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诛魇 > 少年如玉
第十四回 天地变色
作者:姬文观  |  字数:2119  |  更新时间:2019-08-26 00:11:59 全文阅读

霜江孤影?

白猿所做动作在它这手长腿短的身躯中颇有几分滑稽,但在秦慕风眼中却无比熟悉,赫然正是冰壶秋月诀的“霜江孤影”起势!

秦家祖传武学,此刻竟在这白猿身上使出?秦慕风略有些难以置信,但想到白猿居于山间,莫不是与野猪对阵之时,这白猿也如巨熊般在不远处注视着自己?

“白猿师父!”秦慕风一拱手,“多谢救命之恩!”

白猿似可听懂,如老师父般微一摆手后又回归猢狲本色,不住的在院落中旋转跳跃着,“噗哧”一声刚一笑出,谢嫣已在秦慕风腰间捅了一捅,“别光顾着看猴戏,抓住机会,注意师父的步法!”

秦慕风当下恍然,正欲细看,眼前一晃,“啪”的一下,头顶已被白猿一棍敲中,不自禁的对着头顶搓揉着,疼痛未缓又听“嗖”的一记破风声掠过耳畔,又一棍已敲在少女头顶,“师父我错了!”谢嫣抱头撒娇道,旋即幽幽的看向秦慕风,“都怪你!笑什么笑,浪费师父一片苦心,连我一块挨打!”

“白猿师父,对不住!”秦慕风忙赔礼,而耳中又传来少女的耳语:“千万别在师父面前提猴儿啊猢狲啊之类的,师父会生气!”

“吱!”白猿听力强于常人,谢嫣这一句耳语自也尽收耳底,此刻吱吱叫着表现不满,双手更是如人一般环抱胸前。“戏也太多了吧!”秦慕风憋着笑,心道。

终究是磨不过少女变着法儿的将“好师父”、“美师父”、“对嫣儿最好了”一类话语循环重复说了三五次后,白猿方才继续传授,而这一次,仿似照顾秦慕风腿伤,一步步慢条斯理的游走在院间。

秦慕风学着走了两圈,这步法飘忽,过多跳跃腾起,初时只觉因猿类与人类腿部构造差异而有些难学,乃至心底也有些抗拒,边跑边跳,这么耗费体力,学有何用!

及至白猿示意秦慕风保持均匀呼吸,脑内赫然泛起“阴阳平衡,道法自然”一句,概览武林中,无论哪一门身法绝学,在施展闪转腾挪之前,必深吸一口气,而后进行生力或借力的飞跃、攀爬以及短时间内的提速行进,过程中讲究一个“真气不泄”,而过程中若泄了气,在对阵中自是卖给了对手一个绝妙破绽,而即便一套身法完美施展,结束后无形中自需如“喘气”一般的急促吐纳来调节体内阴阳。

而白猿要求秦慕风保持呼吸吐纳,在这一呼一吸之间,体内阴阳保持平衡,更为妙绝!只是,一个人无形中形成的习惯又岂是轻易就可更改的?

秦慕风此刻终于明白,原来白猿演示的步法虽有更多看似无必要的跳跃腾起,对修炼这时刻吐纳之功不无裨益,此乃其一,其二在于体力的不断耗费,无疑又起着炼体功效,身体不是一个有固定容积的坛罐,而是有可以从多维度修炼而将容积不断提升的神奇,将气力耗费殆尽就是其中一种提升方式,为了下一次的超越!

所有的超越,都从摆脱现有的习惯开始!

此前在林中穿梭以树干接力,虽捷若猿猴,但与真正的猿猴相比,原来也只是徒具其型不具其神,是以一气不继,被惊鸟扰乱心神,然而,这惨痛的遭遇,又是福是祸?一念及此,秦慕风心底陡然如受雷击,跳跃腾起间,身形越来越快,俨然全然不顾腿伤传来的阵痛。

在上窜下跳中,气力消耗飞快,不多时已是哈哈地大喘,汗珠大滴掉落,靠着心中的信念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而白猿却倏地伸手,重重的又在秦慕风脑门上一敲!

秦慕风愕然,脑中慌忙回顾了一番自己适才的举动,没出错啊?“傻子!”谢嫣声音响起,“不疼吗?”

“怎么不疼啊?”秦慕风摸着脑门还在茫然,转瞬腿部伤处传来阵阵刺疼,瞬间恍然,适才高强度的跳跃早将稍有愈合的伤口崩裂,而自己竟全然不知!

“行了行了,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先把身子养好吧!”谢嫣学着谢迁的口吻调皮道,随即望了一眼白猿,白猿会意,自顾自的往山林攀去。

三五日后,秦慕风腿伤竟以惊人的速度痊愈,断腕也恢复不少,其中自有阴阳逆转丹的沉淀药力起效,这几日,谢迁也曾问过是否需要修书一封给家中报个平安,自被秦慕风搪塞过去不提。

此后两周,秦慕风白日帮着谢迁一家干些活计,夜中自与少女同练步法及吐纳之法,长进飞速。

是夜,白猿再次驾临,看着二人演练的有板有眼,眼中颇有些欣慰意味,旋即叫停二人,将剑递给谢嫣,让其自行练剑,而对秦慕风,白猿却抓头挠腮,思忖良久,最后终于看着秦慕风,见他不解,又指着谢嫣一浪接一浪的剑影,咧着大嘴傻笑着,双臂举过头顶作鼓掌状。

“难不成白猿师父是问我练不练剑?”秦慕风心道,又回想起当日村长所说的君子所承者何其重一语,“我想学棍!”秦慕风坚定道。

既然习枪离不开对棍法与刀法的积累,而秦慕风自离开渔村后将习练兵器一事拖沓至今,如今这现成的机缘怎能放过,猿猴与棍棒,岂不正是就棍打腿,绝!

一边正在习剑的谢嫣闻言有些不解,这么个翩翩公子,竟要学平凡无奇的棍法,难不成是打趣白猿?是时,吴承恩著书未成,但元末明初戏剧家杨景贤所作杂剧《西游记》早已搬上戏台,影响甚广,其中“通天大圣”孙行者正是吴承恩所作孙悟空原型。

白猿闻言不以为意,拾起一条长棍霎时挥得虎虎生风,看得人烟花缭乱。秦慕风见势,一时心痒难耐,在柴堆中寻出一根长棍便欲习练,孰知长棍甫一入手,秦慕风身遭竟涌起猛烈的气流,丹田内那一道本源罡气突然急速飞旋,内力源源不断的蜂拥而出,不断涌入手心紧握的长棍,“咔嚓!”木棍似是无法承受急剧涌入的能量,崩为细末!

晴朗的夜空此刻突然风云相聚,霎时乌云蔽月,仿如冷哼的一道闷雷声响,带着阴冷与萧瑟的气息席卷而下,一时间竟带起所有人心底的悲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