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异世界改写者 > 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女人的模仿是为了同化心情
作者:独见夜  |  字数:3016  |  更新时间:2019-10-20 23:11:43 全文阅读

王无双不是那种需要别人来定义他是强者还是弱者的人,他上一次的失败,只是因为墨断尘的实力感知起来像是一个普通人,而大意了,下一次交手的时候,墨断尘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看完了紧张刺激的表演赛,不知场内的观众,有没有被点燃!”主持人在平台上炒热气氛。

“有!”全场观众看到王无双的精彩表现,情绪火热,这种正面碰撞,力量对决的场面,没有努力锻炼过自己力量的人是不会理解的。

只有努力过的人,才知道力量是从何而来,这也就是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吧。

“下一场,来自异发色学院的唯一参赛者,墨断尘!”主持人提高音调,这是近五年来唯一一个异发色缺陷者参加斗技大会。

观众席上也响起一片嘘声,有些惊讶,有些则是热情消减,认为只是一场没有意义的比赛。

看与不看都是浪费时间,于是大多数人都开始攀谈对上一轮王无双表现的看法。

墨断尘没有提剑,而是拿着两把短刀,身上穿着比赛用服,淡白色的着装,朴素无奇,没有可见的元气流出,更让墨断尘的气势大减。

对面,墨断尘的对手于爽则是和一般的战士没有什么区别,拿着长剑风流倜傥,英姿飒爽地走出来,眼神里面充满着戏谑,看着畜生一样,看着墨断尘。

就似乎,下一招就能分出胜负,但是于爽想要多玩一会一样的从容。

“你可要多撑一会,没想到异种的实力居然连普通人都有。实在是让人笑掉大牙,我可是天层一阶,不要被我秒杀了,”

“当然别害怕,这个世界里面就算是死了,也不会真正死亡,但是痛觉你还是要承受的,”于爽吐出自己的整条舌头,唾液低落在地上,像是一个变态,他脑中构思着要怎么虐杀墨断尘。

“怎么了,害怕了吗?”于爽看着墨断尘只是架起短刀,没有动摇,“哼!虚张声势!”

语音刚落,一道绿色的身影想着墨断尘冲去,然而...

靠近墨断尘的于爽本想要一刀直接切断墨断尘的手臂,却被墨断尘神速的回旋踢,直接踢飞到场边,连续在地上滚了几个圈,停下来,口中喷出一口血。

“破绽太多了,目的太明显,身体完全不保持平衡,顺着力,我要是再加一点力,可以直接把你踢到观众席上让那群现在还愣着,不鼓掌的人,吃吃苦头。”墨断尘一段话,骂了两个群体。

“好,好啊,”观众席上,有人反应过来,开始顺着墨断尘的意愿鼓掌,

“墨断尘选手抓住了于爽选手的破绽,借力打力让于爽选手在空中失去了平衡,是巧合吗?”主持人还是不敢相信,反复探寻墨断尘的实力,但是结果都墨断尘是一个普通人,他难以置信刚刚的一切实际上归功于墨断尘的实力,而不是巧合。

“这家伙!”于爽站起来,半跪在地上,他清楚一切都不是巧合,对方的速度比自己不知道快了多少倍。

“多撑几分钟,我想要再出出名,”墨断尘看着观众席说道,

“他,他就是那个和墨断尘王无双抢女人的人,”

“别胡说,异种怎么可能有实力和墨断尘王少爷抢女人”

“可是他的头发也不是别的颜色啊,为什么他是异种学院的人?”有人发问,

这么一说,墨断尘在人们心中多了一层神秘感,同时他的实力也让人好奇。

因为没有人可以感知到,校长龙威也感知不到,身边的那些校领导也是议论纷纷。

“不要慌张,”龙威镇住那些肆意猜测的校领导,“那个男孩,只是个特殊情况而已,没有什么可以探究的,等过一段时间,你们想怎么探究都可以。”

赛场上,墨断尘化为一道黑影,在场地上画出一道黑色鬼魅的弧线,没有绕到于爽的背后,而是从侧面活生生把于爽撞飞到墙上。

“不仅是速度,就连力量也是不输于对方!”主持人很是激动,场上裁判立马前去确认对方的情况。

随着裁判举手示意,墨断尘成为胜利之人,这是一场在动作上没有任何华丽的战斗,但是墨断尘所展现出来的东西却让观众席那边,人声鼎沸。

“刚刚的元气,他是一个刺客!”

“别乱说,虚无之神早就消失了,可能是我们离得太远了,颜色区分度过低。”

“对呀,他的实力我们都感受不到,可能是魔法的效果。”

“他可是把天层一阶的人击败了,还要怀疑他的实力吗?”

这些争吵本质上都是乱猜,没有意义,不过倒是谣言的温床,所有的谣言都要经历这一段筛选,最后留下一个最能让大家自以为是的存活下来,被大家广泛流传。

这一次孕育出来的谣言宝宝是这样的,

1.墨断尘实力无法被感知他是缺陷者,这是他的缺陷。

2.墨断尘的实力应该有天层三阶。

3.墨断尘来自白水城,而且和白雨有关系。

“怎么样?”墨断尘回到观众席上,一路上接受所有人仰慕,嫉妒的目光。

白雨也感受着别人的目光,作为女人的虚荣心一下子就膨胀了起来,“一般般吧,”白雨现在天层三阶的实力也不是在自大。

“我这里还有大招呢,今晚我掏出来给你看看,”墨断尘对着白雨抛媚眼,

“你!”白雨伸手佯装要打墨断尘,她听得懂墨断尘在暗示什么。

在外人眼里,这一切都是暧昧的打情骂俏,

不速之客,王无双走了过来,当然他来了也就是那样,不会出现什么别的情况。

要是不是墨断尘,可能还能被激怒而出现破绽,但是既然是墨断尘这个自我认知过度的人,他就算说什么都没有用,而且对于墨断尘来说,这个世界对他来说也是无所谓的。

他可以单纯完成任务回家,这个学院的那些规矩对于墨断尘来说也就是那么回事罢了,没有什么可以在意的。

违反了什么规矩,学校要处罚,墨断尘离开就是了,这就像是大学里面认为自己当了班长,年级长的人就洋洋得意的人一样。

实际上他们的得意都是低层次的,被学校这个圈子束缚而没有了更加广阔的视野。

班长也好,年级长也罢,就算是学生会主席,也就是那回事,真正在社会上这个终端闯荡出一些名堂的人才是现实。

不管是幼儿园还是小学,初中进阶到高中,本质不都是要进入社会吗?在这些阶段犯下一些无关紧要的错而被嘲笑,实际上没有任何关系,因为你会知道,总有一天那些不过是想都想不起来的回忆。

大学这个过渡时期也还是一样的,想想吧,王无双多么厉害,也还是只是学校里面而已。

到了红龙国社会里,能做到什么地步还是个迷,

这样想来,不都是小孩子不成熟的玩笑吗?最可悲的不是这些人,而是那些每天要与这些人为伍,却已经看穿一切的人。

他们没有伙伴,没有朋友,可能会因为生殖本能而有一个不成熟的只会耍脾气的女友。

他们可能抑郁,可能孤独,可能会因为特立独行而被全班人排除在气氛之外,不能自拔。

然而这一切的幼稚儿戏都是他们走向成熟的必经之路。

他们有一天会后悔,会自嘲,但是那些早熟的人没有机会感受这种类似报复别人的情感了。

所以他们是可悲的,墨断尘也是可悲的,他必须在这些孩子中稳定心态,尽量让自己不感到无聊。

和自己幼稚的女友,一起展望一些听起来幼稚,实际上才是现实和伟大的未来。

“又来干什么?”墨断尘撇着嘴,尽量不展现出不屑的态度,却把不屑刻在了脸上。

“哼!上一次是我...”王无双还没说完,

“我知道,我都知道,你大意了,你因为感受不到我的实力大意了,你下一次不会让我那么容易踢你的屁股了,你要把不喜欢的白雨抢回去,即使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但是还是要因为你的那无趣的男人尊严,而过来挑战一个你也知道比你强上不少的人。”

墨断尘一顿口嗨,逻辑思维敏捷。

“你!”说的王无双语塞,“孰强孰弱,还未分明呢,”只好留下一句狠话,离开了。

“你怎么最近这么喜欢说啊,”白雨开始感到奇怪,虽然墨断尘给她讲了车安吉和舒尼亚的事,但是她没有想到墨断尘感觉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话特多,还特别喜欢说一些很嬉皮的话。

“我最近嘴巴开了光 说什么什么准,所以最近练习一下,你不介意吧,晚上联系也可以,”墨断尘又对着白雨挑眉毛,

这一次白雨没有惯着墨断尘,实打实的给了墨断尘背上一巴掌。

观众席上部分,维尔雅红着脸也给了舒尼亚背上一巴掌,

“你干嘛?”舒尼亚看着维尔雅,

“没什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