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行有路道含殇 > 正文
三十五章
作者:李宇豪汉  |  字数:2080  |  更新时间:2019-09-30 07:44:28 全文阅读

林海生全力催动《瀚海诀》,一次次化解着飞尸们的攻击。片刻之后,他的额头渗出了汗珠。

  他只是元婴初期,进行单纯的法力对抗,怎么可能比得上三具元婴后期的飞尸?

  更何况那死气……不能碰……太危险了……

  “时不我待!必须打破僵局,以全力一击冲出去!”

  林海生心里暗暗道,与此同时,他凝神聚气,疯狂调动剩余的元婴法力,使其集中于一点。

  “呼~”林海生深吸一口气,引导法力极点沿《瀚海诀》的路线瞬间爆开!

  “瀚海阑干百丈冰!”

  他低吼一声,周围的温度急剧降低,一道巨型冰锥冲天而起!杀向了左翼的飞尸。

  “嘿嘿……”

  那具飞尸发出一阵阴笑,面对这《瀚海诀》里的杀生大术,它的笑充满了诡异。

  三具飞尸相视一眼,各自捏诀,它们的气息一下子攀升了许多,在不惜折损同伴的情况下,它们竟然还隐藏了实力!

  而面对林海生的冰锥,三尸合力,打出了一道黑气手印,重重地击在冰锥之上,那冰锥竟眨眼间被拍得粉碎。

  “怎么会这样!”

  这下轮到林海生惊恐了,他目前所能施展的最强攻击手段,居然如此轻易地被打破了!

  这绝对不可能啊!即使他与对方法力有差距,但这一招可是化神层次的水准啊!怎么可能如此轻易被……

  突然,林海生愣住了,更大的震惊显露在他脸上——他无法感受到自己的元婴了!

  刚才,他的确将全部的元婴法力挥霍一空了,但怎么会连元婴本身都消失了?

  林海生面色煞白,紧接着,他胸口一闷,吐出了一大口鲜血。

  “呀呀呀,林公子,怎么突然间这么狼狈?”

  戏虞声在天地间响起,林海生艰难地环顾四周,却没有发现多余的身影。

  但他记得很清楚,这声音的主人是尸魔。

  “你做了什么!我怎么会这样!”

  林海生找不到尸魔,只好对天长吼,此刻他披头散发、破袍烂衣、血染白襟,倒也十分符合尸魔所说的狼狈。

  “我做了什么?”听到林海生的怒吼,尸魔笑得更厉害了:“我什么都没做,全是你林公子自己做的呀,哈哈哈!”

  “我……自己做的?”林海生一脸难以置信,他没事把自己的元婴弄没干嘛?

  “是啊林公子,不守信用的人当然要付出代价~”

  看着林海生无比迷惑的样子,尸魔不妨把真相稍稍透露给他,说不定还能收获一个不错的表情呢。

  猎物因悔恨而产生的痛苦,正是它所陶醉的……

  “信用?”

  林海生终于回忆起来了。

  “……心魔……大誓……我……告诉了……秦致轩……”林海生颤抖地将过程重新叙述出来,说到最后,他面如死灰。

  “修为散尽……不得……好死……”

  林海生的嘴巴微微翕动,原本锋利的眼神逐渐涣散。

  “是啊,林公子,你违反心魔大誓惨遭天道反噬,本尊今日也是遵从天道意志,万非得以啊。哈哈哈!”

  尸魔的声音在天地间回荡,夹带着肆意的笑声。

  “不、不可能!想要我的命,你尽管来试试!”

  林海生再次对天长吼,模样癫狂,他的手按在蓝宝石戒指上,眼睛充血,宛如发疯的野兽。

  “鸿帝给予的守护戒指么?啧啧啧,我可不敢接,现在我的真身在万里之外,我的这些手下嘛……你随意咯。”

  尸魔在万里之外的一处高山上遥望着,此事它早已经过了无比稠密的推演,一切布置不可谓不齐全。

  “你!”

  林海生感觉心脏一阵绞痛,他无力地跪坐在地上,此前的癫狂慢慢化作颓废。

  真没想到,今天竟然是他的死劫……

  他抬起头,眼神是那么的无助,对着天空轻语。

  “这样对我,到底于你有什么好处?”

  这话,一时间却也分不清是说给天道听还是说给尸魔听。

  天道不言,但尸魔发声回答了林海生的疑惑。

  “原本没有什么好处,不过却可以创造好处,今日所为,也只是为了创造一个与林公子交易的条件罢了。”

  “交易?什么交易?你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林海生咬紧下唇,艰难吐字。

  “哈哈哈!本尊可以放林公子安然离去,甚至有办法消除你我之间的誓言联系,不过……”尸魔的语气渐渐认真起来,

  “不过,我要你的守护戒指和《瀚海诀》!当然,你也要重新立下誓言不透露此事。”

  “想要《瀚海诀》?你想得美!”

  听到这,林海生不禁怒火中烧,《瀚海诀》乃是他们家族秘法,怎么能交出去。

  “哎呀,林公子,慎言啊,今天是你的必死之局,情况再怎么糟我都也能用搜魂将你脑中的《瀚海诀》搜出来,现在跟你谈判,只不过是还想要那戒指罢了,你要搞清楚状况啊。”

  “你!”

  林海生握紧了拳头,又无力地松开,是啊,《瀚海诀》怎么能逃得过一位大乘期强者的搜魂?

  他跪伏在地上,数不清的眼泪在他脸颊上流淌。

  “……对不起……父亲……”

  ……

  一处隐秘的山涧旁,飞尸恭敬地向尸魔呈上了守护戒指和《瀚海诀》。尸魔连忙接过,喜形于色。

  “主上,我们为什么要放过他,不杀人灭口的话,属下怕那鸿帝……”尸魔身旁,一具飞尸担忧地询问道。

  “呵呵,这次弄得太凄惨了,我想那个家伙也不好意思面对自己的父母吧?”尸魔冷冷一笑,

  “正好给我准备了时间,现在有了这些,我有充足的信心能度过这人魔劫,等到那时,就算他鸿帝亲至,本尊也不会怕他!”

  “哼,现在抓紧时间渡劫,等我成功后,再去把那只鸟给宰了,从那个女人手里拿到神技与先天至宝。”

  “待所有事了结,本尊便苦心潜修个数百年。”

  “到本尊出关之时,普天之下有谁能敌?哈哈哈!”

  ……

  林海生浑浑噩噩地走在山间,他的修为已经得到恢复,但此刻他的状态连普通人都不如。

  他随便走两步都能被路边的石子绊倒。

  绊倒了又爬起来,继续走路,就这样反反复复。

  宛如一具行尸走肉。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