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有一个将军梦 > 第一卷
第一章-战场厮杀与我何干,我只想瓜田李下
作者:红沉之旅  |  字数:2581  |  更新时间:2019-06-22 16:17:01 全文阅读

天门中断楚江开,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眼前这条莫河把两岸分割出截然不同的地况,这头是草地那边是荒漠。身后三丈距离,十多个身穿黑甲的军士牵着马身形屹立,如渊停岳峙,森严肃穆之中隐约透出凛冽杀气。

  “我特么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直到现在刘勀才有空思考这个问题。

  刘勀某农业大学大四学生,三天前他正在乡下农田里为毕业论文做着调研。也许是天太热,又或是接到梦中女神电话的激动,迷迷糊糊就中暑了。

  醒来却发现自己穿着一身军甲正骑着高头大马狂奔,没骑过马的他仓惶间跌落下马,然后他就见识到了古装电视剧中的惨烈厮杀。

  “将军你怎么了?”赵武等黑甲军士急忙下马扶起刘勀。

  “将军应该是这几日冲杀太甚,快扶将军上马。”左路副将陈胜说道。

  没等刘勀上马,后边一骑飞奔而来:“报!青州刺史董昌秋轻率500青甲铁骑直奔我方,已不足十里。”

  大老粗左前锋李志唾了一口水:“他奶奶的,这个狗N养的董昌秋靠的倒是挺快的。”

  “快扶将军上马,青甲铁骑向来是重甲混合,后面肯定跟了重甲骑兵。”陈胜亲自扶刘勀上马,又接着赶路,也没发现将军的异常。

  也不需要多大的御马技巧,刘勀座下的这匹枣红马是当之无愧的首领,因为它是那么无与伦比的强壮和美丽,匀称高大,毛色闪闪发光,最明显的特征是颈上披散着垂地的长鬃,有的浓黑,流泻着力与威严;有的金红,燃烧着火焰般的光彩……

  奔驰中又听李志喊道:“将军,我们都在后面掩护了这么多天,想来晋王应该安全了,我们是不是尽快赶上去,我怕兄弟们快撑不住了。”说着看了看身边的这五十多名兄弟。

  刘勀:“嗯!”他是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没等他多想,左侧已然杀出百余骑银甲骑兵,在烈日下闪闪发光,只有旗帜上写了个武字。

  李志见状抽刀一指,大喝:“一队随我杀敌!”三十余骑跟了上去。

  李志纵马一跃,手起刀落两名银甲骑士坠马。短兵相接,高下立见,一个来回银甲骑兵倒下十余人,而李志率领的黑甲骑士无一人伤亡,可见黑甲骑兵素质。

  左副将陈胜策马来到刘勀马前:“将军,后面青州铁骑正在追来,我们是全歼这队武威军还是?”

  刘勀在看到第一个人惨死倒地时就懵了,闻言双目无神的看着陈胜。

  陈胜见状一叹:将军真是太累了。

  抬手指了指刘勀旁边的几人:“你们几个保护将军,其他人随我接应左前锋,全歼这支杂牌军。”

  战马嘶鸣声,刀剑碰撞声,军士喊杀声交织在一起。每秒钟都有人跌落下马。黑甲骑士不愧为拱卫京畿的王牌,片刻功夫,就以几人的伤亡换取了对方近半人马,想来用不了几分钟就能全歼这支骑兵。

  不过这时刘勀座下的枣红马忽然抬头嘶鸣起来。

  一名军士见状大惊:“不好!有情况。”跳下马卧倒于地,侧耳倾听地面的动静,蓦然,一跃而起,大声叫道,“青州铁骑已距离我们不足300步。。。”

  陈胜急忙脱离战团喊道:“快带将军先走,左前锋殿后。”

  说话间青甲铁骑的旗帜已经随风飘动,阵阵破风声传来,是弓弩。

  陈生没有料到董昌秋这么迫切想要拿下头功,竟然全是皮甲骑兵。

  瞬间功夫,就倒下三人,而将军也中了一箭。。。

  在昏迷的三天里,刘勀也重合了许多这个身体的记忆。

  也姓刘,不过是刘恪,字谨武。乃是乾元帝国京畿守备军团之一的钦元军一部指挥使。

  这次是奉命,于危难之间护送晋王回并州母家。

  月前,强盛一世的元曜帝乾瀚元于乾元历1368年3月中旬在幽州春猎时崩殂,传下诏书立年仅12岁的晋王乾昊宇为帝,镇国公秦哲昌辅助朝政。

  元曜帝一生强势,16岁登基,在位四十三载。东击海外倭奴,使得这些浪人窝回弹丸小岛。北克游牧民族雁庭,打的这些马背上的娇子退入草原深处,几十年间不敢滋扰边关。

  或许是不服为何要立一个12岁的八皇子。

  大皇子乾昊庭随父出征雁庭数载,战功赫赫。曾亲率5000银曜铁骑入深草原数千里追杀雁庭颜亲王。还自创铁甲盾阵号称可挡一支整编骑兵军团。

  二皇子乾昊旭出生之时天降异像,法华寺高僧认为此乃天降之子,必能使乾元帝国国泰民安,万朝来拜。

  四皇子乾昊杰文武双全,16岁已入翰林院,门下谋士无数。母家乃是四侯之一镇守北域边关的武安侯,拥兵40万,8个精锐一级甲种军团。

  八皇子乾昊宇毫无特殊,母家也就是个并州刺史,手中有15万的3个二级乙种兵团。

  在传下诏书的月余时间里,不断传出各种言论。

  有的说元曜帝老糊涂了。有的说是八皇子的母妃贞妃太得宠,以至于元曜帝传位八皇子。还有种言论则认为是一同前去春猎的贞妃害死了元曜帝假拟圣旨。

  所以大皇子先反了,打着勤王,清君侧的名义带着他亲军银曜骑兵团火奔回京,第一件事就是赐死了贞妃。

  八皇子得到消息含泪带上传国玉玺在钦元军团的掩护下直奔并州母家。

  大皇子对这个八弟的存在毫不在意,只是他翻遍了整个宫城都没找到传国玉玺。无奈之下传令拥戴他的一些州府派兵追杀八皇子。名义上没有传国玉玺就指挥不了一国四侯十六州。

  本就因为连年征战而国库空虚的乾元帝国摇摇欲坠。

  各地州府或是自立为王,或是拥靠某一皇子大族。

  整个事件从发生到现在为止,镇国公秦哲昌没有发出一丁点声音,仿佛这件事不是发生在乾元国内。传闻贞妃和镇国公有过一段过往,当初贞妃抛弃镇国公转投元曜帝怀抱,令镇国公伤心之下不再领兵出征边关。

  刘勀回忆了一刻,后面军士也等待了一刻。

  “我特么的,现在怎么办?当个屁的将军啊前天50多号人,现在就剩十几个了。”

  “要不我找个时间跑路吧,听说十万大山那边与世隔绝,没有兵祸之乱。再说我一个农科院的还能被饿死?”

  “不过这几个跟屁虫怎么办,好歹他们也替我挡了好几波追杀。”刘勀现在对这些甲士的死活仅仅是心里有点难受。

  “而且这副身体的记忆也不全,这几个亲兵我一个都不认识。难道网络不好,接收异常?”

  还好给他换药的那个军医已经死了,不然发现他穿的衣服就遭了。

  想着摸了摸内甲,嗯手机还在充电器也在。不过有个屁用啊也没网络,昨晚还偷偷摸摸的捣鼓了半天,是真没网。

  “将军!我们是否该启程了?我部距晋王大军已不足半日路程。”

  听到这儿刘勀又郁闷了,我特么新世纪五好青年,党的接班人,见到那小屁孩是不是就不用跪了?也难怪人家会造反,在这副身体的记忆中八皇子完全就是一个路人的造型,丢到人群里绝对找不出来的那种,从小就知道玩。别人不造反才怪。

  当然这只是一方面,主要原因还是元曜帝太过想在历史上留下一笔,不顾国内民生情况,强行发动战争。赋税,劳役,增兵,天灾等等,造成了这起事件。而元曜帝因为这次事件多半也会在历史上留下浓浓一笔。

  “算了,还是先去并州吧,十万大山就在并州方向。”

  “启程!”

  “是!”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