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知江湖 > 第二卷 行万里路
第三章 相思树底说相思,思郎恨郎郎不知
作者:剑魂刀灵  |  字数:2120  |  更新时间:2019-07-13 01:20:59 全文阅读

夜已深,小镇的夜晚没有长安城那么繁华。没有座所望的灯红酒绿,没有所谓的夜夜笙歌。它独有的只是星空下的宁静。

  书生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他觉得自己今天还是有所冒失,那个姑娘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单从她给自己盛饭的瞬间所表现的内力就已经是地境,而白天那些人连人境都没有到,又怎么会伤的了她?她估计早已经发现了自己。

  想着想着,书生独自来到门外,看着满天的繁星,这种寂寞突然而来,甚至他都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夜已深,偶尔听见几声虫鸣,这里安静的如死水,可惜没有酒。书生只能呆呆的想着心事。以前的自己总认为江湖各种各样的事情都已经见过,可来到了小镇,他才发现自己的见识还是太少。

  “一个人呆坐着不觉得很无聊吗?”一道清脆的声音打破此时的宁静。

  书生转头看去,发现向逸玲正站在自己身后,她的一颦一笑都美成画,是个男的都会情难自禁的喜欢上她。

  书生笑了笑,“姑娘还没有睡啊。”

  “有些事情,要了解清楚,不是吗?”向逸玲没有白天的亲切,反而冷静的让人感到害怕。

  可书生早已经经历过大风大浪,白天他能看出她的不寻常,并没有觉得让人害怕。

  “是啊,该搞清楚的还是要搞清楚。”

  “那么,你为什么接近我弟弟?”

  “哈,怎么?你认为我在打你的主意?”

  向逸玲没有回答而是露出甜甜的笑容。

  那笑容背后藏着杀机,她想杀了书生?

  “之前用的踏步是云飞扬吧”

  向逸玲一脸吃惊,这个步伐根本没有几个人知道。眼前这个人又是怎么知道的?

  “侠盗向阳和你们多多少少有点关系吧。”

  也许这个话激怒了向逸玲,她指间露出一把匕首,对准要害,割了过去。

  书生抓住她的手,“我不是他的仇人,我和他是朋友。”

  向逸玲慢慢冷静下来,她知道眼前的人不过人境,但能看的懂自己的出招,他说明不是简简单单的人境。

  “你到底是谁?”

  “有酒吗?我可以给你好好讲讲我和他的故事。”

  ......

  原本以为会是一场腥风血雨的江湖,居然到现在还是那么平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但实际上距魔宗与幽冥联手攻打逍遥阁已经过去了五日,这五日里,各个门派,各大势力是否与他们有所联系,怕是无人知晓。这个江湖的水越来越深,没有人可以看透下一步的走向。

  坐位在最北边有一座寺庙,名青龙寺。这座寺庙可大有来头,虽然是个小寺庙,但是它的名气却高过少林寺。

  禅房里,一位和尚敲着木鱼,念着经书,手里拿着佛珠。对外界发生的事情都了解。

  慢慢走过来一个老和尚,一脸慈祥的看着他,看得出来,这个老和尚就是青龙寺的住持。

  “梦参,你来寺里多久了?”主持笑眯眯问道。

  “已有十年之久。”

  “十年啊,你这十年可悟出什么没?”

  “人生就是一场梦,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当梦醒时,便可圆寂成佛。”

  “哈哈哈哈,十年之久,你悟的就是这个?”住持大笑道。

  “弟子不才,悟不出佛理。”

  老和尚笑了一会,坐在梦参的对面,“十年前你哭着来出家,十年后的你确实变得很多,梦里叫了她多少次?”

  梦参停止敲木鱼,他抬头看着住持,“师傅,我已经将那段过往忘却了,江湖里没有左诺,我只是青龙寺里一个小和尚。”

  “魔宗又卷土重来了呢,你要怎么办?”

  “念经书,敲木鱼,世俗与我再无关。”

  “你,很想成佛吗?”

  “我来青龙寺,一是斩断七情六欲,二是成为佛。”

  住持摇来摇头,站了起来,“青龙寺有一地方我没有让任何人去,因为佛就在那里。如果有天你想清楚了,去见见佛。”

  梦参没有回答,继续敲着木鱼,念着佛经。

  他一念便是一晚上,他不敢睡觉。因为一睡觉,很多东西会不由自主的涌入脑海。

  待到天刚刚亮了起来,梦参收了手中的经书。来到了青龙寺外的小溪。

  脱掉了七衣,胸口处的伤痕让人看的触目惊心。他整个人浸入水中,“佛吗?要不要去看看?”

  待到他收拾好自己,吃了早餐,来到了不能去的后院,后院里有一间禅房,那么按老和尚说的,佛就在禅房里?

  梦参推开门,进了里面,可里面并没有佛,只有十几面镜子。门后面本就无佛,来这里十年,想要的,所忏悔的,这里会让你忘却一切的。

  梦参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感觉到好陌生,他是谁?

  梦参转身发现,每一个镜子里都有一段过往,那里面是他的过往。

  “不”他突然说着,他看见自己错手杀了一个人,这不是他想杀的。

  可是镜子一直重复这几个场景。突然他听到他梦寐以求的声音“你还要在这里杀我多少次呀?”

  “啊”他猛然回首,是她。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

  “好了,都过去了,你也要重新开始不是吗?”

  梦参抱紧她,哭的殇肠,她伸手将他抱紧,时间似乎就这么禁止了。

  “你该走了。”

  “我不要。我不要离开你。”

  “这里是梦,终究要醒来的,你也不能活在梦里啊。”

  “我不要,哪怕是梦我也要沉沦下去。”

  “梦里是一遍遍来过,你会一遍遍杀了我。怎么还看不开啊。”

  梦参沉默了,可他抱的越来越用力,眼泪一直在流,这是思念极致的表现。十年前,魔宗被打跑,江湖少了一个幻术大师,而青龙寺多了一个小和尚。

  一切的一切都源于魔宗,哪怕现在,对魔宗,江湖中人都恨不得剥了他们的皮,喝了他们的血。

  终究,他放开了他的手,他的眼睛停留在他的脸上一分钟,就那么一分钟就成了最后一次见她。

  春又来,人已去,风烟残,夕阳晚。

  梦参突然醒来,他发现自己还在禅房里念经,但他闻了闻手中的余香,他知道,那不是梦,他也知道,自己做好了决定。

  也许梦中总会有个女子,看着星空下的美景,而幽怨道:“相思树底说相思,思郎恨郎郎不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