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吸血记 > 第一卷 幽冥地狱
第三章 阴阴山洞(一)
作者:空贝爱恩  |  字数:2059  |  更新时间:2020-03-08 14:23:16 全文阅读

汽车顶着猛烈的阳光行驶。通往水洞口的水泥马路寂寥空荡,不见一辆路过的车影。

  凌天奇在靠窗户的位置坐着,头枕在座位柔软的靠背上偏袒着,透过被雨水残留水渍模糊的车窗玻璃看着青翠茫茫,绿意正浓的连绵群山呼啸而过,消失在目光所能及的视野里。

  就在上车的时候,凌天奇忽然莫名地烦躁起来。不安的他预感自己身上即将要发生一些无法想象的可怕事情。冥冥之中似乎有某种力量在牵引着他,推搡着他向那个事情的发展方向走去,容不得他挣扎反抗。

  是那个奇怪的梦!凌天奇似乎又看见了一抹深黑的乌云滚滚而来,满天的血雨腥风汹涌澎湃,巨大的米色恐龙骨架不带一丝血肉,冰冷孤独地站着,或断裂散落,铺了满满一地。浓郁得令人窒息的血腥味随风飘荡,碎肉与血水落下。天空中,一块遮天蔽日的大碎片灭顶砸下。眼前一片血红。

  “天奇!”

  正当他为这种感觉烦躁不堪,焦头烂额之际,坐在前面座位的女子回眸一笑,温柔地冲他喊道。

  凌天奇收回远去的视线,转过头看着前方被座位挡住只露出一个头的女子。她剪着一头刘海,有一个秀丽的鼻子和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样貌说不上倾国倾城,只能算是中等偏上。是爱慕他的梦洁。这女子频频示好可凌天奇暂时没这方面的心思,他如今只想考好高考的成绩,所以有些木纳,常被人说不开窍。

  “怎么,有事?”凌天奇冷冷地反问,他想让梦洁死心,放弃心中的念想冲动。

  梦洁似乎并没有在意凌天奇的冷言冷语,她依然开心地说道:“我带了饼干,牛奶,薯片……给你吃点吧。”

  凌天奇拒绝的只言片语还滞留在喉咙里没说出来,坐在旁边昏昏欲睡的同学霎时间吃了兴奋剂一样精神抖擞,容光焕发。

  其中有男生立即起哄,学着嗲声嗲气的女声,手掐兰花指故作柔媚状:“天奇,来么,来吃嘛?吃嘛嘛香呦!”

  紧接着又有人接茬,“梦洁,我也要!”

  还有一个更大胆:“雅蠛蝶,受不了了,灭火器在哪儿呀!”

  整车的笑声轰然,飘出车窗留下一地的欢声笑语。梦洁的脸瞬间就红了,透透的像天边的晚霞。凌天奇倒没脸红,但也尴尬地扶了扶下滑的眼镜。

  受到这些人话语的影响,其余座位上懒洋洋呆坐的同学也都唧唧哝哝说起了笑话,偶尔男生朗声的大笑和女生尖锐的笑声使整个车厢热闹了起来。

  边敲旁策,冷言热语起哄的人越发肆无忌惮了。一个女同学继续玩笑着说:“天奇,什么时候把我们可爱的梦洁妹妹娶回家?”

  坐在凌天奇右边过道旁的男同学伸出手拍了拍凌天奇的右肩,“结婚酒席在哪,哥们到时候一定到!”

  “哈哈,我要去闹洞房!”

  凌天奇也陪着笑,说:“好呀,你们来吧。婚礼现场就在香格里拉大酒店,星期五晚上八点。不过,重中之重,各位先把份子钱交了吧。”

  旁边的女同学:“这么说你答应了?幸福的梦洁妹妹真是桃花走运!哎,我就惨了,现在都还没人要呦!”

  一人马上接过她的话,说,“没人要我要!不要浪费资源嘛,节约光荣,浪费可耻!”女同学笑骂着拍了他几下。

  过道旁的男同学唯恐天下不乱,用上了东北腔,“靠,尽给我整这没用的。份子钱能少了你的嘛?到时候一定双手奉上!”

  梦洁红着脸颊只是一个劲地看凌天奇,一言不发。凌天奇赶紧说:“那,大家别那么认真。开个玩笑罢了。”

  女同学随即一脸的鄙夷,她不屑地说:“切,刚才还信誓旦旦。懦夫!”

  凌天奇看见梦洁的脸色急转直下,失落彷徨代替了笑容可掬的脸。他觉得自己应该安慰一下梦洁,毕竟人家也不是做了十恶不赦的坏事,可他也明白不能给她一点微小的希望,哪怕是一根稻草。他故意没看伤心的梦洁,反而望向窗外假装被车窗外绿色林海波涛起伏的靓丽景色所吸引乃至全神贯注。

  心感不平的女同学拔刀相助,劝说道:“梦洁别理他,他良心早就丢给恶棍作下酒菜了!不知好歹!”

  凌天奇沉默着没有说话,他那焦灼不安的心情经过这一闹缓和了下来,虽然波澜起伏,涟漪不断,却到底安静了许多,平和了不少。

  窗外的景色极速划过,看久了让凌天奇的双眼有些疲劳与轻微的疼痛。他脱掉眼镜,手指揉着太阳穴轻轻刮着眼眶,之后便闭上眼睛缓解疲劳。车子开动,有节奏、规律地摇晃。空调凉凉的吹,阳光暖洋洋的。不知不觉,凌天奇竟然打起了盹,陷入了沉睡。

  这回出奇的没有做梦,这一觉睡得很香,直到汽车停止了运动,同学们熙熙攘攘吵吵闹闹地下车凌天奇才惊醒了。

  伸了个懒腰,打个长长的哈欠,凌天奇六百多度的近视眼模糊地看见身边的人影轮廓起身活动,喃喃自语说终于到了,挤挤攘攘慢悠悠地移动着。

  他也站起来戴上眼镜随波逐流跟着吵闹的人群停停走走的,在最后一个下了车。一下车,失去了空调凉风的凌天奇立即被周身滚滚的热浪包围,闷得他有些喘不过气。

  “排好队,排好队!”

  女班长在前面整理队伍,手不留空闲的作扇状扇风。

  汽车停在岔路的右边熄了火,旁边一望无际齐腰的水稻田绿油油,其间点缀着白。稻穗绽放着雪白的米粒小花,随风伏倒,摇曳生姿。稻叶鲜嫩欲滴,惹人注目。田埂横斩竖劈,将大片的稻田切成一块块的,像条纹纵横交错的衬衣上的格子。

  “真漂亮!”

  众人感叹着,把平时学校明令禁止携带的手机掏出来,热意全无似的近拍远照地摄像。他们要把这美丽的时刻装进机器里永远保存,不让无情的时间抹去。因为当地的农民说再过些时间,等到十一二点左右,花叶就会被烈日晒焉。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