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无限救赎之路 > 正文
第九十五章:真相
作者:噬罪者  |  字数:3064  |  更新时间:2019-09-19 21:47:04 全文阅读

“我求你,救救我的孩子。”

龙鸣跪在地上,脸没有抬起来,因此他没有看到进来的龙绝。

甚至是连伊卡洛斯都没有注意到他。

这应该就是苍寒凌所谓的“交给我”了。

正当龙绝想要回头看的时候,苍寒凌的【意志联通】再次发动。

“别回头!”

苍寒凌轻呵,仿佛在龙绝后面有什么恐怖的东西。

“别看我!”

她在后面继续补充。

如果龙绝现在回头的话就会发现,此时的苍寒凌面色狰狞,脸上的蓝紫色咒印就像活了一样,颜色比往常更深,让她看上去如同一个青面獠牙的厉鬼。

她的身上散发着空间与时间波动,额角和手臂的青筋暴起,甚至是绷着血丝,看样子她绝对没有表现上的那么轻松。

但是龙绝显然没有时间去在意这个,此时的他注意力全被的龙鸣吸引。

龙鸣怎么会去求伊卡洛斯?

就在他满腹疑惑的时候,他再次听到了龙俏的声音,那声音充满了痛苦、压抑。

顺着声音望去,他看到了那个在冰窖角落中撕扯着尸体的女孩。

那是两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在他们的身上,一个女孩在放肆张狂的大笑,仿佛是在享受,可是笑容却那么的扭曲,扭曲的让人害怕。

在她的额角,有两个刚刚露头的小犄角,让她看起来像是一个从地狱里逃出来的恶魔。

两行血泪从她的眼眶中滑落,在脸颊上留下清晰的泪痕。

即便是气质大变,龙绝也能看出来那个女孩就是龙俏。

龙俏就在这里面,就在这冰窖。

自龙绝进入到实验室以来,他就没有再见过龙俏,甚至连她的实验记录都是机密,大部分实验内容龙绝也不知道。

而现在,龙俏的这副样子,龙绝连见都没有见过。

比暴走更纯粹,更加疯狂,甚至连人性都难以维持,脱离了人类这个种族。

那两个人是龙鸣的贴身战士,而现在他们就像是龙俏玩坏了的玩具,倒在地上如同破败的布娃娃。

内脏被掏出,龙俏的嘴角还沾着一些碎肉,想也知道那是什么。

吃人,在龙绝这里或许还不算什么,但是看着这个时候的龙俏,龙绝只感觉不寒而栗,她的形象和以往大不相同,在她的记忆中龙俏从来都没有露出过这样的面貌。

难道这就是暴走的最终形态,恶魔化?

但和传统的恶魔不同,龙俏这样更像是一个四不像的怪物。

可以看见,在龙鸣的改良版新战甲上,遍布了爪痕,有的部位甚至可以见到白骨,那应该是龙俏用手生生抓出来的。

拥有了两个玩偶的龙俏似乎还不满足,她的双目赤红,开始把这房间正中心的那位伊卡洛斯当作新的“玩具”,露出陶醉的笑容。

这样的笑容根本不可能出现在一个仅仅只有九岁的小女孩的脸上。

龙俏爬行着前进,动作极快,似乎她还不知道眼前这个怪物的可怕。

伊卡洛斯也没动,或者说两次进入这个房间,那位伊卡洛斯一直都在保持这一个动作。

它同样低着头,不知道是清醒还是沉睡。

可是就在龙俏靠近伊卡洛斯不到一米的地方,一道无形的冲击波以伊卡洛斯为中心,向周边扩散,硬生生将龙俏掀飞。

龙鸣也惨遭波及,撞在墙上咳出一口血。

没有变化的好像只有龙绝,他站在原地,平静的看着四周。

但是露出吃力之色的是他背后的苍寒凌,在没有任何人注意到的时候,她将一口血水重新咽回了腹中。

“他要打开通往夜渊世界的大门!”

喷了一口血之后,龙鸣并不再沉默,相反,他的脸上露出了焦急之色,大声叫到。

他披头散发,一身铠甲尽数破碎,尽管当时距离伊卡洛斯最近,受到冲击最强的人是龙俏,但是显然是龙鸣伤的更重,他毕竟只是一个普通人,即便穿上了铠甲也不能和受过改造的龙俏媲美。

“我知道你的意识还残存在这个世界,如果大门打开的话,你的处境只会比现在更惨!”

见到伊卡洛斯没有反应,龙鸣开始用利益来威胁它,利益可能会受到威胁的情况下,相信任谁也不会无动于衷。

但是他显然是低估了这位伊卡洛斯的心胸,即便是龙鸣说出这样的话,它也依旧不为所动。

软硬不吃,龙鸣也没有办法。

忽然,他捂住额头,身体微躬,全身发抖,冷汗直流,仿佛承受着剧烈的痛苦。

“龙伐,应该是叫这个名字吧,我不知道你们夜渊那边的叫法,但是那家伙已经在太平洋里捞出了它,他会用龙伐残存的时空之力来强行激活显生咒!”

他说话语语速如同机关枪,每多说一个字,他就会承受巨大的痛苦。

听到了“龙伐”这两个字,伊卡洛斯才有了反应,尽管很轻,但龙绝还是注意到它的尾巴轻微动了一下。

龙伐,夜渊?又是两个陌生的名字。

龙绝不知道龙鸣口中的龙伐是谁,但他不会将每一个姓龙的都和自己产生联系,他总觉得现在的龙鸣和自己印象中的样子不一样。

可是夜渊这个名字,龙绝却是在实验室中的某个机密档案中看过,当时实验室被毁,一些资料侥幸并未毁灭,他在自己的档案下面,那张烧焦的报告单上见过那个名字。

“夜渊……门……守护者……八凶。”依稀记得上面还有这几个字。

“啊啊啊啊啊!”龙鸣的惨叫声打断了龙绝的思考,他双手抱头,疯狂撕扯着自己的头发,力道之大,竟将两鬓撕扯的只剩头皮,带血的毛发被他抓在手中,场面有种说不出来的诡异。

一名浑身是血,头上长角小女孩爬在地上,不断低吼,张牙舞爪不敢靠前;一名中年男子抱头发疯,口中喃喃“他要来了,他要来了”这种疯言疯语,而看上去最像怪物的伊卡洛斯才是最正常的一个。

它一动不动,宛如那花果山上吸收天地灵气的那一颗灵石。

“哈哈,龙鸣,你别白费力气了,你是不可能说服八凶王的。”龙鸣原本痛苦的表情忽然变得高兴起来,痛苦与兴奋的表情在一张脸上并存,让他看起来如同精神失常。

“还有第二个人?”就在龙鸣语调变化的一瞬间,龙绝隐约猜到了什么。

“滚开,你这个恶魔!”龙鸣咆哮,将自己的头颅疯狂的敲打着地面,头磕破了也没有停下来。

“现在才知道我是恶魔了,当年将躯体借给我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说的啊,监守自盗,这就是你们这里的自诩正义之人么?”

“龙鸣”哈哈大笑,从侧面印证了龙绝的想法,他的脑袋里,确实有第二个人存在。

“你杀我晴初,现在又想对我的儿女下手,意图颠覆世界,这叫我如何能忍,实话告诉你,从我进了这里开始,我都没打算活着出去。”

龙鸣忽然跪在地上,强忍着脑中的痛苦,向着伊卡洛斯磕头。

“我有罪!”

“我有罪!”

“我有罪!”

每磕一个头,龙鸣都要大声的说“我有罪”这三个字,就好像在举行一个邪教仪式,龙绝能看到他体内有什么东西在燃烧。

“那是他的灵魂,他在以燃烧自己灵魂为代价发动‘罪初’。”苍寒凌在背后适时提醒,可实际上她也有些支撑不住。

长时间开启时之间和空之间,这对她的身体消耗可不是一般的大。

“龙鸣,你疯了,强行唤醒记忆残缺的凶王,甚至于地球都可能被它给毁了的!”

脑中的第二个人咆哮,他提起地球绝不是担心它的安危,他只不过是想借此稳住龙鸣的情绪而已。

但是龙鸣没有去理会,从他跪下开始他好像就忘记了痛苦,忘记了所有事,所有人。

“我龙鸣以第三千四百二十三代时空管理局局长在此立誓,若前辈能护我儿女性命,不对地球等微末星辰出手,我定将无尽世界的核心‘千梦轮回’交给前辈,如有背叛,永世不得轮回!”

时空管理局局长?龙绝再次被他的话震惊,感觉今晚还真是一个解密之夜。

龙鸣是时空管理局局长,他打死也不信,但是又有些合情合理,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解释的通为什么全世界都会推举他一人当这个实验的首席执行官。

“真是个疯子!”那第二个人早已在心里把龙鸣的祖宗叫了三百遍,之后不再出声。

沉睡中的伊卡洛斯杀不了他,但是被惊醒的它可就不一定了。

之后就一切回到正轨,伊卡洛斯苏醒,实验室毁灭,龙俏逃脱,一切都回到了龙绝熟悉的方向。

“他有什么罪?”龙绝也该走了,但是他在临走前看了一眼之前龙鸣释放“罪初”的地方,问出这个问题,就连龙绝都觉得不可思议。

“他不该为了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孩子,与魔鬼勾结,贪图另一位魔鬼的力量。”

“是么。”龙绝的声音很淡,他已经知道了龙鸣死亡的真相,现在他该去寻找龙俏了。

“妈蛋。”他轻唾一口,离开了冰窖。

在他走时,那位宛如石像的伊卡洛斯,看了他一眼。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