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末朝有雨 > 第一卷 初雨
第一章 燕安城外三尺雪(一)
作者:露白  |  字数:4022  |  更新时间:2019-08-14 14:08:27 全文阅读

“说戏啰说戏啰!”

孩童们欢呼着跑过街道,一窝蜂地冲进戏楼里,推开大门的一刹,只觉得一抹灼热的酒红色在眼前铺开。

朱红的楼阁已经塞满了听戏的客人,就连二楼也有无数只脑袋探了出来,目光火热地瞧着那一尺高的红木戏台。一眼望去,人影绰绰,摩肩接踵,催戏声、碰杯声、撒钱声混杂在一起,不绝于耳,吵闹得仿佛能把屋顶也给掀翻。薄薄的酒汽与汗汽蒸腾而起,在人头顶三尺弥漫开来,好像起了一层浅浅的雾霭,尽是烟雨春风。

孩童们缩着脑袋,从大人的一排排大腿间找到了绝妙的空隙,在一片惊呼声、嗔怪声中,争抢着挤到了最靠近戏台的位置,迫不及待地撑着围栏,双眼发亮地望向台前。

惊堂木一响,四方皆寂。

一袭青衫的老家伙一捋白须,双目烂烂射人,手腕一抖,折扇噗地展开,墨色淋漓地写着“纵说古今”四字,颇有文士风度。

“今日要说的,是那虓帝长战史。虢朝末年,群雄环伺,天下大乱,英豪迭起。虓帝孑然一身,纵横诸国之间,得来十万铁嵬骑征战天下。英雄啼血,红颜青冢,滚滚大江淘不尽,多少悲欢事,无数江山愁!”

“好!”

台下高呼不断,掌声响成一片。

“喂,大牛,先生说的虓帝是谁啊?”一个新来的孩童捅了捅同伴的腰。

“蠢!这都不知道。虓帝姓穆,名凉,我们王朝的开国皇帝,在一百二十年前扫荡天下诸侯,平定乱世,建立乐朝。他可厉害了,一柄青砂鲤古刀在手,能杀得大虢皇室上百护卫心惊胆战,在乱军之中保护他心爱的女孩,远走高飞。”

“他真的是个英雄啊!”孩子大睁着眼睛,“以一就可敌百,而且只是为了拯救他的爱人。”“是啊,他是英雄。”叫大牛的孩子的眼神突然暗淡起来,“可他最终还是没能救下他的女孩。当听闻女孩殒命的消息时,他脸面也不顾了,在万千将士面跪了下来,大声哭嚎,口吐鲜血昏迷过去,一夜就白了头。”

孩子一愣,他好像看到了那个男人的不甘与悲哀,在历史的洪流中,化作一道流传千古的嗟叹,“大牛,那个女孩,叫什么名字啊?”

“我们乐朝的‘乐’字,便是取于那个女孩的名字。”大牛露出像大人一样喟叹的表情,摇了摇头,“在那个混乱哀凉的年代,所有枭雄都是为了追逐权力,只有虓帝,追逐的是自己的初心。真的是一位千百年难见的纯粹的帝王啊。”

“枭雄?大虢末年不知虓帝一位英雄吗?”

“当然了!大虢建立之初,分封上百国,四百年后,到了虓帝的时代,就只剩下七国,分别是,大夏、西辽、燕、楚、靖、煌和商,北方草原还有未统一的草原政权北狄三十六部。”

“怎么多国家?”

“是啊。在这其中,这其中,惟大夏国与西辽的国力最盛,次之楚国与商国,再次之便是余下的诸国了,最次便是燕国。每一个势力中都有好多好多的能人智士。按照大虢的传统,皇帝与诸侯在死后有传于后世的谥号,在生时亦有称号。比如那个时代最伟大的西辽国君姜焜,在死前,他被称为辽岳公,在死后,他又被叫做哀烈公。他对于虓帝的成长,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还有呢还有呢?”

“太多啦,我也说不全。我就说虓帝身边的几个朋友吧,首先是一统北狄的草原女帝阿祺娅,又是文武双全的大将墨弦,就连虢朝的最后一位皇帝,虢封帝,都是虓帝的朋友。但最后……虓帝还是为了他的女孩把虢朝的统治拔根而起。”

孩子感叹道,“真的……是一个精彩的时代啊。”

大牛看着台上的先生,轻轻的说,“也是一个悲哀的时代。”

先生还在台上说着,“虓帝一生,曲折离奇,太多太多的离合辛欢。但要说他真正接触权力的时刻,应该是一百三十年前的那场燕安城外连天的风雪里。”

先生顿了顿,微微抬起头,好像是在遥望着那慢慢回溯的时光,声音仿佛也从时间的尽头传来一般,深远而又宁静,“那真的是一场很大很大的风雪……”

* * *

“穆凉,外面有什么好看的?快把帘子拉上,冷死我了。”

身后传来女孩嘀嘀咕咕的埋怨声。

穆凉这才合上帘子,转头看去。厚实的羊毛褥子上拱起一个小小的人形,在细微地发抖。可以看出她正像虾米一样蜷缩起身子。一绺未经打理的黑发从缝隙里漏了出来,乱糟糟地打着卷。

穆凉站起身,往帐篷中心生起的火苗底部添了把柴,随着一阵噼里啪啦的崩响,火势更旺了些,气温隐隐有些回升。他又解下灰不溜秋的狐皮大衣,披在被褥上,裹得严严实实。过了好半晌,褥子里的颤抖才停了下来。

少年盯着那缕俏皮的黑发,感觉它像是对着自己的心挠痒痒,犹豫了片刻,试探性地伸指碰了碰。

“蠢驴!你干什么?”女孩像是乌龟一样从被褥里探出头来,瞪着少年。

女孩曾经真的很美,但现在脸颊上有颗颗雀斑,有些憔悴地发黄,头发也乌七八糟地披散着,好像藏着几只松鼠。但那双乌黑的眸子却格外明净。

“乐、乐嫣,你醒着啊。”穆凉有些措手不及地缩了缩脖子。

“刚刚要睡着,又被你吵醒了。”乐嫣重新钻回被褥里,只露出一双眸子看着少年,嘟嘟囔囔,“真是的,从没见过像你这么没礼貌的家伙。”

穆凉盯着女孩的脸,愣了愣,才说,“乐嫣你的脸色更难看了。”

“是么?”女孩翻过身,背对着少年,像是噘着嘴,“那一定很丑吧。你要是觉得丑就别看了。”

“乐嫣我不是这个意思……”少年低下头。

女孩沉默了一会儿,“我知道。”

“你感觉怎么样?”

“不太好。脑袋里昏昏的,什么事情也想不了,身上也一点力气都没有,手脚冷得像冰。不过我这些天一直是这样,早就适应了。”

“喝药了吗?要不要我再让霍普将军给你送点?”少年靠近女孩问道。

“不要,那药苦透了。让我喝那种东西,不如让我死了算了!”女孩坚决反对。

“乐嫣你别这么说话,以前你从不像这样耍脾气的……”少年小心翼翼地看着女孩的后脑勺,猜测她此时是怎样一副表情。

“你不乐意你就别管我,随我自生自灭。你嫌我烦,我还嫌你烦呢,一直吵吵嚷嚷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女孩生起气来。

穆凉不再说话了,默默地拉起被角,把女孩裸露出的雪白的后颈遮住,才转身抱着双腿坐下,脑袋搁在膝盖上,怔怔地盯着柴火,黑眸里映着火光的昏黄。

这间帐篷的毡墙上挂着形形色色的战刀,火光在刃上扑闪着,油然而生一股肃杀之气。但是这些刀无一例外皆为粗制滥造的产物。刀面混浊,刀刃崩口。有一些没有刀镡,整个看上去就像是个削尖的铁棒;还有一些连刀背都是弯曲的。这种废刀,一但砍进敌人的身体里,就别想拔出来,基本上是个一次性的消耗品。就算是对武器再不挑剔的武者,见到这些,都会连连摇头。

可还有一柄古朴的横刀斜靠着毡子,刀刃收于朴素的木质刀鞘,刀柄上裹着一层不知名的兽皮,刻着精细繁密的鱼鳞纹,在劣质品中完全是一个异类。

“对不起。”女孩带着歉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没事,乐嫣。你心情不好发泄出来就行,别老憋在心里。”少年轻声说,“军营里的大夫都说了,患病体弱之时万不可积愁于心,不然会加重病症的。”

沉重的脚步踏在雪上,急急地靠近。突然间帐篷被人掀开,大股寒风夹着冰渣冲进来,火光四射,穆凉眸子一厉,下意识地把手伸向古刀,看清来人之后,又收了回来。

“穆凉你又在干吗?帐篷里好不容易捂热了些,这帘子一掀,又被吹散了!你是故意折腾我吗?”女孩很不高兴。

“咳咳,是我,霍普。”矮壮敦实的男人没想到一进帐就撞上女孩的怨意,挠挠头,干笑着说。

“啊……是霍普将军吗?失、失礼了。”

“没事没事。”男人赶紧摆手,“乐嫣丫头你好好养病。”

穆凉看到男人的胡髯上沾着白毛一样的雪,一身厚重的黑色龙纹玄甲,大手紧紧按住腰间的兽纹环首刀,眨了眨眼,问,“将军,你这是……要出兵了吗?”

“我一个大夏国碌碌无为的五百人将,哪里配得上这出兵二字?”男人四处看看,找到一个脏兮兮的垫子,盘腿坐下,随手抹了抹脸上的雪,“这叫做边境巡逻。”

“边境巡逻?”

“今年西辽与大夏局势紧张,故大夏攘夷大将在两月前就派我率部西驱二十里,到这草原的边境,说是镇守边疆。可我这区区五百人哪里守得住什么边疆,更何况边境重城燕安城就在三十里地之外,那里的兵备,可有整整万余人。我这不过是向西辽那边施压而已。说到底,我只不过攘夷大将的一颗棋子。”男人凑到穆凉身前,压低声音说,“这叫做表面功夫。估计再过一两个月西辽与大夏就要打仗了,会死很多很多人。”

“棋子?表面功夫?军事上的事情我不太明白,乐嫣应该懂得多些。”穆凉仔细想了想,最后摇摇头。

“这个给你。”霍普从胸甲里掏出一个药袋,放在矮桌上,推给了穆凉,“我想昨日送来的药恐怕剂量不够,我身强体壮,反正不怕寒病,就把余下的寒药都拿出来。这之中还有一些是弟兄们分给乐嫣的,你一定要收好,早中晚都给乐嫣熬一遍,半月内这病也该退了。我事务繁多,不能常来。你千万不要掉以轻心,这草原的寒病,可是会死人的。”

穆凉没有推辞,捧起沉甸甸的包裹,感觉一股热气顺着手掌流淌到了心头。

“真的谢谢将军。”穆凉垂下头。

“小事小事。对了,还有一个东西要给你。”霍普乐呵呵地笑,又取下那柄负在身后长约五尺的战刀,刀柄有一尺长,连鞘带镡都用好看的黎色皮革装裹,双手举起郑重地递到穆凉眼前。

“这是……”穆凉疑惑,接过长刀,上下端详起来。

“陌刀,斩/马/刀的一种,马战步战皆可以用。我看你随身虽然带了不少战刀,可大多都是粗劣的货色,反正军中也有多余的一把,便取来送给你。”霍普笑笑,“要不拔出看看?”

穆凉手指掠过顺滑的刀柄,轻轻地拔刀三寸,清寒的刀光照在他的脸上。真是把好刀!刀背笔直如枪,刀脊与刀刃的分界处有着细细的银色纹理,像流云,像涟漪,宛如自然所成。狭长的刀尖双面开锋,增强了穿透力,再加上刀身五尺的长度,可刺可削可斩,无疑是把杀器。

“长见识了吧,这柄刀可是花纹钢覆土烧刃制成的。也就是说,有经验的匠人把秘制的粘土涂在刀背上,只留出刀刃慢慢淬火。这样既保留刀背的韧性,又保留刀刃的钢性。由于冷热的差距,我们大夏的武器锻造工艺虽是世上至强,可对于这样的锻法,成功率依然很低。”霍普瞧着穆凉新奇的目光,得意地摸了摸胡子。

但穆凉忽然放下陌刀,看着霍普的双眼,“将军,我和乐嫣来历不明,你却救了我们俩一命。如今又送药又送刀。你为什么对我们这么好?我们半月前分明还不相识。”

少年的目光很清澈,像是夜晚的湖。对着这样的黑眸,霍普的心间不禁凉了几分。他回想起来,他第一次见到少年的时候,盯着这双黑眸,就像盯着一头狮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