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吸血记 > 第一卷 幽冥地狱
第一章 楔子
作者:空贝爱恩  |  字数:3418  |  更新时间:2019-06-23 19:10:41 全文阅读

烈日当空,阳光普照。洗尽铅华的天空愁云惨淡,碧空湛蓝。

  凌天奇小心翼翼走在密不透风的陌生树林里,忐忑不安。枝叶茂盛的树木顶天立地,叶厚且大,足有小孩身体那么宽广,阳光打在上面只可以漏下零星的几缕光柱。昏暗的树林里阴气森森,冷风习习,遍布巨大的蕨类植物。

  “这是哪儿?”

  周围大树造成的有些阴森的环境让他不由自主言自语问出了声。环顾四周,然而一个人也没有。

  漫无目的地凭着感觉走了许久,依旧还在森林打转。乘着微风摇曳的树在阻挡阳光的同时,也混乱了凌天奇的方向感。他像一只无头苍蝇一样蒙头窜来窜去始终找不到出去的道路。这地方他感觉十分熟悉,像生活了许久的家那样熟得不能再熟。但要他说出这是哪他可又实在说不上。

  他正感烦恼,一只长达几十丈的怪鸟荡起一股猛烈的罡风,在他上空飞驰而过。怪鸟浑身土褐色,如鱼蛇一般的鳞片紧紧包裹着,泛出点点亮光,身后拖着条数十丈的尾巴。

  “哇,好大、好奇怪的鸟!”凌天奇惊呼。

  叽!

  尖利高昂的叫声自怪鸟细长的大嘴里传出来。几只体型稍有迥异,种类却和怪鸟一模一样的怪鸟呼啸着从凌天奇左边不远处郁郁葱葱的密林扶摇而上,同其它的同伴一起嚎叫着招摇过市,掀起一阵强烈的狂风。

  狂风激荡,在丛林密布的参天巨木上空肆意妄为。骚动的树梢停止了晃动,躲在树影里逃避炎热暴晒,觅食树尖嫩绿的动物露出了一个巨大的头颅,疑惑的神色在它脸上生根发芽。

  头颅不断闭合张开的嘴巴不动了,长在脸部两边的眼睛咕噜咕噜转悠查看周围,口中含着满满一嘴巴的树叶,宽大肥厚的叶片还未嚼烂,涎水夹杂其中渗透而出滴落在大树之上,却似下了一阵滂沱大雨,浇得树木左摇右摆像酒吧舞池的人疯狂扭动的身体。

  阳光灿烂的天色下,扁平宽大的头颅似乎没有发现什么威胁它生命安全的危险。它放松地咀嚼完嘴里的的绿叶囫囵吞下,身下的四条腿也放松地活动了下。

  躲在大树背后的凌天奇看着它比水桶还粗的大腿,及比天高的身躯震惊得说不出话。他翻起层层浪花的心暗暗思忖道,“我不是眼花吧?这不是长颈龙吗?我这到底是在哪?回到侏罗纪了吗?”

  就在这时,一只双脚着地,腹部长出一双寒光乍破的利爪,口中堆满锯齿一般锋利牙齿的怪兽猛地从藏身的阴影里冲出来,眼里凶光闪耀,血盆大口张开咬在草食恐龙水缸大小的腿上,撕裂出一个宽大的伤口。

  几乎同一时间,草食恐龙的同伴们惊慌失措,撇下被凶猛怪兽咬住的兄弟慌不择路地乱跑,没影了。

  草食恐龙连声哀叫,庞大的身躯轰然倒下,撞倒几棵参天古木,震得土地都抖动起来。捕食者窜身上来,牙齿咬断了喘着粗气的草食恐龙的喉咙。颈脖一开,血水如喷泉哗哗涌出,洒在地上染红一片绿。

  “霸王龙!”

  凌天奇看见霸王龙猎杀草食恐龙的画面赶紧慌张地隐匿在树干后面大气不敢喘,生怕霸王龙发现他后,把他当做饭后甜点。

  胜利的捕食者霸王龙独享着自己幸苦捕获而来的食物,可这总是暂时的。当大片大片的血液散开,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腥臭的血腥味时,早已有几只闻讯而来的肉食者迅猛龙徘徊在前,准备随时虎口夺食。

  轰隆!

  晴天突然毫无预兆的一个霹雳,震得土地上的生物耳朵轰鸣。

  一滴仿佛浸湿在雪白草纸上的墨水一样的乌云突然出现在天空。逐渐化开,蔓延。不到一炷香的时间,这一大团黑色的乌云墨浪翻滚,便遮挡住太阳,隔离天日。

  地上一下子就暗淡了,像陷进了一个黑暗的泥潭。正在进食的,预备抢食的,注目观望的都停下先前的活动,不约而同抬头看天。刚才还炎阳高照的天空竟然转眼便宛如黑夜降临,阳光在这里消失无影了。

  热闹的大地一下子静谧了,呆滞了,没有一丝多余的声响,四周是仿佛死一般的宁静。

  索索,树叶摩挲的声音。起风了。灰色的天空隐隐绰绰,轰隆一声,又是一声炸响爆裂在大地之上,回荡在天地之间。

  嘎嘎嘎!

  阴险缥缈的笑声响起,两点血红泛出幽幽光泽的圆珠凭空出现在万里高空。圆珠充满暴戾,像是一双占有欲极强的血色冰冷的眸子在窥视生机盎然的大地。那眼神就和霸王龙在伺机捕杀猎物时一模一样,贪婪之色不言而喻。

  “这又是什么东西?”

  凌天奇如身陷迷雾中的侦探,到底还是理不出对案件有用的头绪。

  “魔!”

  一声轻轻呼喊萦绕于天空,天空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雨水伴随着阵阵让人直欲呕吐的腥气徐徐落下,闪电骤然划过夜空时雨水露出了令人心惊胆战的红色!一抹脸上的红色雨水,血的颜色,腥臭的气味,尝一尝甜甜的,真的是血,天空竟然真的下起了血水!

  空中飞翔的庞大的翼龙惊慌失措的加速飞奔疾驰。地上翘首看天的恐龙群变得惊恐万状,它们心慌意乱地甩开步伐只顾狂奔,周遭的大树或被连根带起,或被拦腰撞断。没有道路的原始森林倏然开出一条条纵横交错的光明大道。

  “魔!”

  又一声轻轻的呼喊穿梭在世间众生的耳朵里,余音未落,咔嚓一声,一道闪电接踵而至呼啸而来,映亮整个天穹恍如白昼。

  当~~~

  宛如古寺晚祷僧人撞响古老大笨钟的轰然回响,悠长,深远,沉闷。凌天奇疑惑的眼神霎那间变得惊恐无比。他身体猛地一震,嘴巴张大,眼睛鼓鼓的像要跳出来一样。

  他发现天竟然碎了!

  天空静静的悄声开裂,像一块覆盖天空的玻璃被一颗尖尖的铁钉钉了一点,蜘蛛网似的以那点为中心龟裂,裂纹越来越长,越来越大,终于,哗啦啦,天穹支离破碎,庞大的天穹碎片呼呼往下掉。

  天空异变突起,地面也患上了连锁反应。凌天奇脚下的土地剧烈摇晃起来,火山口腾起浓郁的烟灰,铺天盖地。炙热的火山熔岩如同滚动的泉水,汨汨往外流淌,汇成一条滚烫的岩浆河流,所有在它面前的活物都将被烧成黑炭。

  一条宽约十丈,长不见尽头的大裂痕将地面撕扯开。接着又是许许多多,数不胜数的大裂痕密密麻麻排布在地表层,在大地不断摇晃中越扯越宽越长。靠近裂痕高大的植物和逃命的动物纷纷掉进裂痕谷底,动物恐惧的嘶吼在空气里停留好久,才啪的一声摔作肉泥。

  凌天奇没有随波逐流跟着奔跑的各种恐龙逃跑。他认准了一个自认为比较安全的方向夺命而去。身后,高大入天的树木一颗一颗倒下,地震加大着裂痕的长宽。凌天奇在地震下踉踉跄跄的身影根本就没跑出多远。

  “魔!”

  天空中血液的雨水连成密集的雨线,噼噼啪啪和着狂风倾盆而下,下作暴雨。水天一线的暴雨让凌天奇睁不开眼,张不开嘴。他为了不失足掉进深不见底的幽幽裂痕深渊停下了奔跑的脚步,紧张地匍匐在地。

  嗡!血色的圆珠在天空喷出两道血红色的光幕笼罩天地。所有包围在光幕里的生物不由自主地抖动起来,恐龙们的嘴里流出白沫,眼珠泛白,砰的像一枚血肉铸成的炸弹一样轰然炸开,留下一副空白的骨架呆立,或者散落一地。尚有余温的血水与惨白的碎肉飞溅得到处都是。血液抛洒上空,失去冲力了随着重力与血雨及空中被血红色光芒笼罩而炸裂成骨架的逃难的翼龙的碎肉混合落下,洒满土黄的大地。

  “魔!”

  成千上万道血液飞溅上天,同飞落而下的血雨在空中撞击,形成一片浩瀚无垠,极为壮观的血水浪花。血雨洒下浸湿了土地,泥土变得柔软,泛着浓浓的湿意。土地上鲜嫩的青草汲水饱和了,多余的雨水积蓄在一起,于山凹处累积成血水红潭。然而暴雨般倾盆而下的血水太多了,以至于如此多的水潭也承受不起,血水满潭漫出,流进原本清澈的小溪、长江、大河,几条血红的大河迈入蔚蓝的大海,靓丽的海天之色变味了,人间此刻化为地狱。

  血液酿成的雨水渐渐停了,天地间弥漫着一股令人作呕的刺鼻的血腥雾气,触目皆是惊心动魄的猩红。这火红的颜色仿佛是地狱恶魔的颜色。血水漫步在地上未干,松软的红黄色泥土与各种恐龙的尸体碎肉交织着,勾勒出一副诡异、血腥、残暴的画面,它们剥离了皮肉的骨架却完整地保留下来,突兀地立在那儿,与之前和睦安详的氛围形成鲜明强烈的对比。

  匍匐在地上的凌天奇挣扎着爬了起来,全身被血雨湿透的他揉了揉血水模糊的眼睛看清这血腥的一幕,身体便如同打摆子一样颤抖了。“这……”他全身翻起鸡皮疙瘩,牙齿冷颤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几只侥幸存活下来的三角龙宝宝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从断木底下钻出。它们哀叫着呼唤,父母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出现在它身边伸出柔软的舌头舔它们的脸颊。龙宝宝加大了叫喊的音量,寂静空旷的山林回荡着冰冷的回声,他的父母依旧未现身。

  真可怜,它的父母应该都已经死了。凌天奇想着,灌满血水的运动鞋踩着一地的血水向小恐龙走去。吹来的冷风让他被血雨湿透的衣服包裹的身体打了个喷嚏。

  “魔!”

  天空再次响起一声缥缈的细语,天穹碎片飞速落下,大地又剧烈摇晃起来。

  凌天奇赶紧蹲下身体。抬头看天,凌天奇不由瞪大了自己的眼珠。他感觉自己的心跳已经停止脉动了。

  一块天空碎片不偏不倚,真巧从凌天奇的头顶俯冲而下迅雷如电地砸来!

  凌天奇使尽生平最大的力气大吼了一声。

  “不!”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