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天芒传 > 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 落难的才女
作者:大族长  |  字数:3706  |  更新时间:2019-08-15 19:08:32 全文阅读

二娘叹了口气说道:“林小姐,你就认命吧,谁叫你是女人呢!哎!”

叶凌阳看看韩书文和陈泰,说道:“不行把她送给一文吧?”

韩书文立刻摇头:“凌阳,还送啊,一文那里有多少老婆了?现在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少老婆,算了吧!”

陈泰惊讶:“啊!听说一文是讨了不少老婆。也没这么夸张吧?”

韩书文说道:“上百个女人站你跟前你认得哪个是哪个吗?”

陈泰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叶凌阳也挠挠头,说道:“你先起来吧!你既然已经落到这等境地,也该认命吧!”

林秀玉低着头,不愿站起来,哭诉道:“老爷,虽然我林秀玉家道中落,落到此等地步,但是好歹也算是做过官家小姐,让我去做那人尽可夫的女子,我确是万万不能,宁愿死了算了!”说着她吟起诗来:“”昔日桃花别样红,今日梅花素生白,三尺红衣伴余年,一丈白绫决此生!”

“哎!林小姐,你可不要乱来!我邓二娘也不是吓大的!”邓二娘听到她那话也是有些气愤了。

韩书文舒舒眉毛说道:“还真是有些文采!凌阳,要不然就算了吧!”

陈泰也点头同意。

叶凌阳看看她也犹豫,虽说自己不是什么清高的人,但是让他去做这种逼良为娼的事情,他也是做不出来的!于是说道:“你先起来吧,咱们有话好说,”

林秀玉跪在那也不动。

叶凌阳看看邓二娘。

邓二娘像是理解了叶凌阳的意图说道:“咱们这花楼也未必进来都是要卖身的!林小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不如就留下当个教习,自己平时也表演,卖艺不卖身吗!这样总可以了吧?不过我先说明白,卖艺可挣不了多少钱,想赎身怕是难了!”

林秀玉看着邓二娘问道:“为什么?”

邓二娘说道:“不卖!你能挣多少钱?你可是落罪之身!五千两的身名钱你都挣不出来!赎身就更是做梦了!”

林秀玉一惊,坐在地上愣了半天,低头哭了起来!

叶凌阳和韩书文陈泰相互看看,着实没想到这林秀玉的卖身契竟然这么贵!

这唐国兴盛人口买卖,而对于落罪抄家的人口买卖也有规定,落罪的人不同于卖身的人,人身权利就无法像卖身的人那般受到保护!虽说按照唐国法律也可以通过做工来获取相应的报酬,但是其他方面就比不上卖身的人了,只要不被买主弄死,其他官家也是不管的!

不过落罪的人被买家买的时候就会有一份身名契,其实就是把户口卖给买家了,如果想要赎回自己的户口就必须花钱再把身名契从官家买回来!

一般身名契的价格就是官家卖掉她的价格!

这仅仅是把自己赎回普通人,而买家与官家之间的卖身契此时才会起作用,而卖身契的价格又是之前身名契的价格,可以说落罪的人要比普通人卖身更惨一些,要想赎回自己就等于花费两倍买家买她的钱!

这些钱要挣出来,那就实在太难了!除非一些暴利行业能够有机会以外,大多数人都是无法翻身的!

一般男子都会被弄去边关做死士,或者挖黄金,采珍宝什么的,这些行业都极度危险,却也是十分暴利。

比如死士,是唐国军队常用的先锋部落,多是死囚和这种罪人组成的敢死部队,冲杀在最前线,因为生还率低所以给的军饷极高,而且还会适当减免!一般一两年能活下来就自由了!

挖黄金,采珍宝则是极为看运气,而且这些多数都是在地底,山洞之类的地方,那些地方多有凶兽猛怪,运气稍微不好就是死无全尸!

而女子呢自然无法像男子一样,一般女子多会被富有人家买去做填房,小妾,丫鬟,或者被一般平民或者穷困一点的人家买去做老婆都是常有的事情,虽说是背着一辈子的身名契,不过生活还不至于困苦。

当然长得美貌的,或者如林秀玉这般有才的女子,一般人家也不收,太贵了!多会被花楼或者大官,富甲,买去,一般到花楼的那便是干出卖色相的活了!不过这类活虽说悲惨,但是挣钱却是极快的!

干上五六年赎回身名契和卖身契就可以从良了,过上普通人的日子也是指日可待,要是大官或者富甲的家里,那就多是那些人的私人玩物了!被玩弄几年就会再被卖掉了!

林秀玉这种只能说她命苦了,五千两银子的身名契,那就是五千两银子的卖身契,总共一万两,那不是个小数目,就是在花楼里出卖色相怕没个十来年都挣不出来!更别说她此刻还不愿意!如此的话她更是没有出头之日了!

唐国这里虽然盛行这种买卖人口的风俗,但是于名节上还是极为看重的,谁都不想自己死的时候墓碑上刻上罪人二字!

邓二娘经营花楼多年,对于这种事情早都已经司空见惯了,看看林秀玉那样子她也是知道林秀玉也就是说说而已!瞪着眼睛看着林秀玉骂道:“哭什么哭!认命吧,伺候好东家兴许东家还能善待你!惹恼了东家,你就等着受罪吧,想寻死觅活我也不拦着你!像你这样的我见多了!”

“你!。。。”林秀玉顿时有些崩溃了,全身都在颤抖。

邓二娘对这种事情看起来还是很轻车熟路的,走过来拍拍林秀玉说道:“好了,都是女人,我也知道你命苦,不想卖,就不卖,我们东家已经很让步了,你要是还这般蛮不讲理,可就休怪东家翻脸无情了!”

林秀玉果然被她劝住了,含着眼泪点点头。

邓二娘看看叶凌阳冲他表示已经搞定了,然后对着林秀玉说道:“还哭什么哭!赶快去给东家赔酒认错!”

林秀玉点点头,擦干眼泪,强颜欢笑走过来,倒杯就给叶凌阳:“东家,林秀玉给您赔罪!请您海涵!”

叶凌阳看看她,拿过酒杯喝了。

邓二娘点点头说道:“这才对嘛!打扰东家雅兴!你要好好给东家赔罪!”

林秀玉应道:“是!”

邓二娘点点头说道:“东家,您们玩,我先去忙了,有事您叫我!”

叶凌阳点点头:“嗯,去吧,”

韩书文说道:“哎,她还真能干!我看你这边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叶凌阳点点头,说道:“才刚开始,慢慢看吧,日久见人心啊!”

陈泰搂着旁边女子的腰说道:“凌阳以后我也得给你干了!不过你可要小心我师父!”

叶凌阳一愣:“啊?你怎么也给我干?”

韩书文说道:“你忘了,招了三个人,他师父师娘,还有他!他就是那个不会做菜的!”

叶凌阳一愣:“哦,我差点忘了,三师兄,你别把我这的好酒都喝光就好!”

陈泰笑笑说道:“不会了,来这边也是跟师父学习酿酒的!对了,凌阳,你可别告诉师父我有钱的事情,不然他得喝穷我!”

韩书文笑着说道:“喝穷你!你那师父有多能喝?”

陈泰说道:“嘿,你不知道,我师父他既好色又好酒!看见漂亮女人就走不动道!喝酒更是厉害!我那酒葫芦你知道吧?”

叶凌阳和韩书文点点头。

陈泰说道:“我在余城买了最少五十两的好酒!那得多少,你们该知道吧?”

叶凌阳说道:“那该有三十多缸了吧?”

陈泰说道:“喏,一路到这里,几天?已经光了!”

叶凌阳和韩书文张大嘴巴不可思议:“三十多缸几天功夫就喝完了?”

陈泰点点头,说道:“他是我见过最厉害的人!能一边尿,一边喝!”

噗哧一声,旁边的女子们都红着脸笑了出来。

叶凌阳和韩书文都听傻了!

“而且他还特别好色!你也要小心!你这是酒楼便罢了,现在变花楼了,那姑娘们你可要盯紧了!不然都让他灌醉了!”陈泰一边摸着旁边的女子,把那女子摸得面红耳赤,一边还在说着。

韩书文笑着说道:“哎,老陈,我看你也差不多吗?把人家姑娘都摸的脸红成这样!”

叶凌阳也看见了,顿时皱眉。

陈泰红着脸尴尬:“哎吆,陪着师父去花楼习惯了!这毛病改不了了!”

叶凌阳说道:“你们先喝,我去看看他们,有些事情还得说清楚,不然怕是以后不得安生啊!”

韩书文点点头。

叶凌阳出来去了厨房看看,就见那老头不知道从哪又弄来一张摇摇椅,这会躺在上面一动不动,叶凌阳走过去一看,这老头表情销魂,正似乎回味无穷的样子,整个人瘫软在躺椅上,叶凌阳摇摇头,走进厨房去了。

进来一看,这厨房里只有个女人正在切菜,那胖乎乎的孙大娘不见了!正在疑惑,就见那女子转过身来问道:“东家,你怎么来了?”

叶凌阳看看女子,一愣,竟是个相貌极美的妙龄女子。左右看看,看见她拿的菜刀还是那把孙大娘的菜刀就明白了。“你是孙大娘?”

孙大娘甜甜一笑说道:“哎吆,这样就认出来了!小子眼力不错吗?”

叶凌阳擦擦汗:“你的菜刀又不会变!”

孙大娘看看,笑着说道:“那倒是!怎么样?我年青时候的相貌如何?”

叶凌阳应付倒:“想不到大娘年青的时候竟是如此美貌!”

孙大娘哧哧一笑说道:“嘻嘻,那是自然,我年青时的样貌就是比之徐家那俩丫头也是不差的!哼!我家这死老鬼被我也迷的神魂颠倒的!”

叶凌阳问道:“徐家?您说的是谁啊?”

孙大娘捂嘴说道:“哦,那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了,你不知道!哈哈,找我何事啊?”

叶凌阳看看她,咳嗽两声说道:“您也是修行门派的?敢问您是哪个门派的?”

孙大娘摆摆手说道:“哎吆,这里是唐国,修行门派什么的都无所谓了!我不给你添乱!”

叶凌阳看看她说道:“可是你这样。。。”

孙大娘笑着说道:“我不是为了治住这老鬼吗?不然他老是往那群丫头堆里跑!再说我那胖模样你们喜欢看啊!,变个美貌的不好啊!你放心,不给你惹麻烦!我们就是隐居在这里!”

叶凌阳皱皱眉头,竟也无话可说。

孙大娘看看他说道:“东家,放心吧,收了你的钱,我做好你的厨子便是!其他的你不用管,我们不给你惹事!”

叶凌阳犹豫了下,点点头说道:“那最好!那你可要言出必行啊!”

孙大娘点点头,:“好了好了!去吧去吧!我还要做菜呢!”

叶凌阳被她推着送了出来。

等回去,韩书文和陈泰早都和那群女子玩成一片了。难得见了陈泰,叶凌阳也算是高兴,三个人和一群女子玩到半夜了。

叶凌阳把这边的事情安排妥当就教给邓二娘处理了,韩书文也派人在花楼里盯着,应当是万无一失了!

带上言卿,洛子宁和子夕她们就一起去了梁州,看看大师兄邵有成那边出了什么事情!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