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学渣养成计划 > 正文
第一章 嗯,我穿越了
作者:独步飞升  |  字数:6307  |  更新时间:2019-06-11 09:07:38 全文阅读

20xx年的四月一日,嗯,这就是一个愚人节。

   某种意义上来说,今天对我来说是一个意义非常重大的日子。

   当然,这个意义可不是那无所谓的什么愚人节。

   从全世界来看,貌似只有在华夏的莘莘学子才能明白此时此刻对我来说有多重要。

   在走出这个我呆了八年的大学,我手里只有着一张毕业证书。

   相信我,从小就是学霸的我是不会挂科的,我能在一所大学里待这么长时间完全是因为我在努力进修着我的博士学位。

   今天,风和日丽。

   今天,万里无云。

   今天,泪流满面!

   对古人来说,寒窗苦读十余载,一朝科举定成败。

   但是对我来说,从小到大的只有来自父母的唠叨,只有老师的各种督促,只有着一场一场高数,奥数什么的比赛终于是他娘的结束了!

   老子博士毕业了!

  

  六年小学,三年初中,三年高中,四年大学,两年研究生,两年博士。

   好吧,我就是那种所谓的别人家的孩子。(不知道我说了这话会不会被打死。)

  

  我默默回身最后看了一眼这个我寒窗苦读了八年的大学。

   “卧槽!老子终于出来了!哈哈哈哈哈!”

   等等,这剧本貌似不对啊!

   一般来说别人家的孩子在这个时候不是心中是自己的父母,满脑子是要去以自己一己之力去为祖国贡献一分力量吗?

   但是!

   但是谁能知道我的痛啊!

   今年28岁的我抱着一份机械学的博士毕业证,然后,在我短短28年的人生之中我到现在都是一个处男!

   处!男!

   这是一个多么卑微而且又让人流泪的词语啊!

   在送走了一批又一批撒狗粮的学弟之后,今天,今天我也终于可以走了吗?

   我,欲哭无泪。

   我,大脑冲血。

   在这一刻,我想放开自己的双腿,扔掉一切束缚,向着那自由,向着那未来去尽情的奔跑。

   “啊!自由的味道!”

   “滋.......”

   “砰!”

   “啊!”

  

  ......

   “我去?怎么又梦到这个了?”

   我默默地睁开双眼,一脸无奈地看着高大的天花板。

   好吧!

   剧情就是这么恶俗!

   在4月1日的愚人节,我刚拿到博士毕业证的那一刻,我因为过度兴奋横穿马路被一辆价值两千万的兰博基尼直接撞飞了将近20米远。

   然后,然后我就穿越了。

   真的,我很头疼。

   刚刚畅想着钞票一地,美女在怀的未来美好生活的我就这么报销掉了。

   在车子要撞在我身上的那一秒对我来说很漫长。

   而我在那漫长的一秒之中只能张开嘴,默默地说出两个字:“我操!”

   然后我眼前一黑,等我再睁眼的时候我就来到了这个世界。

   嗯,这个愚人节玩笑很好玩,很刺激。

  

  根据我看动漫,看网文,看电视......(默默说一下,学霸也是有人权的,或者说,学霸甚至在某些方面比别人更变态。)的经验来看,穿越大致可以分为两个情况,一则是身穿。

   身穿顾名思义,那就是整个人都来这个世界上了。

   然后呢不一定就会有个什么智能手机啊,白胡子老大爷啊什么的传授点什么绝学神功啊什么的,再背负点什么深仇大恨就可以在各种逆天外挂的辅助下纵横天下了。

   第二种情况也就是我现在所遇到的情况,那就是魂穿。

   记忆保存的很完整地然后再重新出生在一个世界上。

   一般来说,身穿和魂穿差别不大。

   魂穿基本上也是一大堆外挂辅助,然后再来点扮猪吃虎的设定就可以开开后宫啊,打打boss啊什么的愉快的人生。

   如果作者心情好的话,不一定还能给来个长生不老的设定。

   可惜,我按了按我的太阳穴,一脸无奈然后以四十五度角望天,试图装一个深沉出来。

   可惜上帝貌似给我开了一个貌似很大的一个玩笑。

   有个屁外挂啊!

   有个屁后宫啊!

   有个屁啊!

   “噗!”

   好吧,我真有个屁。

   我大半夜被噩梦惊醒以后,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其实就是要去上厕所。

   吃坏了肚子,我也没什么办法。

   应该是因为我穿越认命之后,我身为学霸的骄傲早就不知道丢哪去了,而且我的脸皮也是要比之前更厚那么一点点。

   所以说我对刚刚那“噗”的一声屁完全没有在意。

   翻身起床,穿上我用雪狐毛做的24K纯毛皮鞋,默默套上我那一身貂皮睡衣,然后光着我的大腿就向着厕所小跑了过去。

   不得不说,就我这一身衣服放在这个世界那都是极其昂贵的,基本上一双拖鞋就能顶的上一个三口之家一年多的开销了。

   所以说我到现在还没有骂上帝的主要原因是因为他给了我一个非常富贵的家庭。

   而我是这个家庭里的唯一一个男丁。

   好吧,把我爹沃斯卡一世公爵排除了我就是唯一一个男丁了。

   虽然有时候我也挺欲哭无泪的。

   别人穿越都是主角设定,而我总觉得自己是个反派设定。

   而且是那种纨绔子弟,出现不了几章就被主角一套带走的那种反派。

   一路小跑了足足三分钟,沿途挂着我们家族的人的画像。

   先是我那个便宜老爸,沃斯卡一世。

   一头金毛,和我认知之中的那种公爵也差不多,说好听点就是国字脸,一脸威严,说难听点就是面瘫的角色。

   然后是我妈。

   一个典型的东方美女的样貌,温柔端庄,善解人意。

   最后是我。

   一个一头金毛但是却有着一个普通东方人样貌的八岁小正太。

   额,虽然看画像说自己是个正太有点不要脸,但是我在这一世毕竟是一个混血儿童。

   一般来说混血的孩子都挺帅的,但是,貌似我是个例外。

   我感觉我和我前一世的唯一的区别也就是把发色给换了。

   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这我怎么还是想哭啊!

  就我这颜值,我还能被拯救一下吗?

   这到底是什么倒霉设定!

   上个厕所我还得跑个几分钟!

   我招谁惹谁了啊?

   我这个头疼啊!

   默默地坐在马桶上,感受着纯金马桶对我臀部冰凉的刺激感。

   我默默地吐出了一口浊气,嘴角一扬,不屑地说道:“这帮有钱人!真尼玛奢侈!”

   然后我默默低下头,淡淡地说道:“但是也不错啊!”

   好吧,身为莫斯卡一世公爵之子的我,乐天,现在对这个家庭不得不说还挺满意的。

   堕落啊!

   但是堕落的爽啊!

   虽然一开始觉得自己能穿越半大不小也得当个世界霸主的想法早就不知道被我扔到哪去了。

   关于我为什么不和我那个便宜老爸一个姓这个问题咱们也是以后再说。

   而自我来到这个世界到现在,我今年已经八岁了。

   可能是因为前世学习的有点狠了。

   白白活了28岁还是个处男,甚至初恋都还没交出去的某博士,在他穿越以后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想要以后继承了自己便宜老爹的爵位然后胡吃海塞一辈子当一个彻彻底底的啃老族。

   额,虽然这个想法确实是不要脸了点。

   但是能在华夏的教育制度下活这么长时间,和那帮“我爹是李钢”的人竞争还能靠着自己有了一个博士学位智商至少过了250的理工男来说,这个想法貌似确实也挺合情合理的!

   谁不想有个好爹然后去坑爹啊!

  要不那么多大学里的干爹是从哪来的?

   前世争气的某博士生在这一世已经彻底堕落成了坑爹一族。

   这貌似也挺合理的。

   我默默地解决了自己的生理内需问题。

   别想多,这可没有什么24小时一直贴身服务的百依百顺的女仆一类的生物。

   我家老爹虽然满足了我的一切物质需求,但是以我这个年龄,精神上的需求说这些还要早一点。

   当然我也不至于那么变态就连上个厕所也要有人陪着,我家女仆大人现在也下班回家了。

   所以我默默地回到了被窝,默默地又开始了睡觉。

   一时睡觉一时爽,一直睡觉一直爽。

   从穿越以后,我的睡眠质量那都是杠杠的。

   每天不睡够12个小时都不起床那种。

   当天上的第一抹阳光洒落大地,当我还在和我的床你侬我侬的甜蜜交流的时候。

   “少爷,起床了,少爷。”温柔的声音在我的耳畔不断响起。

   我默默地翻了个身,本来不打算搭理在我身边一个蓝发的靓丽的女仆小姐姐的时候。

   而我家女仆大人脸上的微笑缓缓消失。

   嗯,女仆。

   嗯,蓝发。

   嗯,可能你想到了什么。

   嗯,你想多了。

  

  嗯,然后我家女仆大人掏出一根实心的木棒,温柔的语气荡然无存,转换而来的则是凛冽的寒意。

   “少爷,还不起床吗?”

  

  我一咕噜翻起身,没好气地说道:“我可爱的雷姆姐姐,能不能在我刚睡着的时候就叫我起床!你知道我压力多大吗你!”

   我家女仆大人一脸无所谓地扔掉了自己手里的木棒,继续微笑道:“可是少爷,今天你该去上学了啊!”

   上学?

   我眼睛一下子瞪大。

   “上学是什么?我不知道!”

   一把拉过我的杯子,蒙住头,继续躺尸模式。

   可能在所有人的形象中,女仆雷姆都是一种超级温柔,超级善解人意,超级适合娶回家的完美妻子人选啊有木有!

   可是,我可以很义正言辞地告诉你,你绝对想多了。

   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蓝发女仆类生物全部都是这样的,至少我家这个正好和那个和在re中同名同姓的雷姆同名的女仆小姐姐的性格绝对是相反啊好不好!

   或者说,我甚至从她身上看到了腹黑拉姆的影子。

   当我选择了以赖床来对抗去学校的那一刻,我家女仆大人并没有丝毫生气。

   然后,我就听见我家女仆大人对着外面高声说道:“公爵大人,少爷好像不愿意去上学呢!”

   我靠!

   我一咕噜翻起身,用最快的速度去穿我的衣服。

   事实证明,一个普通人穿衣服的速度再快也绝对不可能超过一个人开门的速度。

   虽然现在是夏天。

   正在提裤子的我一脸惊愕地看着我家老爹怒气冲冲地提着根棍子走了进来。

   从材质上看,我老爹对我还不错,至少这一次他拿的是不知道从那根拖布上卸下来的木棒子,没拿上次我气走家教来收拾我的那根铁棒子。

   我默默地转身看向我爹沃斯卡一世公爵,嘴角不由得微微扬起,露出一丝尴尬的笑容。

   “嗨,老爹,晚上好!”

   “晚上好你个头啊!现在是早上七点三十分!老子前几天就告诉你今天要去上学,你还在这给我赖床是吧!”

   在外人看来,沃斯卡一世公爵生气那整个人类联邦不一定都得震动一下。

   但是我从小到大也见的多了,少见不怪。

   我勉强露出一丝尴尬的笑容,但是嘴角却满是不屑。

   “学习?学个屁啊!”

  

  好吧,我承认,我说完这句话就后悔了。

   可能真的和我的情商有关,在我说完这句话以后我就被我家老爹差点几棍子打得生活不能自理。

   随便穿了身衣服,我一脸怨念地看着和我同乘一辆马车并且坐在我对面的雷姆小姐姐。

   “雷姆姐,能不能不要这么整我好不好?我老爹在你怎么不和我说一声?”

   雷姆依旧是那一脸和煦的职业性的微笑,然后对我说道:“如果少爷你去上学的话,那么我就可以休假了啊!而且,带薪呦!”

   带薪休假......

   好吧,我被打败了。

   嗯,今年我八岁了。

   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这个世界同样是七岁上学。

   我八岁了还不上学的最主要的原因是我根本就不想去学校!

   上一世.......

   不行,太痛苦了,我一点都不想回想起来。

   但是这一世我爹虽然不是李钢,但是至少也是个公爵不是,我还以为我可以过的和一个纨绔子弟一样。

   谁知道我家老爹对我期望值是那么高!

   从我第一次回家以后不去上学,然后就给我找家教。

   我承认我貌似用了一些貌似阴险但是却很光明正大的手段把我的家教老师全部气走。

   但这一事件似乎刺激到了我家老爹。

   然后在9月1日这一天,我在棍棒的教育下再一次向着学校进发。

   而从小比我大6岁的雷姆姐姐,现在居然为了带薪休假,就这么把我卖了!

   卖了!

   卖了!

   好吧,我很幽怨。

   好吧,我家女仆大人很开心。

   好吧,我认命了。

   我默默地掀开了马车的帘子,九月一号,这是一个我熟悉的日子。

   嗯,在我前世这是开学的那一天。

   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这一世我依旧在这个坑爹的日子里去了学校。

   倒是可以庆幸的一点,毕竟我半大不小也是一个公爵之子,所以说我去的学校都是那些所谓的贵族学校。

  

  贵族学校倒是没错,名字倒是很普通,就是一个很简单的国大魔法武技学院。

   国大。

   我嘴角不自觉地撇了撇。

   穿越了还得来上这种看似是大学的地方。

   我的压力是真的大。

   等等,我好像遗忘了什么东西。

   算了算了,在迈进学校的那一刻,我只剩下了一个念头。

   那就是:睡觉!

  

  在我家女仆大人的安排下,我默默地来到了一年级的教师,默默地来到最后一排,默默地拿起一本书立起来在头前一支。

   “少爷,上午是历史课,要好好学习哟!”

   我看了雷姆一眼,默默地趴在了桌子上。

   我的女仆梦,全部都碎了!

   任谁有这么一个腹黑女仆,谁还能对女仆有幻想啊!

   我低低地“嗯”了一声,然后就不搭理她了。

   可能是因为带薪休假吧,雷姆现在是根本都不管我,提着裙子对我行了一个标志的女仆礼,然后就蹬蹬蹬地跑掉了。

   我把挡在我面前的书提起来了一点,默默发现自己好像是最后一个到教师的人。

   大致观察了一下,我看到的基本上都是一张张对未来渴望的笑脸。

   偶尔还有几个骄傲的和我家老母鸡一样的脸。

   嗯,果然是教室。

   学校嘛,就是这样的。

   谁第一次来上学都是在紧张和兴奋中来的,我这一个超龄儿童坐在他们后面,不得不说我压力是真的大。

   “无聊。”

   看了一会他们闲聊,我把书继续挡在了我面前,然后两眼一闭,两嘴一张,直接睡了过去。

   正如我早上离开家的时候所说,我现在的人生格言就是那一句酷炫吊炸天的:学习?学个屁!

   前一世努力学习一辈子,最后被兰博基尼撞飞20米。

   好不容易有个机会穿越,我还学个屁啊!

   我胸无大志,我从小也没和别人签过婚约,我家情况也不错,我就是那种典型的纨绔角色。

   主角?

   呵呵,和我无缘。

   带着这种想法我逐渐进入了梦乡。

   对我来说,上学的唯一可取的地方就是不会在老爹回来以后自己可以解决一下处理睡觉地方的问题。

   “呼~~~呼~~~呼~~~”

   上课睡觉,绝对是学生党最幸福的事情了。

   早上起那么早,我也确实是有点困。

   这一困吧,上课睡觉总会有点意外产生。

   “啪!”

   我的头上突然被一个东西砸中,我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先看到了桌子上的白灰,然后就听见了满堂同学的哄堂大笑。

   “你!你!你!你是谁家的孩子,不知道上课不能睡觉吗?睡觉也就算了,你居然还打呼噜!太不把我这个老师放在眼里了吧!”

   额......

   没想到上课居然打呼噜了。

   我自嘲一笑,没想到我居然这么有当学渣的天赋。

   看向了那个站在讲台上的老师,我一不做二不休,大不了你开除我,我怕你还怎么样?

   我当即反驳道:“根据人类联邦法中《儿童保护法》第三十六条规定:任何教育机构都不允许用任何手段,任何方式去打骂未成年儿童。这位老师,您貌似是犯法了吧?”

   别问我怎么知道的。

   身为一个理工男,我喜欢有理有据。

   否则自己老爹打自己的时候一句话都反驳不出来不就会显得很尴尬吗?

   这个时候我才看清了这个老师的面容。

   单马尾,黑色的眼镜框,身上穿着一袭黑色的长袍,年轻漂亮。但是可能是因为大姨妈来了的原因,脸色有点不好。

   女孩就是麻烦啊!

   我继续说道:“老师,大姨妈来了最好多喝热水,实在不行请个假休息一下,硬抗的不好。如果没什么事的话,那老师你继续。”

   为了表达我对女孩子的尊重,我依旧给了她一句忠告。

   毕竟来大姨妈了不注意饮食的话,那么以后得点什么病也麻烦。

  

  但是当我趴下的那一刻,这个老师的脸色好像更加黑了。

   而我那些所谓的同学们才七岁!

   七岁的他们也听不懂这些,所以是都一脸懵逼,不敢去触老师的霉头。

   整个教室一瞬间就安静了下来了!

   对此我很满意。

   睡觉嘛,条件好一点谁不乐意啊!

   “你给我起来!”

   然后我就被一声怒吼吓了一跳,身体一抖,椅子一下没坐牢靠。

   “砰!”

   我直接从椅子上摔了下来。

   这下子那些同学总该是知道这是个巨大的笑料了,一个个都笑了起来。

   我站起身,脸色铁青地和来了大姨妈一样。

   再一再二,实在是过分了啊!

   我,乐天,生气了!

   “你有完没完,没完了是吧!有什么事抓紧说,说完我赶紧去睡觉!你知道我昨天才睡了多长时间吗?才睡了9个小时!9个小时你知道什么概念吗!我生命中还差3个小时的睡眠时间需要补充啊!你这么浪费别人的生命,你好意思吗你!”

  ......

   可能是我爹是公爵的原因。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能说。

   但是有一点可以证明的是,那个年轻漂亮的女老师铁青的脸色一点点变了,眼眶中的水雾也是一点点密集。

   我现在才八岁!

   我哪有什么怜香惜玉啊!

   “你总共浪费了我180分钟的生命。难道你不知道生命要比黄金还贵吗?180分钟你给我180斤金子我也算你道歉了!可是你给吗你!你还吓人!再算上你之前犯得《儿童保护法》,我跟你说这几个罪名加一起,都够关你一辈子了你知道吗!”

  .......

   滔滔不绝!

   根本就是滔滔不绝。

   我第一次发现,上课和老师顶嘴原来这么爽!

   在没有父母的压力,在没有毕业证的压力,我第一次发现这个世界原来这么自由!

   然后.......

   “哇!老师哭了!”

   “老师怎么跑了!”

   “哇,你好厉害啊,你都把老师说哭了!”

   然后,然后我愣住了!

   不会吧,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小姑娘这心理承受能力也太弱了吧?

   这怎么都被我说哭了啊?

   然后......

   “乐天,来一趟教导主任办公室!”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