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箫声缈缈 > 正文
第一章 初遇
作者:昤昤  |  字数:3167  |  更新时间:2020-03-17 13:18:20 全文阅读

这里是十月十九日,鲛国鲛圣斯,傍晚六点十分,天光还是大亮;这里的日落要到八点多才开始,白昼时间很长。

鲛国信奉人鱼,在他们的传说中,人鱼是真实存在的,是具有能量和威力的,是力量和自由的象征。因此,鲛圣斯出现了数不计的艺术家,还有七座以颜色为名的艺术宫殿,俗称“彩虹殿”。

徐清缈刚从鲛圣斯彩虹殿的其中一座橙宫走出来,就被今天的天空所惊艳。

蛋黄色、玫瑰色、再带着点天空蓝,叠加成祥紫色,天空成团的云不多,这些缤纷的颜色像是棉絮般丝丝结合、丝丝晕染,有着无与伦比的美丽,游客们皆以其为背景,在此停驻拍照。

这让徐清缈不禁想起适才橙宫中的名画,有许多的人鱼、大海、夕阳,画面栩栩如生,宛如人间仙境,这里真是艺术的天堂!

不远处的紫丰河,水面随着风翻起了微微波澜,墨紫色的河水像是铺上一层金纱,波光粼粼的,煞是好看。

徐清缈侧头看着街道上的人们,眯起眼睛,有些晃神,人总是会许多追求,或者说是人的基因里总是有股欲望,可以是情爱,可以是名利,也可以是放逐自我。

徐清缈长相清秀,话语虽不多,骨子里却有一份执拗。她好美学、好风景,每到一个地方总是要巡逻出优美的角落,她非常重注精神世界和愉悦的感官,觉得一个人的审美和艺术品味是不可缺少的,她会深陷其中,让自己感受这种忽远忽近、虚虚实实的场景。这种行事风格也造就了她性情清冷的气质。

耳边回响起母亲发来的语音,她正催促着自己回家。

出来这趟鲛圣斯,已近半个月,是时候回去了吧?

她轻轻呵了一口气,看着白色的气息消散在空中。

“砰砰砰----”

连续的枪声突然在空中开响,是后方传来的。徐清缈的心脏漏拍了一跳,她向后望去,大概有四辆车在不要命地向前冲,眨眼间就开了过去,同时,四周的人群就像炸开了锅,到处在尖叫、逃窜。

“砰”的一声。

剧烈且刺耳的声音划破半空,打中了最前方那辆车子的轮胎。

轮胎已经爆破,车子开始被迫停下,里面窜出两个人,他们身手都非常矫健,正在寻找遮蔽物躲避攻击。

很快,追逐他们的人也下了车,瞄准方向,枪声不断。

没过一会儿,只听那群领头人的破口大骂,他从腰间掏出一把黑色手枪开始疯狂扫射,用鲛语快速地吩咐身后的手下:“马上联系安藤恩,其余的立马追上他们!”

安藤恩是鲛语名字,可译为安灯,念安灯恩,恩是轻声带过。

逃跑的那两个男人似乎非常灵活,在街道上不停的四处退避,他们没有开过枪,像是没有了子弹。

“把东西交出来!”其中一个人大声地用鲛语说道。

接着,那群人很嚣张地开始笑了起来,逐渐逼近他们。

此地不宜久留,徐清缈钻进一条巷子。

周围的人大都是外国旅客,口中操着各种语言,相互嚷嚷着,其中有几个小姑娘被吓得花容失色,腿软的都走不了,被同行的人强行连拉带拽,祈求能逃过这一劫。而街面上的店铺却像是早有经验,早就关门自保。

徐清缈沿着小路快步走着,脑子快速地运转,这是什么?枪战!

要知道,每个国家制度不同,很多国家携带枪械是合法的,例如鲛国,他们更是崇尚自由,因此管制很松,小偷抢劫已是屡见不鲜,但携枪持恐还只是听闻。

如今,真实的在自己眼前上演了枪战!唯有一个“逃”字乃是上上之策。

“呼~”

她停了下来,扶着墙喘了口气。

四周非常安静,应该够远了吧。

“唔----”

没等她松两口气,突然一双手捂住了她的嘴巴,上面沾着浓浓的血腥味。

太阳穴处很快被顶上了一个冰冷的物体,这帮人竟然和她往同一个方向跑!

人果然不能心存侥幸。

只是现在的情况,徐清缈马上意识到自己没有格斗经验,那只能智取了,她果断的放弃了挣扎,期盼歹徒松懈的那一刻。

“放下枪!”挟持徐清缈的人突然朝前面大声吼道,说的是鲛语,“否则我就杀了她!”

正前面走过来一个男人,看着身形很是高大,他套着件黑色的大衣,里面的高领毛衣遮住了大半张脸,面容不是很清楚。

那个男人仿佛对挟持者的话置若罔闻,继续朝徐清缈他们走来。

近了,是墨瞳墨发,这是中国人?不,目前只能算是个亚洲人。

他会救自己吗?徐清缈胡思乱想着。

这时,天空收回了最后一道光芒。天色暗的极快,而那个男人一身漆黑,与天地融为一色,仿佛是一头狼立于黑暗之中,正准备随时进攻。

徐清缈被身后的人强行拽着往后退,她被捂地极其难受,但可以明确地感受到,身后男人异常的急躁,甚至是畏惧。

看来对面的那个男人,具有一定的本事。她盯住对方的一举一动,希望他不要乱来。

而此时,黑衣男人竟在几米之外停住了脚步,不知道想了些什么,然后放下了枪。

“哈哈---”

身后的挟持者将枪指向黑衣男人,开始嘲笑了起来,顺势扳动手枪。

然而笑声不过两下便嘎然而止,只见对面的黑衣男人形似鬼魅般地躲过了子弹,瞬间移到了她的眼前,男人迅猛地扣住身后人的手腕,夺下了挟持者的枪,紧接着一记猛拳砸向那人的脸……

待徐清缈回过神来时,那名劫持者已经昏倒在地。

一切不过火石相撞的花火之间,躺在地上的那人也不知是死是活。

徐清缈的心脏狂跳不止,她抬眸看向黑衣男人,提高了警惕,不动声色地从兜里掏出一根木簪子,捏在了手心里。

这样的人,本身就是一个危险人物。

“老大!”

一个男孩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

听声音,大概是十七八岁的年纪,他朝地上的人摸索了片刻,从中掏出了一个盒子。

“空的!靠!”男孩咒骂一声。

国语,看来是国人,徐清缈稍微安心了点。

“追!”救下她的黑衣男人冷漠地开口,但并没有离开。

“是!”

徐清缈犹豫片刻,向面前的黑衣男人道了声谢。毕竟救了自己一命,说句谢谢也是应该的。

半晌,她都没有听到黑衣男人做声。她不禁皱了下眉头,正打算走人。

然而这时,黑衣男人有了动作,他转身过来,盯着她看了两秒,接着抬腿走来。

这是……什么意思?莫非是要杀人灭口?

徐清缈紧张地扫视了一下四周,脑子里正算着怎样方便逃跑,但遗憾的是,唯一的出路,便是眼前男人的这个方向。

对方很快地停在了她的眼前,却没有了下一个动作。

徐清缈不得不抬头看向他,只见眼前人的刘海微长,不知是有意遮挡还是怎么的,身上还有一股血腥味。

他低头俯视下来,一双漆黑的眸子一瞬不瞬盯着她,像是在审视,又像是在看着猎物。

这种高大的异性身躯具有着强烈的压迫感和侵略性,令人非常的神经紧绷。

徐清缈攥紧了木簪,可还未来得及想些什么。下一刻,面前的男人竟然闭上眼睛晕倒了过来。

“喂!”

徐清缈推了推他,人已经昏厥了过去,没有任何反应。

她正犹豫是拿簪子扎下去了结了他好,还是让他躺在这里自生自灭的好……

突然一道刺耳的急刹车传了过来。

徐清缈转头望去,心脏快跳到了嗓子眼。

车上很快奔下来一个人,是个中年大叔。

他像是确定了黑衣男人的身份,轻轻拍了拍他的脸,神色焦急。

“珩少?珩少!”

大叔粗略地检查了一下他的伤势,然后撩起男人的衣服。

原来是腹部中了一枪,伤口看着触目惊心,鲜血还在涌着,已经渗进毛衣。

原是天色昏暗,他又是黑衣服,血迹倒是不明显。

大叔扶起男人,又审视了一眼徐清缈,道:“小姑娘是中国人吗?麻烦搭把手。”

透过车窗外,街上早已空空荡荡,想必人们都已吓得回家躲命。

而前面的大叔像是非常熟悉这块地方,不过是转了几个弯,便彻底离开了这边区域。

车子开得飞快,周遭的树木如幻影般倒流。她听从大叔的指示,从车座底下拿出一个医药箱,将止血的药倒在纱布上,然后按住男人的伤口。

待处理完以后,她进行小心地试探,语气中带着紧张和关心。

说是这个男人伤的这么严重,是否会出事,又或是说自己本是来这里旅游云云,竟没想到碰到这种事情,真是令人可怕。

那人可能相信了徐清缈的话,神色稍微放松了一些。俩人潦草的对了几句话,徐清缈才从交谈中得知他姓顾,可以叫他顾叔。

原来这帮人是在鲛圣斯做生意的。

“这个年头生意不好做啊,鲛国持枪可是不犯法的,总是让人提心吊胆啊。”

“这倒是,还是国内安全些。”徐清缈点点头。

“你是一个人来旅游,还是跟团的啊?”

“一个人,不过马上就要回国了。”

“小姑娘一个人在外面那可不安全啊,怎么不找个人陪同?”

“嗯……这里我之前是来过的,倒没有那么担心。”

顾叔点点头,没再说话。

昤昤
作者的话

打算这两天重温一遍,顺便修改下病句和错别字,还有一些小片段,总体差不多,不影响你们看的哦……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