把垃圾扔进医院门口造型活泼可爱的熊猫垃圾桶。外面天刚黑,夜未央,华灯初上,白日里燥热的空气不再帝王将相般肆无忌惮,而是变得温顺乖巧了许多。轻荡的晚风习习迎面吹,拂过路边街道的绿树,摇曳生姿,街灯投射的影子翩翩起舞,风掠过,吹得行人倒挺凉快。

  医院门口有一个公共汽车站点,凌天奇与母亲在大幅海报广告牌前的长凳上坐了会儿,晃悠着刺目光柱的汽车就驶来,徐徐停下。待车停稳,凌天奇与母亲挤上拥挤的车道,投了四块钱硬币,在车靠后位置找了两个并排的座位坐下。汽车缓缓起步,开走,街边路灯走马观花似的往后飞奔。

  “想吃什么,妈回家给你做!”母亲和颜悦色,“买只鸡杀了炖汤?”

  “不,我想吃鱼。鲈鱼。”凌天奇说。

  “行,明天早上去水鲜市场提一条回来。”

  “还买些牛肉、芹菜来和着爷爷那拿来的酸辣椒炒。”凌天奇增加说。

  “行!”凌天奇的母亲毫不犹豫地同意。

  汽车陆续经过几个站点,车里人下去的下去,外面人上来的上来,人流活跃。汽车再一次停住,前后车门豁然打开,人们蜂拥般争相上车,广播响起,“水云轩到了,到站的旅客请从后门下车!”

  凌天奇与母亲起身下车,穿过水云轩酒家进入小区,坐电梯上八楼掏钥匙打开了房门。按亮灯泡,如水般柔和的光芒照亮了漆黑的房间。房间悄然无声,父亲已经酣然入睡。凌天奇看了眼墙壁上银月色的挂钟,时针指着八点的至九点之间的位置不动,秒针慢慢悠悠走走停停,只有秒针滴答滴答不知疲倦转个不停。

  “还要吃饭吗?”凌天奇母亲小声问凌天奇。她怕吵醒凌天奇的父亲。

  凌天奇摇摇头,轻声细语,“吃了那么多东西,早饱了。”端起水壶倒了满满一玻璃杯冒着白气的冻水,咕噜咕噜几口喝完。放下水杯,跟母亲道声晚安,轻手轻脚进入卧室四仰八叉躺在床上。床很软,夜很静。除了房外隐隐约约飘来的几声虫鸣,几乎听不到任何吵杂的声音。

  以往学校还没取消自习制度时,这个时间还是留在教室上晚自习的。现在学校不组织了,但凌天奇多年养成自习的习惯却一时还改变不了,更何况高考在即,也睡不着。在床上翻来覆去几遍,终于还是起身坐到书桌前柔软的靠椅凳上,拧开了淡绿色罩壳的台灯。

  台灯明亮而不耀眼的灯光泄在书桌桌面,为这个黑暗的世界腾出一点光亮的空间。凌天奇翻开巴掌大小的英语小册子仔细阅读撕起来。对于学习英语最好的方法就是大声大胆地读出来,这是英语老师经常挂在嘴边用于诫勉对英语怎么也学不好由无奈逐渐到失望的学生的话。凌天奇觉得老师说得挺好的。英语是一种语言,是需要说的,而不是仅限于做题。可今晚他不敢大声地说,只能默默地记,用心读。

  两个小时匆匆过去了。凌天奇将高中三千多个单词、词汇及几个语法知识粗略地复习了一遍。等熄灯到床上躺下再梳理复忆时,找出了一个惊人的大发现。他发现自己看过的东西竟然如烧红的铁钳烫在心头一般,深深烙印着,那些语法单词全部都像书本一样印在了他的心里,欲使用时只要像看书似的翻页就可以了。但又不像翻书还要浪费时间。

  “这……”凌天奇惊讶得说不出话。震惊过后又是一股难以自抑的喜悦。如果这样,高考岂不是轻松了许多!难道我记忆力真的这么好了?为了验证这个看似虚无缥缈的想法,凌天奇又花费半个钟头的时间阅读了大量的数学公式。结果依旧让人大吃一惊。竟然是真的!自己竟然真的看一遍就牢牢记住了!天呐!他觉得大学的校门在向他徐徐打开。

  喜悦带动着身体兴奋异常,今夜注定彻夜不眠!凌天奇熬了一个通宵将各科的书籍统统逐一地看了。当天际鱼肚白泛出第一道阳光刺破浮云,射进卧室时,凌天奇觉得高考零担忧,大学是稳妥妥的了。哈哈,凌天奇畅快淋漓,直欲疾声大呼。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