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道之下 > 正文
楔子
作者:第七个白点  |  字数:3000  |  更新时间:2020-04-21 09:08:42 全文阅读

伴着尽染西天的晚霞,顾平和木玉坐在墙后的柴草堆上,欣赏那弥漫远天的夕阳还有那红的像血一样的火烧云。

“你看,那朵云,想不想,一匹撒了欢的小马。”木玉指着相对来看比较近的一朵云,高兴的说着,头上的马尾真像一匹撒了欢的小马。

“嗯,你不就是吗!”顾平的脸上带着微笑,可怎么也掩盖不了心里的那股子忧伤。看着木玉指来指去的手指,顾平感觉心里好像被戳来戳去的。真希望时间就凝固在这一刻,不再流逝。

青梅竹马,天长地久,海枯石烂,这些都没有,有的只是她对他的依赖,他对她的呵护,还有两个人之间的默契。

木玉有些累了,靠在顾平的手臂上,小声说道:“你明天就要走了吗?”

“嗯,上京赶考。”顾平声音低的就快听不到了。

“什么时候回来?”

“考完了就回来。”

一只大雁遮住了阳光,火红的夕阳下,只留下了黑色的剪影,向远处飞去,也许明年还会回来,顾平在这一刻想着,就像他自己。

远去的大雁渐渐消失在一片云霞之中。忽然顾平好像看到了什么东西从天而降,一闪即逝,仿佛从没有发生过,也许是自己眼花了。

“那你什么时候能考上啊?”木玉接着问。

顾平回过神来,“很快就能考完了。”顾平算计着,今天是六月份,两个月后能抵达京城,之后再等一个月是科举,然后还有殿试,在之后就入冬了,最早也要明年开春的时候才能赶回来了。

“那我也告诉你一个秘密好不好。”木玉翻转身子,盯着顾平,两人四目相对。

顾平闪躲着眼神,但还是被木玉抓住,顾平只能点点头。

“其实——我要去做神仙了。”

顾平一愣,看着木玉那对明亮的像珍珠一样的双眼,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怎么了,但神仙是不是不好。”木玉看着有些手足无措的顾平,问道,他本以为顾平听到这个消息会很高兴的。

“好,怎么不好,当神仙了就能逍遥快活,无拘无束,自然是极好的。”顾平嘴上说着,但“仙凡有别”这四个字顾平还是知道的。

“你骗我。”木玉摇头。顾平的心思总是逃不过木玉的双眼。那一闪而过的忧伤被木玉清楚的捕捉到了。

“怎么会,我什么时候骗过你。”顾平解释道,“我只是不想你离开啊。”

木玉背过身去,靠在了顾平的背上,“是啊!我还以为我们可以一直在一起呢?”

“总有一天我们会在一起的,就像今天这样。”

“一直在一起。”

“嗯,一直在一起。”

木玉不到顾平,她有些累了。晚霞也暗淡了,木玉就这样静静的靠在顾平的背上,闭上了双眼,伴着初夏的蛐蛐声和,在晚风的轻拂下,睡着了,睡得很深,很沉。

顾平看不到木玉,但顾平知道木玉睡着了,这不是第一次了,但也许是最后一次了。顾平望着头顶的天空,这片天空的东方星辰应和着西方的彤云。头顶是渐渐隐去的晚霞和消失天际的星河,这里残留着两个人最后的温存。真想以后可以一直这样,可今天过后,两个人就将天各一方,两个人的世界再没有了交集,甚至是越走越远。

顾平心里清楚,去追寻那虚无缥缈的仙道,对他来说,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个世界有太多的如果了。但去寻仙访道,没准到头来只是呵呵一笑。

顾平也闭上了双眼,左臂忽然感到一阵冰凉,是眼泪吗?也许吧!

每当美好的梦境被现实击打的支离破碎的时候总是会感到心痛。

明天就要上路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木玉醒了,她没见到顾平,大概是不想看到她伤心的样子,或者不想让她看到他伤心的模样,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走了,再见吗,好像不可能了,也许是再也不见吧。

木玉知道的,顾平的伤心是因为两个人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了,可木玉也坚信着,总有一天两个人会再一次见面的,一定,木玉在心里想着。

顾平头顶着星空,和家人告别,父亲多给他带了一些盘缠,这一离开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了,“儿子,一定要考上啊,咱村里就你一个书生了。”

顾平听着心里的忧伤被冲淡了一些,是啊自己身上寄托的是爸妈的希望甚至还有小村庄里的每一个盼望这他出人头地的邻里街坊们,顾平忽然感觉到了一种东西,叫做责任。

这个偏远,甚至有些荒凉的小村庄里走出的一对男孩和女孩究竟能够走多远呢?可能比天还要远吧。

顾平不知道的,木玉也不知道,这个世上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的是,一件可以波及到每一个人的事儿发生了。

那片晚霞是阳光映射的吗?也许那是阳光都在为这个世界哀嚎,那红的像血一样的的晚霞其实是血映射出来的。

上天界,人们口中的仙界,正在遭受到千古到现在不知多少载以来最大的变故。

光明道道尊,魏光明被围杀,光明道一分为三,无量道,玉虚道,黄泉道,幽冥道,元始道五大道门联手清除光明道门下。

那晚霞,红的是血,那彤云流动着的是血,甚至风吹过的也是血。

道统之争残酷到没有人性,在乱战之中,眼里只有道统,没有亲人,朋友,爱人,在这大争之下都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敌人。

而今天正在发生的就是一场灭绝道统的战争。这是这个世界有史以来从没有人敢想的事情,不,也许不是不敢想,但是从没有人做成过的事情。

但这次五大道门联手真的是要灭绝光明道了,光明道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危急时刻了,这个崛起于荒站,以凌云之势占据上天界一席之地的庞然大物正在以彗星一样的速度陨落着。

理由有很多,但对于道门来说只一条就够了,光明道的道义与我相悖,这一条就足够了,道统死敌,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而光明道的道义与大多数道门的道义都相反,墙倒众人推,这次光明道真的是要走到路的尽头了。

光明道必亡,很多人都相信这一点。

这世间容不下最纯净的光芒,就像金子总是隐藏在沙海之中,它们只在需要的时候绽放刹那芳华,而不是光耀世间。

光明道的崛起踩着许多道门的尸骨,影响了许许多多的人和势力,而光明道的覆灭只会影响到更多的人。

从未见高山崩塌会悄无声息,从未见过江河决堤会缓缓流过,对光明道的血洗是会遭到极致的反扑还是迎来无力的反抗,没有人可以预测,但可想而知的是一场席卷人神的战争已经开始了,就在魏光明陨落的那一瞬间。

而一件至关重要的东西伴随着魏光明的去世消失在了上天界。

《光明道典》

承载着千万年以来的传承,只要《光明道典》一天存在于这个世上,光明道就一天不算是真正的灭亡。

尽管光明道现在已经走到了末路,尽管现在没有人再看好光明道,甚至是连他们自己都在怀疑自己的信仰,可是当一个执着于光明的人手持光明的那一刻,必将会再一次绽放出夺目的光芒。

这个盛夏对于光明到来说,也许只是走入了一个寒冬,一个漫长不知多久并且十分艰难的寒冬,什么时候光明会重新普照大地,没有人知道,只有这样一群人收拢着衣角等着熬过这漫长的寒冬。

而对于上天界来说,现在要做的最重要的事,就是找到《光明道典》让这最后一丝的光芒永远的消失在这个混乱的世界当中,彻彻底底的消失,永远也不要再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道门的追杀令已经发出,这个世界到处都充斥这这样或那样的喊叫声,有的人从容的面临死亡,因为他们坚信光明,有的人心有不甘,想要从上去搏杀,最后战死长空,有的人心怀仇恨,躲藏在黑暗,从此背弃光明与黑暗为伍,有的人心如死灰,在绝望中自我毁灭。

可又有谁来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呢?没有,对于这个世界来说人也好,仙也罢,总是为了一个目的,活着,为了活着,更好的活着,甚至都已经忘了为什么活着,总之是要活着的,无论是强者还是弱者,都在为了生存而奋斗着,道统的延续被放在了第一位不是没有道理的,只有道统的存在,才能保护好这一类人更好的活着。

顾平不知道那天傍晚他看到了什么,更不知道木玉去做神仙将会经历着什么,更不知道的是这一次离开,就再也没有回来过的小村庄变成了什么模样,也不知道父母什么时候离去的,还有村头那只大黄狗。

那熟悉的世界渐行渐远,顾平从未想过要回去,因为,再也回不去了。

第七个白点
作者的话

故事的两条主线,不喜欢藏着掖着,直接在先导部分点出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