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诛神正义 > 第一卷 一心同体
序章一 妖神游戏
作者:冷水瞳  |  字数:2009  |  更新时间:2019-06-21 16:25:01 全文阅读

大充皇朝,益州。

  宜山村后山,一道光影从山涧窜过,转瞬间悬停于山村上空。

  此时山村浸没在一片阴霾之中,四处狼烟滚滚、烈火染红了半边天际,空气中弥漫着呛人的烟火味道以及浓烈的血腥味儿。

  然此等诡异的,宛若地狱一般的光景,却没有与之相符的尖叫与哭喊声,只有焦黑土堆里冒出星火爆炸的噼里啪啦,而后便是死一样的寂静。

  “来晚了……”

  一名少年凌空,垂首望着脚下这一片满目疮痍的大地,一道五彩色剑光从指尖飞出,凌厉打在废墟之中,将熊熊的火焰扑灭,狼烟却更盛,滚滚而来,扑腾在其身上。

  少年被呛得咳嗽两声,挥手散去烟气,俯身而下,收剑入鞘,脚稳落在地,踩在这片被烧的面目全非的土地上。

  下来看的更清楚,四处弥漫着烧焦的味道,且横尸遍野,有些尸体被烧的支离破碎,场面极其不堪。

  可是依少年镇定的模样,应该不是头一次见这场景,但依旧忍不住颦起稚嫩的眉间,将呼吸范围缩小,不忍再看下去。

  他将整个村庄走了一段,没找到罪魁祸首,反而在村头看见了一个巨坑,而巨坑外,树木坍倒,黑气缭绕,有一股不详之气一路延伸到森林深处。

  少年神色一凛,寻着线索上前,最终在森林深处失去线索。

  无果,只能回归村庄,沉默着将依稀尚存的尸体从村中搬了出来,然后在村旁的土地上挖出一块块坟地,将亡者归土。

  少年一手一手挖开焦土,将尸体亲手抬了进去。他动作十分熟练,熟练到好像经常做这种事。

  整个过程,除了焦土发出的噼里啪啦和挖掘泥土的声音,再没有动静,世界宛若死一般的寂静。

  少年在整理最后一具亡者支离破碎的尸体时突然顿住了,指尖轻颤,目光充满了哀伤与愤怒。

  蓦然间,悄无声息地泪流满面。

  “对不起……”少年哽咽着,轻声道了一句,似有说不出的无奈与愤怒,但更多的是自责,这种自责似乎不仅仅是因为来迟一步,没能救下他们。

  传闻妖神杀人前会跟当地的人玩一个游戏,胜者则能存活,败者则全村陪葬。但目前为止,他未见能从妖神手下活下的人。

  想必这位就是这次游戏的核心人物。

  显然,他们输了。

  掩埋好宜山村令人不忍直视的残尸,少年用手臂擦了擦眼泪,在脸上留下了焦黑的土色,随后御剑行去。

  十五年前的一场大战,蜀山没落,死里逃生的弟子在山下僻壤中留存蜀山些许实力,养精蓄锐。

  经过几年修整,蜀山存活的几位弟子于深山中建起村落,隐林而练,广收门徒,继续与妖神抗衡。

  而此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踩着枯叶步步逼近一座二层竹楼中,不待进门,声先入:“秦大哥,是我。”

  房中檀香缭绕,身着青衣锦袍的青年男子眉头轻挑,盘腿坐于席上,听闻声音,口吻淡淡的吐了两字:“进来。”随后才缓缓睁开眼帘,目光定格在开门而入的少年身上。

  那少年正是在宜山村掩埋尸首的人,纵然脸上一些焦土黑迹,却仍难掩眸中璀璨,话音里夹杂着些许稚气。

  男子伸手将他脸上的污迹抹了去,笑问,“这是怎么了?”

  少年咬了咬嘴唇,似是忍着心疼,话语中中满是哀伤,莫名哽咽,“宜山村出事了,妖神去了那里,整个村子的人都被杀了。”

  男子脸上笑意逐渐消失,表情严肃起来,听到“妖神”二字,他甚至可以直接想象出那副地狱的光景。

  这少年名唤李忆悔,眼前的是其同门师兄秦淼,秦淼天赋异禀,年少得志,现年仅二十有五便收徒五人,且教导有方,乃为良师也。

  可他最得意的“弟子”却是自己一手教导成才的师弟李忆悔,李忆悔聪明、机智,同他少年时期一样天赋异禀,秦淼也坚信,此子将来必有所成。

  而对李忆悔来说,秦淼既是良师,也是益友,如兄如父。自蜀山危难之后,秦淼像兄长一般呵护他,像师傅一样教授仙业,可以说不是亲兄却更胜亲兄,不是师徒倒更似师徒。

  “……秦大哥,他们死前一定经历过不少痛苦。”李忆悔垂着头,轻声道,好似所有力气都被抽空,心里有无尽的自责与哀怨像海浪,一阵一阵拍打着。

  秦淼静看了他片刻,颇为无奈叹息,起身揉了揉少年的脑袋,声音幽幽传来:“忆悔,别想太多。”

  简单了然的一句话,意义却不像表面那么单纯。

  李忆悔紧攥双拳,咬咬唇,不作声。

  少年心里藏的悲痛,谁也改变不了,就像刻入骨髓,紧随一生。

  “咱们是不是有好些日子没去瞧你娘亲了?”秦淼突然问道。

  李忆悔点点头,却还是沉默,似是被困于悲痛难以自拔。

  “今天去看看?”秦淼又问道。

  李忆悔抬头望了他一眼,总算开口,“好。”

  秦淼又揉了揉他的脑袋,轻声道一句,“没事的。”

  他再想不出别样安慰的话了……

  随后竹楼二层处,两道五彩的剑气飘起,二人御剑飞行来到不祁山深处。

  与之前所见场景想比,此处生气盎然,树木葱郁。深山中徐徐升着轻烟,烟中参杂着米饭混水的香甜味。而味道的源来处是一座青竹架造的小屋子,屋子外种着青菜与谷作。四周充满了和乐融融的氛围。

  两人收剑入鞘,落地与此。脚下枯叶随着剑气飞扬,动静不小。

  “回来了。”房子的主人有所察觉,声音传来,随后可见一身灰色布衣的女人从里面走了出来,她挽着袖子,细长的指尖蘸着清水,清隽、温柔的脸庞含着笑。

  “母亲。”李忆悔唤了声,愁眉苦脸的脸色稍加松缓,大步走上去将母亲抱在怀里,似是终于找到了依靠。

  白羽愣了下,看向他身后的秦淼,眸中满满疑问。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