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北秦春秋 > 第一卷 抱策归秦
第一章 少年
作者:纵横方寸  |  字数:2068  |  更新时间:2019-06-20 11:49:47 全文阅读

“八十年前,神朝垂危,汝之玄祖独断西南,成就如画帝业!”

“五十年前,岷江水涨,汝之祖父逆而夺取,威加海内!”

“四十年前,国破家亡,汝家江山毁于一旦。吾怜汝年幼,夺仙人造化封汝肉身,使汝沉睡。又在此地创立山门,藏汝于此,以全帝胄血脉,报汝祖父之恩义!”

“如今,大劫战落幕,乱世即将重现,吾当解汝冰封,悉心教导汝十年,再为汝铺就一条道路。”

“十年之后,便该纵汝出山,从此与天下豪杰争锋!能否重燃帝血,报家国之仇,复父祖之荣光,便看汝的造化了!”

隐于地底的神秘水晶宫殿,巨大的冰块置于宫殿中心,散发着阵阵寒气。冰块之中的男童仿佛只有两三岁,赤裸着身体,屈膝而卧,如同一块琥珀。

黑衣长发的青年男子盘膝坐在冰块前方,邪魅的脸庞满是肃穆,瞳孔里透出的浓浓的岁月沧桑,却与他表露出的年纪严重不符。他对着冰封中的男童,不断自语着,末了,便唯有一声叹息。

黑衣男子伸出了左臂,高举朝天,清越长啸。

“赤霄!”

随着男子话音落下,血红色的长剑凭空出现在了男子手中,剑身缠绕着血红色的雾气,仿佛无比灼热。

男子似乎想到了某些事情,嘴角牵扯出一抹嘲弄的笑容,喃喃道:“听说有人走了趟北海,打算铸造超越赤霄剑的神兵,将来他若真铸成了,倒该去称量称量。”

须臾,男子便又摇了摇头,将这无聊的想法抛诸脑后,专心致志地盯着眼前的冰块。

“去!”

男子轻轻挥手,血色长剑发出呜鸣声,竟自行向前飞去,最终停留在了冰块前方。

炽灼之气从长剑散出,冰块竟在极短的时间内迅速融化!

不知过了多久,男童在一片冰水之中睁开了眼睛,他迷惘地看向了黑衣青年。他的眼睛很大,也很亮,就像两扇透着阳光的窗。

“你是谁?”

他问,四十年的冰封,早已消磨掉了这个两三岁孩童本就不多的记忆。

黑衣青年微微一笑。

“我是你师父!”

......

秦历太初八年,凉州,姑臧国。

作为历来缺乏雨水的干旱之地,凉州显然不需要太多的光辉,神灵却仍然源源不断地降下光与热,直到这片古老而荒凉的大地难以承受而四处龟裂,还不停歇。

姑臧城里的贵人们都说,今年是十年不遇的大旱,这是凉州四国的劫。姑臧国尚还好些,据说张掖国的禾苗都已悉数枯死,今年大概又有许多百姓活不下去了。

破旧而矮小的城墙,无精打采的兵卒,再加一轮高高悬挂的鲜艳太阳。整个玄光镇如同一张老旧的油画,看起来病恹恹的。

这是姑臧国边境的一个小军镇,与荒原蛮族接壤。这小军镇戍卒不多,位置又偏僻,唯一值得一提的是此地戍卒的合击操练之法颇为厉害。曾经靠着几百戍卒摆开阵势,击退过上千蛮子。

镇外不远处人头攒动,一大群打扮地像乞丐的人,扶老携幼望着低矮的城墙。

大凡是大灾过后,总是会催生出一群活不下去的人,这其中又有一部分不甘心坐以待毙的,想要垂死挣扎的,多会选择远走他乡去寻一口饭吃,这样的人叫流民。

“前方便是我姑臧国境,此军镇重地,不可擅进!”

戍守城门的军士挥手擦了擦满脸汗液,咧开嘴喘着粗气,一双铜铃大小的眼珠子老实不客气地盯着眼前的流民们。

许多流民眼中顿时流露出绝望的情绪,他们历经艰险穿越荒原,来此已是孤注一掷。今日若是入不得玄光镇,等待他们的便只有死路一条。要么饿死在城门外,要么被蛮族掳获,遭奴役至死!

“完了完了,入不了玄光镇,该怎么办!”

“早知道如此,咱们还不如留在张掖国呢,好歹每天能去官府领一碗薄粥。”

“唉,这世道啊!”

这些流民内部也分成两个团体,此时纷纷低头议论着。

一个大概十二三岁的少年,束着头发,背着行囊,胸前挂着一个银色的小坠饰,大大的眼睛熠熠生辉。少年旁边站着一个身材窈窕的少妇,少妇还牵着一个小男孩。少妇脸上脏兮兮地满是泥污,头发散乱如鸡窝,使人看着便生厌。若是有眼尖的富贵人家在此,或许能够发现,虽说这三人的衣服都是脏兮兮的,但料子却是极好。

这三人,便是流民群里的一个小团体,他们单独站在一侧。至于其他的流民,统统都属于另一个团体,与这三人格格不入!

终于,大团体商量半天后,推选出了几个领头人。

其中一个老流民首先站了出来,他弯着腰,朝那军士抱拳道:“张掖国旱情严峻,已无活路,不得已远走姑臧国,还望军爷行个方便。”

军士将信将疑,又问道:“为何不往斜壶镇入关,偏绕道荒原来我玄光,怎知尔等不是蛮族细作!”

老流民苦笑道:“斜壶已闭。”

军士看看眼前的流民们,不由叹道:“斜壶既闭,玄光又如何敢放行。”

另一个年轻的流民也站了出来,他怒道:“这里难道就不是大秦王土么,凭什么不许我们进去!”

“住口!”先前那老流民厉喝一声,又回过头望向军士,依旧保持着抱拳的姿势与谦卑的笑容,道:“数百条人命,求军爷通融。”

“唉,律法森严,莫要怪我绝情,要怪就怪你们生错了年岁。”

军士抱住两条粗壮的膀子,偏过头去,显然还是不肯放行。姑臧国同样遭遇着旱灾,虽说没张掖国灾情严重,却也是度日艰难。此时收容流民入境,便是为本国官府增添负担。斜壶镇懂的道理,玄光镇没理由不懂。

流民中的三人小团体,此刻正在一旁看着热闹,那少年伸出手,随意地摸着小男孩的脑袋,瞅着少妇道:“仅凭这群人,怕是入不得玄光镇。美人儿,你还不出手吗?”

那少妇回过头看着少年,无奈道:“我只是一介乡野丑妇人,为何你非要乱喊。”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