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能吊打神明 > 正文
第四十章 苏尘大婚
作者:中律二十四  |  字数:3470  |  更新时间:2019-07-10 12:00:01 全文阅读

“满音需要辅助大伯管理苏家,满钰需要担得起苏家冲锋陷阵无畏之刃,满琥看不上别的家族纨绔,所以,开枝散叶的人物就交在你的身上了。”

苏星南说了很多话,这一切苏尘也大概明白了。苏星南一开始不过一个普通士兵,因为敢冲锋能杀敌所以得到的赏赐够多,就靠着奖赏的资源突破到了更高的境界。

但是苏星南一人得道,鸡犬尚无法升天。

若是在自己的几个儿子延续后代之后再培养后代的血脉基因那是很不理智的。。因为一个人就要拿海量的资源培养,这么多的后代是根本养不过来的。于是苏星南一家子一狠心,所幸就这么拖着,硬生生把大长老等人的血脉给提升了上去,再娶妻生子。

前些年因为意外七长老也就是苏尘的生父死了,苏家便少了一个人。

苏家实际上的纯粹血脉其实只有十一个人,这还是加上苏尘的情况下。苏尘的血脉极佳,而且苏家现在局势很稳,所以苏星南便很急着想让这些孩子找人成婚繁衍后代。

苏尘也听明白了,其他几个人都有要事在身或者寻不到合适的对象,所以就一直搁置了。但是苏尘不一样啊,苏尘身边有个林姝。

年龄差不多,合适了,而且还两情相悦。

哪里去找这么好的事情啊?所以苏星南当机立断就决定让两个人成亲。虽然苏尘还是觉得这个解释扭曲地不要不要的,但是自己这时候好像还真的没法反驳?

可不,消息都放出去了,要是突然不成亲了就是打苏家的脸,看苏星南到底会不会削苏尘。

“好了,你去准备一下明天的婚事吧,事情都已经安排好了,你去熟悉一下流程就行了,”见到苏尘若有所思的样子,苏星南窃喜,这傻小子还真好糊弄,但又不露声色道,“记着,明日便是你真正出现在澜生城上游圈子的时候,切不能有半点马虎。”

“是。”苏尘应道。他心里也有些猜测,自己这爷爷也可能想借这一个机会向外界告知苏尘的存在。

“嗯,去吧。”苏星南点了点头。

翌日,黄道吉日。

与现代婚礼和西式婚礼不同,中国古代婚礼有着其特定流程。

具体来说,古代婚礼要从提亲说起。经过提亲、说媒、定亲的环节之后,才能进入正式的婚礼环节:抬轿——跨火盆和射箭——拜堂和交杯酒——同心结发和谢媒等等。

虽然在当代社会看起来,古代婚礼的流程有些复杂、繁琐,但流程的每一环节都代表了对新人的祝福,预示他们有好的未来,和美的生活。

男女婚姻大事,依父母之命,经媒人撮合,认为门当户对,互换“庚贴”(年龄、生辰八字)压于灶君神像前净茶杯底,以测神意。

如三日内家中无碗盏敲碎、饭菜馊气、家人吵嘴、猫狗不安等“异常”情况,则请算命者“排八字”,看年庚是否相配、生肖有无相尅。

旧时有人迷信所谓六年大冲、三年小冲;男婚年龄逢双,女子十九不嫁;谓鸡狗(鸡犬不和)、龙虎(龙虎相斗)、虎羊(羊落虎口)、蛇鼠(蛇吞老鼠)难相配,待认为周全后始议亲。

苏尘这婚礼倒没有这许多讲究。因为林姝此刻就居住在苏府内,且父母也不在身边,许多流程便都省下来了。

重要的就是拜堂了。

喜堂布置与各地相同,拜堂仪式则稍异,有主香公公,多由新郎祖父或祖伯叔担任。主香者和新郎、新娘皆遵赞礼声动作。

赞礼者喊:行庙见礼,奏乐!(乐起)主祝者诣香案前跪,皆跪!上香,二上香,三上香!叩首,再叩首,三叩首!赞礼者接着赞唱:升,平身,复位!跪,皆脆!接唱:升,拜!升,拜!升,拜!又唱:跪,皆脆,读祝章!

由一个十三四岁小儇跪在右侧拜佛凳上读毕(事先念熟,不可读错)。赞礼者又唱:升,拜!升,拜!升,拜!整个过程总称为“三跪,九叩首,六升拜”。

最后赞礼者唱:礼毕,退班,送入洞房!其间,新郎、新娘在拜堂时,有抢前头跪习俗,谓谁跪在前面,以后就可管住后者,致闹出边拜边踢垫子,新郎拂袖而起拒拜的笑话。 

  繁缛的拜堂仪式毕,由两个小捧龙凤花烛导行,新郎执彩球绸带引新娘进入洞房。

脚须踏在麻袋上行走,一般为5只,也有10只麻袋,走过一只,喜娘等又递传于前接铺于道,意谓“传宗接代”、“五代见面”。

入洞房后,按男左女右坐床沿,称“坐床”,由一名福寿双全妇人用秤杆微叩一下新娘头部,而后挑去“盖头篷”,意示“称心如意”,谓“请方巾”。新郎稍坐即出,新娘换妆,客人吃“换妆汤果”。

而后,新郎、新娘行“拜见礼”,论亲疏、辈份依序跪拜见面,称“见大小”。拜时起乐,堂上摆大座两把,受拜者夫妇同坐,如一个已故,则亦按男左女右就坐,另一把空着。拜毕赐红包给新娘,俗称“见面钱”。公婆可不掏红包,谓“媳妇自家人”。

新娘与同辈见面则作揖,若小辈拜见时,新娘亦给“见面钱”。之后,举行“待筵”,新娘坐首席,由4名女子陪宴劝食,新娘多不真吃。筵毕,喜娘陪新娘至厨房行“亲割礼”,有捞粉丝、摸泥鳅等习俗,谓之上厨。

在了解这些关于成亲的礼节之后,可是把苏尘吓破了胆。这实在是太麻烦了,得亏林姝现在并没有什么亲属在,否则这些礼节全都做一遍,可实在能把苏尘整废了。

今日,苏尘正身着一袭大红色的喜袍,乃是苏家从整个澜生古郡搜集了最顶尖的蚕丝纺织而成。单是这一身衣物,就足够一个城池的人将近大半年的开销了。

苏尘知道价格的时候也是被吓得不轻,一套喜袍,价值黄金一万万两。再一次怒斥资产阶级的邪恶,苏尘就美滋滋地穿上了这件喜袍。

现在是下午三点左右,苏尘已经坐在自己屋里任手艺师傅打扮了将近两个小时了。苏尘这时候也才明白,原来男人收拾打扮也是这番麻烦。

不过一想起林姝的妆容,苏尘也有些心疼。这小妮子,估计要花更多的时间来梳妆打扮吧?要知道女子的妆容要比男子复杂不知多少。

“吉时已到!”随着司仪高亢的一声叫喊,苏尘便走出了自己的屋子,进了苏家正厅。

这场婚礼真的已经省去了很多内容了,这也是苏尘苦苦央求的结果,否则苏尘感觉单单是这套流程就足够自己走一整天的了。

苏尘站了不多时,突然一行人便朝着正厅来了。

正是盛装的林姝以及一群小儇。

苏尘看到了走在最前面的林姝,突然就觉得自己成亲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虽然来人头顶红盖头,但是那曼妙的身材却已看的苏尘有些心猿意马了。

“银珰谒者引霓旌,霞帔仙官到赤城。”苏尘不由得喃喃道。他灵魂之中刻印着星河鉴,里面也有自古以来几乎所有的文字乃至文学成果。

这是唐代时刘禹锡的诗句。

不知道为何,苏尘脑海中就莫名其妙地浮现出了这句诗。现在的林姝,实在是太美了。

“诶,大哥二哥你们看,苏尘好像还挺开心的?”苏满琥今天也是穿的很喜庆,胳膊肘撞了撞苏满音和苏满钰,说道。

“那是自然,林姝是何许人也?曾让大哥苦苦追求三年之久,你觉得如此佳人苏尘真的会不乐意吗?那都是假的。”苏满钰撇了撇嘴。在他看来,苏尘就是放不开,心里实在太害羞而已。

你看现在,不是乐呵呵地就想成亲了吗?以后再有谁跟自己说苏尘心里不乐意,老子一大耳刮子教他做人!

苏满音只是笑笑并未说话。

脸上的平静却并不能掩盖苏满音内心的波澜壮阔。

大爷的,终于来了个给老子挡枪的,总算是把成亲这回事儿推给别人了。苏尘啊,你莫要怪大哥心狠手辣,大哥这是在教你直面生活的残酷啊。

没错,苏满音内心是很排斥成亲的。

原因无他,他在见到自己一好友成亲之后面容憔悴的样子之后便对成亲畏之如虎。那个好友并不是苏家人,是澜生城另一大家族的。

他还记得,自己的好友曾经力拔山兮气盖世,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曾豪气冲天敢将天雷拉下苍穹。

直到那件事发生了。

他成亲了。

之后苏满音见到的只有好友营养不良的面孔,那年轻时的豪气早已不知去了何处。从那以后,苏满音内心就坚定了,不能成亲!绝对不能成亲!

“一拜天地!”苏尘感觉到自己的脑袋有些迷迷糊糊地,就是傻傻地听着司仪的摆布,和林姝转向正厅外对着天地一个鞠躬。

“二拜高堂。”苏尘看到的是苏星南带着诡异笑容的脸。他感觉有些不真实。

“夫妻对拜!”苏尘内心已经有些分不清方向了。

这是他生平第一次结婚。前世他也三十岁了,但是却没和女性接触过就身消道殒。而在今世,却莫名其妙便圆上了前世没有完成的事情。

“哈哈哈哈哈哈哈,尘儿,你可要早日让我抱一个太孙啊!”苏星南看着婚礼的流程正常进行,内心的欢愉再也掩饰不住了。

礼毕,林姝便被送入了洞房。

接下来苏尘还得和各位来客敬酒才是。

“少主,这是胡家家主。”

“这是澜生商会的会长。”

“这是潜灵宗宗主。”

……

苏尘倒是记不下来这么多生面孔,但是还是勉强去记了。

不得不说苏家的势力实在是大,澜生古郡所有有名的势力都来了,尤其是几个宗门,直接便是宗主上门来道贺。苏尘哪怕看不清他们的修为,也还能感觉到他们身上那股浑厚的气息。

“我苏氏少主近身体不适,先行告退。接下来就由苏某人陪大家喝一杯!”莫名其妙的,苏尘直接被架了下去,苏星南直接上了酒宴。

而各大势力来人也颇为兴奋,本来他们是想和苏氏少主打好关系,现在少主走了家主却直接给大家敬酒了,这可是比少主的好感要有用多了!

一时间,竟无人对此有任何不满。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