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界尽头 > 正文
第一卷 不一样的生化危机 第一章 光
作者:道无  |  字数:6006  |  更新时间:2019-09-22 17:03:03 全文阅读

璀璨星空,神秘隐藏,一点明光忽闪,整个宇宙都出现了涟漪。然而,这等异象却没有任何智慧能发现,世界还是在原本的轨迹上存在。

有一个地球,上面的一个古老的国度,被称作“龙国”。

秦川是一个25岁的龙国男士,刚从医科大学毕业不到一年。他185cm的个子,端正的五官搭配着消瘦的脸颊,如果能再强壮一些,也能上梯台走秀。只是学医的他,已经在大学蹉跎了整整七年,也只能勉强拿到了毕业证。

毕业之后的秦川不仅没有成为一名医者,还找了一个跟医学七竿子打不着的工作,唯一学到东西就是“壮胆、心脏大”。家里的人早以对他失望,要不是家中还有一个弟弟,他非被自己那位恨铁不成钢的老爹打死。

刚刚谢绝了老同学刘洋的请客,回到住了小半年的小窝,一室一厅没厨一卫的出租屋。他的口袋里揣着三千块钱薪水,站在窗边用没有焦距的目光面对着楼下稀疏的人流。

他看着那些同样在这个城市打拼,此时才归巢的身影低语“真的好想过刺激一点的生活啊!吃饭排泄睡觉上班,反复重复,已经循环了近二十年了。无聊的生活,无聊的人生!哪里来的斗志去拼搏...‘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外面的世界没有我...’我喜欢什么呢?自由的奔跑,奔跑在全世界的马路、山峰、河流、戈壁、沙漠、森林...哥门儿啊!进入社会了我才知道,自己有多渴望得到自由的门票。明天早班,洗漱睡觉,至少梦中更加精彩!”

刘洋是秦川的大学同学,也是七年的室友,这个室友也是为了那一页毕业证整整混了七年的老“学霸”。因为家里有点关系,毕业后拿着证书走后门进了个制药公司,干起了销售的行当。凭着一股子“酒肉穿肠过,钞票兜中留”的气势,也是月薪上万的“资本阶级”。然而,也是这七年的同在屋檐下,让他和秦川建立了非常深厚的友谊。

秦川躺在只有些许柔软的单人床上,准备继续使用对未来的迷茫来催眠。就在这时,“想穿越吗?”一个没有男女老少之分的声音,突然在秦川的脑海中响起!

“呵!迷茫产生的幻觉吗?这个平淡的世界真的不适合我,都想要依靠‘穿越’这样的幻想来安慰自己了。那么,穿越吧!”秦川一愣之后,情不自禁地小声说道:“想!”大脑突然眩晕,接着就完全失去了知觉。

再次醒过来,他的脑海一团乱麻,就像是做梦还没醒,就差一个“正在读取”中的横条,在加上“拼命加载”几个字。身体周围似乎站了好几个人,耳边更是充斥着各种小声的议论,接着便有一只手用力托住后背,扶着他坐了起来。

“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一个穿着迷彩服的中年男人蹲在身侧,手搭秦川的肩膀,面色微微有些不安地询问道。

秦川皱起了眉头,用手揉了揉脑袋,眩晕感消退了不少。几双穿着各不相同的腿就映入了视野,有牛仔裤、西裤、运动裤。秦川抬起头,迅速的打量了一眼周围的人物。

蹲在他身侧的显然是一位军人,穿着迷彩服,上面有胸章肩章臂章。虽然没当过兵,但是肩章上面的图案还是认得,显然这是一个上尉。如果排除是普通人自己私自穿戴的话,应该是一个真正的军人。

周围的几人也很好判断,左边第一个是一位穿着休闲装,脸色微红表情焦急的家伙,看上去跟秦川差不多大,怀里还抱着一台小巧的笔记本电脑,“普通职员”的范围很大,应该不会出错。

左边第二位,是穿着一身整洁西装正在自言自语的青年,大概不到三十岁,黑色西装的质地很不错,在加上里面白色衬衣和没有一种上位者或者二代气质,多半就是“白领”人士。

右侧的另一位是穿着一身运动服,身体正在颤抖的初中学生,毕竟那青涩的脸和标准的校服还是很好认,说不定还是初一初二的学生。初中生的注意力一直在军人和他的身后摇摆,时不时转过头望向身后。这几人聚在一起显然是觉得有一个军人在这里能够安定内心对未知事情的害怕。因为在稍远一点的地方,站着十五个叼着香烟拿着棍棒的不良小青年,看上去跟初中生的年纪相仿。五颜六色的头发,加上耳朵上面的饰品,以及脸上的不屑和嘴里宣泄的脏话。

加上这些人现场一共是二十人,周围是空空荡荡的一片,除了在不良少年们后面的那个接近十米直径的光源。

“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军人再次询问。

“谢谢你!我也不清楚,不过很显然这里不能随便离开,对吧?”秦川发现这里的环境非常陌生,但是周围的几人跟稍远一点的不良小青年们都没有四处走动查看。

看见秦川脸上虽然同样的充满了疑惑,但是没有刚醒来时的慌乱,中年军人对他高看了一眼:“这里确实走不出去,除了你是最后一个醒来,其他人都在周围转了一圈。听我说,我第一个醒来,在你们都昏迷的时候,检查了周围的环境。除了中间的光源,没有其它多余的东西,这里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广场。广场四周的边缘是墙壁,完全封闭的墙壁,整个广场的直径大概是两百米。我原本以为你们之中有谁会知道些什么,结果等你们醒来都是一问三不知。哈!都别太担心,保护大家是我的职责!上面好像是天空,也许有办法能飞出去。至于那个巨大的光源,我不懂它的原理,走不进去,但是能把手伸进去,很奇特。距离我醒来大概过去了十分钟,在这期间除了我们已经在这里的二十人之外,再没有其他人出现,也没有特殊的事情发生。不知道我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现在,你们有什么想说的吗?”

在中年军人说话的时候秦川从地上站起来,仔细打量了一遍四周的环境。除了听军人讲解自己的发现,在他的脑子里一直回想着“想穿越吗?想穿越...?”难道这是另一个世界?不过另一个世界的样子有些独特,确实有些超乎想象。没有土著居民不说,关键是,这个世界是不是小了点?把我们装在盒子里的人?光源是唯一一种存在于这里的“神奇事物”。

中年军人说完自己的判断看了一眼仿佛在思考的秦川,然后看了看焦急等待的普通职员,望着自己和秦川仍然自言自语的白领,以及时时关注着远处的小青年群体,而自己身体不停颤抖中的初中生。他接着说道:“也许大家应该交换一下意见。”

“我叫秦川,秦皇岛的秦,山川的川。您怎么称呼?”秦川道。

“我叫王建东,很好记。你叫我老王……叫我王哥吧!大家都报个名也便于相互之间的交流。”王建东回道。

“我叫程熊,王哥好,秦……”初中生听见王建东说报名,赶紧回过头来说道。

“叫叔!”王建东朝着程熊一瞪眼。

初中生刚准备叫叔,一个不分男女老少的声音就响起来了:

“请注意!这里是光,三分钟后将传送你们去其它世界,完成光交给你们的任务。任务完成之后将回归这里,获得你们的工资。你们的工资将使用万能点结算,万能点只能在光这里消费,想要永远离开这里需要十万点万能点。使用万能点,可以在光这里购买到任何你们想要的事物。现场所有自称为‘人类’的你们,将作为光在这个时空的第一批员工,光可以简单地告诉你们一些信息。光刚刚解析完这个世界所对应的所有‘同位面维度无限时空’世界,光选择在这个时空的地球上建立完成。用地球的方式寻找任务执行者,即为‘招收员工’。警告!同队员工之间禁止相互伤害,根据伤害的程度不同,光将对你们进行判断性处罚。现在,请员工们提取身边的工具做好迎接任务的准备。提示:工具箱里面装着有助于完成任务的基本工具。距离穿越世界的传送时间,还剩下两分钟。”光球发出了跟秦川来到这里之前,最后听到的声音相同的声线。

“你是谁?为什么囚禁我们?你有什么目地?”王建东大声地质问,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复,所有人都看着他,也希望通过他的问题得到更多的信息。

“果然跟我猜测的一样,我看过类似的幻想作品,轮回世界,无限世界,这是无限轮回的世界,这是无限流。我居然是作为第一批,哈哈哈!作为第一批无限世界的经历者,我一定能成为强者,成为前辈。对,快快快,打开箱子,这是初始的福利啊!让我看看这里面是什么,新手装备?太好了,想不到还真有初始的装备,这样的世界最主要的任务还是活下去,活下去才能成为强者,什么样的强者?还有可以购买一切事物的万能点?好期待,好期待...”白领面色异常的红润,整个人都激动得颤抖了起来,大声地自言自语。

“王哥你出现在这里之前发生了什么?”秦川没有对白领男大声的话语做出反应,只是内心开始了莫名的悸动。他一边迅速打开左手边的箱子查看事物,一边向王建东询问道。

箱子里面装着一套弹性十足的防护服,一把类似AK47的步枪,三个装满弹药的弹夹,一把二十公分长的直刀,三个黑色的物体应该是手雷,一块黑色的儿童电子表。

“因为工作上的事情,就跟老婆吵了一架。像我这样文化程度不高的人,在面临转业的时候都差不多。然后我抱怨了一句,‘女人真是不省心’。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耳边,就是刚才的这个‘光’的声音。问我是不是想省心一些?我下意识的回答‘想’,之后就失去知觉了...咦!这是真枪,这该不会是什么恐怖组织吧?...”王建东认真地检查着从箱子里拿出来的AK47说道,没有再过多的询问或者去质疑“光”,而是立马放下步枪,迅速地换起了衣服。

白领男大声的自言自语也许提起了一些人的熟悉感,或者大家都本能的觉得应该注重工具箱里的工具,因为有一股陌生的,一种被掌控着的感觉压迫着所有人的心脏。

突然遇见一些神奇的,无法理解的事物,作为普通人类的渺小就会自然的凸显出来。

“王哥!我们现在怎么办?”小职员看着都在紧张更换衣物的众人,满脸疑惑地望向王建东。

“都先把衣服换上,这衣服的材质我从来没见过,感觉很柔软也很牢实,凭借我的力气无法破坏,应该会对我们有一定的好处?我虽然不知道什么无限流,但是,就现在的状况来看我们应该接受建议,准备好迎接所谓的任务,毕竟我们已经算是砧板上的肉了。”秦川已经脱掉了自己的衣服,正把箱子里拿出来的衣服往身上穿。

“按照秦川说的做。”王建东严肃地大声说道,同时也迅速地装备着自己。

幸好这里没有女士,因为箱子里面的衣服是一套连体的黑色紧身衣,虽然弹性很好,但是在场的人都选择了贴身穿戴。只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也存在一定别扭的感觉,毕竟,很多人当着同性的面也是会害羞的。

这种防护身衣在该开口的地方自然还是有能打开的设置,拉开拉链就像开裆裤。大小都方便,穿上紧身衣就跟多了一层比较厚的皮肤一样,并没有影响身体的协调性。

“接下来,都检查一下武器。虽然这里有可能属于某个恐怖组织,但是为了我们的自身的安全,武器必须要自己掌控好!这些武器比较简单,现代人都应该知道怎么使用。不过,我特别提醒一下,注意保险,没事的时候都给关好,枪口绝对不要对着人。手雷更简单,不过尽量不要用,免得误伤。”就这说话的短暂时间,王建东已经穿好了紧身衣防护衣,正在穿回自己的衣服。

时间不长,秦川以自己最快的速度穿戴好衣服、电子表,在小腿上绑好直刀,把手雷和弹夹装进衣服兜里。当他拿起AK47准备检查时。

“开始穿越”光的声音再次响起。

瞬息之间的意识变换之后,秦川发现自己正站在一条街道的正中间,就像是本来就站在这里一样,感觉刚才只是眨了一下眼睛而已。

这是一条比较偏僻的街道,街道上只有五六个变现匆忙的行人,街道是单向两车道,大概有三十米到四十米长短,两边是欧式风格的老旧楼房,高度差不多,都是五层楼。天空很是阴沉,看不见阳光,仿佛随时都可能下雨。

“嘟嘟嘟…………”,秦川转头看向被堵在自己身后的卡车。驾驶座的车窗跟着就摇下来,一个长着络腮胡子的白人面孔露了出来“Fuck off!...”。下面的话还没有说出口,络腮胡子就看见秦川提了提手上的AK47的动作,然后迅速地把头缩回车里,并关上了车窗。其它几个行人也发现了这边的情况,赶紧跑出了街道,有两人还掏出手机,显然是准备报警。

秦川四处打量一番,发现大家的位置都在这条街上,找到王建东的位置之后向他靠拢。这时候络腮胡子一脚油门迅速逃离了现场。

秦川看见白领男拿着AK47左瞄右瞄,初中生还在把自己原来的衣服往身上套,普通职员抱着枪站在那里望着下水道口发呆,王建东看见秦川过来便主动向秦川靠拢。

“大家都过来,聚在一起,在国外我们要团结。都不要怕,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刚才有两个过路的人打电话我已经看见了,肯定是发现我们有枪械准备报警。等会警察来了,由我来解释,你们谁会外语的主动报个道。”王建东已经没有一开始的不安,他大声地喊着,视线在靠近的几人脸上扫过。

“我会!”白领答道。

这时,白领男将步枪背在身后主动跑了过来,初中生楞了一下之后,也边穿着袖子边跑过来;普通职员这时候也抱着从箱子里拿出来的枪械装备小跑过来,AK、手雷、弹夹、直刀、还有一开始的笔记本全抱在怀里。不良小青年们有模有样地端着枪左右瞄准,就像是没有听王建东的大声呼喊,他们自顾自地大声叫喊着,特别的兴奋。

“你们这些小兔崽听到没有,快过来,大家在一起也好有个照应。大家都是…………”王建东向着不良青年们再次大声地喊道。

也许是由于传送时站立的位置不一样的关系,不良青年的位置离秦川他们比较远,所以一开始没注意到这边。直到现在,王建东又一次大声喊话才听见。

“喊尼玛啊喊!老子们是十三星,天不怕地不怕你以为自己算老几?”

“刚才在‘光’哥那里要不是没时间搭理你们,早特么揍你们了。”

“看你们几个比,贼眉鼠眼的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就是,要不是光哥说打死你们几个菜比要被惩罚,老子一梭子梭死你们。”

“草草!菜比!”

不良青年们对着秦川几人就是一顿嘴炮。

“这些兔崽子…………”王建东嘴角抖动,显然被气的不轻。

“不对啊!十三星不是该十三人吗?他们怎么是十五个人?”秦川看见王建东通红的脸赶紧转移一下话题,暂时还没有更多的提示,大家都在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还有两个自称大星星和小星星的。”初中生仿佛很是畏惧十三星一样,小声地说道。

“那他们不是有十三个中级星星?是反犬旁那个猩吗?中猩猩?哈哈哈”这时的白领男比刚才一直神神叨叨的正常了一点,主动参与话题,开了个玩笑,并故意望向普通职员。普通职员也露出了一个很是尴尬的苦涩笑容,还导致怀中的笔记本电脑掉在了地上,他赶紧蹲下去捡起来。

“你认识他们?”秦川疑惑地望向初中生程熊。

“恩!我每天都能看到他们,他们就住在我的学校周围。随时都是十五个人一起,经常来我们学校里面欺负人,看谁不爽就打谁,要是敢还手,还会被打得更惨的。”初中生程熊小声地对秦川说道,在说话的同时还不忘注意一下不良青年们是否能听见。

“你们学校的老师不管吗?门卫呢?”王建东有些气愤。

“不管,学校的门卫跟他们也是一伙的,他们还经常聚在门卫室里面抽烟。”程熊低着头再次小声地回答。

“还有,校长是小星星的大伯。也有同学悄悄报警,不过他们都不是成年人,被关上几天就出来了。他们从警察局出来就有人要倒霉,报警的同学很快就会被找出来的。所以平时同学们都不敢惹他们,看见他们都只是躲着。”初中生发现不良青年们都在等待中兴奋地打闹着,完全没有注意这边,顿时壮着胆子透露了更多的事情。

“等我回去,就找当地的战友问问,未成年就能无法无天?对了,你是哪里的人?怎么大家说话似乎都不带方言呢?”王建东紧紧皱着眉头,很是疑惑地问道。他决定等这次未知事件过后,就去帮助初中生。

“在...”初中生正准备回话,不过还没来得急说,所有人的脑海中就再次响起了光那独特的声线。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