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天芒传 >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七章 姜还是老的辣
作者:大族长  |  字数:3274  |  更新时间:2019-09-13 10:37:23 全文阅读

如果和一年以前的唐国相比,现在的盛安看起来却不似以前那般平静,繁华中遍布着杀气,老街巷口的行人中偶尔都会有几双带着杀气的眼睛。

今日的盛安也是不同往日,不光路上的行人带着紧张和害怕,就是那些手握长戟军士,也带着紧张的神色。

这盛安的街道本是宽大,此刻路上的行人却也得两边让开,没有人敢无视!前方的骏马在街道的那头就已经不敢向前了!带着焦躁不安不顾主人的拉扯的缰绳,逃命一般的躲开。

这街道上走来的巨兽,慢吞吞的走着,依偎在叶凌阳怀中的徐允儿娇俏可人,还是那般俏皮的侧坐着,不过这坐在大壮身上的感觉可与坐在骏马背上的感觉是那么的不一样!

周围的男人们带着既敬畏又妒忌的眼神看着叶凌阳,这骑着魔兽,带着倾世佳人,这份霸道,对他们来说已经是人生遥不可及的巅峰了!对他们来说,永远也只有在山下遥望而已!

身后这些无双城的手下个个也是扬眉吐气,这种排场,就是盛安最牛逼的大官也只能靠边观望!

望春楼还是那般样貌,只不过生意已经没有以前那么火爆了,不过对于那些喜欢灯火通明,夜不归宿的大佬们来说,盛安城的望春楼依然是他们的首选!

浓妆艳抹的邓二娘还在忙碌的招呼着客官们,一年前风暴过后,望春楼就少了近一半的人,不知道内情的人还以为这望春楼要完蛋了!可是这一年里,望春楼多了一位女主人,在这望春楼最风雨飘摇的时候把这望春楼守住了!

看着下面忙碌的身影,言雪华心头泛起了一股思念,看着印信,一缕微凉的泪滴落下了脸颊,上次知道叶凌阳的消息,也只是知道他被无双城的人救走了,这一年中无数个夜晚,言雪华夜不能寐,多少次想去无双城寻找心上人,可是还是忍住了!也许这就是自己的选择,就如当初所言,愿意一厢情愿的守候。对她来说,这便是爱了!看着这印信,便是对爱人最好的思念了!替他守住这份产业,便是言雪华一直努力的目标。

“东家,东家,东家来了!”小厮慌慌张张的跑了上来。

“东家?”蹙着眉头还在疑惑的言雪华,心头一颤。顾不得优 雅的身姿,急切的向楼下跑去。

院中一群人热火朝天的围着,邓二娘那大嗓门还在说着:“东家,您可算来了,呜呜呜!东家,快,里面。”

叶凌阳拉着徐允儿的玉手走进了楼里。

“凌阳。。。”带着狂喜的言雪华还在那边就喊着。

下来的时候却看见叶凌阳拉着一位绝色女子笑吟吟的过来。

娇躯微震,言雪华有些猝不及防,竟怔在那里呆呆的看着。

叶凌阳恍眼间看到她那副失魂落魄的模样,不禁停住了。。。

一股带着火药味的杀气,立刻自徐允儿的玉手间传了过来。叶凌阳脸色微微变化,反手拉住徐允儿,带着她走了过去。

毕竟是做过密探的人,言雪华那眸子里即将喷涌的爱意被她硬生生忍住了!看到眉宇间带着煞气的徐允儿,言雪华并没有和她争夺爱意的想法。

“东家!”只淡淡两字,言雪华就化解了徐允儿那即将要爆发的蛮横和霸道。

微微皱了下眉头的叶凌阳,点点头化解这一场即将爆发的大战。

怒眉稍减的徐允儿看看叶凌阳平淡温柔的眼神,咬了咬嘴唇,只能撅起小嘴来表示抗议了!

“东家,楼上请!二娘,快给东家准备酒菜!”在旁人不注意的时候,言雪华拭去眼角的晶莹,用喊声抑制住自己差点没有控制住的情绪。

屋内还是那般陈设,徐允儿温婉的替叶凌阳取下外套,带着一脸乖巧坐在他身边。

叶凌阳温柔的看看言雪华,这个对自己满是爱意的女人。

“雪华,你也坐吧!”叶凌阳并没有在意徐允儿那抗议的眼神,只是平淡的忍住了她任性使气,揪着他的肉在那里拧着的疼痛。

“哎!东家,这位少奶奶奴婢该怎么称呼!”言雪华敏锐的察觉到了徐允儿使气的动作,再一次退让,让徐允儿能满意。

“叫。。。大夫人吧!”为了安抚撅着小嘴的徐允儿,叶凌阳最终为她正名了!

“哎!官人!”一副娇羞自徐允儿脸上化开,带着乖巧钻进了叶凌阳怀里!

“大夫人,奴婢叫言雪华,是替东家管理盛安这边产业的!”忍住心头的凄苦,言雪华带着勉强挤出的笑意说着。

徐允儿却没什么反应,并没有理会她的意思,像是眼前根本没有她这个人存在一般。

言雪华微微低下头,压制住心头涌上来的凄苦。

犹豫了过后叶凌阳拉住徐允儿说道:“要说什么!说!”

眼神中立刻泛出一股老辣,带着一丝鄙夷,徐允儿看看言雪华,然后淡淡的看着叶凌阳说道:“官人,听没听说过三堂混搅啊?”

这“三堂混搅”一词一出,言雪华和叶凌阳立刻皱了眉头。叶凌阳拉紧徐允儿害怕她动手打言雪华,此刻竟也不由自主的松开了。。。

徐允儿青葱玉手拉住叶凌阳说道:“凌阳,你学那下胖子在外面搞多少女人其实我并不介意!不过可别都带回家来!”

这句话让叶凌阳更加无地自容的低下了头。就跟着犯错的孩子一般。

言雪华更是羞得连坐都不好意思坐了,急忙站起来站在一边。

似是得胜的徐允儿并没有展现出胜利者的姿态,只是不屑的对言雪华说道:“丫头,我家凌阳是什么人你可能不知道,我不是说你配不上他,而是因为你根本无法和他在一起!”

叶凌阳听到徐允儿这般说话,虽有些刺耳,却也知道,徐允儿这番说话已经算是给言雪华面子了!以她的性子说再难听的话都有可能。

面色难堪的言雪华低着头没有言语,就像是犯错的学生一般站在那里接受别人训斥。

“你的命浅,根本没有我和子宁的命硬,如果跟着凌阳,早晚会因为抵受不住死于非命!你要是和他玩玩也就罢了,我劝你早点放弃的好!”徐允儿一副大气凌然的样子,竟然让叶凌阳都傻了,也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

言雪华像是听懂了一般,擦去脸上已经流的一塌糊涂的泪水,抬起头来应道:“是,奴婢明白了!不敢奢望!只要替东家守住这片产业就是了!”

立刻一股负罪感让叶凌阳难以承受,看着徐允儿说道:“允儿,是我错了,你也不应该这样责备她啊!”

徐允儿恢复那般娇俏模样,看了一眼言雪华,觉得叶凌阳有些不服气,叹了口气问道:“凌阳,我问你句,你和她在一起呆了多久?”

尴尬泛红的面色中叶凌阳支支吾吾不知道怎么回答,半天才从嘴里挤出句话来:“一个月多。”

徐允儿认真的问道:“她受过伤吗?”

叶凌阳疑惑,岂止是受伤,言雪华差点就死在鬼洞里!

看到叶凌阳那副表情,徐允儿不用问都知道自己猜的八九不离十。

徐允儿手决一起,一本包着红布的古书瞬间出现在她手里,伸出玉指翻找,指着里面对着叶凌阳说道:“我和子宁都是天贵人的命,才能接的住你仙降的命格,你这半仙的身体,寻常人岂能消受,我和子宁陪在你身边,你才不会出事。游龙之相本事世间少有的命相,强大异常也凶险异常,她的命相十珠缺砂,只是寻常的命数,如果和你呆在一起时间上了,不说会受你的影响,她自身带的煞气也会被你吸走!”

看着这红本书里说的和徐允儿说的如出一辙,叶凌阳的剑眉都已经皱的快拧巴在一起了,他实在是怀疑这话的真实性。

看看这保护颇好的古朴典籍,却又让叶凌阳不得不信。

言雪华秀脸抬起,杏眉看着叶凌阳手中古籍,轻咬嘴唇犹豫了片刻,说道:“能让我看看吗?”

正在看的出神,却没想到言雪华居然有想看的意思,叶凌阳有些不知所措。

俏脸一展,徐允儿大方的点点头:“当然,你们一起也没关系!”说着居然还真的让开让言雪华过来看。

未免尴尬,叶凌阳把书递了过去。

接过古籍的言雪华倒没有叶凌阳那般尴尬,小心的将书放在桌上,纤纤玉指认真翻看。

带着一丝抱怨,叶凌阳看看徐允儿,仿佛还是有些责怪她对言雪华的态度。

徐允儿看出叶凌阳的意思,虽是不满,还是带着几分寻常不易见到的成熟看着叶凌阳,仿似让他明白,自己并非要针对言雪华。

看到她那表情,叶凌阳也没有任何抱怨她的意思了!对于叶凌阳而言,徐允儿也算是他的师父,只是她平时这副刁蛮任性的样子掩盖了她作为师父应有严肃和认真。

这会想想,这么多年以来,和徐允儿,洛子宁在一起的时候他从来没有出过事情,而且像是很平顺一般就度过了!而没有和她们在一起的日子,却也是都是他人生中最低谷的日子!

少年的不幸,即便在云苍派也没怎么改观,甚至比武的时候别人都没有碰到他那种比自己高两层炼气还想杀了他的江南峰,那一次他差点就没命了!

而离开她们后,和言雪华在一起的日子却真的是惊心动魄!鬼洞里,若不是那个司命大人舍命下来救他,他怕是已经死在百鬼崖了!

也正是没有她们二人陪伴的时候,他差点被万海城和五棂杀死在梁州!这一切仿佛又和徐允儿所说这命相不谋而合!

看着那边言雪华睁大眼睛,认真翻看的样子,叶凌阳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