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天芒传 > 正文
第四十七章 师姐竟也如此夸张
作者:大族长  |  字数:4634  |  更新时间:2019-07-07 17:45:31 全文阅读

叶凌阳也不看她,起身低着头说道:“哦!”

洛子宁咬咬红嫩的嘴唇说道:“上次的事情怪我鲁莽,今天来向你道个歉,这是我的一点补偿,希望你能收下!”

说着她玉手轻轻递出来一个小瓶,说道:“这是一瓶上好的药油,把它摸在伤口上,能让伤口快速愈合,而且不留疤痕!”

叶凌阳没有接,说道:“没事的,师姐,我没怪你,这事情是我的错,不该那么冲动造成误会!”

洛子宁见叶凌阳不收,心知叶凌阳嘴上说的好话,其实心里还是不舒服!

轻咬了俏唇,继续说道:“凌阳师弟,闹出这种事来总归是我不对,伤了你我自觉惭愧,这算是我的一番心意,你若不收我也寝食难安,你就收下吧!”

叶凌阳低着头不敢看她,说道:“真的不用,我伤已经好了,多谢师姐关心!”

洛子宁看叶凌阳坚决不收就更尴尬了,许是脾气上来了,忽然柔弱的小手一把拉住叶凌阳的手,硬把那小药瓶塞给叶凌阳了。

“你不要就丢了吧!”说罢转头准备走,结果看见子夕和那两位师姐都站在门口笑呵呵的看着她,顿时洛子宁的俏脸就红到脖子根了,也不说话,快步走了出去!

叶凌阳拿着洛子宁的药瓶,也有些尴尬,想不到洛子宁明明是来道歉的,反而还这么牛气!

子夕身边两个师姐却没给叶凌阳什么思考的时间。

自洛子宁出门去的时候就在那起哄:“哎吆,子宁,从没见你给谁送过礼物!没想到今天竟然给凌阳师弟送东西?!送了什么好东西啊?!”

满脸羞涩,脸红的已经抬不起头了,洛子宁没有说话,急忙走出门去就御剑飞走了,这些师姐自然就把目标转移到叶凌阳这了。

凑上来就看叶凌阳手里的瓶子:“哎吆,这可是凝香露啊!师妹可够大方的!就这么一瓶还送给凌阳师弟了!对师弟你可够大方的!”

叶凌阳顿时也脸红了:“师姐,你们要喜欢就拿去吧,我不要的!”

两个师姐撇撇嘴说道:“师弟啊,子宁可从来没给谁送过东西!没想到第一个就送你!而且还是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们可不敢拿!子宁什么心意难道凌阳师弟你不知道吗?”

叶凌阳急忙辩解:“不,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两个师姐哈哈大笑:“瞧凌阳师弟脸都红到脖子根了!师弟啊,子宁可是咱们云苍派最漂亮的女弟子,师姐们都是自愧不如,多少男弟子都想追求!没想到你才一进门派就得子宁师妹倾心!了不起!”

叶凌阳心知跟她们说也白搭,看看那瓶子,还是收了起来。

急忙催促她们教自己炼药!

一旁的子夕有些怅然若失,不过也许为了掩饰,虽不像两位师姐那般幸灾乐祸的笑着,但也是在那自顾自的笑着!

到了晚上,两位师姐也走了,就剩下叶凌阳和子夕,这些日子叶凌阳和子夕已经熟络了,没了男女初见的那份尴尬,也能坐在一起了。

子夕晚上在院子里做手工,叶凌阳有些烦闷见到她在院子里做手工就走出来看看,她做的正是那天送给叶凌阳的那种挂坠。

因为夜光石的,所以在晚上看起来格外漂亮,在月光的反衬下,亮闪闪的,却又不是那般闪光夺目,是一种温和而又淡雅的亮光。

叶凌阳坐在她旁边看着,子夕认真的做完一个,看见叶凌阳坐下,微微笑了笑,说道:“炼药一门也是博大精深,非一朝一夕就能学会的!别把自己逼得那么紧!该休息的时候还是要休息的!”

略带丝红晕,叶凌阳点点头说道:“嗯,多谢师姐提醒,只是师父把丹房的钥匙都给我了,我也想早点能炼成丹药,不要让师父失望!”

子夕笑了笑说道:“你倒是很有志气吗!你们镜湖全是有钱的弟子,天天都在吃喝玩乐,哪有心思炼丹啊!”

叶凌阳尴尬,说道:“如果天天都是为了吃喝玩乐,那还修炼干什么!我想做的是成为这天下最强的修行者!去保护那些需要我保护的人,这也是爹爹最后对我说的!”

子夕微微一愣,说道:“难得师弟有这样的心思!”

叶凌阳看看天上的天芒,想起了爹爹走的那天晚上,叶云飞的话

“孩子,记住爹爹话,我们用手中的剑,是为了保护我们想要保护的东西,是为了保护那些我们爱着的人!只有这一个理由值得我们用剑去守护,什么正道,什么魔道那都没什么区别!”

每当想起这个时候叶凌阳总是在想,叶云飞的话是否是正确的,不为了报仇?

不为了雪恨!

自己从小家破人亡,到现在连仇人是谁都不知道!

难道拿剑就是为了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

但是那天晚上,叶升不要命的冲向敌人,用自己的身体保护叶凌阳,触动了叶凌阳的心,也许这就是他爹爹所说的保护!

去守护每一个亲人,每一个想要保护的人,这才是拿回天芒剑的真正理由,而不是为了强而强!

子夕看见叶凌阳看着天空出神,推推叶凌阳说道:“凌阳!你没事吧?”

叶凌阳晃过神来,说道:“没事!”看看天上的天芒剑,闪动出一丝闪光像是在回应他!

子夕看着叶凌阳脸微微一红,看看天上的星星说道:“说起来我还是真的挺羡慕你的!志向这么大,还进了镜湖,而且居然还能得到净渊壶这种宝贝!”

叶凌阳看看子夕问道:“师姐,那你是为什么要来云苍派修炼呢!”

子夕看看叶凌阳,叹了口气说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叶凌阳疑惑:“不信?”

子夕自嘲的说道:“我加入云苍派就是为了修仙!就是连师父都不相信!哎,现在就是连我自己都不相信!这世上哪有什么仙人啊!”

叶凌阳惊讶的说道:“我信!”

子夕也有点没想到叶凌阳这么说,泛着一丝潮红的脸色看看叶凌阳,笑着说道:“师弟,笑话我了!”

叶凌阳认真的摇摇头说道:“据我所知,云苍派开山祖师芒启,就是半仙!”

子夕愣神的看着叶凌阳:“师弟!你说什么?”

叶凌阳犹豫了下,说道:“云苍派开山祖师芒启之所以能拥有天芒剑,乃是因为芒启祖师入仙界得一仙人帮助才取的天芒剑的,而且他本已经入了仙道却自己放弃了!他曾留话:“桃花不开,不入仙道”后人虽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但是足可以说明他拥有入仙道的实力。”

子夕听的惊讶!:“师弟!这是谁告诉你的!?桃花不开,不入仙道?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话!”

叶凌阳脸色一红,也不知道要怎么说,挠挠头说道:“呃,我,我爹!”

子夕还是有些不相信的看着叶凌阳说道:“咱们师祖被称为半仙的事情也就只有灵虚师祖曾经无意中提起过!我都是凑巧听到的!但是天芒剑的由来什么的,我都是从来么有听说过!你爹真厉害!这都知道!”

叶凌阳说道:“我也是偶尔听说的!”

其实叶凌阳当然不是偶尔听说的,他作为天芒的传人自然知道此事,而且他还曾经在域外之地生活过一段时间,对于域外芒族也是很了解的,而且这话是每一代天芒剑传人都知道的话,域外芒族也把这话一直流传下来。

子夕看看叶凌阳,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说道:“想不到师弟你也相信修仙!”

说罢看着叶凌阳兴奋的拉住叶凌阳的手说道:“其实,我小的时候受了仙人托梦,让我来云苍山修行,仙人在梦里说我有仙缘,若是诚心修行,必可得道成仙!我刚开始都不敢相信,以为就是梦,但是我睡觉的枕头边竟然突然就长出一枝桃花来!桃花开后竟散成花瓣飞了出去,我一出门就是一道金光迎面照来,我能看见天上云间有人在看着我!”

被子夕抓着手叶凌阳面色就有些羞红,这么大了,还真没有女孩子这样抓着他的手过,

看看面色绯红的子夕,也只能故作惊讶,说道:“想不到师姐竟有次奇遇!”

子夕点点头说道:“你可能不信,自那以后我的手臂上就出现了一个桃花印记!不信你看!”说着子夕卷起自己的袖子,露出一大截白嫩如玉的胳膊,果然,在她上臂上就有一个非常漂亮的桃花印记!

先看到的是那白嫩光华的胳膊,再看到的是她手臂上的桃花印记,叶凌阳看的更是有些血热起来。

带着惊讶的点点头,说道:“真的有,没想到师姐你竟然有如此的奇遇!”

子夕红着脸看着叶凌阳,说道:“师弟,你真的相信这世界上有仙人!”

努力挥去脑子里那些杂念,叶凌阳认真的说道:“师姐应该听说过人神魔三界的事情吧?”

子夕点点头说道:“听说过,不过那都只是传说而已,而且现在的人都把魔界之门那边称为魔界!”

叶凌阳摇摇头说道:“域外之地并非魔界,但是确实是魔界的入口!人神魔三界互不干涉,此乃上古遗训,只是事情过了几千年了,很多人都不相信而已,但是我也是相信的!就像天芒剑,威力强大,绝非人间所有!”

子夕一愣有些不信,笑着说道:“师弟,你都没有见过天芒剑,怎么知道它有多大威力!我想那都是别人夸大其词的!也许真的厉害,比万师尊的惊天还要强!但是能强到绝非人间所有!就太夸张了!”

叶凌阳摇摇头说道:“传说也许是传说,但并不代表传说就不是真的!师姐,你如果有仙缘应当会更相信这些!”

子夕看看叶凌阳,着实想不到叶凌阳竟然有如此觉悟。

犹豫了下说道:“凌阳,我怎么觉得你好像有什么秘密?我们这里把域外之地都叫做魔界,而你却叫域外之地?而且你说的还那么熟悉!你难道去过那里?”

叶凌阳尴尬,他总不能告诉子夕自己就是天芒剑的传人!

想了下决定岔开话题,于是问道:“没有,梁州那边把魔界都叫域外之地!师姐,不说这个了,你做这么多小玩意是要拿去卖吗?”

子夕点点头说道:“是啊,过几天就是七夕节了,舒云城会有一年一度的花灯节,我做这些到时候会在花灯节上卖!这个很好卖的!”

叶凌阳点点头,又问道:“师姐,我有一事不明白,说了你别生气!”

子夕笑着说道:“凌阳,我生你气干嘛?什么说吧!”

叶凌阳问道:“师姐,我看别的师姐悠闲自得,并没有你这般不停赚钱的心思!”

子夕一怔,低下头勉强的笑了笑说道:“哎,师弟,其实咱们翠微谷每年不但不交敬奉,师父还会给弟子们发银钱,本来倒是衣食无忧的,而且平时师父也会介绍一些干活少挣钱多的活计给大家,钱方面其实都是不缺的,只是我家里出了事情,手头一直很紧!”

叶凌阳皱皱眉:“原来如此!”

子夕叹了口气说道:“哎,我爹在舒云国做官,家中也一向安稳,所以得了仙缘之后爹爹立刻就同意我拜入云苍派了!”

叹了口气,子夕继续说道:“只是前几年爹爹因为喝酒误事,致使管理的马场被烧了!损失了不少粮草和马匹,爹爹怕王上发怒就变卖家产四处借债凑足银两填补亏空,虽然说是补上了,王上也消了气,但是还是把爹爹投入大牢关了一年,如今虽说降职做了小官,但总算是保了条性命,不过欠下的债总是要还的!本来我想回家照顾家里!但是爹爹却不想让我半途而废!所以我在山上也想为家里出一份力,所以才想着办法赚些银两给家里补贴!”

叶凌阳点点头:“原来如此!哦,既然这样,我再给你几个水灵果你拿去卖吧,卖了钱也能多用一些!”

子夕脸一红,说道:“师弟不用了,我怎么能平白无故拿你东西呢!而且这几年家里的债也还的差不多了,不碍事的!”

叶凌阳进去拿了两个水灵果出来说道:“拿着吧,师姐,这几天你天天帮我学炼药也很辛苦,就当我感谢你的吧。”

子夕含羞的看看叶凌阳,还是推辞不拿,叶凌阳将果子放在她面前,坚持让她拿,子夕便害羞的谢过叶凌阳,将两个水灵果收了起来!

眼珠子转了转跑进屋里拿着一哥手帕包裹的坠子过来递给叶凌阳:“这个给你!夜晶石比夜光石亮的时间更长,更好看!送你吧!”

叶凌阳点点头,这会他也只能收下了!

子夕那害羞的模样也让叶凌阳有些脸红,他到云苍派到现在,也就是和子夕最熟悉了!那害羞面庞加上身上传来的香气,顿时让叶凌阳有些迷失了。

眼神也变的有些迷醉起来。

子夕看到了,立刻也敏锐的觉察到了,含羞的低着头不知所措。

叶凌阳见到子夕那副反应,嗓子也有些干咳了,忍不住想上去抱住她。

“师姐!我。。。”叶凌阳努力忍住。

但是还是想向子夕表达一份爱意,说着就上去拉住她的手。

子夕娇躯一抖,脸色又是尴尬又是害羞,想把手抽出出来,可惜叶凌阳抓的有些紧了!没有抽出。

“师弟,别这样。。我。。。心里有。。。”子夕害羞又尴尬的想躲开。

叶凌阳不等她说完就说道:“师姐,我。。。”

忽然一道强光不知道自哪就照了出来,一下就把两人吓了一跳。

叶凌阳就觉的手一松,子夕的手就被抽出去了。

转头看过来,一道光把两人分开了!

这光也不知道是从哪来的!

好像豁然就从地上冒出来了,然而也就是一会。

光就消失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