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气压世间三百载 > 正文
作者:狂药三罐  |  字数:2243  |  更新时间:2019-09-05 12:58:54 全文阅读

锲子

话说这世间尚武,武者,有万勇之气,当拳脚相加之时,更是热血澎湃。飞檐走壁更是羡煞多少旁人,而周鸭碧就是这旁人之一。

周鸭碧是个孤儿,据说幼时被一乞丐老头捡到,被他抚养到九岁,可惜造化弄人,一场何幺国百年难得一遇的大雪还是间接要了这老头的命,老头为人善良,既以乞讨为生,却不沾寻常叫花的恶性,老好人一个,为了抚养周鸭碧,时不时还要帮人家做短工,许是何幺国民风淳朴,他人见他一个瘦弱老头还要抚养一个幼孩,也会给他诸多照顾,然后当周鸭碧渐渐长大,老头的身子骨也如这将要燃尽的蜡烛一般,渐渐燃尽。

临走之前,也许是回光返照,老头居然坐了起来,抓住周鸭碧的手:“老头我是不行了……你也别哭了,我这一辈子啊,啥都体验过了。”确实,老乞丐这一辈子穷困潦倒,到处流浪,也幸亏命硬,没有惹上恶疾,没有被那兵荒马乱夺走性命,一个普通人一生活了七十多年,其实也是寿寝正终了。

老头摸摸脑袋,回想自己这一生:“我喝过伏水国的黄酒,虽说是别人剩的……也去过羌生国乞讨,不过那边的人都比较小气,不大爱施舍我,不过也不能怪人家,这世道本来就不太好……在奕门没被灭国时我也去过奕门,不过我去的时候刚刚好是在战乱时候,唉~战争啊,始终苦的是咱老百姓。”许是害怕那横尸遍野的城郊,又或是那骑着高头大马的士兵手中染血的刀剑,老乞丐的手在颤抖。

老头脸色愈发苍白:“你记住,这世间你可以多走走,虽然你是个乞儿,可能这一辈子也没啥成就,你别怨这世间,要以善待人。这何幺是我人生的终点,但是它是我待过最好的地方……”说完,手就垂下了,没有任何不甘,好歹还有个幼孩能为他送终,而不是独自终老,尸体腐烂而无人知晓。

“我都懂,我都明白。”周鸭碧抓着老头垂下的手许久、许久。直到天亮,周鸭碧方才抓起别人丢掉的破布,将老头包住,缓缓地拖到竹林之中,将尸体就着枯竹以及树枝焚烧,许久火才生起,骨灰被撒入旁边的小溪。生火的手被那树枝摩擦,划破了皮,微微有血渗出。

做完这一切,周鸭碧就累倒了,睡在了小溪旁,此时已是初春,何幺国的大雪来得太急、太猛,老头刚刚熬过了大雪,却在这万物复苏、生机盎然的初春走了。也是,何苦挣扎?不过总归是在这焕发生机的美好季节逝去,而不是在那白茫茫的一片中,找不到自己通往黄泉的路。倘若老乞丐在冬天去世,或许周鸭碧连火都生不起。

许久。“诶~师傅你快过来看,这里有个小屁孩在这睡觉……啧啧啧,还眉头紧锁,眼中带泪,不会是想着哪家姑娘吧,年纪轻轻这可不好……”一个身穿道袍的女子叽叽喳喳。

身为女子穿着道袍模样非常怪异,但是女子生的清纯娇俏,倒是别有一番风味。女子身后还有二男一女,都是身着道袍,女子旁边还站着一个老头,一身道袍洗得有些发白,老道士的头发也是全数白色,胡子留长,要是能把几分市井之气收去,倒是有几分仙风道骨、得道高人的样子。

那两男一女中,其中一个男的,身材矮小肥胖,长得却不贼眉鼠眼,看起来富态可掬,只不过这富态可掬的样子配合上道袍有几分怪异,他们的师傅,也就是老道士管他叫周鼠清。

另外一个男的,模样清秀,宛如富家公子,纨绔世间,颜色暗淡的道袍也压不住他的帅气,这要是换上锦衣或者盔甲,定然能引得多少闺中少女眼眸含春,秋波涟涟。周虎语。

另外一名女子,看起来十分安静,实际上她确实很安静,不喜言语。唤作周蛇言。

而那个一开始就叽叽喳喳的女子叫做周兔脆,人如其名,声音清脆响亮。老道士叫做黄百岁,名字由来不详,手里拿着个挂着旗子的竹竿,上面还大大地写着个算命两字,这一伙人就是算命的。

周兔脆上前戳醒周鸭碧。

黄百岁眼睛眯成一条线,说道:“你跟我走怎么样,我们就是一群算命的,就差一个人打杂什么的。”话是这么说,只不过是老道士黄百岁想在算命不准被人砸摊之时有人出来顶包挨打而已。

“有饭吃吗?我吃很少的……有个地儿能睡就行……”周鸭碧弱弱地说道,手中拽紧的破布衣服的衣角,显示着他心中的不安。

“这小鬼真有意思,可以欺负他很久……师傅我们带上他吧,他一个人才这么丁点儿大也挺可怜的。”性格活泼的二师姐周兔脆捏了捏周鸭碧的小脸,也不嫌弃他脸上的黑乎乎的脏东西。

“嗯,带上吧……小鬼你有没有名字?没有的话我帮你取一个吧。老头子……老道我取名字可是有一手的。”老道士黄百岁又恢复他自认为慈祥的笑脸……像朵菊花似的,还带着几分猥琐的气息。

“我有名字的,我叫周……周鸭碧。”周鸭碧抬起头看着那张菊花脸。

“什么?你叫周鸭碧?鸭子的鸭吗?”周兔脆凑上前去问到。

其余两个周鼠清和周虎语也是转头。就连不爱热闹、不喜言语的三师姐周蛇言也是就目光投向此处。毕竟以动物的做名字虽然说有“贱名好养活的”说法,可实际上很少人会这么取名。

“是……是的吧。老头子给我取的,我不识字。”周鸭碧说道。然后又喝了一口水,之前哭太久了。

“唔……那你跟我的几个徒弟还真是有缘。不过既然你跟我们走,我就收你做记名弟子吧,过来认识一下,这是你大师兄周鼠清,你二师姐周兔脆,你三师姐周蛇言,你四师弟……四师兄周虎语。”老道士黄百岁大有深意地看了周鸭碧一眼。

“哦……好。”周鸭碧自是一口答应下来,什么记名弟子他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反正他知道,或许跟着这群人以后就能吃得饱,也应该最起码有个破庙能住。

周鸭碧往小溪的方向磕了三个响头之后,就被二师姐周兔脆牵着手走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磕头,但是他在镇子上见过那些办白事的人最后都会这样做。他们还有点香啊什么的,还会请人回来跳来跳去,可是他没有钱,也没有香,他什么都没有,他只有自己,所以他就带着自己,和这师徒五人踏上了去小镇的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