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末日之游戏系统 > 正文
第三章 末日启端
作者:皓月重阳  |  字数:3604  |  更新时间:2020-06-08 10:52:06 全文阅读

N市中学。

落星远走在校园大道上,眸子有些涣散地看着前方,轻叹了口气。

刚刚放学不久,他就从班级里出来,显得有些急匆匆的,神色不太好看。

在那里他坐卧难安。

好好地写着自己的东西,就听到后面传来一声“好臭的味道。”,不用看就知道后面那视线在说着自己。

“诶你闻到了没有,好臭啊。”

“不会是撸了吧?”

“哈哈,这么瘦的……肯定是了。”

“你有没有听到声音啊?”

“说不清,好像听到了,他说我是你爸爸……”

“他这人怎么回事啊,竟然想着这些事情,真恶心!”

前后的人在议论着,毫不忌讳,声音大到连远处的人都能听见,连带着传来一阵男女生的窃笑声。

虽然他们没有指名道姓,但却更加肆无忌惮,各种难听的话都能说得出来,而且极度诋毁,恶意揣测。

落星远很清楚地知道他们是在说自己,但是他不能回头,也不能反驳。

内心想什么都全被听到了,解释有什么用?他们会听吗?不,他们确实听了,但是根本没人当回事。他们只是把他当成笑料而已。

放在桌子下的拳头紧握着,一直在忍耐,神情更是越发地难看。

下课铃响,他便直接冲出教室。再也不想在这种地狱继续呆下去。

为什么他要忍受世人千言万语的讨伐?落星远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不可以私下里有什么问题直接找他谈。为什么他心里的想法周围的人全都知道?一个个带着有色目光看着他,落星远就像是个荧光灯照射下,身不着寸缕的小丑。

明明是些男人,却被八婆还八婆!当然,八婆还是那个八婆!落星远愤愤不平地想着。

“唔……奇怪的气味?这人……”

路过一对情侣,落星远感觉听到了他们说话。可是猛一回头,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又不能确定了。

最近越来越有这种感觉,落星远无法确定自己听到是他们在说话,还是自己在幻听。

冲到重点班就能拥有一个好的学习环境的压力。在高二的时候,稍微想过高考的学生都会在这个时候开始努力了。但是这个气味带给自己的精神负担,双重压力之下,恐怕已经让落星远的精神开始出现问题。

落星远自己也明白这一点,却无力改变什么。去医院看病吗?也没有那个钱去看病。似乎他注定了只能忍受着四周的非议。

而事实一年前他的生活并不是这样子的。

后来他渐渐地察觉到周围人的异样,似乎他身上有着一种奇异的味道。他自己很难闻到,并不是什么很臭的味道,而是一种萦绕在他周侧怎么说呢,很怪异的,并不浓烈的,需要不断深嗅着才能捕捉到的味道。

在外国的话,这种味道并不会引起人的注意,因为很多人都有喷香水的习惯,所以对于并不是真正臭味的味道只会当成是香水的一种。

但在中国,一直以来喷香水,尤其是男人喷香水就不受得大多人待见。似乎人天生就有着气味洁癖,就算不是臭味的气味只要是有明显的味道也会被他们归到臭味那一类。

一开始他也没怎么在意,只是常常会做恶梦,在梦里他总是被一头血色的怪兽追赶嘶咬,有时候还会被追上,那时他总会被吓到惊醒。但也觉得只是一场梦而已。

直到后来他做了一件错事。

身上奇异的味道便浓重起来,白天承受着人们的恶语和充满揣测的异样目光,心底根本不敢想任何东西,害怕着他们会说些什么难听的话来,肩负着家里的、学校的压力,晚上做的恶梦变本加厉。

几乎每一次,他都被那怪物给追上,在那怪物张开血盆大口咬下来的时候,一身冷汗地惊醒。

很多时候,落星远都感觉自己要不行了,也曾萌生过轻生的念头。

可是想到家里的情况,他又默默将念头压在心底,选择暗自忍受。

“前面那个家伙。”

“前面那个家伙!”

后面有个女孩的声音响起,叫了一声之后得不到回应,她似乎有些生气了,再次大喊了一声,接着小跑着冲过来。

落星远回头一看,便见一个身材高挑的美丽少女站定在他面前,气呼呼的样子,显得有些俏皮可爱。

她长得很漂亮,皓齿星眸,五官精致,给人一种浑然天成的美感。柔美的黑直长发披散在双肩,身着学校的黑色制服短裙,眉眼间虽然有些生气,更多的是那种温柔,带着一种邻家大姐姐的气质。

“叶睛雪,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是你叫我。”

落星远歉然道。生活在一种遍地都是闲言碎语的环境中,他本能地开始屏蔽掉一些外界的言论。只要不是很明确地针对他,他都会听得很模糊。

从心理学上讲,他这是一种回避型人格障碍的表现。机体本能地自我保护起来,屏蔽一切隐隐与他相关的负面事件、言论。在一定程度上确实保护了他,但是也将别人对他的好意也拒之于门外,导致无法接收。落星远心里也感到懊恼,但是无济于事。

“我叫了你好几遍了,你都不理会我!”叶睛雪咬了咬鲜艳的红唇。

“啊哈哈,我都向你道歉了,你就原谅我好不?”落星远求饶道。

两人并排走在一起,显得很自然。叶睛雪大他一岁,是他小时候的玩伴。那时候他还生活在农村,叶睛雪回乡下老家过暑假,两人便经常在一起玩,关系非常好。

和叶睛雪不同,他只是个贫穷家里的孩子,刚来上高中的时候还因为捡垃圾去卖而被嘲笑过——在那之后他再也没有捡过垃圾。叶睛雪是本地的富商女儿,人长得漂亮,还是学校的校花,成绩又好,找不出什么可以挑剔的地方。

唯一可以说是不是缺点的缺点的话,就是她平常总是带着一副大小姐的冷冽和骄傲,让人难以接近。内心之强大落星远是自愧不如。

两人走在一起自然引来了很多人的注意。主要是叶睛雪太引人注目了,而落星远又默默无名,一男一女走得这么近,便无端地引来很多人的嘘声。

“那不是叶睛雪么?怎么会跟一个名字都没听说过的男生在一起?”

“我好像听说过那个男生,可恶心了,身上有一股异味,没想到叶睛雪还有这种癖好,啧啧,真是人不可貌相……”

“别说了,他们看过来了……”

虽然落星远能够忍受这些人是压低声音也是故意的让他们能听到的难堪之语,但是他不想让叶睛雪也无端背上这些恶意的揣测。看了她一眼,他选择放慢脚步,和她拉开距离。这样的话,就不会再有人说他们了。

叶睛雪感觉到他的动作,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美眸里满是嫌他不争气地眼神。她神情自若地扫了一眼那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冷声道:“有什么想说的直接来我面前说好了,躲在那里窃窃私语不觉得像老鼠一样吗?!”

没有人敢言她的话,她散发出的气场让人说不出话来。相对的,让落星远隐隐有些自卑地低下头。作为一个男人,他实在是很丢脸。

叶睛雪完全没有受到周围言论的影响,放慢了脚步,又跟落星远走在一起。

“小时候你总是说自己是上天派来的使者,手臂上的七颗痣就是最好的证明,亏我还真信了,你这个骗子……”

“我都不在意,你在意什么……你这样要怎么追到女孩子?”

淡淡的语气陈述着,一番话先是让落星远哑口无言,接着是瞠目结舌。确实,他小时候比较中二,发现自己右手臂上有七颗排列于一线,大小不一样的痣,和她在一起玩的时候便总要吹嘘一番。自认天赋异禀,乃上天派来的使者,注定要出人头地,成为世界最强。——实际上只是他动画片看多了。

不过现在再多解释也只是徒增尴尬,目光看向她。她并没有回头,而是继续说道:“嘲人者人必嘲之。你不必过多放在心上,等哪一天她们也遇到你的处境的时候,她们就能体会到你所承受的痛苦与无奈了。”

听罢,落星远心中莫名地感到温暖,她的大方、温柔、善解人意就如同最温暖的太阳,能融化千里寒冰。

有她在身旁,他的内心就如同有春风抚过,无比的安静自然。

他愣愣出神道:“你不嫌弃我么?”

他说话是不带任何邪念的,但叶睛雪俏脸却是刷地红了,语气也变得结舌起来,“你……你你你……说什么呢,嫌弃什么的……现在……现在最要紧的是好好学习!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啊?”落星远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她。

“没什么!没什么!”发觉落星远并不是那个意思,叶睛雪很快冷静下来。然后咳嗽了两声笑道:“难得开始放暑假,我们去唱歌吧!”

“……算了,我还是回去吧,还得帮外婆做事。”落星远初时也有些意动,但是想到两个人一起去便有些害羞起来。

他父母长年都在外地打工,就他和外婆一起住,他算是比较懂事的,知道家里穷,从来没要过什么。

“那我和你一起去看看外婆好了,我也好久没见过外婆了。”两人走出校门,叶睛雪有些不死心地说道。

“那……好吧。”话说到这个份上,落星远也没有再拒绝的理由。

“太好了,我想想啊……真是好多年没去见过外婆了,她老人家身体还好吗?”叶睛雪有些雀跃地说着,跟换了个人似的,完全不像是平常那个冷冽高傲的大小姐。

落星远露出淡淡地笑容,小时候,外婆可没少宠过她呢,每次挨批都是他,她就会在外婆背后对他使鬼脸。

按理说不应该啊,大他一岁,就算是他姐姐,怎么能变相欺负他呢。

正想着,忽然前面传来一辆轿车的鸣镝,从车上下来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走过来看着叶睛雪道:“雪儿,跟我回去。”

“爸,我想去阿婆那玩一下。”叶睛雪说道。

“今天先算了,改天吧。”叶睛雪父亲看了落星远一眼,落星远不自然地喊了一声叔叔,他点了点头,便拥着叶睛雪,半强硬地将她带上车。

落星远定定地看着他们上车,什么也没有说。叶睛雪不好违抗父亲,只好转头对他喊道:“落星远,改天我去你那玩。”

闻言,落星远点点头,目送着车子开走,远去。

他隐隐感觉这个场景似曾相识,但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抬头看看日落西山的夕阳,那颜色,真像鲜血一样。只是没有生机,充满了行将迟暮的气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