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自天上而来 > 第二卷 杯中酒
第一百四十二章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作者:小能猫  |  字数:3203  |  更新时间:2019-08-25 21:00:01 全文阅读

会商宴井然有序地进行着。

墨管家吩咐下人又多安排了一张桌子。

而其他桌都坐得满满的,唯独那桌只有两人和一匹马。

那桌上的两人一人吃菜,一人喝酒,彼此没有任何交谈,难免有些诡异。

那匹马不时地换着脚。

柳凡不会喝酒,所以喝酒的那人自然是流木岩申。

当日在灭央国时,柳凡以同意流木岩申入军为由,让其教他骑马,可无奈他对于骑马方面,宛如白痴。

流木岩申脾气又急,好几次都几乎气炸了。

最终,只得亲自陪同柳凡到中原来,说是找到叶如修后,便同意流木岩申入军。

以现目前的情况而言,今日到场的人当中,就属柳凡的身份最高。

知青楼在天下拥有何种地位,谁人不知,虽说是在灭央国,但也是与大唐钦天监一个等级的势力。

而知道知青楼小楼主柳凡的人,自然不少,只是一直不曾见过罢了。

在场不知多少人几次拿酒想要去结识,但却被坐在旁边的那尊恶煞给吓退了。

但仍有人在不断尝试。

不过也有人心怀猜疑,墨府与远在灭央国的知青楼应该没有什么来往才是,此番为何要亲自到会商宴来找人,又是在找谁?

院内的人对柳凡十分好奇,而府外的人,则对那个金色轿子内的人好奇。

墨管家多次前来,恭敬站在金色轿子前,言中有请到府内的意思,但都被拒绝了。

墨管家来的次数越多,那些人的好奇心也便越浓,轿子内的究竟是何许人也,竟有如此大的架子。

不过好奇归好奇,没有一人有胆上前掀帘,若是惹到了不该惹的人,而且那人的脾气很差的话,那就没办法活着离开了。

会商宴举行已有半个时辰,院内,正当有人想要无视流木岩申上前结识柳凡时,一名撑伞戴着面具的人率先走了过去。

金无羡的脚步并不曾迟缓过,他来到桌前,也不顾柳凡的意见,却是直接大大咧咧地拉来椅子坐下,一副很是自来熟的样子。

那流木岩申眉头皱起,显然对于金无羡的到来很是不快。

不过金无羡可不在乎这些,他向柳凡问道:“柳公子,不知墨府的饭菜是否合你的胃口?”

柳凡并未理他,仍然埋头吃着。

金无羡呵呵一笑,继续问道:“不知比起沈姨的羊肉火锅,味道如何?”

闻言,柳凡当即停了下来,只见他缓缓擦去手上的油渍,这才看向坐在对面的人,不过由于金无羡脸上有个面具,所以对容颜一概不知,但听声音却知并非是他要找的人。

不过能称呼沈敏为沈姨的人,想必也是去灭央多次吃过羊肉火锅才会如此称呼,他便是对此好奇。

“你是谁?”

金无羡也不隐瞒,直言道:“南陆,落月楼金无羡。”

周围众人听得这介绍,也不禁露出吃惊的神色,毕竟落月楼可是近年来南陆最著名的酒楼,而落月楼最红的人竟然会来殇州城,也不怕太阳会烧死他。

柳凡摇头道:“没听说过,不过,你这南陆人怎会跨越中原去灭央国?”

金无羡叹气说道:“说来也真是无奈,我本打算来中原游玩,但有个神经病带着我整天跑这跑那,于是就去了一趟灭央国,在离开几日后,他才告诉我那羊肉火锅的美味程度,我这几日可真是被馋得不行,所以来问问你,柳公子之前应该每天都会去吃的吧。”

柳凡看着他,问道:“你从哪里知道这些事的?”

金无羡说道:“那个拖着我的神经病告诉我的,说是通过吃火锅结识了一个朋友,所以就聊到了你。”

闻言,那柳凡的脸上浮现出些许兴奋之色,说道:“那他现在何处?”

金无羡看了看大门的方向,说道:“再过一会儿应该就到了,对了,这是他的东西,一会儿你见着他的时候,记得交给他。”

说着,金无羡将面具缓缓取下放在桌上。

远处,那几名长老带来的手下中有几名女子,不经意间正好看到金无羡摘面具,那容颜映入她们双眼,便再也移不开了。

柳凡倒是不在意这些,他只是看着那面具,须臾后,不解道:“你为何不亲自给他?”

金无羡无奈道:“我是南陆人,柳公子应该知道南陆那边的人不能直接接触到阳光,我生怕一会儿被人将伞给我挤烂了,所以我打算找个阴凉处歇着。”

闻言,柳凡心中的防备便是少了许多,事实也的确如此,他将面具拿起,回答了一开始的那个问题,“羊肉火锅好吃些。”

说罢,这便继续埋头吃起了饭菜。

金无羡轻轻一笑,起身走远,远处的那几名女子届于各自的身份,所以不能离开,心中很是遗憾,未能正面一睹那容颜。

远远看着撑伞的背影被其他人遮挡住,这几名女子的心中不禁发出一声叹息。

她们感觉自己错过了一段姻缘。

当然,这只是一种奇怪的错觉。

却说金无羡走远后,在人较分散的地方,融入了一个交流团体中,这个团体里没有商人,而且他们的身份很普通,所以都在说着一些小事。

他站在其中一人身后,巧妙地插话道:“哎,你们听没听说长安城来了一尊大人物,一直留在府外的轿子里不曾露面。”

有人说道:“怎会不知,此事都传开了好吧,好多人都在猜测那轿子里坐的是谁,而且,你们看,墨院中间人最多的地方,那里正在下注猜身份,赢了可是有大笔黄金的哩。”

金无羡故作好奇,问道:“诸位为何不去压上一注?”

那人回答道:“我们这些人身上带的银子不多,加起来也就勉强够下一注,自然要先商量好压谁,不过我们就快商量出来了,不出意外的话,就压注数最多的那人,这样至少赢的概率会比较大。”

金无羡说道:“诸位这般决策我认为不太好,哪怕最终真的赢了,各自平分也分不了多少,倒不如往少的压,一旦赢了,便是一笔大财,正所谓以小博大。”

众人思量片刻,觉得是这个理,于是便打算博一博,“那便再商量一番。”

金无羡自有来意,所以他根本不准备让这些人有商量的空间,他直接说道:“不用那么麻烦,外面那个轿子可是金色的,长安城那边敢用金色作为装饰的除了天子之外,还有谁?”

站在他身旁的那名男子摸着下巴,作思量状,诧异道:“阁下说的难不成是金商?可是众所周知,那金商从不露面,更何况他哪里会有闲功夫来参加江湖的会商宴。”

金无羡说道:“俗话说得好,万事皆有可能。更何况,身为银商的刘嵩都要出面为其开路,你们也不想想,那可是鱼龙帮长老兼银商吶,两个身份皆是举世闻名的重量级。”

见众人有所犹豫,金无羡再次补充道:“诸位好生考虑吧,若是被人抢先压了注,最终得到的黄金可要少很多的哦。”

说罢,他也不犹豫,直接转身离开。

但离开后,他却是又走到了另外一波人哪里,游说了起来。

短短半个时辰过去,压注那里,王宗耀的姓名已被顶上了第一名,甚至将宫中的某些大人物都压了下去。

宴会中有这么一个消息流传开来。

流木岩申的耳朵动了动,听到了这些东西似令他产生了好奇心,于是便问道:“小楼主,王宗耀这人很出名的么?”

“天下最富有的人物!那可是非常出名!”柳凡拿筷子指着他,说教道:“你看你什么都不知道,早该出来走走,干嘛要入军,入了军一直要在野岭训练,那种地方呆着多无聊。”

流木岩申喝下一大口酒,擦了擦嘴角,道:“小楼主不明白也能理解,战斗是我们荒人的本职,死在战场上更是一种莫大的荣耀!”

柳凡摇头道:“怎么你们就这么不爱说好话,整天死来死去的。”

这些天陪同柳凡在中原找人,对于某些事,流木岩申十分不解,现在机会正好,便问道:“小楼主,以你的身份,为何要和中原的一名杀人犯结交?”

柳凡说道:“这你就不懂了吧,人生在世,知音难觅,这些年我都觉得既然算出天命,便应该要去阻止天命灭世,可老师却不允许,只呆在楼里,整日杞人忧天,神神叨叨的,现如今好不容易遇见一个行动之人,我能力不强,但能协助的自然要去协助一番,若不然将来我肯定会后悔。”

流木岩申皱了皱眉后握紧拳头,道:“什么破天命需要那么麻烦?让老子一拳给它打烂!”

这些日子柳凡也明白了,流木岩申在野岭不禁身体得到了强化,连傲气也得到了强化,但好像是舍弃了智商换来的。

“小岩啊,天命可不止野岭那么简单。”

流木岩申使劲甩了甩头,一旦他想不明白他便不会想,从不苦思,从不让自己不高兴。

“那个金无羡需不需要注意?”流木岩申说道:“我觉得这个人阴得很!”

柳凡思忖片刻,他看了一眼手边的面具,点头道:“留意一些为好,这个人的确很危险。”

“危险?”

柳凡说道:“我看见了一些关于他的未来...”

“而且...”

不知为何,柳凡说到这里便停了。

流木岩申单手肘靠在桌面上,问道:“而且什么?”

柳凡小声说道。

“我还看见了他的过去...”

“他并非是这个世界的人...”

“他是,转生者。”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