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北秦春秋 > 第一卷 抱策归秦
第三章 朝辞玄光镇
作者:纵横方寸  |  字数:2347  |  更新时间:2019-06-21 12:20:58 全文阅读

玄光镇西郊有一片巨大的林子,林中树木较为稀疏。镇里军卒每三天操练一次,不操练时,多有军卒入林练习武技。

天还未亮,便已有两道人影在林中缠斗起来,二人步法敏捷,只能看到一片片虚影晃动。

“你输了。”

李肆站立不动,一身银白色劲装与背后长长的马尾无风而动,脖颈悬挂的弓形吊饰在黎明的天空下散发出银白色微光。明亮的眼睛眯起,左手食指和中指的关节微微凸出,抵在徐钰杰的脖子上。假如不是徒手而是用的长剑的话,此刻徐钰杰早已身首分离。

“就知道打不过你。”徐钰杰苦笑道:“我到了玄光镇后才开始习武,至今不过半年时间,哪里比得过你从小练习,你的武道已有小成了吧!”

武道小成,在军伍之中便算得上悍卒了,据说姑臧国最精锐的都护军就是由这样一支悍卒组成。当年三千都护军便打得段王朝数十万大军土崩瓦解。

“别找借口,分明是你太懒了,每天早上还要我拖着才能起来。我自小大多数时间都在读书,真正练武的时间很少,也是到玄光镇后才开始一心练武,咱们的起点是差不多的。”

李肆斜睨着徐钰杰,这家伙长得实在是有些老成,分明才将将二十岁,看着却像个二十四五的大龄青年。矮壮的身材,满脸的络腮胡子,黝黑的上半身裸露着,活脱脱像个黑炭球。下身只穿一条犊鼻裤,却在腰间挂着四五个水囊,看起来鼓囊囊的,每一个都装满了水。

徐钰杰就是半年前那个怒而举棒的年轻流民,刘都头看中他的血性,便把他留在了玄光镇中。许是当时养成了习惯,哪怕旱灾现在已经过去了,这家伙若不随身带几囊水总是不心安,还美其名曰“负重训练”。

那位少妇发了话,李肆很轻松的留在了玄光镇,与徐钰杰一样,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士兵。两人同住一屋,是室友。

徐钰杰满脸的络腮胡子皱作一团,苦着脸说:“小肆啊,咱们商量商量,能不能别每天天不亮就起来练武。你看看这时晨,偌大片林子就咱们俩人,别的弟兄都在睡觉呢。”

“不成!”

李肆摇摇头,严肃地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听说南朝曾经有位姓祖的大将军,也是每天听见鸡鸣便起来练剑。”

“你也说了,人家是南朝的大将军,你就是一个小卒子...好吧,你将来也会当大将军。”

见李肆神色不善,徐钰杰连忙改口。对于一个当过流民的人来说,大丈夫能屈能伸这个道理还是懂得的,谁让自己打不过这小子呢。

“呐,未来的大将军,那您自个儿练别拖上我行不。”

“刚刚说的那位祖大将军也是叫上好友一起练的,练武没个陪练咋成。当年你都敢拿着根破棍子要敲刘头儿,现在怎么练个武都唧唧歪歪的。”

“此一时彼一时,那时候得拼了命的找条活路,现在我不那么拼命也能活。”

“呸,活该你打不过我。”

有意无意地点出“你打不过我”这五个字,就构成了一种无形却有效的威胁,这是李肆针对徐钰杰不肯陪练时的惯用招法。

徐钰杰果然不说话了,半年来自己这个合理要求早已数不清被拒绝了多少次。耸拉着黑乎乎毛茸茸的大脑袋,又灌了几大口水,天知道这货怎么这么喜欢喝水,看来真给旱灾晒出心理阴影来了。

“与你说个正经事。”小肆掏出一张纸递向徐钰杰,正色道:“有紧急军情,刘头儿差我把军报送去阳关,天亮就出发。待我走后,你替我把这封辞呈交给刘头儿。”

“辞呈?”一口水呛到喉咙,徐钰杰一边咳嗽一边抬起头,顾不得裤子被打湿,瞪着一双牛眼直瞅着李肆,着急道:“你疯啦,干嘛要交辞呈?”

李肆对徐钰杰的表现很满意,这说明这个家伙还是很关心自己的,在玄光镇混了半年,起码交了个好朋友。

“我本就是要去姑臧城的,只是听闻玄光镇军中的合击操练之术颇为玄妙,才留在此地学习学习。如今基本上已经学会了,也是时候离去了。最后为玄光镇完成一个任务,也算是了却因果。”

徐钰杰痛苦地摇晃大脑袋,呲着牙说:“半年前我们那么多人都没发现那对母子的不凡之处,唯独你能发现,那时我便知道你不是个平凡人,看来这玄光镇是留不住你了。以后若有机会,记得带弟妹回来给我看看。”

李肆对徐钰杰的话很感兴趣,挑眉道:“弟妹?你都知道些什么?”

“老子这是张飞绣花,粗中有细!”白了李肆一眼,徐钰杰有些得意地哼哼:“自从你也留在玄光镇之后,我就对你这个神秘的家伙充满了好奇,那天轮到我整理房间时,我便感觉你枕头下面有些鼓,似乎垫了什么东西。拿出来一看,居然是一封婚书......”

徐钰杰正说得起劲,忽然意识到似乎有点不对劲,眼神一凝,只见李肆眨着那双好看的亮眼睛,正笑眯眯地看着他。两只手握在一起,把指骨捏得嗞嗞作响,低声道:“你是说,你偷偷看过我的婚书?”

徐钰杰打了个啰嗦,后退了几步,突然想起这小家伙看似可爱无害,实则却是极为凶猛。

“误会,误会,我只是不小心翻出来的,而且我只看到了封面上婚书两个字,绝对没有拆开过!”

徐钰杰说的是实话,他倒是想拆开看看,可惜那婚书上面封着火漆,一旦拆开可就没办法还原了。为了不被发现,他最终没敢动手。

李肆却突然松开了手,如同泄了气的皮球:“算了算了,不管你有没有偷看。马上要走了,懒得揍你了,以后也没人整天天不亮拉着你起来练武了。”

徐钰杰大声叫唤:“你如果留下来,大不了我以后每天陪你早起练武!”

凉州大地迎来了今天的第一缕晨曦,光穿过稀稀疏疏的林子,落在两个年轻人的脸上。陆续有军卒走进林子练武,这代表这座小小的军镇睡醒了,也提醒李肆该出发了。

徐钰杰没有送他,只是在林子里静坐了很久,直到一只大脚丫子从后面把他踢了狗吃屎,他才把手里捏成一团的纸交给了踢他的人。

这是刘都头,在玄光镇中仅次于镇将的二号人物,也就是当日负责守城门的军士。不过玄光镇小,兵不过几百,将不过两三,都头与普通士兵差别也不大。

刘都头打开看了看,笑骂道:“我还当你小子躲这偷懒呢,原来是为这破事。一个大男人居然这么矫情,军中生离死别多了去了。何况人家可不是寻常人,现在只是不在玄光镇当兵了。今后有缘说不定你们还得见面。”

徐钰杰哭丧着脸道:“我只是突然想到,我每个月的饷钱还放在他那儿的。”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