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无限救赎之路 > 正文
第九十四章:冰窖
作者:噬罪者  |  字数:3009  |  更新时间:2019-09-18 22:27:39 全文阅读

龙俏,等着我。

开启了基因锁的龙绝健步如飞,犹如一个贴地飞行的炮弹。

第一次开启基因锁的持续时间会很短,并且后遗症会很大,大到会让龙绝彻底失去行动能力,龙绝还清晰记得自己第一次开启基因锁时那生不如死的感觉,那时他倒在地上如同一条脱水的鱼,龙俏差点都按不住。

如果不能在这段时间找到龙俏,恐怕他会死的结果会更惨。

现在的他,身体素质甚至还不如第一次开启基因锁那会。

他已经不在乎会不会被其它人发现,如果有人仔细注意的话,就会发现他的步伐均匀,而且很轻,轻到难以听见。

魇魔岛上的特训可不是白训的,至少他在逃命方面磨练出了一套自己的方法,对于如何掩盖自己的行走踪迹,龙绝已经轻车就熟。

“站住,什么人!”拐角处,一个研究者发现了他。

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因此他追不上龙绝,甚至是不能看清龙绝的脸,在他看来,有一道白色的残影从拐角处闪过。

但是半辈子的研究经历,让他绝不会怀疑那是自己的老眼昏花,

之所以他看到的是白色残影,是因为现在的龙绝是裸体。

他在发现龙绝的第一时间,脑袋里就产生了一种特有的脑波,一瞬间,这里有人的消息就会传遍以他为中心,五十米为半径的所有角落,在这范围内他所支配的全部改造战士就会出动。

很快,龙绝后面就多出了好几个人,幸运的是现在是是非常时期,能派来追龙绝的人不多。

但是龙绝没有在意,他的目的,只有找到龙俏。

以他开启了基因锁的速度,这些人一时半会还追上他。

迷雾再次出现,就如同和前两百多次一样,一种无形的力量出面阻止了龙绝。

“不在这里,不在……”

他打开了一扇又一扇的门,但是门里不是其它实验体,就是空无一人的实验室。

“废柴老哥……”

这时候,他又听到了龙俏的声音从某个房间传来,大喜过望的他打开了那扇门,然而面前的景象又险些让她绝望。

那是一个浑身是血的女子,从她扭曲的四肢来看,那明显是被人打断,被剥下了皮的脸让她看上去无比凄惨。

但是这一次龙绝没有逃,他硬着头皮,走进了这间房间。

“不是俏的血,是假的。”他蘸取了一点地下的血,舔了一口。

和他的推断一样,如果自己对龙俏的存活坚信不疑,那么在这个世界龙俏就是不会死的,墓影也就只会用这种办法来消磨自己的意志。

他迅速走出了房门,并没有理会房间中这个不知名的女孩,以最快的速度向另一个方向跑去。

这时候无论他再怎么记下地图也没用,墓影的力量已经篡改了空间,整个地下实验室已经变成了陌生的迷宫。

他开始不断碰壁,不是精神上的,而是肉体上的,一堵堵在地图上没有标注的地方凭空出现迫使着龙绝不断改变路线。

也许是因为这次龙绝并没有放弃希望的缘故,至少她还没有碰上死胡同。

迷宫是变化的,没有规律的,龙绝记不住路线,也找不到方向。

即便是龙绝做了再多的标记,当他再次走回来的时候也会变成原样。

背后的追兵还在追逐,仿佛是没有疲惫一般,他们的体能本就比龙绝要强,照这种情况看来,龙绝被追上那是迟早的事。

决不能被他们追上,决不能!

龙绝用出了吃奶的力气,卯足了劲,不断向前,终于,在他的面前是一条宽敞的直道。

又是这里,龙绝并没有因为面前出现的是道而欣喜,因为他注意到了头顶的灯光已经开始变暗,这让他回想起了某一次的死亡经历。

在那条路的尽头,是地球上出现过的最强生物——伊卡洛斯。

在那次死亡后,龙绝就再也没来过这里,仿佛是命中注定一般,当他下定了决心,放在他面前的依旧是这条路。

和第一次不明所以来到这里不同,这一次,龙绝实打实的感受到了这里的诡异,并不是由实验体供电的生物电灯出现了问题,而是在这附近的光突然被这条路尽头的某样东西吞没,连光都无法穿过那里。

听起来匪夷所思,可是在龙绝开启了基因锁的感知中确实是那样。

他停下来,不能再走下去了,哪怕背后有一万个改造战士追着他,他也不会再前进一步。

如果说被基因改造战士抓住的话是九死一生,那么碰上伊卡洛斯,那绝对是十死无生,就连自己身上最神秘的显生咒都是出自它这里,龙绝又想凭借什么来对付它?

无论是那哪一次的死亡,都没有被伊卡洛斯杀死的那次记忆犹新,那是没有任何痛苦,乃至于如同羽化登仙的极致死亡。

宛如落叶归根,魂归故里,龙绝怕一不留神就会迷恋上那种感觉。

那位伊卡洛斯就是如此的邪乎,它是死神,是可以随意支配死亡的存在,死在它手里的人仿佛登上天堂。

龙鸣应该就是这么死在它手里的才对。

忧虑龙俏,走出这里是真,但是那绝不会代表着龙绝会脑袋一热的去送死。

相比于继续向前,打背后追兵们一个措手不及,然后趁乱逃脱生存率更高。

龙绝的速度开始自然而又不突兀的放慢,为了骗过这几个人,他还刻意佯装出一副体力不支的模样,“昏倒”在了一个合适的位置。

他没有睁眼,一切完全凭借感知,身体挡住了右手握住的培养皿碎片,他要在最关键的时刻将这枚碎片送进其中一名追兵的下体。

那是以自己十岁时的身高来说距离最近的要害。

机会只有一次,并且打中就要逃。

龙绝握住这枚碎片的手不禁有些发白,毕竟一路上它都在不停的切割着龙绝的手掌,如果可以看到龙绝正面的话,就会发现龙绝的身前已经被鲜血染红。

惨白的皮肤如同白纸,任凭殷红的鲜血在上面作画。

可是走过来的那几个基因改造战士救如同中了邪一般,就当他们靠近龙绝一定距离的时候,如同割麦子一般齐刷刷倒下,无人幸免。

过了一会,龙绝没有感觉到危险,睁开了眼。

死了?龙绝摸了几个人的脖颈,发现并没有传来脉搏之后,得出了这个结论。

毫无外伤,表情如常。

看着表情都和死前一致的几个人,龙绝很难想象上一秒还活蹦乱跳的人下一秒就会变成尸体。

“看来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靠近冰窖。”龙绝心中自语,他一直都在想为什么冰窖这样一个禁地居然没有任何安全措施,自己上一次居然可以安然无恙走进来,看来这个安全措施一直存在,伊卡洛斯的气场就是最好的安全措施。

龙绝低下头,发现自己在黑暗中散发着淡淡的光。

那光芒微小,宛如萤火,却确实存在。

“应该是显生咒起了作用。”显生咒源于那位伊卡洛斯,很可能它的气场将自己判定为自己人,并没有对自己释放那恐怖的死亡之气。

否则自己也会和这些改造战士一起,倒在地上成为尸体。

那么,龙鸣是怎么进去的?

龙绝忽然想到了这个问题。

龙鸣没有显生咒,也没有做过实验,他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到底是怎么安然无恙的出现在冰窖里的?

龙绝依稀回忆起了第一次进入到冰窖里见到的东西,当时他看见了龙鸣,并没有看见那两个贴身的特殊改造战士。

想来他们也像那几个普通的改造战士一样,死在了这路上的某处。

龙鸣,比他看上去隐藏的还要深啊。

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会这么平庸的死掉?

龙绝忽然产生了这种荒谬的想法,一直支撑着他的理论有些动摇。

“啊!!!”忽然,龙绝好像在黑暗的尽头听到了一声女性的尖叫。

“俏,她怎么会在这里?”和龙俏朝夕相处的龙绝自然知道这是谁的声音,她怎么可能出现在最不可能出现的冰窖?

“又是假的么?”龙绝半信半疑,

畏于冰窖中伊卡洛斯的淫威,龙绝没有前进一探虚实的想法。

没有了追兵的龙绝,完全可以选择后退。

理智在告诉龙绝,他不能进入这个地方,否则某些一直坚定的东西会被破坏。

“走过去……其它……交给我。”苍寒凌的声音如同鬼魅,就在龙绝准备后退的时候,他感觉到一只冰凉的小手抵在了自己的后背,推着龙绝向前。

“你……应该……看到的。”苍寒凌在龙绝的背后吐着凉气,弄得龙绝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但是鬼使神差的,龙绝没有反抗。

就这样,在苍寒凌的推动下,龙绝再次进入到了冰窖。

再次进入了被誉为实验室禁地的冰窖,龙绝的心不争气的砰砰直跳。

他看到了,那个在自己心中如同噩梦的龙鸣……在下跪。

“我求你,救救我的孩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