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云山之上 > 正文
第二章 草地边,皇城外,千乘万骑
作者:风中飞鸟  |  字数:4981  |  更新时间:2019-08-19 09:27:26 全文阅读

天色刚蒙蒙亮,这是一处官道上,无数的马车静悄悄的摆在路上,连成了一条十里长蛇。四周静悄悄的,连虫儿的叫声都没有,此时几辆马车旁,宋清蹑手蹑脚地从自己的马车上爬了下来,她往车里看了一下,丫鬟小环还在睡着,便自顾地走到一颗树下静静地看着皇城的方向。

这几天她总是心神不宁,听父亲说阳明哥哥和阿洋哥哥还留在皇城守卫皇城平安,她十分担心。

只见她双手合十,拈起了衣裙慢慢地跪下身子,诚心地祈求着上苍,能保佑他们平安归来。

“小姐,你在做什么?”马车里的小环醒来发现身边没有自家的小姐,便急忙下车寻找,这时却在一颗树下发现小姐在跪地祈祷着,她急忙跑过来,担忧的望着宋清。

“这几日,总见不到阳明哥哥和阿洋哥哥,我有些担心”宋清忧心忡忡的说道。

“小姐,阳明公子和洋公子可是龙鳞卫,皇城里一等一的精兵悍将,你就别瞎担心了,小环想他们这几日应是有什么事耽搁了,所以才没能来找小姐”十一岁的小环满不在乎地说道。

宋清默默不语,抬起精致俏丽的脸庞,注视着天空,她一介小女子不知道此次朝廷为什么匆忙逃离皇城,但想来肯定是出了大事,不然偌大一个朝庭何以会丢下整座皇城,还有近百万百姓,但愿阳明哥哥和阿洋哥哥能够平安归来。

“小姐,你饿了吗,你等一下,奴婢这还有些玉蝶坊的糕点”说罢小环便急匆匆地从马车上取下一个精致的木盒。

“小姐你看,多好看的糕点,小环瞧着都饿了”小环打开了木盒,只见木盒里摆放着几块嫩绿的糕点,只有小孩子的巴掌大小,糕点上印有玉蝶坊玉蝶图案,分外精致小巧。

宋清轻轻地推开了木盒,摇头不语。

“小姐你吃点吧”小环担忧的说道,她想这几日小姐担忧阳明公子和洋公子都没怎么好好吃饭,这时她有些气恼二人,为何不赶紧回来,平白让人担心,哼!等看到他们便向他们讨个御香坊的胭脂,嘻嘻,小环如此想着。

“我不饿,小环你吃吧”

“小姐,你昨夜也没有吃饭,怎会不饿,再不吃会累到了身子的,那阳明公子可是要把奴婢我给骂惨了,你就可怜可怜我把,恩?小姐”小环故作惨兮兮的模样道。

“小环,我真的不饿”

“哎呀!小姐呀…..”小环轻轻摇晃着宋清的衣袖,撒娇道。

“好了,好了”宋清无奈的看着小环,嘴角带着一点微笑,从小环手里的木盒里取出一块糕点,微微漏出雪白色的牙齿,用衣袖轻遮住脸颊,一边假装在吃糕点上,一边悄悄地将手里的糕点用手帕包裹,藏进了怀里。

“小环,你看我吃了一块,”宋清伸出手向小环示意道。

“真的?小姐你平时一块都吃不完的”小环狐疑的看着宋清。“真的,你看我手里那还有?”说罢,宋清又晃了晃双手。

“那小姐,你就再吃一块”

“啊?”宋清呆萌的啊了一声,颇有些无奈,忽然灵光一闪,道:“小环,你听好像是娘在唤你呢”

“是吗?奴婢好像没听到”小环回头望了望马车,又竖着耳朵听了一下。

“真的,难道我会骗你吗?”

“哼!小姐你以前是不会,可是自从阳明公子来了你就会骗我了,哼,还不只一次”小丫头萌萌地掰着手指头数着道:“这是骗我说小秋姐姐要送我胭脂,这是骗我说大柱哥哥给我带了桃子,这是……..”

“好了,好了不要再数了,真的是娘在喊你,你看那边”宋清指了指马车道,只见那马车上下来了一位三十左右的夫人,那夫人身穿白色的衣裙,衣裙上绣了一朵金色的牡丹花,她的面上洁白无粉,颜色秀丽,天生的美丽容貌,这时正在一名年岁十五六的丫鬟扶持下望着这边,却不知是在看宋清,还是真的在唤小环。

小环急忙收起了木盒,轻吐了下舌头道:“哎呀,真的是夫人”。

“小姐,我先过去了”说完她向夫人那一路小跑了过去,路上还险些被树枝绊倒了,快速地撇了一眼是罪魁祸首的树枝,皱着可爱鼻子的小环不屑的这样想着,幸好她小环可是随阿洋公子练过的武功高强的丫鬟,哼,这丑丑的树枝。

宋清掩面笑了笑,“这丫头总是莽莽撞撞的”在树下又待了一会儿,只见四周的马车里陆陆续续地下来了几家夫人小姐,她便转回了自家的马车。

小步回到马车边,那夫人便轻声道:“清儿,可是身体有些不舒服”

“娘,清儿没有”

“那为何吃不下东西,”小环这丫头,宋清气恼的想着。

“娘,清儿只是有些担心阳明哥哥和阿洋哥哥”

“哼,那两个混小子能有什么事,除了上树掏鸟蛋,还能干什么事”

“娘..”宋清用力地跺了一下脚,羞红着脸道:“那都什么时候的事了,娘你总是说,有什么意思”

“哼,那两个混小子要是再来找你,看我不打死他们,整天带坏你,你看你一个好好的大家闺秀,现如今都变成什么样了”宋清的母亲宋氏气恼道,“我可告诉你,你以后不要再和他们两个玩闹,你爹也真是的,说什么还要将你许给苏阳明,我看他真是老糊涂了”

“娘,爹爹真是这么说的”宋清满脸喜悦的问道,

宋氏一看自家丫头的表情,那里还不知道这小丫头的心思,心里更是生气,气呼呼的道:“你想也别想,我不同意”

“娘”宋清轻轻跺了跺脚,娇嗔道。

“夫人,夫人老爷回来了”丫鬟小秋一边跑来一边喊道。

不远处,正有一名健仆牵着一匹游春马,马上坐着一名身穿官服的中年男子,那男子正是礼部郎中宋书玄,也就是这宋氏的夫君,宋清的父亲。

只见他翻身下马,还没走到宋氏跟前便向身后健仆吩咐道:“大柱去将马车赶来”那健仆躬身道了一声,是,便转身去套了马车。

宋书玄走到宋氏跟前,见女儿宋清脸色红红,宋氏却有些生气,心中一暖,满心的忧愁去了大半,故作好奇状,问道:“怎么了?我的乖女儿,你说了什么?将你娘亲的脸都气歪了”

“老爷,说的什么话”宋氏不悦道。

这时宋清抬头偷偷看向父亲,却刚好对上了宋书玄的眼睛,只见这宋书玄装作严厉姿态,睁大眼睛瞪了一眼宋清,宋清连忙低下了头,逗得宋书玄哈哈大笑。

宋氏还以为夫君是在笑话自己,顿时羞恼道:“老爷,你笑什么”

“好了好了,不笑了,不笑了”宋书玄说完,又是笑了起来。

见自己的夫人,气呼呼的怕是真的生气来,便收敛了笑意,沉默一会儿,随即肃然道:“夫人,清儿,我们回马车上去,这圣上已经下旨要我等官员即刻前往沧澜城了”

“沧澜城,可是在沧澜江边那座城,那么远!”宋氏惊呼道。

“恩,不错”

“那云都呢,什么时候回去啊?”

“为夫也不知晓”宋书玄皱眉道,那宋氏还要说,宋书玄就轻说了几句,宋氏便不作声了,只是那挤在一起的娥眉却是久久没松开了。

“爹爹,可有阳明哥哥和阿洋哥哥的消息”一旁的宋清害羞的问道。

宋书玄,看了一眼宋清没有回答,转过身子道:“清儿,随你娘上马车”

“爹爹”宋清追了上去,

宋书玄顿顿身子,没有回头,径直走上了马车。

宋清还欲追上去问,一旁的宋氏连忙拉住宋清,道:“好女儿,这时候就不要再问了,你没见你爹爹正犯愁吗”

“可是”

“别可是了,小环,小环,这个死丫头去哪儿了”宋氏环顾左右骂咧咧道。

“哎!夫人,小环在这”小环低着头,不知道从哪里跑了出来。

“还不将你家小姐扶上马车”

“是,夫人”小环紧绷着小脸道,拉着宋清便往马车哪儿走去。

“小环,你放开我,小环,娘我还没问爹爹呢”

担心小环一个人看不住宋清,宋氏便对身旁的丫鬟小秋说道:“小秋,你去和小环照顾好小姐”

“好的,夫人”小秋应了一声,便和小环将宋清带上了马车。

随即在健仆大柱的一声呦呵下,马车晃悠悠地动了起来。仿佛是约定好的,周围数百辆马车也跟着起步,一辆接着一辆,不见首尾。

驾,驾,这时一名骑士驾着快马飞奔而过,骑士身后背负着明黄色的令旗,喊声喊着“云都急报,避退”一众马车迅速让开了管道,马车里外无数人探头望去,议论纷纷。

那骑士越过无数的马车,不一会儿便来到了一辆巨大的马车前,这马车车身玄色,马车蓬是明黄色,车上有着繁杂神秘的金色纹理,周边有数十名身穿黑色铠甲的骑士来回守卫,马车下是几十名弯着腰走路的宫奴。

骑士还没到马车边,便被周边的护卫拦下,只见那骑士右手高举,落地下马,高喊道:“云都急报!”

护卫们相视一眼,不敢耽误,急忙派人通报。

不过这骑士的一声“云都急报”声响倒是不小,早已惊动了马车上的人,明黄色的车帘被掀开,一名面容威严的青年男子从马车里显露出身子,那车边的宫奴急忙走上前去,灰衣的趴在马车下,锦袍的谄笑着扶着男子下车,白衣的俱是躬立一旁。

“红春,将急报取来”男子急切道,他便是大明朝的皇帝朱文鹿。

“是,陛下”答话的是穿着锦袍的宫人王红春。

“算了,还是我自己去拿”

“陛下,还是让老奴去拿吧!”

朱文鹿皱了皱眉,道:“快去”

王红春不敢耽搁,半躬着身子急忙应了一声,面朝朱文鹿快速后退了几步,随即转身快步来到那骑士前。

只见他挺着笔直的腰子,微微抬着下巴,向左右吩咐道:“去,取来”

跟出来的两名宫奴,相视一眼,便有一名宫奴快步走了出来,径直取了那赤红的漆筒,递给了王红春,王红春不敢停留,拿着漆筒弯着腰急忙跑到朱文鹿跟前,双膝跪地,双手高高举着漆筒。

朱文鹿,浓眉紧皱,一只手伸了出去,又急忙缩了回来,来回几次,只是苦了王红春,跪在地上,尽管被石子硌的膝盖发疼,双手酸涩地举了半天,也不敢动弹,恐恶了陛下的心思。

“陛下,老臣听闻有云都军报”一名白须白发的老人,在一名宫奴颤巍巍地扶持下,走了过来,朱文鹿见了急忙走过去道:“荀师,不想,竟吵扰到你了”

老人摆手道:“无碍,国事为大,陛下,那军报?”

“荀师,朕还没有看”朱文鹿点点头,担忧道

“恩”荀师点点头。

“陛下”,“陛下”这时朝廷的一众大臣纷纷赶了过来。

其中一名年岁约莫五十左右的大臣开口问道:“陛下,臣听闻有云都军报传来”说完瞪着浑浊的眼珠子直愣愣的看着朱文鹿,朱文鹿倒也不生气,只是习惯了这大臣王璞的样子,在云都时便一直是这般模样。不过这云都现如今不知道怎么样了,哎,朱文鹿叹了一口气,面容凝重道:“朕还未看”

“红春,将军报打开”

“是陛下”王红春颤抖着就那么举着漆筒站了起来,他可不敢先放下漆筒,在爬起来,这么多的大臣在场,若是见他敢将军报置于地上,沾了泥土,呵呵!定是要指着他的鼻子怒骂阉狗,高喊陛下,请诛此阉贼!

不敢耽搁片刻,王红春立刻动起了手,只见他抬头一看,那群老爷们正都瞪着眼睛看着他,这可吓坏了王红春,顿时便出了一头的冷汗,手里也慢了几分。

“阉贼,你如此慢吞吞地,耽搁朝事,实乃罪大恶极”群臣里走出了一名官员,指着王红春怒骂道,

“李侍郎,说的对,陛下请诛此阉贼”又是一名官员,立刻附议道。

“陛下,饶命啊!奴才……没有啊,奴才”王红春双腿都吓软了,啪的一声跪在地上。

“好了,好了,李侍郎,红春也不是什么大错”朱文鹿面色不好道,这帮人,弹劾也分不清是什么时候。

“陛下,此风不可助长啊,陛下”李侍郎急切道。

“李侍郎,是军报重要还是处置红春重要”

“自然是国事大,区区一介阉奴怎比的上我大明国事”李侍郎看着王红春不屑地挥着衣袖道,说完便退回了群臣中。

“红春,打开军报”朱文鹿不耐烦的道。

“奴才,谢陛下”

王红春,凄苦地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眼中闪过一丝阴狠的杀机,这些个大臣个个都该千刀万剐,他在心中立刻将这李侍郎的八辈祖宗都骂了个遍,心里方才好受些。

“陛下,军报”王红春从漆筒里取出了一卷明黄色的绢布,恭敬地递给了朱文鹿。

朱文鹿打开绢布,看着上面的字,突然双目赤红,双手青筋突起,狠狠地军报揉成一团,掷于地上。

而后又痛苦的嘶吼着:“朕,愧对先帝!愧对祖宗啊”

“陛下”,“陛下”一众朝臣挤上来乱哄哄地问道:“陛下,云都如何了”

“陛下,军报上如何说”“陛下………”

群臣大乱,一旁的王红春却悄悄捡起了被揉成团的军报。

“咳咳,哼!”白发的荀师狠狠地跺着脚,怒道:“都闭嘴”

朝臣们见了荀师发怒,虽然个个急切,却也都纷纷停下了身,顿时吵闹的马车边,安静了下来,荀师右手颤巍巍地搭在朱文鹿的肩上,轻声道:“陛下,云都如何了”

朱文鹿泪流满面,痛哭道:“荀师,云都陷落了,三千龙鳞卫皆战死,两万玄龟军亦伤亡大半,我云都子民死伤无数,那怪物竟是吃了我心啊!荀师”

轰隆!仿佛有惊雷在荀师耳边炸响,他剧烈的颤抖了一下,浑浊的双目顿时闪着泪光,只是强自忍着,他求助地喊道:“军报呢,军报在哪?”

一旁的王红春连忙将抚平的军报,递了过去,荀师接过军报,含着泪光感激地看了一眼王红春,荀师看着军报上的字,面色苍白,老泪竟是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王红春心中暗喜,转身急忙跑去扶着朱文鹿,这朱文鹿一把抓住王红春,哭着道:“红春,朕无能啊,朕愧对先祖….”

王红春急忙大哭道:“陛下,您要保重身子啊,陛下”君奴二人倒是哭作了一团。

这下朝臣们可是急坏了,怎么就哭起来了呢?待接过荀师手里的军报,顿时一个个面色惊变,更有甚者是瘫软在地,双目失了神采,亦有臣子捶胸大哭,一时间四野之边俱是哭声,湿遍了草地。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