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江湖是怎么没的 > 第二卷 武林盟的开始与结局
第八十三章 凶手
作者:苇孜  |  字数:3139  |  更新时间:2019-09-02 08:23:20 全文阅读

我和柳无风寄宿的这家,男人叫朱(脱敏)毛喜,女人叫毛喜珠。

(作者说明:因为男人的名字前两个字连起来被列为违禁词,因此,以下称朱茂喜,大家知道怎么个意思就好了。)

 我问:“为何你们名字如此相似。”

 朱茂喜说:“我爹姓朱,我娘本家姓毛,我爹认为,生下我乃是一大喜事,所以我叫朱茂喜。”

 我指了指毛喜珠,问:“她呢?”

 朱茂喜笑着,说:“我俩乃是姑舅亲。她们家男丁极为兴旺,好容易生了她这么个女娃,只感觉喜得明珠,所以她叫毛喜珠。”

 看来,有寓意的名字,并不一定是好名字。

 我问柳无风:“你为什么叫柳无风?”

 柳无风说:“你可以去问我爹。”

 我问:“你爹在哪里?”

 他“咣”的一声将刀拔出一半,说:“已经死了。你还去吗?”

 我不想去。

 入夜。我和柳无风一顿饱餐。朱茂喜夫妻二人看起来许久没有开荤了,把我俩剩下的鸡肉一扫而净,甚至连鸡骨头都要咬碎了在嘴里咂摸两下。

 毛喜珠吃得美滋滋的,收拾碗筷时,不停地吧唧嘴,似乎是在回味着鸡肉的美味。

 一切收拾得当。朱茂喜给我们腾出里屋,自己与媳妇住在外屋。我躺在硬邦邦土炕上,刚要闭目养神,却听见屋外毛喜珠说:“我走了。”

 朱茂喜语气生硬,带着微微怒气,说:“别去了!”

 毛喜珠说:“村长还在家等着呢。”

  “哐啷”一声,似乎是朱茂喜踢翻了门口的木桶,叫道:“老子现在有钱了,还在乎他那两袋大米吗?!不许去!”

  毛喜珠的语气有些委屈,说:“你现在知道不愿意了。早些年要不是你烂赌,我至于为了讨生活去陪那腌臜货吗?如今有两个钱就不让我去了,日子还长着呢,钱花没了,你再让我去,人家还不一定要了呢!”说完,她竟然呜咽起来。

  屋外陷入了一片沉寂。只有风声和毛喜珠的抽泣声,听起来竟有些毛骨悚然。

  我拉开屋门,问:“你们怎么了?”

  朱茂喜忽然愣住了,毛喜珠则低头跑开了。

  柳无风在屋里喊:“不关你的事,回来!”

  我对柳无风这样的人深感不耻,我说:“我们吃住在人家里,若他有难处,我们应当帮忙。”

  朱茂喜看起来并不想让我帮忙,他说:“这是我们的家事,你不用管。”

  毛喜珠还是收拾这东西走了。她走后,朱茂喜变得十分烦躁。他在院里徘徊着,是不是地往墙上踹两脚,似乎在发泄着什么。

  我问柳无风:“他怎么了?”

  柳无风说:“你不要管别人的事。”

  我在屋门口看着越来越暴躁的朱茂喜,他的异常举动让我越来越好奇。正当我忍无可忍地想要上前时,毛喜珠从门外衣衫不整地跑了回来。

  “不好了,不好了!”毛喜珠惊慌失措地喊着。

  朱茂喜问:“怎么了?”

  毛喜珠说:“村,村长,他,他......”她慌乱地开始结巴。

  朱茂喜怒道:“到底怎么了?你倒是说啊!”

  毛喜珠喘了一口大气,说:“他死了!”

  “死了!”

  朱茂喜叫道。但我分明在他脸上看到一丝兴奋。

  听到有人死了,柳无风也从屋里冲了出来,问:“何人死了?”

  毛喜珠依旧是惊慌的模样,说:“我们村村长......他死了!”

  柳无风问:“怎么死的?”

  毛喜珠说:“我和他……”她过说到一般,突然有些迟疑,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想了片刻,又说:“有一只箭从窗外射进来,把他的胸口射穿了!”她满目惊恐,看起来吓得不轻。

  我说:“带我去看看。”

  柳无风一把拉住了我,说:“不要节外生枝,睡觉!”说罢,他拉着我拐进了屋子。

  我对柳无风说:“看看又何妨?”

  柳无风说:“看了又何用?”

  这一句竟将我问住了。我虽是十分好奇,但转念一想,自己即便是去了,也无非是凑个热闹,看了也没什么用。

  朱茂喜两人显然是惊慌不已,他们一直在屋外嘀咕着,不知在商量着什么。

  两个时辰之后,已是深夜。朱茂喜的家忽然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声音甚为急促。

  毛喜珠惊道:“怎么办?是不是有人找来了!”

  朱茂喜说:“先去开门。”

  并没有等他去开门,朱茂喜家破旧的木板门被“咣当”一声踹开了。我趴在窗户前透过缝隙向外窥视。

  弦月清光下,隐约可见三名官府的差役走了进来。他们腰悬宝刀,身板直挺,威风赫赫。

  “家里人呢?!”一人厉声喝道,“都出来!”

  朱茂喜出门迎上,怯生生地说:“官爷,有什么吩咐?”

  一人说:“刚刚接到报案,两个时辰以前,你们村村长朱胜九离奇被杀。曾有人说,见你家女人在那里进出,让她跟我们走一趟吧。”

  朱茂喜说:“官爷,此事和我家娘子无关啊!”

  那人喝道:“有关还是无关不是你说了算。我们需要细细审问才能得知。”

  月光下,朱茂喜跪倒在了地上,哭道:“官爷,这事真的与我娘子无关啊。她一个妇道人家,怎么可能会杀人呢?!”

  “啪”的一记耳光,在小院中回响,朱茂喜被打翻在地,捂着脸不敢再发出一点声音。

  “老子的话莫非你听不明白不成?”那人吼道,“再敢阻挠老子办差,老子连你一起带走!”三个人,手按在刀柄之上,冲进了屋子。

  “官爷,我冤枉,我冤枉啊.....”毛喜珠哭着。

  我看着在床上躺着一动不动的柳无风,问:“官差欺压百姓,你也不管吗?”

  柳无风淡淡地说:“官府办案自有章程,那小娘子有嫌疑,自然是要找她。”

  我并不能认同柳无风的话,转身冲出屋门,大叫:“住手!”

  四个人同时愣住了。两个人抓着毛喜珠的胳膊,另一个人还僵着一张不怀好意的笑脸。

  “还有外人?!”那个不坏好意的笑脸说,“给我一块锁了!”

  我见情势不妙,拔出九郞剑应对。一人道:“吆喝,还私藏兵刃!”他拔出腰间的刀,故意向我挑拨。

  我挥剑与他对拼。“当”的一声,他的刀断成了两截。

  “头,头,头儿,他,他的剑.......”那人叫道,“我,我的刀......”

  “看你那熊样儿,一掉胆儿就结巴。快去喊人!”不怀好意的笑脸说。

  那人提着半截断刀,连滚带爬的跑出门外,只听他大喊:“快来人啊!凶手在这里!”

  我他娘的何时成了凶手了?!

  我向门外喊:“我不是凶手!”

  但是,那人并没有改口的意思,依旧在喊:“快来人啊!凶手在这里!”

  我大喊:“你住口!”

  很快,朱茂喜家的小院里围满了人。七个手持刀剑的官差,和二三十个提着钉耙锄头的村民。

  柳无风眼前场面已经没法收拾,只得从里屋走出来,他白了我一眼,说:“叫你不要多管闲事!”

  我不服气,说:“路见不平,拔剑......平之!”

  柳无风没有理我,问道:“你们这里谁是头儿?!”

  不坏好意的笑脸站出来,喝道:“老子是富阳县衙的捕头孙不平,你有何事?”

  柳无风扭头看了我一样,说:“这就是你说的路见不平?”

  我只能说,此乃巧合。

  柳无风说:“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孙不平冷笑:“你算什么东西,敢跟老子这么说话!”

  柳无风从腰间掏出一块金牌扔给孙不平,没有说话,转身走进屋子,坐在桌前慢悠悠地喝起了水。

  “别以为你扔给老子一块金子,老子就能放了你。”孙不平拿着金牌就要往腰间塞。这时,旁边有人在他耳边说了几句。孙不平吓得差点摊地上,赶紧将牌子捧在手里,两腿瘫软着走进屋里,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颤声说道:“不,不知大人驾临,小的该死,小的该死!”

  柳无风将金牌收回,塞入腰间,说:“案子查得怎么样了?”

  孙不平说:“回禀大人,这朱茂喜家的婆娘就是凶手。”

  我并不能接受他的说法,我问:“你有何证据?”

  孙不平跪在地上,挪向我,说:“有人眼见,朱胜九死前直到尸体被发现,只有这家的婆娘曾进过他的房间,大约......半盏茶的时间。”

  柳无风摸着下巴,若有所思:“这么快?!”

  孙不平不解地问:“大人指的是什么?”

  柳无风咳了两声,尴尬地说:“没,没什么。”他沉吟了片刻,又问:“可我听说,那朱......”

  孙不平连忙补道:“朱胜九。”

  柳无风说:“对,朱胜九。他是被从窗口射进的箭射穿胸口而死。这毛喜珠既然在房中,如何能是杀人凶手?”

  孙不平想了想,一拍脑门,说:“大人果然聪明睿智,一语点醒小人,那毛喜珠定然不是凶手,凶手肯定另有其人。”

  柳无风端起茶碗,像喝茶一样地抿了一口,似乎是发觉索然无法,不禁眉头一皱。他说:“如果这毛喜珠是在出门之后,在门外突施冷箭,杀人之后迅速离开呢?”

  孙不平霎时间傻眼了,喃喃道:“那大人的意思,她到底是不是凶手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