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争霸从山贼开始 > 第一卷:风起平安
第二章:鸡你太美?
作者:白给  |  字数:3606  |  更新时间:2019-06-22 19:44:42 全文阅读

“二当家的,俺没读过书,你说的选举是啥意思啊?”孙寡妇一脸天真的问道。

“问得好!”王乐一拍大腿,把孙寡妇吓了一跳,差点以为二当家被什么玩意儿附身了。

“这选举啊,就是咱们寨子里的人自己选自己的把头儿,谁当把头儿,得寨子里的人自己说了算。”王乐笑呵呵的向周围人解释道。

谁料话音未落,孙寡妇一撇嘴,道:“二当家的,你给俺们讲讲选举自己人说了算是啥意思呗?谁当大当家的俺们自己说了算?那选出来了,是俺们听大当家的,还是大当家的听俺们的?这词倒是听着挺新鲜的,不亏是读书人。”

王乐有些头疼,但是看着周围期盼的眼神还是决定解释一番。

“这选举就是咱们这些人作为评委,自己做主选个带头人。带头人说咱们咋办就咋办,明白了吗?你们觉得谁当带头人比较好,你们就选谁。”

王乐看着众人,发现罗二狗似乎眼睛一亮,像是明白了什么。于是赶忙转移话题。

“二狗,你明白了对吧?跟大家解释解释?”

罗二狗似乎有些不自信,喏喏的问了一句:“二当家的,举是举人的意思吧?”

王乐有些失望,感情这话唠还是没明白自己的意思,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打算敷衍了事。

看到王乐肯定的回复,罗二狗紧张了,赶忙劝道:“二当家的你可要冷静啊!举人是朝廷选的,不是咱们选的。咱们自己选举人要是被朝廷发现了,可是要诛九族的。二当家的,咱们好好的当咱们的土匪,不能干这犯法的事儿啊!”

周围一片附和声。

王乐觉得这届山贼绝对是自己带过最差劲的一届,虽然之前王乐也没带过山贼。

你说这罗二狗怎么就自己开窍成了杠精了呢。

再说了,土匪不犯法吗?你都干土匪了,还不干几件藐视法律的事情,对得起你这个土匪的光荣称号吗?

“好了,听老二的。你们他娘的再多说一句,就去给老子到县城里踹门去!”

一只耳在山寨里可谓是一言九鼎拥有绝对的威信,一说话便震慑全场。

踹门可是山寨里的顶级处罚,不是因为苦和累,而是因为太恶心。

任谁被扔进茅坑里,还得自己爬出来跑到县尉家去踹大门,搞不好还要遭受县尉一顿毒打,这是心理和生理的双重折磨。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去。

寨子里的这帮臭鱼烂虾平日里啥都不会,但是当他们感兴趣的事情被破坏的时候,那是啥事都干得出来。去年寨子里有个老头在踹门时因为赖在茅坑里不出来,结果被这帮人从五里外的茅坑里运*田共过来,活活溺死在了茅坑里。

就这帮人的毅力和决心,要是好好创个业,啥事干不成?

对了,这帮人去运*田共的时候可是空着手去的。

见众人沉默,王乐这才幽幽的补充道:“三天后寨子里举行第一次话事人选举。大家都回去准备吧。”

三天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王乐在这三天内无数次向寨子里的好汉以及好汉家属们解释啥叫选举,啥叫话事人。

此时的王乐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为什么自己就那么嘴贱,说个选举还不够,还提出个话事人,这不是给自己找罪受吗?

“老二,快点来开始选举人吧。寨子里的男女老少都急坏了。我这几天可是为了这件事忙前忙后,都是依你的吩咐,按我结婚的规格办的。”一只耳气喘吁吁的找到了王乐,兴奋的大喊着。

王乐脸都黑了,咬牙道:“是选举,没有人……”

“没人还选个什么玩意儿……”一只耳一边嘟囔着,一边拉着王乐就往外走。

时间回到三天前,一只耳问王乐,你说那个什么选举人,咱们该怎么办?都要准备什么啊?要不要跟县学里一样,搭个棚子?

王乐被问住了,主要是他自己也没有什么大型会议筹办的经验,在纠正了选举不是选举人之后,随口说了一句,就按你结婚的规格办。

这下可是把一只耳的乐坏了,当天就带人把正堂给封锁了,忙前忙后整整三天,天天把自己打扮的跟新郎官似得,王乐觉得一只耳可能压根没把选举这件事放心上,重点全在结婚两个字上面呢。

跟着一只耳来到正堂,王乐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正堂到处都是铺红盖绿的,正堂有一个大台阶,台阶上摆着两把不知道哪抢来的太师椅,一把还缺条腿,用半截不知道是谁家先人的墓碑撑着,王乐还能看到上面清晰的写着“慈父”两个字,整个椅子的画风看起来有些摇摇欲坠。

太师椅两侧,只见左边写着喜结连理,右边写着百年好合。八个字歪歪扭扭的样子让王乐一眼就认出这是出自兽医老华之手,果然不管是大夫还是兽医,写字都跟蝌蚪文似得。

台下摆了数十个八仙桌,每个八仙桌上都摆着一大盘窝头以及一小盘瓜子还有一小瓶酒,酒瓶里面其实装的是水。半个月前山寨大庆的时候王乐已经尝过了。

最前面的八仙桌上还摆着一只已经风干发黑的烤乳猪。这只乳猪王乐印象中见过,貌似前身在三年前入寨的时候就是用这只烤乳猪办的入门仪式。前身的记忆王乐只有很少的印象,只有在某些时候看到一些熟悉的东西才会依稀得到一些记忆碎片。

他到现在都不知道前身为什么会拿五千两银票换一个夕阳山寨的二当家的位置。

风险投资也不可能这么搞的,就黑风寨这样的创业团体别说上市了,凭借这个涉黑的业务范围,恐怕天使轮都没融到就有可能连窝端了吧?

此时台下八仙桌周围已经坐满了人,孙寡妇正在一脸绯红的趁着别人不注意偷偷往兜里揣瓜子,似乎很不好意思。

王乐很满意,这么看起来山寨里还是有人要脸的。

旁边的吴麻子一边啃着窝头一边跟周围人讲着自己前些年做宰相的时候吃的山珍海味。

吴麻子又升官了。上次活捉差役的时候吴麻子还说自己是做尚书呢,半个多月就升到宰相了。

三当家老华坐在角落里,手里摆弄着一堆银针,还对着一张破布扎来扎去的。

此时的罗二狗就站在他旁边,殷勤的问:“三当家的这是干啥呢?怎么这么大年纪了还练绣花?”

王乐明显看见老华捏着银针的手抖动了一下,王乐觉得如果不是因为周围人太多,罗二狗现在很可能已经改名叫罗二刺猬,罗二豪猪之类的名字了。

“老二,老二!快上去跟大家说道说道,这个选举人咱们怎么弄?”一只耳拍了拍王乐的肩膀,表情似乎有些焦急,

作为选举大会的发起者,王乐尽管有一百万个不愿意,但还是极不情愿的站上了台阶,对着台下苦笑道:“首先跟各位说一下,咱们是选举,不是选举人!”

台下乱糟糟的一通回答,突然就听罗二狗一声大喊:“二当家的,快点吧。弟兄们一会还有正事呢。”

王乐心想这帮臭鱼烂虾能有什么正事。但也没有过多理会,继续废话着。

“今天我们欢聚一堂,一起见证了黑风寨第一次民主选举的成功举办。希望我们继往开来……现在我宣布,选举仪式正式开始!”

一套标准的领导发言套餐把台下坐的一众土匪搞的晕头转向,他们实在是想不明白,就一句话的事为什么要讲半个时辰。

如果王乐知道他们心中所想肯定会点头附和,他也不知道。

“现在寨子推举出来的三位候选人,一号候选人一只耳,也就是大当家的,他勇敢善良……二号候选人我也就是二当家的王乐,他聪明伶俐,文采飞扬……三号候选人三当家的……”

正当王乐还在深情并茂的介绍着三位候选人的时候,台下显然有些不太乐意了。

“二当家的,别整那些没用的,开始选吧!都晌午了,还让不让人吃饭了!一会我们还要干正事呢,别在这耽误事了。”吴麻子激动的拍着桌子大吼道。

再一看台下众人各个面色凝重的表情,王乐决定结束发言,并且在心中暗暗鄙视。

这吴麻子不要说是尚书宰相了,他这辈子吃过官粮都算我王乐狗眼看人低了。

清了清嗓子,王乐决定开始干正事了。“选大当家一只耳做话事人的请举手!”

只见话音刚落,全场静悄悄的,所有人都无辜的看着自己。

王乐头一偏就看到不远处的一只耳一边用双手做着向下压的动作,另一边在比划着踹门的动作,王乐的脸瞬间黑了,这是吓唬谁呢?

“选三当家老华做话事人的请举手!”

全场又是一片寂静,所有人都无辜的看着王乐。

王乐心头一慌看向老华,却见老华正老神在在的捻弄着胡须,右手有节奏的拍着桌子,面前立起二三十根银针,甚是吓人。

看来在场的人也被老华威胁了。

王乐也不气馁,尬笑一声:“嗯,看起来大家都没想好选谁,我宣布第一届民主选举暂时结束,山寨正式进入停摆状态。”

实在没辙了,王乐想试试看能不能糊弄过去。

“慢着,老二,你还没说你自己呢。”一只耳的一看没人选自己,一脸欢喜的提醒着王乐。

刚说完,便听周围一片附和之声。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王乐眼看自己糊弄不过去了,正在准备编织一个自己不能任职的完美谎言时,就听一只耳在旁边大吼一声:“选二当家的做什么话事人的举手!”

也不知是说好了,还是真的就是巧合。

正堂里瞬间很给面子的瞬间举起了无数的手,有白的,有黑的,有黄的。

王乐看着那黄黄的手有点恶心,这绝对是刚刚执行过踹门回来的。

呕……还在向下滴……

可能是王乐呕吐的动作幅度太大,旁边的一只耳见王乐的表情似乎有些不太对劲,赶紧跑到王乐的身边安慰王乐。

”老二啊,你就放宽心吧。大家伙不也是相信你才选你的吗?以后你就在这寨子一言九鼎了,有啥事都有哥哥帮你兜着,好好干,哥哥看好你。哈哈哈哈哈哈……“

王乐觉得一只耳肯定没有受过专业训练,毕竟这么不好笑他都能笑出来。

王乐硬着头皮在台上进行总结性发言:”大家好,我是上山长达三年的二当家王乐,我喜欢吃、喝、拉、撒。还请大家……”

忽然王乐看到罗二狗一手拄着拐,另一只手拎着一只漂亮的大公鸡向自己走来。

王乐一时间没搞明白这是什么套路,不自觉的喃喃。

”鸡你太美……???“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