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无敌原始人 > 第一卷 筑城
第一章 不合就穿越 (已校对)
作者:鱼藏  |  字数:2018  |  更新时间:2019-08-09 00:55:07 全文阅读

时间:公元2016年,八月,晴

  地点:某影视城内

  吼,吼,吼,整齐的助威声随着兵器碰地的声音整齐响起,一座古代关隘造型的建筑群前,左右两边,一群持矛的古代装束的士兵,隔着一个半个足球场大小的场地,相互对峙着。

  两队人中间,是两个同样着着古装将军打扮的人,骑在高头大马上,正在相互厮杀。

  两人两马,时而马头相对互刺劈扫,时而你逃我追策马扬鞭,打的好不热闹。

  古代关隘对面的广场处,站着一群群的吃瓜群众,叫好声,呐喊声不断,看的不亦乐乎,更有一些妹子、大妈拿出手机,数码相机拍照摄影,兴致勃勃。

  身边的男伴,对此似乎一脸的不屑:出来旅游,不就是为了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吗?能亲眼看看,干嘛还得对着一个小小的屏幕来欣赏呢?这不是买椟还珠,舍本求末?

  当然,男人们也就是鄙视一下,没有人敢阻止女人们发朋友圈的疯狂。

  鄙视过后,目光再次转向了厮杀中的两人两马。

  虽然知道不过是表演,但打斗依然十分精彩,特别是场中的那位一身白衣银袍银甲,身披猩红披风,腰间挂着一对金锏,手上握着一杆长枪的少年将军,只见他将手中的这杆长枪,挥舞的密不透风,腾挪游走之间,伴随着枪头上的那一片寒光煞似好看。

  场中战意正炙,观众热火如荼,确没有人注意到头顶的太阳不知何时已经隐去了身形,乌云乍起,形成了一个漩涡传的形状。

隐约之间漩涡中间似有闪电交织,中心位置的云层,透着一种诡异的半透明状,犹如风扇叶片般旋转着……

  场中的银袍小将,正策马追逐着对手往关隘之处奔来。长枪尾部在马屁股上用力一拍,速度提起之后,对着前方一枪就直刺了过去。

  吃瓜群众一生惊呼,在大家以为必中的信念中,长枪被对手一戈给拨开了,因为这一回合的交锋,使得前面马匹的速度也降下来了少许。

银袍小将的枪被弹飞,但却并未收回,而是顺势在空中旋转了半圈,对着对手迎头砸下。

  对面只好双手握戈,举过头顶挡下了这雷霆一棍,交战中,双马并未停住,小将把枪头缩回少许再次刺出后向上一挑,对手的兵器就被挑飞,场中再次爆发出雷鸣般的喝彩之声。

  对手兵器被挑飞,却不作停留,弓着身子贴着马头,双手扯着马头的缰绳脚下一蹬,奔着自家的方阵而去,片刻间就投入了方阵之中。

  场中的吃瓜群众喝彩声嘘声同时响起。

  小将也不再追逐,掉转马头对着自己的方阵策马奔驰回来,在距离自家方阵还有七八米的地方,勒马收缰。

  “吁。。。。。。”

  马蹄抬起45度角以上,长嘶一声复儿着地。

  只见白袍小将一手挽着缰绳,一手将手中的长枪缓缓的高高举起,兵卒们:“赫,赫,赫。。。。。。”

叫喊声响起,显得威风凛凛,儒雅俊朗的脸庞却又不像是一名武将!

  就是常山赵子龙也不过是如此风采吧!

  忽然间狂风大作,吹得人东倒西歪,一道圆形的闪电,带着滋滋的声响对着被高举的长枪,砸了下来。

  眨眼间就将一人一马给包裹了起来,狂风吹的人眼都睁不开,被狂风刮起的太阳伞到处乱飞,人群慌乱了起来。

  顷刻间,大雨倾盆而下,场中的众人纷纷躲避,却无人留意被闪电砸中的那一人一马。

  一会儿,人群全部跑散了,而在被闪电砸中的地方,除了地面留下一个标准的圆型黑坑之外,雨点打落,那一人一码,竟然凭空消失不见,无影无踪…

一阵怪风刮过,仿佛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

  时空转换,一阵斗转星移之后,王天只觉得身体一阵舒麻,身体依然保持着那个装/逼/的姿势,却一动也不能动,果然是/装/逼遭雷劈啊……

  可是老天爷真不是我想啊,这是工作好不啦?混口饭吃,我容易吗?用得着拿雷来劈我?我抗议!我申诉!

  王天心里嘀咕着,想着是被闪电给劈中的,心里不禁又是一片发毛,被如此恐怖的闪电劈中,自己竟然没有死?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怎么身体完全没有了知觉,也不知少没少零件!

  身体上下除了眼珠子能转,其他的部位都是一动不动的,包裹自己的那个闪电球,此刻正围绕着自己一人一马,兹兹兹的响着。

而马脚下的地面,也是一个黑坑,一眼看见马头,也是一动不动的,仿佛是骑着一尊石像。

  @¥……

  好吧,自己装逼遭雷劈,引起了一片骚动,对面似乎传来了一声声惊恐的声音。

  “这是说的哪国方言?”惊恐的声音所表达的情绪王天是听明白了,可这一片唧唧哇哇的声音说的是什么,却一个字也没能听得懂。

  王天放眼看去,对面是一个山洞,此时洞口已经被一块大石给挡住了一大半,一团乱糟糟的茅草正在挡着的石头下面慢慢的升起。

  王天仔细的看了一下,毛草下面有一双惊恐的眼睛,正瞪着满是血丝的双眼,眼珠子似乎都要从眼眶中掉出来,正一动不动的看着自己,嘴里发着唧唧哇哇的声音,似乎在叫什么人,整颗脑袋,在瑟瑟发抖。

  忽然间,一个女人赤耳的尖叫声响起,正是对面那颗乱草一般的脑袋嘴里发出来的,那眼睛像见鬼般的盯着自己,大喊大叫的说着自己根本听不懂的语言。

  然后就缩下去了,身子还在筛糠般的抖个不停。

  竟然已经缩进去看不见了,又如何能够看出她在害怕了?身体都看不到了,怎么知道在发抖?

  从挡在山洞洞口的石头,此时此刻正在一磕一磕的晃动着,就可以想象出石头背后的人有多惊恐了。

王天却那了个闷了,要惊恐也应该是我吧,你这样子的鬼叫是个啥意思?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