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气压世间三百载 > 正文
第二十六章 剑斩女鬼,不识风趣
作者:狂药三罐  |  字数:5661  |  更新时间:2019-07-13 01:56:31 全文阅读

南国伏水,第一州落诗皇城的城郊。

圣首余家家主余半海,和糟老头子袁大棠正坐在马车上下棋。其实余半海根本没有心思下棋,后面那辆马车巨大无比,更是极为僭越地用六马驱使,这要是被那些文人骚客、朝廷大臣看见,那必定是第二天就是各种弹劾,民间议论纷纷,朝堂上奏疏齐飞!

余半海可不管这些,自己孙女都已经躺在里面浑身颤抖,重度昏迷了,别说有人来告他,现在就算是伏水的皇帝搁在他面前挡道,他也要一路碾过去!为了皇帝那个可笑,又没有十足把握的计划,余半海可是在那深宫里待了五年多,一次又一次地错过带孙女去南部三州的机会,就算这个时候离开,会让伏水国脉动荡,他也不管了。

车队一路疾驰,马车内却是一直平稳,这不,袁大棠跟余半海下棋,已经连赢了好几手了,难得找回一次面子的袁大棠却也不是很开心,到了最后干脆搬走棋盘,开始煮茶。

沏好一杯,放在余半海桌上,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开口道:“喝一口,定定神,你这样干着急,那马车也只能跑这么快了,难不成你还能再加两匹上去?这用上皇帝的规格已经是最适宜的了,真要上八匹马,反而跑不快。”没错,两辆马车都是一车六匹马,而马都是从何幺那弄来的,这十二匹烈马的祖上,本是何幺的重骑战马,后被俘虏之后,伏水是想尽一切办法给它们配种,后面的后代有极少数保留了它们祖先的强悍。

昨夜,余半海同意袁大棠跟着他去南部三州之后,袁大棠二话不说就大跨步走进皇宫,一路畅通无阻。

“拿十二匹,派人送到我府上吧,不过就两辆马车,不介意吧?”袁大棠坐在御书房的椅子上,端起那妩媚宫女送来的茶水,喝了一口之后直接开门见山。

中年皇帝坐在正座上,缓缓才开口道:“倒是不介意,不过真的要走?”

袁大棠放下茶杯,丝毫不在意用那极为名贵的茶叶泡出来的茶水四溅:“走,咋能不走,难得余半海同意我一路同行,我也正好去那南部三州享乐一下。哎呀我这大半辈子,年纪轻轻就入朝为官,一路磕磕碰碰摸爬滚打到至今,想过这天下百姓,想过你和你父皇这些庙堂君主,更想过这伏水大国,唯独没想过我自己,现在老了,受不住冻了,反正也辞了官,清闲下来,去那边住个一段时间,多好。”

皇帝想了想:“……那你们走了,我这伏水的文道谁扛?靠那些世家……”

袁大棠伸出一只手,示意皇帝停下说话:“行行行,余半海我不保证,但如果让他们扛两年,这伏水出了乱,那我再回来,当然,最快两年。”

见皇帝不语,袁大棠又开口:“行啦,你等一下叫人把马匹送到我府上,我现在也不和你说了,我家那位可是煮了‘饭’等着我了,先走了。”

辞了官,连那句“臣告退!”都不说了,反倒是许久之后,皇帝起身,对着早已走掉的袁大棠:“恭送先生。”袁大棠,是帝师!

“吩咐下去,派三个一道,一个二道跟着,还有,那从何幺来的好马,送十二匹过去。朕累了,起驾回去吧。”皇帝对着面前的空气说道,一出门,十六人的大轿已经停在御书房门口。

……

余半海喝完一杯茶,感觉心中烦闷略略减轻,袁大棠说道:“你觉着会有谁跟我们这动手?最厉害、平时蹦跶得最欢的那几个肯定会,那你说下面稍微次一点的,又有几家有那个胆子伸出狗爪,也想来摸一摸我们这黄花大闺女?”

余半海脸色阴寒:“哼!他们那些无非也就是肉痛地派几个没了脑子的死士,假如能成功肯定是觉得皆大欢喜,假如不成,那明天再在朝堂上弹劾一番,再顺便宣传到民间去,也就这几把手了,想想都能懂。”

袁大棠接道:“也是,要是今儿他们成功把我们干掉,那即使消息传回去,他们也能用什么‘余半海和袁大棠擅自僭越,一车驾驭六匹马,其罪本就当诛,现在半路死在劫匪的手上,也是罪有应得’这样的借口。不过……也就这样了。”

这不,话刚说完,旁边正单人骑马的皇宫二道极致剑修,立刻拔出三尺青锋,一剑向前进方向的右边刺去,剑气立刻穿出好几里,落在那埋伏得远远的一道神射武夫身上,瞬间那死士一道神射武夫的身体就湮灭了。

而当那神射武夫死去的时候,那离得最近的一道极致武夫才反应过来,立刻就想拉开身子往后面掠去。

然而他还是晚了,那皇宫的二道极致剑修嚣张无比:“早早地就干掉那放冷箭的,不就是想你们跑不了吗?你要是跑了,那我这剑,干脆也别提着了。”

又是一剑挥出,飞掠过去时,那地面都被剑气,斩出三丈之深,树上的鸟还没打开翅膀,就被那没控制好的、旁边泄露出去的一丝剑气,化为齑粉!那一道极致的死士拼命挪动身子左右腾挪,却只是让那道剑气在地上留下蛇形般的深沟,最终还是被击中,化为虚无。

可这道剑气还未停下,就像活了一样,接连在好几个地方消失又出现,最终飞向天空,方才消散。而马车里,袁大棠和余半海,都只是在冷眼旁观。

“呵!一道极致?不过他们最多也只有这样的了,到底只是想来碰碰运气而已。”袁大棠冷笑道。

余半海则是寒藏心中,表面不为所动:“都知道是碰运气,要是能派出更厉害的,估计那世家也快被宫里灭了。他们应该是想靠那神射来搏一搏的,其他的一道都只是希望能做到牵制作用,谁知道一开始那神射就被一剑灭了。哼,不自量力!”

袁大棠听了顿了顿:“这么大手笔的试探,虽说是好几方联合在一起,可这透露出的家底倒是不小。”

余半海冷笑道:“家底?你信不信他们随便拎一家出来,可都比你有钱?只是都是见不得人的,积着攒着又没用,就只能培养一下这些上不了台面的玩意儿。”

“唉,皇帝知道这些也没用啊,这些世家搁这伏水,说句难听的,历史比伏水还长,在伏水之前,那几任的南境王朝,哪一次爆发战争,不是这些世家受益?又有哪一次,背后没有这些世家的影子?”袁大棠苦笑道。

余半海道:“话可别这么说,你看我余家,哪一次搞这些腌臜事了?各大州分布的土地上,有多少是我余家亲自去种的?我余家可是千百年来,代代专心研究学问,哪像那些大家,净整些乱七八糟的。”

袁大棠应道:“这我可比不上你,我袁家祖上前几代是农民,最近几代才有人入朝为官,两百年都不到的家族史,哈哈。”

“得啦,甭想这些,都辞了官的人了,还管这些,要想管,等过个两三年你回去之后,你再整那些玩意儿,喝茶吧!”

袁大棠听言拿起茶杯:“不对啊,你咋知道我过两年要回去?”

“猜的。”

“厉害!”

喝了口茶,袁大棠赞美道:“茶不错啊!哪整的?”

余半海得意道:“自家种的,趁着时节,把刚刚长出的嫩芽全给收了,炒了一遍之后才拿到这么一小袋。”

袁大棠听言谄媚道:“那要不……”

余半海立刻变脸:“打住!请你喝可以,拿茶叶?不行!”

袁大棠略微有些失落:“行吧……其实吧,茶叶这种东西真的也不用整那些花里胡哨的包装啥的,好喝的话,就自然有人会买。”

“是这个理。”

--------------------------------------------------------------------------------------------------------

此时周涯必已经出了何幺很远,他之前学厨的那个镇子其实就在何幺第七州的边缘,与原本的西部大国,奕门的第三州交接,后来他走到那个书店的小镇,其实就已经是正式踏足了旧奕门的第三州,现在周涯必走出了镇子的西南门,打开信封。

只见信上写道:“奕门第三州,屯河中段。手腕系红绳”然后那信纸打开,还有一根红绳,周涯必看到之后,暗自庆幸。

“幸好这‘腕’字临走前还在书上请教过那大小孩,不然都不知道啥意思了。”然后就把红绳系在自己左手手腕上。

“大哥,那个屯河中段咋走啊?”周涯必拦住一个挑柴回来的镇民问道。

“嗨,沿着道一直走就行啦,不会的话逢人就问,天底下的路,只要你想走,那都是通的。”镇民摆摆手,挑着柴进城。

“说话真玄乎儿!”

没办法,一路上都没有遇到行人,这几天周涯必只好一直跟道走了。终于到了今天,走着走着遇到一驾马车,正要拦下来问问,结果无论是坐车里的,还是驾车的马夫,连鸟都没鸟他,一路狂奔。

周涯必也不生气,老道说了,多以善意看待别人,所以周涯必想着,没准那人只是母亲去世了,所以急着回家,这才没空搭理他。

“嗯,肯定是这样的。”周涯必此刻觉得自己聪明绝顶。

没办法,只好一路往前走,到了晚上,总算遇到了个破烂小庙,周涯必正要推开那道破木门走进去,惊奇地发现了那架马车停在门外。

“什么人啊,坐得起马车住不起客栈?”周涯必推开木门走进去,发现庙里面没有人。

“难道把马车给扔了?这么奢侈的吗?”周涯必找到一个用来跪拜佛祖的跪垫,双腿盘坐上去,就开始修炼,同时也警觉四周。没办法,听过太多那些从破庙里发生的江湖恩怨以及牛鬼蛇神了,现在自己进来还觉得有点怕怕。前几天都是在驿馆住,现在这路上可没有驿馆,只能在这破庙对付一晚上了。

“嘻嘻呵!”

周涯必猛地睁开眼睛,右手放到剑柄上,咽了一口唾沫。

“什么鬼?难道我真遇上女鬼了?”周涯必心中呐喊道。

等了许久,都没有动静传来。

“看来是我太紧张了。”

“嘻嘻呵!”

砰!周涯必全身缠绕气机,右手拔出木剑。只见一道倩影从远处掠来。

“有鬼!”

周涯必不退反迎。老道黄百岁虽说不信天上有神,可是他说过世间真的有那些意外出现的鬼怪妖精。就比如之前那头白皮吊额的大猫,假如再给他吞个几百人,没准它就真的能开了灵智,成为一个精怪。

不过其实鬼怪妖精什么的,在何幺、羌生、伏水的领土上根本不可能出现,除非它不现形不动手什么的,因为这三个大国,可都是有国脉的,管你什么千年老妖、万年老鬼的,只要你一动手,那瞬间就是一道雷霆下去,统统化为飞烟!

而且随便拎一个武夫出来,那浑身的血气,都是天生对付这些玩意儿的利器,就连那些稍微有那么一点点浩然正气的书生,都不是这些精怪能随意欺负的。而这些天生邪秽的玩意儿或是那些成精的精怪,想要在这三个大国内正常修行生存,那都是要经过国脉同意的。精怪还好一点,至少有个实体,想那白皮吊额的大猫,至于那些惨死冤死,又或是怎么怎么样变成鬼的玩意儿,至少是没有实体的,那都是弱得不行,像那些鬼啊怪的,没个几百上千、几千年的道行,连最低等的三流武夫、乡村书生,都可能干不过。

而只有在旧奕门的第一、第三州,精怪鬼物什么的,才会多一点,可是即使是有几千年道行的鬼怪,碰上了寻常的二流武夫,甚至厉害一点的三流武夫,那都是打不过的,只有精怪会稍微引起那么一点人们的注意,但凡一有精怪出现,那很快就会被人围剿致死。

至于那边缘小镇的白皮吊额大猫之所以能活那么久,那是因为它还没成精,还差一点,再加上大过年的,谁会管那玩意儿?

至于这庙里的女鬼,那是膨胀了,就两三千年的道行左右,吞吃了那马车里大腹便便的富商和没啥血气的马夫,就觉得自己很厉害,都还完全看清、感应周涯必,就乱飞进来,结果就是周涯必那沾染气机的木剑一剑刺出,那女鬼轰然倒地,倒在地上身负重伤,三千多年的道行瞬间就有两千多没了。

而且以她那身体的消散程度来看,估计是快凉了。

周涯必蹲下来看着她,一点都不担心她突然来个绝地反杀。笑话,三流圆满武夫的血气还摆在这呢!再说了,周涯必的身体天赋强得吓人,一身血气直逼二流极致武夫,就是送上前去给这女鬼碰,她都不敢碰!

其实那女鬼在看到周涯必起身飞掠而来的时候,就已经想跑了,她可是看到一坨浑身冒着滚烫热气的玩意儿向她冲来。然而她还是慢了,一剑刺来已是幸运,要是周涯必刚刚是用拳头给她一拳,估计她直接就去见孟婆了。

周涯必就蹲在那女鬼旁边左看看,右戳戳,毕竟老道讲了那么多次,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些邪魅玩意儿呢。之前的精怪算是勉强看到半只,现在这眼前的鬼物可是实打实的鬼物,可没有半只的说法。

“公子救救奴家,奴家愿意侍奉在公子左右!”那女鬼却是开口了。

然而她注定要失望了,虽说这女鬼长得确实不赖,可是周涯必这一路走来,还没见过哪个女子有自家二师姐、三师姐那般好看,这女鬼虽是其中最好的,可也差了好几个档次。再说了,在周涯必心里,侍奉的意思无非就是洗衣叠被、端茶倒水、洗碗做饭之类的,这些他自己都会做,何必找个鬼来干?

于是那女鬼就很不幸地消散了,三千年苦修化为一团飞烟,消失于世间,仿佛从来就没出现过在这破烂小庙。这时周涯必觉得闲来无事,就掏出从上个镇子买的本子,开始写事件,不过是从自己出了密境之后开始写。

“多少多少年,几月几日,进了什么什么城,待到十二月底,期间学会厨艺以及药理和药膳……”

“……打死一只白皮吊额大猫……”

“走出什么什么镇,用白虎皮换了书店老头的礼物……”

“小破庙遇到女鬼,结果一剑下去就没了……”

写着写着,没东西可写了,就又坐下打坐,凝练气机。

……

这鬼怪相对于精怪来说,确实是一个很脆弱的东西,就算是要杀一个普通人,都要费好多心思,像刚刚那个,三千年道行,才能比较轻松地吞吃一个毫无战力的富商,一个身材矮小的马夫,一遇到周涯必这个三流圆满武夫,却仍是被一剑刺爆,只能渐渐消散。那只白皮吊额大猫却是连连给周涯必带来险情,而且那大猫只能算是半只精怪。

而对于那些山野鬼物来说,很多地方都不友好。例如说你在山上苟得好好的,突然一支军队经过,随随便便唱两句军歌,估计身体就要被震散了。鬼物也能看到,那些杀气、血气不断从军队里冒出,就算你是个几万年道行的老妖,只要靠近一支百人军队,那都是瞬间死亡的。

即使军队里也没几个能称得上是武夫的人。可即使这样,鬼物都是极其难受。其实这世间不是人人都能修习武道,之前说普通人,十五岁三流圆满,二十岁踏足三流极致,二十八岁入二流什么的,那只是对能修习的“普通人”的定义,这世间很多人都不能成为武夫,或者成为武夫也是成就有限,就比如之前那经常找厨师“老吴”和“老武”麻烦的那个同村的三流武夫,这辈子撑死了,就最多在三流徘徊了。

……

南国伏水,第五州,“青墨”州。

余半海的夫人姜氏,和余九酒的贴身丫鬟,一起将余九酒从马车上搬到早就准备好的宅子里的房间中。

此时余九酒的脸色略微变得红润,小脸甚是俊俏,可惜此时没有少年郎能看见。

别看这宅子仿佛只有余家和袁家两伙人,可是周围早就布满了高手,不泛有一道的,甚至那二道极致的剑修,就守在房门口的屋檐上。

余半海将余九酒安置好,拉着袁大棠走出房门,对着他说道:“如果那群玩意儿还不死心,我就让他们那些人派过来的人,一个都回不去。他们总得肉痛吧?”

只见袁大棠奸笑道:“你好坏哦!副相大人!”

余半海得意地摆摆手:“哪里哪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