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能吊打神明 > 正文
楔子
作者:中律二十四  |  字数:4015  |  更新时间:2019-06-23 14:20:21 全文阅读

昆仑山为何?有道是天下龙脉尽出昆仑,仙踪隐迹藏秘境。自古便神话传奇不断的昆仑其实很大的一部分并不对外开放。昆仑虚境,如何能与外人道也?

  三千里山川,也不知是哪座山头,高千余丈,缥缈入云不知其仙途何处。此山上,一松一石一青衣。青山老松下,峥嵘白岩上,一袭青衣五心向天盘坐于此。那人不过三十上下,面目周正是男子。算不得风流倜傥却也眉清目秀。这年头距那西方圣人诞生已过两千余年,人世日新月异。然这男子长发还如女人,似人们戏说:带我长发及腰,娶我如何?他长发并未扎起,就这么随意地散落着,发梢垂放在黄岩上。这袭青衣无风自动,若被凡人见了,必是一声惊呼:神仙!

  而在不远处,还有几座稍矮的山峰。此时上面正人满为患。清一色的古时打扮,明明都是现代了,却见不得现代衣物。而这些人呢也不是什么年轻人,一个个发须皆白仍精神抖擞。看面目已经七八十了,精神头却依然不过三四十的中年人。他们身份各异,却无一例外都是颇为紧张地看着山峰上打坐的青年男子。有甚者,手心还有些细汗。

“不愧是苏前辈,仅仅三十岁啊就已臻凡人极限。两百穴窍,八百脉络,五十丈天元。我等凡人不及。精、气、神三道已将精气相合,若今日再将神彻底炼合,三者合一,便是能凝聚法力了。末法大劫以来,地球灵气溢散,至今日此方天地元气溃散,已有近五百年不曾出现法力境的修士,想当年也仅是武道宗师张三丰凭他惊才艳艳,强破了世道屏障,成就一身法力。若苏尘前辈今日能够成功,那也是给天下万千修士点了一盏明灯,给世间留下一抹希冀。”相距一里的山峰上,一名身着唐装的老者不由得感叹道。蜀山末法大劫彻底成了世间修士之梦魇,蜀山之后凝聚法力之人不过十指之数,青莲剑仙至太极宗师,无不是天赋奇才方有一丝余路。

两千多年前,自秦皇焚书坑儒,世间修道之人便变得万分稀少,经岁月缓和,修士才慢慢有了生机,然而为时太晚,如今,世间灵气万不存一,哪怕炎黄底蕴如何深厚,也无力回天了。汉代以来,修道之人还有些许活路,唐宋时期修道之术又如雨后春笋生机回转,修士消耗了太多灵气,再至后来异族入侵炎黄,毁龙脉,修道之人只是苟延残喘而已。

尤其是扶桑那十四年,不知死了多少年轻才俊,使炎黄传承险些出现了长达二十年的空档,直到过了几十年,炎黄重新屹立于世界之巅。政府看似的软弱其实隐忍,如今的炎黄不惧任何人。

今日,炎黄官方下的心宫巅峰高手恐怕就不止三百人,更别提名门大派与游戏人间的能人异士了,若真要算起来,心宫巅峰的高手炎黄足有一两千人。

但这一两千人里面,有一人天生奇才,仅三十余岁便将精气神三者练至大成,并半步将三者合一。要知道那些个心宫境高手,可是动辄百岁上下啊。

此人,唤作苏尘。

此人寄托着整个炎黄数十万修道之人的信念,精气神合一,凝聚法力打破天地桎梏。若他今日突破成功,那整个炎黄便有了希冀,至少在灵气溃散的地球上,修士还有一线生机,并非绝地。

今日,炎黄官方龙组:天地人三组,山东蓬莱三仙岛,四川蜀山唐门,河南少林,天山来人,昆仑之人,东北大仙妖精,苗疆巫师等等;还有儒家四大书院,道教武当全真龙虎山,佛教密宗观音禅院,南海捕鲸人,东海逐浪客。不论流派武学,不论学派信仰,不论部落家族,但凡炎黄血脉皆来昆仑一睹破境,此时的昆仑山上的排场,炎黄千古以来任何皇帝祭天也不见得比得过此番阵仗。

……

各处山巅虽摩肩接踵,却十分安静,谁也不愿因闲话而错过精气神合一破境之景。

不知过了多久,只瞧见太阳行至苍穹最高处,正是正午时分,天地阳气浩荡,山巅之上闭目养神的苏尘终于睁开眼睛,双手翻出九个印结,虚空之中灵气忽而一滞,紧接着,仿佛石子落入平静水面,一层唯有修为高深之人才能察觉的涟漪自苏尘向四周波动,这时,围观之人也都明白了,山上的那位,开始了。

苍穹并无变化,然五心向天坐于青岩上的苏尘忽而进入了一个奇诡的状态,虚实不可捉摸,似如《道德经》所言:“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是谓玄同。”和光同尘一境。凡人之所以为凡人,是因为与这天地少了一缕与生俱来的联系,精气神合一,凝聚法力便是把自己从肉体凡胎向天地灵性靠近,成功了,成了真人。

正在围观之人万分紧张之际,原本万里无云的苍穹不知何时已是黑云滚滚,隐隐间,似有雷霆酝酿。见此景,山外众人有如晴天霹雳。

“怎么回事?只不过由凡人至真人转变,为何会引来天劫?”一名鹤发童颜的道士无法保持那仙风道骨的形象,眼睛死死地盯着那浩荡的天威。

“术法末世啊,终究是末世,不过突破真人境,竟引来天地不容?上苍欺我!”又是一位原本古井不波的老人,此时也无法保持原有的城府了。

“行了,一饮一啄自有注定,我等再如何嗟叹也无济于事,指望苏尘前辈能成功渡过这劫难了。”修道之人达者为师,所以哪怕苏尘不过三十岁,也堪当这些百岁老人之前辈。

这位老人话音一落,周围也少了噪杂之声。他们也明白,自己帮不上任何忙。

也就一盏茶的功夫,天穹之上的雷霆愈发骇人,而苏尘在此时也终于有了动作。他站起身来,只见着一袭青衣无风自动,周身涌动着金色的气浪,与传说中的真人更像了。

法力!

他终于将精气神三者合一,凝聚成了更强大的力量,法力!

此时的他,见到滚滚天雷丝毫不惊,手掌一翻,一道金色的光剑不知从哪儿出现,握在他的手上。

这便是法力境!法力即神通!

苏尘已然凝聚法力,走到了数百年未曾有人踏足的境界。虽然天道不许,降下天雷,但他却丝毫不曾在意。因为在晋升法力境之后,他才明白凡人与真人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蝼蚁与蛟龙,此般差距。所以在旁人看来声势惊人的天雷在他看来,不过尔尔。

“剑来!平步青云!”苏尘手握光剑,低喝一声,飞身直上,一剑刺向那泼墨乌云。

天劫也应击回应,一道丈粗的蓝色雷霆碾压而来,与苏尘的剑尖撞在了一起。

时间似乎停止了一刹那,紧接着,天地间明明所剩不多的灵气震荡,强大的力量几乎都令周围旁观之人无法站稳。此时,天下顶尖战力放才明白,凡人与真人之间到底有多少差距。那便是不可逾越之天壑。

不过一息之间,苏尘冷哼一声,那道雷霆便被剑气炸成了齑粉,化为灵气溢散于天地间。大道五十遁去其一,这世上绝无死地,天劫虽要考校这应劫之人,但也给天地留下了喘息之地。那道天雷化作灵气,周遭之人忽感觉体内功力蠢蠢欲动,再细细感受,竟发现这天地灵气浓郁了至少一倍!

“真人到底有多强!轻松击破的一道天雷竟能让世间灵气上涨一倍!这还是最弱的一道,若苏前辈渡过天劫,那天下灵气几可恢复五倍!”

周遭的修士都感觉大脑不够用了,到底是弱小限制了他们的想象力。

接着,仅仅是一点喘息的时间,上苍再次降下一道天雷。

“剑走龙蛇!”

苏尘剑锋一凝,一道剑气匹练便向苍穹而上,一剑劈开了携势而下的天雷,令凡人不敢正眼目视的天威竟被如此简单地击散!

这时,旁人总算放下心头一块巨石。

天道虽严苛,却也尚能应付。

据籍料所言,此番天雷应有三重,苏尘已轻松渡过两重,那余下第三重,似乎也不是那么难抵挡。

天雷迟来酿天时,第三道天雷正要袭来,不仅苏尘,山下百人也都屏息而望。

似是对应着众人之紧切,劫峰之下百丈,十道人影瞬息而上,飞跃而起如飞蛾扑火向天雷奔去。

“孽障!”见此景,山下众人中,一国字脸老人怒喝。

天劫乃上苍降下的天堑,就是拿来划开凡人与真人之境界,是上苍之试炼。人间的寻常考试遍已不能徇私舞弊,何况是苍天之检。

一人渡劫,一人天雷;两人渡劫,四人天威;三人结队,八重天煞。

这便是上苍之公正。

如今突然冒出十人参与渡劫,天雷之威力不知翻了多少倍。

而从那十人服饰着装,以及身法姿态,不难看出,这十人来自东瀛扶桑。

“十名上忍,扶桑好大的手笔。”又有一名与忍者打过交道的白眉老人冷喝一声,言语间满是杀意。

天地灵气溃散,炎黄修士弹尽粮绝,海外的自然也好不到哪儿去。扶桑的忍者分下忍,中忍与上忍三境,如今的扶桑满打满算也只能拿出大概二十余名上忍。今日一次来了十名上忍扰劫,可谓是一次去了半壁江山。

感应到人数的激增,天雷也不再像之前一般可怕但仅此而已了。

此时的天雷不再是天雷之状,而是在空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金色光球。若细看则会发现,这光球整个是由天雷交织而成。

众人在这光球出现后,耳边仿佛听到了一些不应出现在此地的声音。有深山百兽争鸣之声,有林海百鸟朝凰之声,有汪洋海啸遮天之声,也有天穹呼风唤雨之声。仍有丝竹声,朝堂争议之声,百姓闲言细语之声。人间之声世外之声皆在其中。

大日盛世劫。

常说盛不可久,好景无常也。

盛极当陨。

三重天雷只不过罚人,但大日盛世劫,灭世。

十名忍者湮没在天雷之势中,转瞬便没了声息,余下苏尘面对着天雷也不过叹了口气。

末法大劫,本以为万般准备天纵奇才,终于寻得一线生机,没想到到最后还是功亏一篑,全面瓦解。莫不成天地之间真的再无生机?

苏尘的身形渐渐隐没入天劫之中,再无声息。

“混账!”山下众人无不是屹立于炎黄乃至世界巅峰的人物,这样数百人的的希冀在此系数化为乌有,让这些人如何不怒。

“满人执掌炎黄数百年却也不打扰我等修士一界,便随他们君临天下,从那时起便落了我炎黄的声望。再后来洋人入关肆虐我炎黄,却也不放肆杀戮,也便由得他们打醒愚民。扶桑妄图鸠占鹊巢,那便打的他们数十年不得安生,屠二城以示惩戒。”

“美帝捡了便宜,摘了桃子还说是什么原子弹,炎黄与世无争也随他们了。这几十年炎黄重新屹立于世界之巅,洋人便忘了我炎黄之浩荡了吗?”

“从今日起,炎黄再不需韬光养晦。”

“我龙组今日起,诛扶桑。”

“蜀山今日起,镇西南。”

“少林今日起,居中原。”

“天山今日起,战西北。”

“蓬莱今日起,扫四海。”

……

在场数百人,无不代表着炎黄各处的顶尖势力。炎黄修士从不过问政党之战,亦不问国家之事。但扶桑此举是断了炎黄修士的仅存生机,隐士便不再是隐士。和尚开门,道士下山,当起举世波澜。

便当次日起,扶桑如遭灭顶之灾。天皇遇刺而亡,同日,扶桑军舰淹没于海啸之中,各地军事基地尽毁,山口组覆灭,政党之中各官员相继于三日内过世九成。但平民却毫无损伤。值得推敲的是,平常嚣张跋扈的美帝此时却默不作声,似乎一切都与他无关紧要。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