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箫声缈缈 > 正文
番外:萧鹤篇(终极)
作者:昤昤  |  字数:4712  |  更新时间:2020-04-06 23:26:16 全文阅读

“萧鹤!萧鹤!”

“你在哪儿?”

徐清缈已经绕着沉秋馆找了两圈了,还是不见他的影子。

她不禁有些无奈,她的这个儿子,完全不似自己和萧珩,他生性就十分地好动。

“萧鹤,你快点出来。”

“萧鹤?”她忽然站住了身子,只见不远处的半山腰上,正闪着一个红色的亮点,她立马抬腿走了上去。

“不宣?”

“啊?”不宣似是想事情太过专注,难得的被人吓了一跳。

“你在做什么?”

“小姐。”她一时竟难以开口,然后将目光转回到了前面的墓碑上。

墓碑上刻着一个名字,叫做不华。

好耳熟的名字,她看看墓碑,又看看不宣,然后终于明白了过来:“他是你的亲人?”

“嗯,他是我哥哥。”

徐清缈抿起嘴巴,不华的事情,她听说过,那是萧珩的好兄弟,但因为谢承安,最后受辱而死了。

她想安慰她,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你怨我吗?”徐清缈看向墓碑,有些自责,“是我让萧珩放了他,你怨我吗?”

“小姐。”不宣苦涩道,“我怎么会怨你呢?人各有命啊。”

“我只是希望,你们不要一直生活在循环的报仇之中。”徐清缈道。

不宣明白她的意思,但明白不代表能做得到。

翩翩小姐终究不是沉狼殿里出来的人,她是不会明白那种真真正正的刻苦仇恨。

不过好在那个真正侮辱了哥哥的人,已经被她亲手解决了,否则,她怕是到了地下,也要无颜对于自己的哥哥。

“我懂的。”不宣道,她虽然憎恨谢承安,但她也绝对不会违抗珩少的决定,她不禁流下了泪水,“倘若我早就知道有那么一天……我……我就应该阻止他出去。”

“这不是你的错。”徐清缈叹了一口气,上前抱紧她。

这个时候,一个身穿红色衣服的小不点跑了过来。

“妈妈,鹤鹤也要抱抱~”

“呵呵~”

两个女人看向身下的小孩,都忍俊不禁,只见那小孩的脸上,正顶着一层泥土,然后呆萌地看着他们。

“大花猫。”徐清缈擦了擦他的脸蛋,将他抱了起来。

不宣连忙侧身擦了擦眼泪,却不想还是被萧鹤注意到了。

“不宣姨姨,你怎么哭鼻子了?”

“她的眼睛里掉沙子了。”徐清缈转移话题,“鹤鹤告诉妈妈,你刚刚去做什么了?”

“鹤鹤去抓蛐蛐了,蛐蛐~”萧鹤果然兴奋地用小手比划起来,但随即又扁起了嘴巴,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可是蛐蛐不喜欢鹤鹤,它不要鹤鹤。”

“嗯?那它可能是去找久凌哥哥了,走,妈妈陪你到久凌哥哥那里去找找。”

“久凌蝈蝈去找小姐姐了!”萧鹤一听,立马就拔高了音量,像是极为不满。

“小姐姐?什么小姐姐,谁告诉你的?”她有些惊讶,她的儿子又是从哪里学来的新词?

“乔越蜀黍说哒,他说久凌蝈蝈有了小姐姐,就不和我玩了。”

看着儿子极为委屈的模样,徐清缈心疼地哄道:“乔越叔叔逗你玩呢,我们鹤鹤这么可爱,他们想抱你,都还来不及呢。”

“久凌一定是被珩少喊去做事情了!”不宣摸了摸他的小脑袋,又道,“我们去瞧瞧小鹿怎么样了,好不好?”

萧鹤天不怕,地不怕,最怕的就是他亲爹了,于是当下就原谅了高久凌。

他见不宣又提到自家里的那头小鹿,转眼又高兴起来:“好吖好吖~”

小孩子的开心与不开心,来得快,去得也快,全都写在脸上。

“鹿鹿~”萧鹤看见雪麟,两眼直放光,他急忙地挣脱了徐清缈的怀抱,然后朝它跑去。

“咯咯咯~”

雪麟正站在水池边叼着一尾小鱼,当它转过头来看见了这个小不点的时候,竟连鱼都不吃了,然后立马绕着桃花亭跑了起来。

“啪——”

只见那只从鹿口中死里逃生的小鱼,“啪”地一声掉回到了水面,然后溅起了一股水花。

“鹿鹿,鹿鹿!”萧鹤不死心,让人找来一朵雪莲花,想要诱惑那头鹿靠近。

雪麟果真停了下来,接着就站在他的不远处,开始徘徊。

于是,萧鹤趁着它吃东西的瞬间,一把抓住它的白毛,想要蹬上去。

“咯~”雪麟吃痛,连忙回身跑了两步。

萧鹤顿时被摔在了地上,眼睛里打出了两道泪花,却是没滴下来。

雪麟看着他,然后又叫唤了两声,竟然往回走了过来,蹲到了他的身旁。

萧鹤向它眨巴眨巴了眼睛,然后一咕噜地站起身来,抓住它的白毛爬了上去。

“妈妈,妈妈!”

徐清缈听到儿子的呼唤声,转过了头。

只是那一幕实在让她惊讶,她知道萧鹤一直都想骑雪麟,但从未成功过,如今亲眼所见,她还是呆愣了片刻。

“萧鹤,你给我下来!”她回过神来,急忙跑过去。

“不嘛,不嘛~”

徐清缈听到儿子的回答,气不打一处来,立马将他抱下来:“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你要是从上面摔下来了,你要妈妈怎么办!”

“呜~”萧鹤委屈地扁起嘴巴。

真的是,谁给他的胆子!

爱子心切,她一气之下,话语不免也重了点。

不宣不忍看小少爷哭,便将他搂到自己怀里,安慰道:“不哭不哭了,小姐这是为你好呢,她是担心你,怕你摔了。鹤鹤你自己看看,小鹿这么高,你要是摔倒在地上的话,那你的这张小脸蛋可就得花了,是要变成丑八怪的。”

她蹲下身子,擦去他的眼泪:“你告诉不宣姨姨,是谁帮你骑上去的?”

才四岁大的孩子,肯定是得有人帮忙的,等她抓到这人,必须得替小姐好好教训一下!

“是谁帮你骑上去的?”不宣再次问道。

“呜呜~”萧鹤边哭,边指向那个罪魁祸首。

雪麟“咯咯”叫了两声,一脸无辜地看着她们。

“你是说,是它让你爬上去的?”徐清缈一脸不信,她知道雪麟非常敏感,摸一下就是极限了,哪里还会心甘情愿地让人骑,“你给我好好说话,是不是别人帮你的?”

“鹿鹿……是鹿鹿……。”萧鹤摇着头,小声地抽噎着。

一旁被指控的那头鹿,用鼻子轻哼了一声,然后翻了一个白眼,扭头就走了。

“怎么回事儿?”萧珩解下外套递给乔安,他老远就听到了儿子的哭声。

一人连忙上前汇报:“听说是小少爷骑到雪麟的背上去了,嫂子正在教训他呢。”

“哦?他骑上去了?”

“是的,说是小少爷自己爬上去的。”那人缩了一下脖子,示意自己是清白的。

“是么?去看看。”萧珩像是忽然来了几分兴致。

几人随着他,很快就来到了后院。

“翩翩。”他走上前,一眼就看到了那俩个一大一小的身影。

“你回来了?”徐清缈看向来人,模样颇为无奈。

萧珩将她拉到凉亭中坐下,然后看向那个小不点,让他过来。

萧鹤嘟着嘴巴,不情不愿地走到自家亲爹面前,脸上还惨兮兮地挂着两滴泪。

“说说看,你刚才做什么了?”

“……”萧鹤悄悄瞥了男人一眼,然后吞吞吐吐道,“我在骑鹿鹿。”

“是你自己上去的?”

“嗯,还有鹿鹿……鹿鹿帮我上去哒。”

“那你是怎么下来的?”

“……妈妈……是妈妈抱我下来哒。”萧鹤看到萧珩没生气,以为自己的爹爹是支持自己的。

于是,他的胆子立马就大了起来,然后拉高了嗓门,向他控诉:“妈妈不让我骑!我要骑鹿鹿,骑鹿鹿,哼嗯!”

萧珩朝他勾了勾手,示意他走近。

萧鹤的内心还是有几分忐忑,但一想到母亲的责骂,就很是不愿服输,于是气鼓鼓地来到萧珩的怀中。

“男孩子就要勇敢,要去征服自己想要的。”萧珩抱起他,将他放到自己的膝盖上,“你这点做得非常对,我要表扬你。”

“萧珩!”徐清缈皱了一下眉头,他哪是在帮她,这不是在助长儿子的威风吗?

萧珩看着女人不悦的样子,用眼神示意她放心,自己会有办法解决。

“但是萧鹤,我知道你骑到鹿上,的确是很勇敢。但你有没有想过,它可不是马儿,上面也没有马鞍,它要是不听你的话,带你到处乱跑,这是时候你要怎么拉住它?”

“……”

“那届时,你是要拉它的毛发,还是它的脖子?”萧珩揪了揪他的头发,“你看,你会痛吧,那它也会痛的,这个时候,它就会一把甩开你,就像你现在一样地在躲着我,你说是不是?”

“……”

好像是,之前他就摔倒了。

“所以呢,我这是要告诉你,你想做什么事情,都要未雨绸缪,你必须先要想好怎么解决的办法,光靠勇敢那是没有用的,那样的话,只能算是一种莽撞。”

萧鹤虽然不明白“未雨绸缪”、“莽撞”这些词语的意思,但他也意识到,自家的爹爹这是在批评他。

“……”

他的搅动着手指,默不作声。

徐清缈叹了一口,将他抱回到自己的身上。

或许是折腾了太久,小不点开始昏昏欲睡,他的睫毛上还挂着几滴泪花,看着很是让人疼惜。

“你倒是越来越会哄人了。”

“呵呵~”萧珩轻笑一声。

不过话说回来,她又看向自己的儿子,只觉得他的精力实在太过旺盛,还喜欢追求冒险,总是让人无法省心。

“你若是觉得他闹腾,不如我让乔安带他去山上练练?”

萧珩说的山上,自然是沉秋殿。

一想到殿中的人,都是从沉狼出来的,徐清缈吓得抖了一身机灵:“这就不用了吧,鹤鹤还这么小,其实他这样也挺好的,我总觉得家里太过安静,有他在,倒是也热闹。”

“……嗯。”萧珩看着那熟睡的小子,点了点头,心里却暗想着,是时候要给他好好管教一番了。

此时的萧鹤,若是知道自己的好日子即将就要到头了,他怕是再也睡不着了吧。

“既然这样,那不如……”

“不如什么?”徐清缈下意识地护紧儿子,生怕眼前的男人,真的要将他送走。

“呵~”萧珩靠近她,眼中一片笑意:“我是说,不如我们再要一个,要一个乖巧的。”

“啊?”徐清缈听到他这么说,瞬时涨红了脸:“你,你真的是……”

太“讨厌”了。

可是他真的想……再要一个吗?

她忽然想起了那个,那个她曾经失去过、未谋面的孩子。

她是后来才知道真相的,是在她怀着萧鹤的时候,不宣告诉她,说原来的那个孩子,本来就是保不住的,他已经被深深动过了手脚……就是想保,也是来不及了。

萧珩看着女人沉默的样子,像是明白她的心中所想:“是我对不起你。”

他一直欠她一句道歉。

徐清缈抬头看向他,竟有些发怔。

萧珩为了她,已经放过了谢承安,如今的四角阁,也已然变成了四座书阁。

而萧珩本人也逐渐地开始,专心地投入到了买卖玉器之中……

她一直都在欣赏着他的足智多谋,却同时又害怕这个男人,将这些一一用到她的身上。

如今,应该是往好的方向发展吧……

-

“小屁孩,你叫什么?”

一个留着胡渣子的男人,盯住了萧鹤。

只见萧鹤朝他滴溜溜地转了一下眼睛,说道:“我叫萧鹤,是仙鹤的鹤。”

他示意眼前的男人看向自己的衣服,上面正绣着鹤鸟的图案。

“是你妈妈给你取的名字?”

“你怎么知道哒?”萧鹤瞪圆了眼睛,惊讶道。

这的确是他妈妈给他取的名字。

妈妈曾对他说过,说是希望自己能够像鹤鸟一样自由、高洁,并且长寿。

“你是谁呀?”萧鹤奶声奶气地反问他。

“我啊,是你妈妈的朋友。”谢承安蹲下身子,捏了捏他的脸蛋。

“妈妈的朋友?”萧鹤摇了摇脑袋,“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

“哈哈,你现在不是见到了吗?”谢承安笑了笑,“我和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了。”

“你要吃吗?”他从街边买了一串糖人,递给他。

“妈妈说,不能要别人的东西。”

萧鹤嘴上虽然拒绝着,眼睛却是一直盯着那个糖人看。

只见那个糖人是被吹起来的,还特地制作成了一只鹤鸟的模样,看上去圆鼓鼓、金灿灿的,煞是可爱。

“东西么,自然不能白拿。”谢承安眯起眼睛,对他说,“我姓谢,你可以叫我谢叔叔。”

“谢叔叔?”

“哎,真乖!”谢承安乐了,他摸了摸他的脑袋,继而道:“既然你都谢过我了,那我也不好意思不给你,喏,这就送给你吧。”

“嗯?”萧鹤有点蒙圈,傻乎乎地接过了吹糖人。

这时,不远处传来几道着急的呼唤声。

“小鹤~”

“小鹤鹤!”

……

不宣和乔越终于找了过来。

“你这个‘小赤佬’,又背着我们溜走!”

乔越气喘吁吁地插着腰,正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看见萧鹤手中的吹糖人,他疑惑道:“这东西,你是从哪来的?”

“谢叔叔。”

“你谢我做什么?”乔越一脸懵逼。

“是谢叔叔给我哒!”萧鹤连忙转头看回去,但那个人早就不见了踪影。

“咦?他怎么不见了?”

“你到底在说谁啊?”乔越牵过他的手,“不是告诉过你,让你不要乱跑,也不要乱拿别人的东西吗?”

“……我说了我不要哒!”

两个男的开始相互争论。

“谢叔叔,谢叔叔?”不宣反复地念了几声,忽然惊道,“啊!是谢承安,我知道了,他说的是谢承安!”

乔安和她相视一眼,又纷纷转头看向那个,正在偷舔糖人的臭小子。

-

“嘎吱~”

“嘎吱~”

谢承安走在古城里,咬下了一口冰糖葫芦。

他此时可谓是得意至极啊,他真是十分庆幸,自己还有一个“一语双关”的姓氏。

哼~

对那个“大的”没办法,不代表他搞不定这个“小的”。

让他调戏一下,总是不过分吧?

哈哈哈~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