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神魔武帝 > 第三卷 头角峥嵘
第三十章 凤舞扬威
作者:缃竹  |  字数:3716  |  更新时间:2020-03-21 00:50:02 全文阅读

等到众人抽签完毕,那老者便高声道:“请抽到‘甲’字的弟子上台比武。”

凌风沉思间,听到老者之语,顿时心神一震,暗道:“怎么第一个就是我?”

那老者话音刚落,人群中便有一身穿白衣的男子如雄鹰一般凌空展翅,跃上擂台,在原地旋转一周,稳住身形,就此立定。

凌风望着那人,松了口气,暗想:“上次六道魔帝陵之行,派出的都是各派最杰出的弟子,此人没去,多半修为不怎么样。”

和凌风并肩伫立的颜芷烟小声提醒道:“这位瑶玑宫的师兄名叫段鹏,我倒是听同门师姐说起过。是十大散仙之中排行第九的白濯的亲传弟子,道法深厚,剑术精妙。瑶玑宫至上功法庚金神决已练至第五重,更可怕的是他的剑诀苍墟天问剑,掌握得非常娴熟,全派上下,仅仅排在江浣秋之下。”

“嗯?江师兄剑术修为很厉害吗?”凌风问道。

“嗯!”颜芷烟道,“听说瑶玑宫年青一代弟子中,唯数江师兄的剑术造诣最高,就算是全派第一人龙飞宇,也有所不及。”

凌风暗想:“这就怪了,之前六道魔帝陵之行,我并未看出他的剑法有何不凡之处。难道是当时受了伤,不能使将出来?”

这时,杨清雪微微偏过头,正见二人附耳低言,举动亲昵,不禁神色黯然,想起寒潭冰洞中幻象所见,又是一滞,急忙转过头去,闭上双眼,平复心绪。

正当这时,台上老者高声又起:“另一位抽到甲签的弟子,还不快快上台!”

凌风再不怠慢,于是向水柔作揖道:“师父,那弟子上场了。”

水柔点了点头,只听她道:“虽然此人修为比不上龙飞宇、江浣秋之流,但毕竟是瑶玑宫弟子,不可小觑。”

凌风道:“弟子知道了。”

他话音刚落,便纵身一跃,身形平平一飞,无任何多余动作,干脆利落,就此落在擂台。向对面的白衣男子作揖道:“洛仙门凌风,请段师兄赐教。”

段鹏同样作揖道:“瑶玑宫段鹏,凌师弟小心了。”

凌风正要准备应战,却突然听到有人密声传信。

“此次五雄论道少了苏毅这样一个劲敌,洛仙门此次夺魁无望,这第一的名号,定是我瑶玑宫莫属。”

“哼哼,岂止是第一,我已安排龙飞宇和冷紫凝在第二轮对战,定会淘汰洛仙门现存唯一的劲敌,这前三甲定是我派收入囊中。”

“这第一战嘛,就拿这楞头小子开开荤,杀杀他们洛仙门的气焰。”

凌风怒容浮现,朝着声源处一瞥,却见是十大散仙坐席的位置,但因离得太远,无法确定是哪两位在交谈。正当他凝神准备运功细听之时,立感一道精光射向自己,好似一道霹雳,冷峻阴森,带着无穷的压迫感,就像一座大山,遮挡住了所有视线。

那种感觉,好像自己正在窥测深渊,却突然发现已经被深渊窥测。

凌风急忙收摄心神,才发现已经汗透重衣,那种感觉,太可怕了!

是谁?到底是谁?能让自己这般畏惧?

凌风缓缓转移视线,正大光明地朝着那边望去,却见凤无绝面色古今无波,目光沉静地注视着自己,刚才的威圧感已经消失不见。

凌风向他微微点头示意,他知道如果自己不那么做,那么凤无绝一定会怀疑是自己偷窥谈话,那么自己的秘密一定会发现,若是坦然自若的话,反倒不会让他产生怀疑。

是的,只是怀疑。凌风确信不会有人发现自己,能够察觉到自己能暗听别人密语传音,即便是魔神门的人,也不会轻易察觉。

但是,即便是这样,凤无绝能够凭着神识察觉到一丝异样,也足以证明其修为的可怕。

果不其然,凤无绝已经将目光转移到了对面的段鹏身上。

尽管在危机的边缘走了一遭,但凌风还是感觉到了一丝欣喜,至少确定苏毅中毒是瑶玑宫搞得鬼,和当初料想的一样,是十大金仙其中两位擅自下手,未得到掌门应允,暗中行事,有很大的可能,他们与凤无绝并不和。

段鹏见他额上有汗,以为怯场,一个被临时凑数上场的弟子,名不见经传,哪会是自己的对手,于是对他起了轻视之心。料想此次五雄论道,各派精英弟子齐出,自己想要入围前三甲,定会重重艰险。但没想到自己头一场就碰到一个菜鸟,取胜应当十分容易,心中一阵窃喜。但还是和善道:“凌师弟。你不用太紧张,就把它当成你平时师门的一场比试就好了。”

凌风张口欲要回话,却听见他又压低声音阴恻恻地说道:“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输的太难看,让你对师门不好交差。”

凌风立时对他一阵反感,但还是恭敬道:“多谢段师兄关心,是小弟失态了。”

段鹏一只手负在身后,另一只手做出一个“请”的手势道:“请凌师弟先出招吧。”

段鹏此举虽看似谦恭有礼,但凌风知道自己对他来说,实在是一个看不上的对手,但越是这样,形势就越是对自己有利,于是也不谦让,从乾坤袋中取出凤舞琴,单手抱于怀中。

此时,台下人群议论纷纷,都在好奇洛仙门乃仙剑大派,门中弟子大都是用剑的,以乐器当做武器倒也少见。

古木见状,登时一怒道:“此子到底在干什么?此次论道皆是五派最杰出的弟子,不使出落霞峰绝学凤舞九天诀全力对抗,取出一台劳什子琴作甚?”

水柔却知道自己的这个徒弟素来淳朴,但凡做事都有自己的考量,便道:“或许他有自己的打算。”

在后观战的杨清雪一看见凌风手中之琴,顿时惊愕,俏脸绯红,思绪回到了许多年前······

那时候自己还是聚沙之年,母亲向自己传授“幻音缠心律”时,亲手将长箫“凤鸣”交到自己手中,她说:“清雪,这管长箫名为‘凤鸣’,和你父亲的琴‘凤舞’本是一对,历来只传授给谷主和谷主夫人,在一定程度上,是衔月谷主人身份的象征,你一定要妥善保管。”

在旁的颜芷烟见她面红如烧,身体微颤,以为是身体出了什么状况,连忙拉着她的手道:“清雪师妹,你怎么了。”

杨清雪回过神来,望着颜芷烟关切的眼神,心底愈发地心虚道:“没······没什么?”

却见场中,凌风突然凌空后退,同时手中蓄力拨弦,一连五道剑气气势磅礴,射向段鹏。段鹏不肯让对手小瞧,竟不躲闪,横剑于胸硬生生扛下,仅仅后退半步,便将剑气力道消耗殆尽。凌风一时惊诧,暗想此人果然有两把刷子,若不全力以赴,还真不好战胜于他。于是拨弦更快,剑气密如疾风,但段鹏再不防御,而是疾挥仙剑,披荆斩棘,在音波剑雨之中砥砺前行,看样子悍勇莫当,渐渐逼近凌风。

凌风见他攻来,也再不后退,身子一仰,躲开攻势,再绕到他的身后,一拨琴弦,重重的力道击在段鹏的后背之上,登时口喷鲜血,踉跄扑倒。

一个回合下来,虽然凌风占了上风,但他并不欢喜,方才是对手太轻敌,所以才导致落败,现在他必定已经重整心态,全力以对。

只见段鹏灰头土脸地爬将起来,见周围人群嬉笑有之,鄙夷有之,顿时心火如烧,愤恨地望向凌风,这个先前一直被自己轻视的洛仙门弟子,道法修为竟然不比自己要差,方才做出畏缩之态,竟是迷惑自己。于是不敢大意,一手捏着剑诀,一手将长剑缓缓抬起,指向凌风。

却见长剑隐隐发出锐啸,厚重如山石相激,登时声音愈发激烈,延绵至四面八方,霎时间,凌风只觉得周围具是凌厉的剑气,急忙手中拨弦,音波如水浪一般荡漾开去,虽然后浪推前浪,一重强过一重,但仍然受到阻滞,无法让音波突围出去,看样子,他已经被剑气重重包围。

此时凌风心底十分压抑,如同被困在一个密闭的空间,周围使劲地往里面挤压,自己则奋力挣扎,想要冲出去。

却见段鹏嘴角一斜道:“凌师弟,此为‘苍墟问天剑’,我才小试牛刀,仅用了一层功力,你便已经竭力相抗,我劝你自动认输吧,否则一再相抗,只会伤及脏腑。”

凌风强自提了一口气道:“真巧,我也只是用了一层功力而已。”

“哼,我看你还嚣张到几时?”段鹏大喝一声,举剑就向他劈下。

凌风压力骤升,竟然单膝跪倒,口喷鲜血。

颜芷烟见到凌风面色涨红,显然已经在挑战自己身体的极限,不禁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杨清雪望向场中也是紧皱眉头,忽觉自己的手一阵紧痛,原来是颜芷烟从方才开始就一直拉着自己的手,现在凌风突遭状况,手中不由握紧。

“唉!”古木气急拍了一下大腿道,“这凌风到底在搞什么?直接使出万师兄成名绝技‘天光云影剑诀’,技压段鹏不好么?就算是‘凤舞九天诀’,我看也一定胜过‘苍墟问天剑’。”

杨清雪听了这话极不舒服,暗想古木师伯的言外之意不就是说衔月谷的绝学比不上洛仙门吗?但想到他是师长,还是不要计较好了。她重新望向场中,心道:“凌师兄,你当真已经学全了碧海清风曲吗?那么它真正的威力为何还没发挥出来?”

此时的凌风却暗暗叫苦,心道:“我还是托大了,这碧海清风曲虽已学成,但还不熟练,其中绝招不知此时能不能使用出来。”

场中已经胶着了一炷香的时间,段鹏以为胜券在握,脸上洋溢着胜利的表情,手中也不敢松懈,仍在加大灵力的输出。

突然间,他竟然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压力自剑下涌起,如同海啸一般,势不可挡,砰的一声,自己手中的剑竟被弹开,同时自己也被一股力道震开数丈。

却见凌风盘膝坐地抚琴,此时的他再也不单纯拨弦攻击,而是双手在琴弦间起落飞扬,如同双鹤起舞,正在弹奏一首优美的乐曲。自他为中心,周围升起一股飓风,将他护在核心。那飓风迎风而涨,气势渐大,最终将整个擂台占据。

段鹏身在飓风边缘,已经控制不住身形,强自催动苍墟问天剑,却见他手中之剑突现利芒,大喝一声,斩向凌风,顿时被劈出一条通道,同时他的身影也在原地消失,下一个瞬间,凌风四周都有一个残影向自己攻来。

凌风一拍地面,整个身体腾空而起,而他方才所坐之地,石屑飞扬,被圈入飓风之中,留下八道横七竖八的剑痕。他冷哼一声,琴声曲调一转,飓风竟然更急,坐在擂台周围的普通弟子都有些站立不稳了。

却听闻擂台之上一声歇斯底里的长叫,众人循声望去,却见段鹏的身体早已不受自己控制,陷入旋风之中,被甩入高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