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我可能是个好人 > 正文
第一章 这是一个平行世界
作者:鱼皮胶  |  字数:2399  |  更新时间:2019-07-01 07:33:14 全文阅读

爽啊!

一股冰冷的感觉涌遍全身,吕凡舒服的忍不住呻吟一声,之前的一秒钟,他都快被热死了,可是马上就发现不对。

怎么感觉周身全是水,这是哪?

他慌张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居然泡在了水里。

惊慌之下猛的呛了两口水,吕凡赶紧屏住了口鼻,抬头拼命向水面划去。

吕凡很快就浮出了水面,抬眼看去,自己竟身处于一条大河之中。

不远处大河上横跨着一座高耸的大桥,上面写着“海阳市大桥”几个大字。

吕凡有些发蒙。

用手使劲掐着自己的脸蛋。

疼!

自己怎么来到海阳市了?

吕凡踩着水,看向自己的手臂,没有纹身,这...这特么不是自己的身体啊。

可置身于冰冷水中的感触是如此的真实,吕凡确认,自己这是穿越了。

前世的吕凡是一个卧底,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十四岁时被某警方部门带走,进行了四年的秘密特训。

十八岁出道混黑,成为一名卧底,十几年间,经他手瓦解的犯罪集团、抓获的黑帮大佬无数。

就在刚才,他正在与华夏国接壤的某国边境热带雨林中与毒犯做战,身负重伤,一声猛烈的爆炸过后,就来到了这里。

被穿越的这个年轻人居然也叫吕凡,是个悲催的富二代。

年少时是农村的留守儿童,高中时在外打拼的父母做生意发了财,这家伙陡然变成了有钱的公子哥。

出于对过去贫穷日子的报复吧,有钱后这小子花天酒地,纸醉金迷,连现在上的这个大学,还是家里花钱搞定的。

华夏有句老话,叫福祸相依,这家伙抖劲没两年,父母在去年因为一场交通事故双双去世。

父母的生意挎了,给他留下遗产,很快也被他挥霍殆尽,这小子终于醒悟过来要投资干点买卖。

可是交友不慎,被人下了圈套把家产全都骗光了,连房子都抵押了出去。

这些日子身无分文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

求助于以前那帮狐朋狗友和女伴,不但没人出手相助,还极尽挖苦冷嘲热讽。

这小子万念俱灰,羞愧难当,悲愤之下选择跳河自杀,结果被吕凡给穿越附体了。

吕凡看了他的记忆,知道现在是2010年,以为自己这是要走一条“先知先觉”的财富之路呢。

可是再仔细看了他的记忆后发现,这个世界的大致发展脉络与前世相同,但许多事件和时间节点与吕凡前世的世界又不符。

比如,在2009年举办的法国世界杯上,华夏队击败巴西队,取得了季军。

这事就很扯吧,前世吕凡可没少吐槽华夏国家队,别说进世界杯了,连亚洲的十二强赛都打不进去的。

再比如一个前世在2003年愚人节跳楼自杀的明星,居然于2010年年初在紫金港举办了演唱会。

这个世界不按套路出牌啊!

显然这是一个平行世界。

搞清楚了现状,吕凡向岸边游去。

既来之则安之,自己前世今生都无牵无挂,到哪都是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

结果没游出多远,就累的气喘吁吁,没劲了。

这个学生吕凡酒色过度,身体亏空,再加上好几天没吃过一顿饱饭了,身体虚的很。

吕凡无奈,只能勉强踩着水,保持自己不沉下去。

此时他距离岩边还有三四十米远呢。

就在这时,岸边传来呼喊声:“小伙子,抓住鱼线。”

只见一个老头,从不远处跑了过来,手里拿着根钓竿,身后还跟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

老头站在齐膝深的水里,将手中钓竿使劲一甩,一根细细的鱼线在空中划出一个半圆弧度,落在了吕凡身前七八米处。

“小伙子,快抓住鱼线,我拉你上来。”老头大声喊道。

吕凡赶紧赞了些力气,又向前扑腾了几下,在力气耗尽之时,终于抓住了鱼线。

片刻后,吕凡被老头用拉上了岸边。

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吕凡躺在岸边石头上,全身湿淋淋的,大口喘着粗气,好半天才坐起身来。

“哎,你这小伙子,刚才我就看见你在那桥上转悠,没想到你还真跳了下来,你说你年纪轻轻的,有什么想不开的...”

老头大概六十多岁,脸上布满了岁月的刻痕,旁边的小女孩五六岁的样子,一双大眼睛好奇的盯着吕凡。

“咳咳,大爷,我...”吕凡也不知该如何解释。

“好啦,人没事就好,快给你家人打个电话来接你吧,这都天黑了。”老头道。

吕凡从裤兜里摸出手机,居然还是按键式的直板手机,泡了水关机了,也不知还能用不。

可就算能用,他的记忆里也不知道该打给谁。

看吕凡不说话,老头叹了口气,道:“你这全身都湿透了,先跟我回家吧。”

老头自称姓刘,旁边的小女孩是他的孙女,家就住在距离江边不远的一个城乡结合部。

老刘头的房子是一处小院,院子里堆满了纸壳,酒瓶,铝罐,分门别类,堆放的整整齐齐。

老刘头是靠拾荒为生的。

白天出去捡废品,晚上有空了就去江边钓鱼改善生活,没想到今天“钓”上个大活人上来。

进到屋里,老刘头找了身自己的衣服让吕凡换上,衣服虽然很旧,但洗得非常干净。

还煮了碗姜汤让吕凡喝了下去。

喝了姜汤,吕凡身体终于恢复了些阳气,精神状态好多了。

“小伙子,不是我老头子爱打听事啊,你有什么事想不开要跳河啊?”老刘头问道。

那个小女孩坐在小马扎上,眼中还是充满了好奇。

“呃...”吕凡肯定不能说自己是穿越过来的,那非被认为是神经病不可。

只好把学生吕凡的身世简要说了一遍。

没等老刘头说话,小姑娘先开口了:“大哥哥,你和丫丫一样也没有爸爸妈妈吗?”说着,用小手抓住了吕凡的手。

老刘头用粗糙的大手轻抚着丫丫的头发,脸上充满了慈爱。

四年前,老刘头在公园长椅上发现了一个被遗弃的女婴,本打算将她送去派出所的。

但女婴的两只小手紧紧的抓住了老刘头的手指,他一心软,就将女婴留在了身边,取名丫丫。

虽然拾荒的日子过的清苦,但爷孙俩相依为命,也是其乐融融。

“小伙子,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命运,要坚强,勇敢的面对生活啊!生命可只有一次的。”老刘头感叹道。

“嗯,刘爷爷您放心,以后我再也不会做傻事了。”吕凡重重的点了点头。

在他的眼里,学生吕凡遇见的这些事根本就不算什么,前世他做卧底,每天都提心吊胆,生活在死亡的边缘,心理承压能力可不是一般的强。

“都饿了吧,等着哈,我去给你们做饭。”老刘头出去做饭了。

丫丫拿了枝笔在报纸上涂涂画画,乖巧的很。

吕凡没事,想跟着老刘头去打个下手,结果刚站起来,就听见脑中传来叮的一声。

视野中出现了一个系统。

吕凡一拍大腿,考,我就说嘛,穿越这事,要是没个金手指还咋玩?

自己这系统到底是个什么功能?

吕凡仔细的研究起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