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魔瞳传说 > 第一卷——觉醒
第零章 楼河
作者:唐不染  |  字数:3300  |  更新时间:2019-08-30 08:51:01 全文阅读

楔子

如果善良溃烂

割成了伤口

如果信仰倒下

变成了碑文

如果自由挣不开枷锁

希望陷入了泥淖

余生漫漫

满目苍茫

那么

你是否还记得

我们年少时

那副天真烂漫的模样

那些我们曾经奋力坚持的

拼命守护的

奉若至宝的

如今

都已破碎淋漓了

----------------------

十八年前,冬,拜占庭帝国以北,【禁忌之地】。

纷纷扬扬的大雪倾泻而下,覆盖在【尤泽大陆】北方每一块干燥的黑色冻土上。

原先弥漫着恐怖白雾、遍布着腐朽枯木的禁忌之地,此刻已经变成了一片白茫茫的雪山。

朦胧的天地像是一场迷离的梦境,梦里的天空里肆虐着呼啸的狂风,吹散了每一片厚实的黑云。

月光如冰,凛冽,凄冷,又死寂。

遥远的天边,无尽的黑暗里,充斥着一股沉闷的爆裂声,像是无数大汉在密集地敲打着快要炸裂的大鼓,咚咚咚……咚咚咚……鼓声越来越快,越来越急!咚咚咚咚……带着不顾一切的气势,沉闷而急促地从远方的黑暗里黑压压地滚过来!

禁忌之地的雪地下,无数肉眼可见的、巴掌大小的小白狐狸疯狂地四下奔逃,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极细微地、凄厉地碎响,嗡……嗡……像是某个重大的阴谋要被揭发的前奏,刺激着每一个人的脆弱的耳膜神经……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种可怕的频率才慢慢消失。

湿润的空气里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

禁忌之地的山上,出现了两个模糊的人影,他们在呼啸的风雪之中互相搀扶着,慢慢地从山顶走下去。

这片雪山在先前似乎经历了一场空前的大战,放眼望去早已千疮百孔。

两个人影很小心地在大雪里走着,慢腾腾的样子像极了两个蹒跚的百岁老人。但实际上,这是一对很年轻的男女。

男子很高,身形修长,眉峰柔和,眼神深邃,尽管浑身都沾满了血迹,手臂上裸露出来的伤口更是可见深深白骨,但他仍然在努力微笑着,像是在对身边的女子表达着某种特殊的安慰。

他的皮肤极其精致,苍白细腻的脸蛋仿佛只要轻轻地用指甲划一下就会渗出血来。他有一头几近及地的纯黑色长发,在月光的映照下泛出亮丽的光泽。这头长发不仅没有使他显得邋遢,反而由于他傲人的身高,赋予他另一番潇洒不羁的感觉。是的,他很高,就算放在以身材魁梧而著名的奥斯帝国里也是顶尖水平。相比而言,他旁边的女子就要娇小得多,几乎只能够的上他的胸口。由于两人之间,男子伤痕满身,血流如柱,显然伤的很重,因此,他的所有重量几乎都压在了扶着他的女子身上。但这个娇小的女子却显示出了超出常人的力气,一直稳稳地扶着他,走到了一个背风的小山丘下。

男子身上的黑袍几乎已经被撕扯殆尽了,他的胸口上有一个洞穿的剑伤,跟肺部挨地极近,于是他每一次呼吸似乎都牵扯出了巨大的痛苦。女子小心地把他放下来,她身上那一层薄薄的、紧致贴身的银色铠甲,几乎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依然那么光亮如新。

此刻已是深夜了,寒气入骨,呵气成冰。但他们两人似乎谁都感觉不到寒冷。

“你为什么……还笑得出来?”女子故作冷漠地问道,似乎在掩饰自己冷漠面容下波动的情绪。

男子目光落在她精致的铠甲上,额前的刘海落下来,遮住了他半只眼睛,他却依然咧开嘴笑着,像是一个打了胜仗洋洋得意的大将军,“我一生经历了无数次战斗,从来没有输过。嘿嘿……而且在我无比在乎的这一次,我依然没有!所以我很开心!”

女子紧皱着眉头,细腻的手指轻轻地按着他胸上的伤口,无数金光如潮水般从她的指尖渗进去,修补着他几近撕裂的血肉。金光弥漫间,仿佛整片天地都变得明亮了起来!

没一会儿,女子的额上就布满了汗珠。这样做似乎很耗气力,但同时男子胸前巨大的伤口此刻已经在缓慢地愈合了。

“你伤地太重了,我无法立即治愈你。”她抿了抿嘴,似乎在考虑说什么,不过犹豫了一会儿后,她还是低下头闭上了嘴巴。

“你可以再次对我笑一下吗?我特别喜欢你的笑。你笑起来就好像凛冬午后那一抹炽烈的暖阳一样!”

男子此刻很是开心,尽管呼吸都十分艰难,但他对于能够如此近距离与她接触感到非常满意。他安静地半躺着,观察着近在眼前的女子,深邃的黑色瞳孔隐隐有些发亮。他看着她那金色的卷曲的头发,看着她那长长的娇俏的耳朵,还有小巧的鼻子,小巧的嘴巴,以及露在外面的那一截欣长雪白的脖颈。她在月光下身姿绰约,美的像是人间天使一般。他就这么安静地看着她,似乎想把这一刻的画面紧紧地印在脑海里。

“我知道你应该通知了你的族人,作为你暂时的‘朋友’,我会在他们来接你之前,保证让你不会那么快的挂掉。”女子平静地说着,故意忽略了他的调侃,仿佛在说一件极平常的小事。

男子温柔地笑了笑,不在意,也不再说话,仿佛极为珍视现在正不断流逝的时光。

过了很久,女子的长耳朵微微动了动,仿佛听到了什么。她终于慢慢地站了起来,微微伸展了一下托着他很久都没有动过的手臂。她的背后一阵虚幻,两对薄如蝉翼的翅膀瞬时间就浮现了出来。

“楼河,”女子振动了一下翅膀,托着她小巧轻盈的身体慢慢漂浮了起来。“非常感谢你的信任,不过以后,我如果还能在人类的地方见到你,我们依然是敌人!我走了,你回去好好养伤吧。”然后她转过身,留下了这么一句极为平常的话,像是一对普通人家的朋友无数次照面之后的分别,约定明天还会再次相见一般。银色的月光流下来散落在她娇小的身体上,泛出一阵圣洁而又优雅的光芒。

“再见,阿尔忒弥斯。”眼前的男子笑着对着她挥了挥手,像是以前无数次邂逅又离别时一样。“下一次还能见面,记得一定要笑啊!”

月光下,她的剪影像极了一副优美动人的画,深深地刻在了他深邃的眸子里。但他不知道的是,这一别,也许以后那么多年,就再也不会见到她了……

---------------------------

十八年后,拜占庭帝国国历九百九十九年,十月,冬。

拜占庭西北边线,纳瑞小镇。

今年纳瑞小镇的冬天似乎来得特别的早,十月刚刚开始的时候,天空就一副暴雪来临的迹象。这直接导致还没开始入冬,纳瑞森林深处的魔兽们就开始疯狂地销声匿迹了,所以来纳瑞小镇的冒险队和佣兵们也越来越少,塔塔帮着擦桌子的时候每天都能听到贝琳达妈妈皱着眉头小声嘀咕说,今年的生意又不怎么好,这个冬天又不好过了。

塔塔知道贝琳达妈妈在烦恼什么,事实上上个月那两桌客人打架的时候,塔塔也是在场的。本来是两桌出手挺阔绰的客人,却不料双方为了一个小事就起了争执,还摔坏了好几坛十几年陈酿的月尘酒,据老姐说那可是她才五六岁的时候,年轻的罗斯老爹去纳瑞森林的深处采回了月尘花,用月尘花的花蕊酿造的好酒!平时都不会拿出来的,可是那天就是被一个满脸横肉的络腮胡大叔毫不珍惜地摔在了地上。最可恶的是老爹还去劝架,说什么大家都是帝国有名的武士,别掉了身份,还免了其中一桌的酒钱!

“他是真不知道那一桌是花了多少钱吗?”贝琳达妈妈每次想到这儿都要狠狠地瞪一眼正躺在酒馆前的摇椅上呼呼大睡的老爹,恨不得上去踹上两脚才解气。

塔塔也觉得老爹有时候性格太好了,甚至好得有些软弱,再看一眼剽悍如男儿的贝琳达妈妈,真不知道她是怎么看上罗斯老爹的。

哦对了,我们的主角叫塔卡尔·罗斯,老姐和贝琳达妈妈喜欢叫他塔塔,而罗斯老爹……老爹从来不叫塔塔的名字,永远都是……

……喂,去给那桌客人结一下账;

……喂,柜台上没酒了都不知道吗?还不快去酒窖里搬两坛好酒摆上;

……喂,今儿喂马了吗?没有?那还不去喂马?你想饿死德隆吗?

……喂,去你玛丽大婶家给我打壶酒来。

……为啥不喝家里的?

……你笨啊,你贝琳达妈妈发现我不就完了?

听镇上的老人说,罗斯老爹年轻的时候可是一脸将军相,不知道迷倒过多少小镇的怀春少女。不过现在嘛,塔塔看了一眼老爹那花白稀疏的头发、拱起的肚子和越来越肥胖油腻的脸,暗暗地摇了摇头。

诶等等,怀春少女?镇尾卖酒的玛丽大婶小名不会就叫怀春吧?塔塔陷入了沉思。

每次塔塔向老爹求证的时候,老爹都一副不耐烦的模样。

“老爹你肯定给隔壁的德克大叔钱了,让他散播你年轻时是一个将军的谣言!”

“怎么可能?!我年轻时风流倜傥玉树临风还用谣传?”

“你肯定给了钱的!”

“我没有!”

“你给了!”

“没有!”

“就是给了!”

“哎呀你一个捡来的小兔崽子哪儿那么嚣张?”

“我就知道你一直因为我是捡来的所以老是欺负我!”

“你以为你嗓门这么大我就不欺负你了吗……哎呀我靠,哪儿来的碗?”

“罗斯你给我老实点!再欺负塔塔你就永远都别想喝酒了!”贝琳达妈妈抱着一摞碗故作凶恶地从厨房走出来。

唐不染
作者的话

初来乍到,嘿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