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天芒传 > 正文
第十六章 得逞
作者:大族长  |  字数:3268  |  更新时间:2019-07-06 08:25:43 全文阅读

等早上叶凌阳起来,云落抱着他睡着,叶凌阳急忙把她悄悄放开,收拾了一下,又开始练功了!

昨天开始练功,叶凌阳就很是兴奋,一直练个不停。

直到云落醒来看着他,叶凌阳才拿着水和食物到她跟前:“云落姐姐,你醒了!”

云落看看叶凌阳,转头露出副凶相,眼珠子一转,转头叹了口气,说道:“哎,凌阳,我给你说实话行吗?”

叶凌阳一愣:“说实话?怎么了?云落姐姐!”

云落看看叶凌阳说道:“凌阳啊!你也知道姐姐受伤了!现在外面好多人都在找你,姐姐如果不恢复,就没办法出去!”

叶凌阳点点头说道:“哦,云落姐姐,你就放心吧,你的伤好的很快!昨天我给你包扎的时候看到伤口愈合的很快!你那药很管用的!我想,过不了几天你就会好的!”

云落叹了口气说道:“傻小子,那是外伤,关键是内伤!知道吗?”

叶凌阳看看云落:“内伤!?”

云落点点头说道:“是啊,这点外伤算不得什么,但是那一击之下,姐姐我受了内伤,要想恢复就没那么容易了!哎!”

叶凌阳忧虑的说道:“那,云落姐姐怎么办啊?”

云落带着可怜的表情说道:“所以姐姐想求你!”

叶凌阳听到这说道:“姐姐有什么事尽管差遣,凌阳一定万死不辞!”

云落拉住叶凌阳的手说道:“姐姐有一门功法,能采阳补阴,所以,姐姐想借你的身子帮姐姐恢复伤势!”

叶凌阳一愣:“啊!这!...”

云落挤出丝眼泪说道:“果然还是不行吗?哎!我就知道,罢了,罢了!”说着又咳嗽两声,

叶凌阳犹豫了下,说道:“这,云落姐姐,你不会又是骗我吧?!天下该没有什么采阳补阴的说法吧?....”

云落叹了口气,说道:“哎!就知道你不相信!罢了,”说着云落又咳嗽两声,

叶凌阳急忙把她扶了起来,说道:“云落姐姐,这样吧!你不是血魔殿的吗?你吸我的血吧,应该也能治伤吧!”

云落挖了叶凌阳一眼:“吸血顶什么用!”忽然停住,说道:“什么味道?闻到好几次了,每次我使...术的就能闻到!”

叶凌阳问道:“怎么了?”

云落忽然一愣,从叶凌阳怀里把那净渊壶拿了出来,仔细看看,闻闻。

叶凌阳疑问的看着云落,说道:“怎么了?这壶有问题吗?”

云落仿佛恍然大悟一般说道:“难道魅惑术不起作用,是这净渊壶搞的鬼?”说着一把把净渊壶丢到一边去。

叶凌阳急忙叫到:“云落姐姐你这是干嘛?”说着要过去捡。

岂料云落忽然手决一起,说道:“凌阳,看着我!”

叶凌阳还不明所以,转头看向云落,这一看下去,瞬间就感觉天旋地转,眼前的云落简直美的一塌糊涂,身体已经不受自己控制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叶凌阳只觉得自己浑身酸疼,好像大病了一场。

想坐起来,竟然连一点力气也没有,拼命的睁开眼睛看看,四周还是那个山洞里,云落已经没人了,火也早已经熄灭了,只有自己光着身子躺在地上动也动不了。

胸口上还放着那净渊壶,此刻飘着淡淡幽香,而茶壶上泛着一层浅浅的绿色雾气落在他身上,那雾气环落在他胸口久聚不散,叶凌阳明显能感到那层雾气带给自己安定的感觉!

叶凌阳也逐渐恢复了意识,他努力回想发生的事情,但是只记得云落忽然对他施法,然后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再然后就有点零碎的片段记忆,他瞬间明白了,云落说的采阳补阴是真的!

叶凌阳也理清点思路了,自己差点就让云落给吸死!

叶凌阳在被云落快吸干的时候,叶凌阳突然脑子抽空,身上莫名其妙的有了一股力量,在这力量的支配下咬了云落一口,把云落吓了一跳...最后恍惚间,云落还骂他属狗的,还咬人,什么什么变态!

云落也没管他有没有被吸死,就一脚把他踹开了,骂骂咧咧的穿好衣服就急匆匆出去了。

净渊壶好像就在手边,自己无意识的把那壶拿起来放在身上了,没想到竟然是这壶救了他一命!

叶凌阳叹了口气,本以为这云落是个好人,自己还差点真把她认做姐姐了!

没想到差点就被她给弄死!

江湖险恶,叶凌阳算是被好好的上了一课!

如今连动也动不了,无奈的在那叹气,想想自己的遭遇,真是让他感慨万千!

忽然又想到了叶升,想到了爹爹,眼泪就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轻轻的念叨:“爹!为什么不叫我学功法?为什么?...”

恍惚中叶凌阳想起了小时候的事情,童年的他没有什么依伴,只有爹爹身上那把天芒剑,是他经常看到的!每次他想学功法,爹爹总是不叫他学!

叶凌阳直到现在都能依稀记着当年的那些事情!

叶凌阳流着眼泪想着想着又渐渐晕了过去...

在通往凌霄门的官道上,有一棵大榕树,树下摆着个茶摊,此刻叶星辰和林不凡,林书崖坐在那正喝着茶纳凉呢!

“哎!我说不凡啊!你们不是会飞来飞去的吗?为什么不直接飞回去!还要走着回去啊!”叶星辰略带疑惑的看着林不凡问道

林书崖喝着茶听到这话,就假装没听见,头转向一边去了!

林不凡脸一红,笑着对叶星辰说道:“星辰啊!你不知道,御物飞行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你以为随便就能飞来飞去啊?我们自己飞是没什么问题,但是你不会法术,没法飞,我们只好陪着你一起走路了!呵呵”

叶星辰点点头:“哦!原来如此!不凡,小叔叔,有劳你们陪我走这一趟了,我以茶代酒敬你们一杯!”

林不凡和林书崖急忙应酬,两人都在那尴尬的笑笑,其实林书崖御物飞行是没什么问题的。

不过林书崖号称“琴仙”自然对他那把琴视若生命,他御物飞行御的就是这把琴,他自己踩都有些舍不得,更何况让别人踩,自然不愿意带着人飞了。

而林不凡御物飞行就是半把刀的水平,就像那天叶凌阳猜的,林不凡飞了不到半里地就掉下来了,的亏那些凌霄门的人看见了,不然肯定更惨!

这趟出来,虽说也是御物飞来的,不过却是林书崖带着根绳子拉着林不凡飞来的!

林不凡怎么好意思让叶星辰看到他那副丑态,于是两人心照不宣,就改用两条腿走路了!

周围的这些门人水平普遍较低,而且林不凡和林书崖在凌霄门都是很有地位的人,他们自然也不敢得罪,也没哪个不识趣的敢揭他们的短。

正在喝着,林书崖忽然脸色一变,说道:“不好!这茶里有药!”

“什么?”林不凡和叶星辰惊讶的看着林书崖。

周围几个凌霄门的门人立刻站了起来左走环顾。

这一看,周围茶摊的老板和伙计竟然瞬间就闪进旁边的树林里了,几个凌霄门的人立刻追了过去,可没跑几步,竟然一个个全都栽倒在地上了!

林书崖举起琴来小心戒备着,林不凡左右看看,急忙过去查看那几个凌霄门的门人。

结果刚跑过去也栽倒在地上。

林书崖脸色更难看了!

立刻从身上拿出一个小圆棍模样的东西,画了个手决,把圆棍往上一丢,圆棍立刻冲天而起,飞到空中爆炸开来,散出了黄色烟雾来。

就在这时,林中突然窜出两道人影来,径直就攻向林书崖了,林书崖反应急快,后退一步,手决一起,立刻建起了一道防护阵法来!

而那两道人影的攻击已经打到了防护阵上,这两个人也露出真容来。

这两人一个是个灰布麻衣的老头,头发也略显花白,看起来是个年已垂暮的老人,但是这老人颇为有气势,手里拿着个铁棍打过来,而另外一位年纪看起来和叶星辰差不多,二十来岁的模样,一身黑衣装扮,看起来很是精干,手里也同样拿着一根铁棍!

林书崖挡开老者攻击看着两人问道:“两位与我凌霄门有何冤仇!竟然要下毒害我们!”

两人并不说话,只是合力运起真气,强行再一次向林书崖打来!林书崖顿感吃力,后退两步,立刻转守为攻,拨动琴弦打出几道真气波来!

那两人配合非常默契,老者升起防护阵,年青的人聚气准备,待到防护阵挡住那几道真气波的时候,防护一散,年青的人立刻攻来!

林书崖脸色一变,立时十指同时拉动琴弦,就听“嗡”的一声,年青人的真气和林书崖的真相互碰到一起,立刻产生一道气浪来!

那个年青人被硬生生逼退了,林书崖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一把拉住叶星辰说道:“走!”说着祭起法宝就要御空飞去!

那老者和年青见此情形竟然停手了,眼睁睁的看着他们飞去!

谁料刚飞了不到几丈,林书崖就一头栽了下来。

叶星辰也跟着栽了下来!

年青人快步跑过来检查林书崖的状态,然后跑过去看叶星辰,老者摸着胡子慢慢的走了过来,与此同时,林子里走出五六个人来。

“师父!确定是他吗?”年青人看着老者问道

老者摸着胡子说道:“这拿琴的是林书崖,”

然后指着林不凡说道:“那个娃娃就是林书堂的儿子林不凡,只有这娃娃没见过!和五长老说的刚好对上!应该不会错,刚才林书崖已经发了信号,此地不宜久留,把这娃娃带上快走吧!”

年青人点点头,向后面的人招招手,迅速扶起叶星辰,快步进去林子当中!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