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巨人战纪 > 卷一:血指环
第001 章 暗影
作者:南宫逸轩  |  字数:3190  |  更新时间:2019-10-26 20:02:18 全文阅读

南方领的夜空中,飘荡着几缕乌云。几只仿佛燃烧着红色火焰的荆棘鸟,在灌木丛中发出哀鸣。

三面悬崖的山顶上,仅有一间伐木工木屋。木屋门前,是一条弯弯曲曲的土路。土路两边栽种着巨大的橡树,黑胡桃,水杉。隔着高大浓密的乔木,远远望去,几乎看不到山顶的木屋。

而此时穿着黑色锦衣,头扎羽带的年幼皇子,弓着身背对着屋门,躺在粗糙的硬木板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这是他离开娘亲的第35天,这次秘密出来背负着沉重的使命。他要去往南方领征召援军,携雷霆万钧之势,驰援皇都。

远处森林中,传出几声孤狼的嚎叫。寂寞,孤独以及对皇娘的思念,百感交集。年幼的皇子眼窝中噙着的泪,不自然间流了下来。

一张缺失了一根腿的木椅,顶着残破的木门。山林间带着湿气的风,顺着木门的破洞吹了进来,拍打着残破的门,发出“哐铛哐铛”的声音。

依靠在木椅上浑身包裹着纱布的男子,被风惊醒。他瞪着惺忪的眼睛,透过破洞看着外面。

寂静的夜晚,暗淡无星。山顶沙石飞舞,山风呼啸。不远处的树林里,枝叶叶哗哗作响。

紧握长剑的双手,顿时放松下来。

而在此时,悬崖下的岩壁上,几条黑影缓缓地向上爬着。

最右边的黑衣人,头上包裹着黑纱,透过紧紧包裹住住身体的黑色皮甲,隐约感到胸部微微隆起。

这名黑衣人双手紧紧扣住石缝,身体向上拉起,接着脚尖踩在突出的石头上,右手向上伸去。

“扑棱棱,”风化严重的石块因承受不住重量断裂,向下掉落的石块在死寂的夜晚,发出清脆的响声。

爬到最高层的黑衣人向这边看来,透过黑纱仿佛能看到脸上的愤怒。黑衣人朝着下面做了个手势,几条黑影停止了攀爬,耳朵贴在岩壁上静静地听着。

而右边的黑衣女子紧跟着石块坠落,跌落了四五米后,死命抱住旁边岩石。摆正中心,慢慢爬了上来。

木屋内,年幼的皇子听到远处传来的声音,长长的睫毛忽闪着,眼睛睁开了。

而门口抱着长剑的男子,紧闭着眼睛头轻轻摇着。

许久后,崖壁上的黑衣人又开始动了起来。山间的风呼呼刮过。快接近崖顶,石块间有了潮气,摸上去滑溜溜的。

几个时辰后,黑衣人坐在崖顶上。拿出了黑玉水壶,把几只弩箭依次伸进水壶中。

这时乌云散开,借着淡淡的月光,黑色的箭尖上沾满了紫绿色的药膏。

黑衣人用布捂住鼻孔,另一只手小心翼翼的把水壶重新拧上,在风中的弩箭箭头很快变成了深褐色。

黑衣人头领朝着身后摆摆手,后面几个快步跟上。

来到木屋前,排成一排的黑衣人架好弓弩,搭上黑褐色的弩箭朝着房间发射。

犹如蝗虫过境一般的连发弩箭,透过薄薄的木板飞进木屋。

几轮发射后,头领挥了挥手,两名黑衣人踹开木屋门,猫着腰走了进去。

木屋内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音。

黑衣头领忽然涌上一种不好的预感,伸手从怀里摸出两颗榴石扔了出去。

房间内亮了起来,借助微弱的光线,看到房间角落里有两个人影。黑衣头领抽出战刃,惦着脚尖走进房间。

屋内有一种特殊的气味,夹杂着木头腐烂的霉味和青草的香气,还夹杂着一种花的味道。对花过敏的头领皱了皱眉,用头巾紧紧捂住鼻子,走到人影背后刺了过去。

“噗噗,”战刃很轻易就刺了进去,液体顺着战刃流出。

头领狐疑的看着人影用手轻碰两下,人影应声跌倒。头领用手指捻着手上出现的,泛着黄色的白色粉末沉默不语。

而在靠近木床的位置传来两声轻呼。早先进门的两名黑衣人,卧躺在木床下面,喉咙被割断,血顺着裂口缓缓流淌。

不大的房间,皇子和卫兵不见了踪影。

“搜!”黑衣人用脚踢开穿着衣服的稻草人,点亮了火把,在房间内和屋前房后仔细查找着。

用刀刃轻轻击打着墙壁和地面,来来回回的搜索。

然而期待中的地道并没有出现。

“队长,是不是他们听到我们声音,提前跑了?”一名队员朝着后面的女子看了看,小声的说着。

黑衣人队长低着头瞄了后面女子一眼,摆弄着歪倒在地上的缺了一根腿的椅子。“你们两个留在这里,其余人跟我走!”

三米多高的木屋,两个人能跑哪里?地面没有坑洞,去悬崖也不可能。那就只有两个,躲在房间和躲进树林。房间的话,几乎不太可能。就算躲在梁上,那也只能是卫兵把皇子举到房梁上。就是皇子躲好后他怎么藏,藏哪里?而据消息得知,卫兵是个深受重伤的男人。重伤的人是绝对走不远的。

黑衣队长睁着鹰鹫一样的眼睛快速扫视着树林,脑子不断转动着。

“队长,这边没有。”

“队长,这边也没有。”

远处几名黑衣人从远处围拢了过来,低声说着。

凌晨的树林湿漉漉的,石头上蒙着一层水汽。

“嗯,”黑衣队长蹙着眉低哼着,用手抹了一把旁边的石头。盯着手上的露水,黑衣队长嘴里默念着:“水...水。”

旁边的黑衣人闻言,赶紧递上水囊。

黑衣队长挡开水囊,看了穿着皮甲的女刺客一眼,问道,“依你们看,房间里的那个稻草人,是干嘛用的?”

女刺客被盯得发毛,忍不住小声抗辩道,“队长,我知道错了。爬上来时掉下了一块石头,我也差点吓死和摔死,你们也知道这是意外。你们不能这样针对我!”

“你的事以后再说。”黑衣队长语气平静的说,“你说说那个稻草人,是做什么的。”

“队长,那肯定是用来假装是人,让你攻击的。”一旁的队员插话说到。

“嗯,然后呢,引我攻击后呢?”队长轻轻地摇摇头,否决了这个说法。“引我攻击?那他们把两个队员的尸体,摆放在这里岂不是更好。当时房间内很暗,我根本分辨不出来。”

“如果他们没有那个时间呢?”女刺客叹了口气,撩了一下发丝,慢悠悠的说着。

“嗯?说下去!”黑衣队长看着女刺客点点头,“抓到他们,你的事也就算了。你出的力气大,也会消减罪责。”

“那我说了,我的想法是这样的:因为皇子太小,这种事基本就排除他了,那么只剩下那名卫兵。情报上说,那名士兵身受重伤,独自一人护送皇子去往南方领。是这样的吧,其实不尽然。”说着,女刺客嘴角上扬,“也可以做么说:护送皇子去南方领,士兵身受重伤。”说完看着黑衣队长。

“这两个不是一样的吗?”旁边的那个蒙面人又来插嘴。

“你闭嘴!听明白这是受伤前和受伤后!”队长双手抱着手臂,重重踏了一下地面。猛然想起黄白色的粉末,便问道,“你们知不知道,有没有黄白色的粉末。”

女刺客一只脚踩在石头上,用手指触碰着露珠微笑着看着队长说道,“也有可能都是受了重伤。只是现在有可能快痊愈了,毕竟过去两个月了。而且是皇室卫兵,没理由不带一些名贵药膏。据我所知,箭伤用食腐蛆来处理,就会好的非常快。”

“什么?黄白色粉末?黄白色粉末!”女刺客尖叫起来,“这有可能是白磷,硝石...我们遇到麻烦了!”

队长看到女刺客的神情,详细的把刚才情况说了一遍。

“液体,黄白色...粉末,稻草人。如果是白磷会燃烧,液体是什么?是油会加剧燃烧,如果粉末是硝石,液体是水,那就会结冰...”女刺客小声嘀咕着。

“那两人有危险!”女刺客焦急的看向黑衣队长。

“回去!”黑衣队长阴沉着脸双手摸着配剑,怒吼着冲着远处的木屋。

木屋四周静悄悄的,留下的那两名黑衣刺客也不见了踪影。

“唰唰,”紧跟上来的黑衣人抽出了刀,冲进木屋。

木屋内空荡荡的,血腥味儿刺鼻。

这时天色发白,透过射进屋内的光可以看到。正对着门口,那两名黑衣刺客被吊死在木梁上。

悬挂在屋梁上的两名黑衣刺客,与木床下面的同伴一样,咽喉位置被割断。血液流尽的伤口,结着厚厚的血痂。汇聚着血液的地上,散发着浓厚的血腥气。

黑衣队长的脸庞因为愤怒和痛苦扭曲了。队长用力拧着鼻子,来掩饰内心深处的悲伤,愤恨,还有一丝恐惧。队长用嘶哑的声音对着女刺客说道:这里全靠你了。而后带着几名黑衣人走了出去。

女刺客低叹一声,走近吊死的黑衣人仔细检查着,最后翻转他们的脚踝和手掌时,在两个人手腕和脚踝处,分别有一个血色的指环压痕。

女刺客在身侧的羊皮背包里,取出拓印的印章比对着。

在最后一页,被归入已经消失的一页。女刺客在一群印章中,找到了与这个完全相同的印记--亚兰帝国皇家印章。

她低低的念诵着上面的介绍,脸色逐渐苍白起来。

“原来如此...不对!怎么会这样!”女刺客手拿羊皮纸轻声读着,而后忽然露出了恐怖神色。

她用手疯狂的撕扯着羊皮纸。汗珠从脸上滚落打湿了羊皮纸,斑驳的羊皮纸上重新出现了几行字。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