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我变成了铸剑屋 > 刀剑山第一卷,凡兵入世
第二十九章 摧三城剑(二)
作者:日月星秋风  |  字数:2308  |  更新时间:2019-07-13 14:25:43 全文阅读

光珠的动作就好像自己要引颈受戮一样,李沐抓着的上威剑只要再轻轻的一挥,就将她直接劈成两半。

气感的压制消失了,如今李沐是凝气八层,而光珠只是一个凡人。有渡贺渊的上威剑正手,纵然光珠还有所底牌,也难逃一死。

“哼。”李沐冷笑。

——以上威剑一剑削杀光珠,只因她视人命为草芥,肆意掠夺他人的天命而不顾他人生死?李沐相信光珠所说她的手上没有这雨浮镇的冤魂。

但李沐懂得“杀人者非剑”的道理,于理,于所谓心中的正气,李沐觉得这一剑都当斩。

可,真就要把这一剑向光珠斩下?

不行。

手持上威剑的李沐,光珠根本无力对抗。她只是垂着头,只是料定了李沐不会出剑伤她,仅此而已罢。

“师弟,机会我已经给你了。”光珠轻轻开口道。

李沐却将上威剑又别回了腰上。

“从此以后,我们两人各走各的路。”

光珠盯着李沐,“师弟要走,那我就当师弟这一剑已经斩在了我身上,当成师弟的饯别礼。”

李沐冷笑,“你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什么意思?”

黑发少女闭了眼,而后深吸一口气,“我是说,李沐,以后你有麻烦,可以来寻我。”

“没有麻烦,不劳你多担心。”李沐直接倒退,向树林中退走。

“那天下之大,我们有缘再见。”光珠看着李沐,似乎还有什么话想说,但等她迟疑一阵李沐已经奔跑起来,身影消失在了丛林中。

李沐离开了。

光珠皱着眉头,她还站在原地。

许久,少女呼出一大口气,自言自语道,“不想做我师弟了?”

“也好。”

光珠的背上有淋漓的冷汗,她当然不知道李沐手中的剑是上威剑,但她心中早已经认定了一件事,假如刚刚李沐当真要抽剑砍她,她一定不会动用含光谷的底牌破开修为封禁,去反抗那一剑。

换句话说,之前就是生死之间,黄泉河畔走了一遍,少女的心里难免会紧张。

至于为什么光珠不愿意反抗,光珠觉得原因很是复杂。

如今有三件要紧的事,她必须马上就去做。

一就是让晨叔暗中去保护李沐,而另外两件事是她自己的私事。

“李沐,傻瓜么……一个凝气八层,就想去救姚缪。”

光珠把李沐按在地上控制了十多分钟,此刻李沐就算再要回到小私塾,想来危险也不大了。

光珠觉得李沐实在太莽撞。

他人的生死,就该帮么?该帮。但为此李沐心有不忍,就仗剑要去执意行事……那却也必将会送命!

李沐自以为小心一些不会出事,他还不懂这些,但光珠很懂得。

所以,绝对不行。

“自己和别人的生或死,李沐你就知道了要怎么去算,去衡量?”光珠有些气恼。

生或轻于鸿毛,死或重于山岳,这李沐怎么就这么直直接接的,仗剑要去救人了?

当真以为自己纵然一死,也要万倍好过与她光珠继续“同流合污”?

含光谷号养含光,胜光乃大义,大义如正光,论辨道,光珠自觉能把李沐给说得哑口无言!

“混!”光珠暗骂一声。

可惜说得哑口无言又如何,李沐给了她一巴掌,提着剑现在连人都找不到了。

骂了李沐混,光珠又突然笑起来,她想到了含光谷的开道师祖。

当年含光谷的师祖是谁,其实连光珠都不清楚。“光象皆尘,光象均尘”,含光谷的谷义光珠一直只是在学,一直在尝试尽量的理解那些道理。虽然少女的心中灵台如其道号“光珠”二字,尽量不愿染上俗“尘”,但目前来看,成就也才仅限于此了。

李沐给了光珠一巴掌,光珠便幡然醒悟,这天地间之大道,原来是这般。

学而知,知而行,行而悟,悟而成道。自己在第二步刚入门的地方,原来就已经走了岔路。

“不亏是能悟出光象大道的师祖,最终的成道,成道……”

光珠实在忍不住捂住嘴笑,她不单想到了含光谷那不知名的开辟老祖,她还想到了李沐。这个人,好像是有点不一样,至少他都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走到了第三步的大门前了。

一个昨天还是凡人的家伙,没想到竟能给她道胎光珠堂堂正正的上了一次“论道”。

光珠又摸摸左侧的脸颊,其实还有点生痛。但痛则痛亦,这份痛使得那两件事情如鲠在喉,让光珠简直心神不宁了。

“李沐,哼……”

道胎光珠,有三个身份,一个是含光谷的第一天骄,二者是修行者光珠,第三个则叫源青纱。

“杀人者非剑”的道理光珠自然懂,而且因这个道理,如今她的第二个身份已然死去了,就在先前,李沐“劈”在少女身上的那一剑中,成了他剑下的第一个亡魂。

源青纱蹙眉暗叹一声,转身几个闪腾身影消失在树林中。

小私塾,黄土一片。本来就走得不算太远,李沐抓着上威剑奔跑,不到两分钟就已经回到了原地。

“你不是能飞么?之前为什么不飞到我手里?”李沐的动作轻缓下来,他看着上威剑,如果没记错的话,这柄剑是能飞的。

可惜在之前不知为何,他在与光珠对峙时上威剑并没有任何自主的动作。

“你觉得她不是威胁?”李沐朝着上威剑冷笑一声,抓着上威剑逼近小私塾前的土坝。

土坝之上,空无一人,但在那石料和茅草搭建的小私塾中,似乎有些轻微的动静。

恍惚有个人影在窗户口,好像正是姚缪师!

李沐的心里一紧,当即也不管暴露与否,从树林中冲出来,提剑向私塾跑去。

一脚踹开私塾木门,私塾中空空旷旷,角落抱头缩着五六个小孩,散乱的桌椅下撒着谷子,或者是烧饼之类的东西。

没有人哭,也没有人喊,李沐扫了一眼,六个小孩目露恐惧不敢出声,而唯有那姚缪师半趴在窗户沿上,眼见是出气多,进气少。

“你别动!”李沐大喊一声。

姚缪看着李沐破门而入,顿时挣扎起来伸手要拦他。这老人眼中泪光纵横,浑身明明一寸伤口都没有,但却已是弥留之际,活不久了。

“我不是来杀人,也不是强盗,老先生你躺下!”

李沐冲过去半抱住姚缪,他的脸色有些不知所措和暴怒,这怀中的老先生,似乎即将就要死了。

姚缪师张了嘴,眼神浑浊。他盯着李沐,又望了望李沐背后,那个富贵的仙人小姐与老仆人,似乎并没有跟过来。

姚缪好像明白了。

他用尽最后的力气伸出右手,向李沐比出三个数字与一个方向。

“两人,三个,四样宝物,东方……”

两个敌人,三个小孩,总计四样宝物,去了东方。

姚缪在李沐的怀中,猝然咽气,他睁大着双眼,最后的力气也没能用来合上它们。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