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逃出生天
作者:温亚楠  |  字数:3049  |  更新时间:2019-11-06 16:39:01 全文阅读

  第50章 逃出生天

  天佑和阿哲把挣扎抬到椅子上做好,既然这小子态度挺好,待遇也要提高点。

  “我是从圭亚那那边过来的,圭亚那那边这几年治A不太好,

  没办法就移民到巴哈马来了,我家从国内移民出来也不知道多少代了,得有200年以上了吧,回去估计也找不到老家了”。

  李小良不耐烦地说“这些都不重要,赶紧交代你们抓的那几个人藏在哪里了?”

  “你们解开,我带你们去”

  原来超市的仓库里还有个暗格,推开一堆杂货才能进去,里面另有乾坤。

  里面连同着隔壁的一套房子。

  “爸妈你们还好吧?”

  撕开嘴里的胶带,沈畅几人说话都有点不利索了。

  几个人赶忙上前解开绑缚,突然不是谁碰了什么东西,一阵轻微的J报声传来,几个人侧耳倾听,似乎不远处真的有节奏的声音传来。

  “快走”沈佳曼说完前头带路出了仓库。

  沈畅四人可能是被绑缚的久了,行动不便,天佑他们一人一个扶着往外走。

  为了抢沈佳玉和沈佳文,四个人差点又捉对厮杀起来。

  沈佳曼气恼道“都什么时候了还争风吃醋,天佑你扶佳文,小良你扶佳玉,赶紧撤退”

  一行人匆忙出了超市往商务车快速跑去。

  车上崔玉和熊萍萍,还有个沈曼带来的姐妹叫什么小贝的,加上天佑他们四个男的,沈畅四人,12个人满满挤了一车还有个雇来的司机。

  “去机场”

  “咦,你个死光头爬上来干嘛?”

  “你们把人带走了,我留下来还不被那些人给剁了啊,现在看来巴哈马这边治A也不太好。

  下一步我准备移民到泰国搞旅游去,在泰国我有几个远房亲戚,下一步去投靠下,看有没有发展”挣扎哭丧着脸说,脸上哀求的表情,手里抱着个大包不知道装些什么东西。

  天佑说“那关我们什么事?我们不跟你算账就算是仁至……”

  “嘭”的一声,

  不等天佑说完,车被从后边重重的撞了一下,

  十几个人被撞的东倒西歪,

  司机也被撞的磕在方向盘上爬不起来。

  毕小锁匆忙跳下来拉开前边车门将司机拽出来,快速爬上驾驶座位。

  不等拉上车门冷不防被个长头发的白人,一把扯住胳膊拽下车来。

  另一侧沈佳曼旁边的玻璃也被重重的击碎。

  “嘭”,后边那车刚才猛烈的撞击似乎还不过瘾,又猛地撞了上来,挤得满满的一扯人被撞的像沙丁鱼罐头一样。

  “下车干死他们”阿哲大喊,车门一打开,李小良就被一个光头壮汉拽下来一脚踹到路边灌木丛里。

  天佑阿哲一群女生也跟着爬了出来。

  对方连司机算上也只有五个人,见到车上一下子爬出这么多人,也是一惊。

  本来这伙人住在不远处,正在通宵打牌,听到自己设置的J报后匆忙出来追赶。

  李小良爬起来不等站稳那光头壮汉又是一脚揣在肚子上,李小良哀嚎一声被踢出去两三米远。

  光头壮汉冲伸出中指冲李小良鄙视的一C,却被刚从车里出来的天佑飞身双脚猛蹬,

  身子趔趄向前扑倒,被刚爬起来的李小良慌乱中从地上乱抓起什么东西奋力杵在脸上,顿时传来杀猪般的哀嚎捂着脸跪倒在地。

  李小良蹦起身体后背猛砸在光头汉子身上,像个肥硕的沙袋一样,下边传来“卡嘎”的声音,好像骨头断裂的声音。

  毕小锁却没有这么好运了,长发鬼佬从车上拽下来就开始一路虐他,身上不知道挨了多少脚,上前帮他的沈佳曼都被薅着头发打了几个耳刮子。

  对方虽然人少,但自己这边全都是女生,战斗基本靠吼,鬼佬一个人冲上来,一群女生撕心裂肺的尖叫着四散逃跑,幸亏对方开车的那个东亚面孔一直没下车,似乎那这个手机在打电话。

  阿哲天佑身体强壮,但战斗经验缺乏,一人一个跟另外两个瘦高男人厮杀,吃了不小得亏。

  李小良踉踉跄跄的似乎站不稳了,扶着车门往前走几步,突然一个敏捷飞扑从后抱住正在踹毕小锁的长发男人,两人滚地葫芦般在地上打滚。

  长发男人手肘不停地向后撞击,撞的李小良鼻血横流,一张胖脸在黑夜里恐怖吓人。

  毕小锁爬起来冲上去两只手狠狠拽着他的长发往死里薅,拽着拖在地上往灌木丛里扯,

  李小良故技重施,奋力抛出肥胖的身子像沙包一样砸向长发男人后背,又是一声“咔嚓”不知道哪里断了。

  李小良瘫坐在地,喘着粗气,感觉五脏六腑都被踹烂了的疼,毕小锁更惨,一条手臂似乎断了垂在一边,嘴巴都被踹歪了,话都说不利索了。

  光头挣扎趁人不注意,跑到对方的路虎车门边将正在打电话的司机拽下来一拳打在对方眼睛上。

  不过占了先机的挣扎,战斗力实在是很渣,被大吼一声“八个”的小日本司机一脚踹翻在地,挣扎躺在地上直喊娘。

  挣扎别看长得五大三粗样子威武霸气,战斗值低于10,被一招击倒。

  一群女生发现车上下来个小个子,心想鬼佬干不过,干这个矮坨子没问题吧?

  崔玉大喊一声带着熊萍萍和小贝还有沈佳曼沈佳玉呼啸着冲上来,扯头发抓脸,

  躺在地上的挣扎爬过来死死抱住日本司机的两条腿,不小心还被沈佳曼的二十厘米高跟鞋在大光头上踩了一脚

  挣扎光溜溜的脑袋被踩的鲜血横流。

  沈佳曼一看自己的高跟鞋杀伤力居然这么大,灵机一动,连忙脱下来扔给崔玉一只,俩人双手握着鞋尖没命的往日本司机脑袋上狂砸。

  ……

  “喂,表哥……你在哪里?”

  “好,我们马上过去……”

  放下电话沈曼急忙问道“你们谁知道老堡湾俱乐部在哪里?”

  “游艇会吗?我小时候去过”崔玉说。

  崔玉开着车沿着公路向西飞奔,拿骚是旅游城市,公路不宽,但路况非常好。

  一路飞奔来到老堡湾游艇会码头。

  上了游艇,众人心里才安定下来,司马羽让船长原路返回。

  晋商集团在美国也有生意,司马羽夏天刚从洛大毕业选择了留学读硕士,刚开学没几天就接到表妹的求救电话,直接飞到了迈阿密开着游艇就过来了。

  一个多小时后,东边和南边若隐若现的出现两搜游艇……

  “钟总,他们救了沈畅向迈阿密方向去了,不好意思,我的船过不去”

  另一艘船上也有人在打电话,不敢上前越境追击。

  ……

  三个多小时后,

  崔玉站在飞桥上,秀发迎风飞舞,天佑跟在后边,看着海面万道霞光金碧辉煌。

  熊萍萍和阿哲坐在甲板上靠着栏杆……

  沈佳曼跪在地上,一手抓着毕小锁的脑袋,一手抓着他的下吧,用力想把歪了的嘴巴掰回来,疼的毕小锁嘴里乌拉乌拉的惨叫,最终还是没有掰正。

  李小良躺在沙发上,摸着肚子,哼唧了一晚上,沈佳曼那个闺蜜小贝偶尔给他揉揉,每次都揉的李小良杀猪般的嚎叫。

  沈佳文跟司马羽站在船栏上,日出东方海面磷光万道,金光洒满每个人……

  ……

  沐子丰被带了原谅色帽子,这几天喜怒无常,就是不放田伯光离开。

  加上康达股吧里的那帮子脑C康粉的刺激,田伯光心中涌起冲天杀气,心说“靠,都拿老子当出气筒,老子不玩了!”

  然后下令所有操盘手将所有筹码甩出,砸盘!

  输了赔死沐子丰个王八蛋,赢了就让股吧那帮子脑C康粉跳楼去吧。

  1000万手空单像一座五指山一样,将每一个持有康达股票的股民砸的喘不开气。

  连续10几个跌停,直接从40元砸到10块以下,连钟宝质押的所有股份都被砸爆仓

  钟玉去找老婆徐薯的账户取钱补充保证金,却发现老婆的账户空空如也……

  康达股价暴跌,恐慌情绪蔓延,跟康达有关联的一切都被抛弃

  连累儿子钟凯的宝财网都遇到挤兑,高息诱惑被吸引来的投资人围堵在宝财网门口讨债。

  甚至有几百人跑到储能大厦康达集团总部讨债。

  而来储能大厦讨债的对象,可不止找康达和宝财网一家。

  储能大厦几百家驻扎着几十上百家‘宝财网’这样的诈骗公司,涉案总规模估计有几千亿!

  被刺激的拿着160亿发飙的田伯光,赌赢了!

  康达集团股价跌到1元多,成了谈之色变的垃圾股,不但被带帽st,还因为钟宝挪走140亿公司资金,被加星!

  钟宝因为私吞上市公司巨额资金,被经Z带走调查。

  康达股吧一片寂静,没有了谩骂喧嚣,

  有吧友传言

  康达集团的铁粉,钟宝的铁粉,股友“不到200不卖”跳楼了,终年65岁。

  股友“恒瑞化工”大量服食特殊药物,终年62岁。

  顾胜消失了,家里的房子被银行收回拍卖,

  不过他没死,看着不到3岁的儿子跟辛苦操劳的老婆,心如刀割,叹息一声,带着她们去城中村租了个10平米的单间……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