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云山之上 > 正文
第一章 龙鳞坠落,血洒皇城
作者:风中飞鸟  |  字数:4576  |  更新时间:2019-08-19 09:16:50 全文阅读

“龙鳞卫!”一声凄厉的高喝响彻皇城云都,身着黑色铠甲的龙鳞卫指挥使王通站在堆积的尸堆上高高举起一柄满是缺口的黑翎刀,愤力高喊,意图鼓舞将士们的士气。

“在”“在”周边的近百名龙鳞卫齐齐喝应道。

望着身边不到三百名龙鳞卫精疲力竭应道,王通满是哀伤之色,他心中愤怒万分,这里是大魏的皇城啊!到底出了什么事。

“龙鳞卫”又是一声高喝,王通一刀劈开一头青黑色的怪物,双眼里布满血丝,手持着黑翎刀呼唤着龙鳞卫,可怕的是在这短短的一瞬间,无数的黑影袭了上来,竟有十多名龙鳞卫倒了下去,尖锐的利爪割裂了他们的铠甲,划破了他们的喉咙。

鲜血如同怒放的红莲,洒满皇城各个角落。

“啊啊!”咆哮的怒吼声,刺耳的叫声,交织在一起,无尽的黑夜似乎要将仅存的龙鳞卫们吞噬殆尽。

“怪物,去死,去死”一名怒吼的龙鳞卫,手持着黑翎刀,疯狂的朝着眼前的敌人身上砍去,火星四溅。

黑夜给这些可怕的敌人穿上了黑色的铠甲,只有火光下才能看到它们的真实样子,那是一个有着类似于人外形的生物,不同的是它们身有坚硬的青黑色鳞甲,锋利的爪子能够轻易的撕裂龙鳞卫的铠甲,如同锯齿一般的牙口里咀嚼着血衣包着的肢体,它们没有双眼,却有极其敏锐的嗅觉和听觉,行动迅捷如电,往往两三名龙鳞卫才能杀死一头怪物。

“阳明,阳明你在哪儿”混战中一名身高九尺的巨汉挥舞着手里的黑翎刀,面容焦急的喊道,

“我在这,阿洋”一名年轻的龙鳞卫听到后急忙应道,二者对视一眼,迅速靠近。背对背的迎击身边的怪物。

“阳明,不行了,皇宫怕是要陷落了”那名叫黄洋的巨汉神色肃穆道。

“怎么会这样,不是说只是死了几个宫里的太监吗,怎么会出现这么多怪物”苏阳明双手颤抖着喃喃道,手里的黑翎刀晃荡个不停,

“阿洋,我们要死在这里了,我们要死在这里了”

“阳明,别怕,握紧刀”黄洋注意到苏阳明的恐惧,但此时四周全是怪物,他没有办法帮助他稳定情绪。

“它们来了,阳明,注意你的左边”一头怪物嘶吼着冲向了苏阳明,它的腹部高高鼓起,锋利的爪子撕裂了漆黑的夜空。

铛,金铁交击,火花溅射,苏阳明面色涨红的双手紧紧握着黑翎刀,艰难地抵住那只利爪,怪物一击不中,随即挥舞着另一只利爪,带起呼呼的风声,拍向苏阳明的脑袋,一瞬间苏阳明的眼中满是绝望之色。

噗嗤!怪物顿了一顿,随即倒在地上,苏阳明睁大了眼睛,只见这眼前的怪物被黄洋从腰间一刀斩断,鼓起的腹部掉出许多残肢,残肢上沾染了许多蓝汪汪的液体。

“呼呼”苏阳明刚从死神的手里逃脱,顿时单膝跪地,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却闻到这肢体上散发难闻的气味,顿时一阵作呕,接着他认出了那残肢上裹着的衣物是属于龙鳞卫的服饰。

悲伤、恐惧一瞬间涌上心头,苏阳明双眼通红,嘶吼着、尖叫着,疯狂地劈砍倒下的怪物,直到这怪物被他砍成了肉泥,苏阳明才力竭停下。

“指挥使”“指挥使”这时四周纷纷传来哭声,仅剩的百名龙鳞卫全都围在一起,相互依靠着,怪物们暂时停下了进攻的步伐,苏阳明和黄洋这才有时间喘气,这些怪物的攻势太猛,如同沙漠里的黑色龙卷风一般,令人惊惧窒息。

苏阳明与黄洋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恐惧,指挥使受伤了,若是没有王指挥使的指挥,恐怕这皇城恐怕早就陷落了,这个紧要关头他竟然受伤了,没了他的指挥,龙鳞卫必然会成为一盘散沙。

“该死,那些亲卫怎么保护指挥使的,平时里一个个和大爷一样,怎么到了这战场上就变成了软脚虾”

“阿洋,不要怪那些亲卫了,你看”苏阳明提着刀指了指眼前的尸体海洋。

“不是他们不想保护指挥使,而是他们都战死了”

“阳明,我们还有路走吗?” 黄洋皱着眉头,哀叹道。

“不知道,事到如今,你我兄弟二人能不能活过今晚还是问题”苏阳明苦笑道,“呵呵,要是哥手上有一把加特林,我能让它们全回家喝NAISHUI,嘁!。”

“阳明,什么林?”黄洋不解的问道。

“没什么,走,不要和他们一起了,目标太大了,我们分开走”苏阳明见那群围着的龙鳞卫抬着王指挥使的身子,正在快速撤退,四周的黑影立即围了上去,此时二人再跟上去也只是会多了两具尸体罢了。

黄洋应了一声,立刻随着苏阳明撤退,二人脚下踩着粘稠的蓝红色的液体,一路逃到了宫门下。

苏阳明向宫门外望了望,停住了脚步,回头又望了望,他看见那百名龙鳞卫已经被数倍的怪物紧密的包围在宫墙的一角,怕是过不了多久就会被怪物吞尽,眼眸中满是挣扎之色。

苏阳明脚下迈不开步伐,他想去救他们,他想杀光那群怪物,可是他知道不能这么做,他必须要关上宫门,尽可能的拖延那群怪物出宫的时间,因为宫墙外,星火点点,那是许许多多的百姓还尚未撤出皇城。

“阿洋,关宫门”苏阳明泪流满面,声音低沉地说道,黄洋没有看到宫门外的情况,不明所以,惊道:“阳明,指挥使他们,他们还在那里,我们不去救他们吗?”

猛地,苏阳明抬起头,狠狠的咆哮道:“怎么救,就你我二人,怎么救?怎么从那群怪物手里救出他们,你告诉我啊!”

“阳明,你……”黄洋看着眼前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人,说不出话,他低下了头,沉默了,他从小就知道自己笨,许多孩子都笑话他像只笨猪,阳明从小很聪明,懂得很多东西,但他从来都没嫌弃他笨,和他一起玩,从小到大阳明说的话从没错过,所以一直以来自己都听他的话。

但是现在他想,阳明终于错了一回,是啊,在他们成为龙鳞卫那天起,就注定了会战死沙场,不是吗?那么早几天又何妨呢,抛弃同伴,那不是他,所以他决定了,这一次就暂时不听他的话了。

黄洋抬起了头,目光灼灼,眼神里闪烁着不一样的色彩,微笑着道:“阳明,我听你的我们关门”

苏阳明点点头,顾不得擦去脸上泪水,急忙与黄洋一同各自拉动铜门,铜门轰隆作响,惊动了围墙那群怪物和龙鳞卫。

“该死,他们在做什么?”

“为什么关宫门,我们还在这里,为什么?”

“啊!啊…两个贪生怕死的小人”

“小人,呸!”

“咳咳!”这时一名龙鳞卫背上背着的王通惊醒了过来,几名龙鳞卫连忙围了上来惊喜地喊道:“指挥使”

“我还没死吗?咳咳”王通面色苍白,神情委顿道。

“指挥使,放心,我等誓死保卫指挥使,”

“咳咳,这群该死的怪物”王通借着火光看清了四周的情形,一头头狰狞的怪物将他们围在中心。虽然身处层层包围之中,但是王通却丝毫没有觉得害怕,反而是怒声骂起了眼前的怪物。

“我们还剩多少人?”王通看着眼前正在与怪物厮杀的龙鳞卫们问道,一名龙鳞卫双目含泪,哽咽道:“指挥使,三千个兄弟,只剩下我们这不到一百个了”

“什么!噗”王通一听,顿时怒急攻心,一口暗沉的血水吐了出来。

“指挥使,”数名龙鳞卫惊呼道。

“我没事,放我下来”

“指挥使”

“放我下来”,王通强自提着精神道,他必须要将这百名龙鳞卫带出去,他不能让传承了数百年的龙鳞卫在这里消失,他不能让大魏最精锐的将士们在这里消亡,即使因此会让自己死去。

“黄承在吗?”

“黄副指挥使战死了”

“何水牛呢”“何校尉也战死了”众龙鳞卫感到一阵悲凉,其中几名龙鳞卫不争气地落下泪水,在他们尚且稚嫩的脸上划出一道道印迹,蓝红色的液体顺着脸颊滴落。

“哦”王通浑身颤抖了一下,他僵硬的脸庞却没有变化,似乎死的只是两名路人,而不是与他共事多年的袍泽

他的眼神一如既往的冷峻 ,看了看四周道:“聚集兄弟们,我们冲出去”

“是,指挥使”众龙鳞卫齐齐喝道。

“摆龟甲阵”

王通一声令下,仅存的百名龙鳞卫紧紧靠在一起,摆成龟甲阵型,龟甲阵形似玄龟,外围是紧密相连的龙鳞卫,他们手持黑翎刀,一刀一刀,生生地从怪物堆里劈开一条血路,缓慢地往宫门外前行。

刀光闪烁,蓝汪汪的液体四溅飞射,不知道死亡为何物的怪物们像是扑火的飞蛾一般一头接着一头撞向龟甲阵,紧密的阵型被撞击的摇摇欲坠,但将士们齐心协力,视死如归,有人倒下,立刻会有一人补上,是以龟甲阵竟突破层层包围的怪物圈,硬是从这些凶恶的怪物口中杀了出来。

这些怪物密密麻麻,源源不断的从黑漆漆的宫门里跃出,那里似乎是地狱的关口。

忽的几头怪物撇下了龟甲阵里的龙鳞卫,扑向了宫门口正在关门的苏阳明、黄洋二人。

“阿洋,快停下,有怪物来了”苏阳明见有几头面容狰狞的怪物扑来过了,这些怪物行动极为迅速,尖锐的利爪将皇城铺设的青砖抓开一道道口子,更有甚者因为跑的太快,被凸起的石柱绊倒,顿时掀起了一大块地面,无数青砖碎裂开来。

“阳明,你继续推,我来挡住它们”黄洋立刻从腰间拔出黑翎刀面容坚毅的说道。

苏阳明看着他,眼眶湿润,这一个他觉得眼前这个从小被人称为笨蛋的家伙,其实一点也不笨,他比任何人都要聪明,他比任何人都要来的坚强。

“阳明,看我作甚?我可不是你的小清”黄洋面对着苏阳明咧开大嘴笑道。

“啊,你当然不是小清了,你是我苏阳明最重要的手足兄弟”苏阳明说完,转身推门,任由泪水沾湿衣襟。

“嘿嘿”黄洋憨憨地笑着,在众人的目光中,怒吼着冲向了扑来的怪物,“龙鳞卫,前进!!”

“好汉子”

“看错他了,是个汉子”

王通沉默地看着宫门处,脸上的神色不断变幻,双拳紧握数次,最终缓缓放开,他声音低沉地命令道:“所有听龙鳞卫听令,散开,拦住这群牲畜,务必将它们留在这里”

“兄弟们,杀......”一众龙鳞卫竭力地喊道,一道道雄壮的身影毫不犹豫地扑向怪物。

刀光,鳞影,一时间上下飞舞不停,怒吼声如同惊雷一般在皇宫里接连炸响。

噗嗤!血光乍现,黑色的鳞片、铁甲叮当落地,啊!一声不甘的巨吼响彻皇城,随即一头头怪物扑了上去,彻底掩埋了那巨汉的身影。

“阿洋”苏阳明大声哭喊道,他看见黄洋的身影被无数的怪物扑倒,赤红的血液飞上半空,似是要点燃这遮住皇城的黑纱。

“啊….”苏明阳大声怒吼哭泣着,撇过头,他奋力地推动着宫门,只差一点点了,他就能关上这重若沉铁的宫门。

身后无数头无目,身上满是青黑色鳞甲的怪物向他扑来。

“龙鳞卫!”苏阳明撕心裂肺地喊着。

呼呼!狂风袭来,一瞬间怪物的利爪便近在咫尺,那怪异的臂膀上生有一枚枚冷青色的鳞片,稀疏的毛发、扁塌的鼻子、锋利的尖牙清晰可见,臃肿的肉身上沾染了鲜红的血液。

狰狞凶恶的模样,似是要吞尽人间万物。

噗嗤!…..

“咳”鲜血从口中溢出,苏阳明双目神采渐失,低头看着透胸的爪尖,一瞬间气力尽失,剧烈的痛苦袭上心来。

“嗬嗬”他双手艰难地捂着胸口。

啪嗒,啪嗒…. 血红的水顺着爪尖流淌在地,这时苏阳明缓缓地抬起头向宫门外望去,恍惚间,他似乎看见了那里有个穿着青衣姑娘在向她招手。

“小清”苏阳明呆呆地看着,那个姑娘是那般的美丽动人,于是他的嘴角露出了微笑,鲜血从嘴角滴落。

“苏阳明,你还不快点,我都等你好长时间了”门外的姑娘娇嗔道,她的身旁有一高大的汉子,正在憨憨地笑着。

那是谁?苏阳明看不清,血液模糊了他的双眼,他很想知道那个熟悉的身影是谁,所以努力地睁大着眼睛,想看清那个人是谁。

“阳明,快点,小清都快等不及了”高大的汉子出声调笑道,憨厚的笑容,熟悉的声音,刹那间击中了苏阳明的心房,泪水涌出眼眶。

他颤抖地笑道:“阿洋、小清,别急,我关上….门,马上…..来”

他无力地推着宫门,可是这门好重,他推不动。

吼!这时身后的怪物抽出尖爪,鲜血哗一下铺满了地面。怪物一爪又是将苏阳明抓住,高高举起,

苏阳明痛苦的皱着眉头,满脸是血。

这时怪物的另一只利爪向他刺去,下一秒他就会死去,但此时的他却仿佛像是忘却了生死,只是缓慢地伸出颤抖的双手,想要抓出那宫门外的两个身影。

噗嗤!刀光血影乍现!

而后一声低沉的叹息声,小子,要活下去啊........

一条条厚重的身子,狠狠地撞在宫门上,咚!终于一声巨响,宫门被关上,一时间仿佛将云都划成了两个世界。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