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神魔武帝 > 第一卷 情天不寿
第二章 绝顶采药
作者:缃竹  |  字数:4573  |  更新时间:2019-06-17 00:02:12 全文阅读

星光隐去,长夜将尽,风雪兀自呼啸个不停。

青年见病人脉象平稳,便伸了伸双臂,打了一个呵欠,望着洞外的微光,凉风扑面,想了想一些旧事,困意袭来,靠壁入睡。

翌日清晨,青年被病人的呓语惊醒,只听得他嘴上不停地喊道:“你······不要······婷儿······不要······我不逼你······”

青年忙凑到跟前,欲要查探病情,却被又一声大喊“不——要——”惊醒。那中年道人呼喊的同时登时坐了起来,牵动了胸口上的伤势,痛得龇牙咧嘴。

青年道:“道长,你没事吧?”

那男子正是万天抒,他被楚婷的“风雪引”耗尽所有的心力,再加上伤势过重,便晕了过去,此时醒来,浑不知今夕何夕,听到有人说话,这才注意到他。

“贫道多谢小哥救命之恩,这里是哪儿?”万天抒整个人显得虚浮无力。

那青年道:“区区小事,道长不必多礼,在下本来就是一介山野郎中,救死扶伤是在下本分,这里还是苍惘山之中,离你晕倒之处不远。敢问道长尊姓大名,仙乡何处,不知为何会受此重伤一个人晕倒在此呢?”

万天抒望了望青年一身正气,言语间自有一股光明磊落,想想对方是救命恩人,应该不予隐瞒,便叹了口气道:“贫道本是洛仙门弟子,是为追踪一名女子,追寻本门宝物而来。可是那女子宁愿形神俱灭,也不愿归还于我。”

那青年想想心道:“别人门派自己的事,我还是不要多问为好。”于是道:“道长还是不要多想,这世间的纷纷扰扰,你争我夺,当真说不清。我觉得,我的就是我的,你的就是你的,何必要你争个你死我活呢?”

万天抒道:“这世人多贪欲,总以为别人的就是最好的。此事非同小可,那女子偷走的是我派镇派之宝‘风雪引’,一旦入世,必定搅得天下大乱。”说到这里,他猛然记起,问道:“小哥,你救我的那个地方,可还发现一个卷轴?”

青年道:“当时天黑,我没仔细看,要不我现在去找找?”

“我跟你一起去,此物非同小可,必要将它找到。”说罢,青年将他扶起,来到昨晚的地方。

桃花烂漫,在这严寒冬日显得格外不协调,但二人无心理会这些,在地上到处搜寻。

两人仔仔细细搜索了小半日功夫,仍是无果,万天抒已经牵动了伤势,便停止了搜寻道:“没有在这里。”

万天抒想了想当晚,楚婷身体灰飞烟灭之时,那东西应该就会掉在她附近,然而现在什么也没有,会不会······他望了一眼那青年,见他仍是眉头紧锁,正在寻觅。此人正气凛然,应该不会欺骗我。对了,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那东西根本就没在楚婷身上。

万天抒想到这里,无奈叹了口气,茫茫尘世,线索已断,该到哪里去寻找?

他盘膝坐下,招呼那青年道:“小哥。”

那青年应了一声,径直跑了过来道:“道长有何吩咐。”

万天抒道:“别找了,应该不在这里。”

青年道:“那该怎么办,这件东西对道长来说无比重要。”

万天抒叹了一口气道:“看来都是天意,我又何必强求。芸芸众生,当有此劫。”

青年忽觉他的话中有深意,不知说些什么,便听万天抒又道:“说了这么多,我还不知小哥姓甚名谁呢?”

青年道:“道长不必客气,在下只是一介山野村夫,你唤我凌子扬便是。”

万天抒道:“那不知昨日深夜上山是为何事?此地且高且险,你能来到此处,当真不易。”

凌子扬叹了口气道:“我有个朋友,身染重疾,需要雪菱花救治。传闻苍惘山绝顶就生长着这种花,所以不远千里前来采撷。”

万天抒点点头道:“凌兄弟重情重义,着实让贫道钦佩,如若贫道没有受伤,倒是可以御剑上得顶峰,采到雪菱花。”

凌子扬道:“道长心意,我心领了,只不过这是我的私事,我想自己解决。更何况你还有伤在身,不可妄动筋骨。”

万天抒道:“这样吧,我传你一套身法,你学成之后,瞬息之间越过山峦叠嶂,这都不在话下,更方便你你日后上山采药,以报答凌兄弟的救命之恩。”

凌子扬一听此言,欣然道:“如此,便多谢道长。”

“到我前面盘膝坐下,我传你口诀。”凌子扬依言在他对面坐下。

万天抒起身,伸出手按在他的百会之处,一种奇异的感觉灌顶而入,并通向四肢百骸。它不经诧异,自己深谙医理,人体奇经八脉再也熟悉不过了。可是这种感觉的走向完全没有经过人体经络,如同地下暗河,纵横交错比之更加复杂难寻。

万天抒道:“‘飞云渡’乃是正道仙学,我现在必须为你打通灵脉,如此便可修习。”

凌子扬合上眼睛,只觉得体内忽然川流不息,各行其道,如数十条河流循环往复,最后演变成数百条,乃至万川归海。

灵脉已通,凌子扬睁开眼,长舒一口气,只觉得身体里里外外都被重新清洗过一样,气韵悠长,由内而外,都有着不一样的感觉。

接着,万天抒告诉他“飞云渡”的口诀,凌子扬默念几遍,试着跃向旁边的一块一丈高山石,当真身轻如燕,不禁蘧然道:“多谢道长。”

万天抒道:“曾闻雪菱花生长在绝顶,附近有异兽出没,你此行定要小心,我这里有一法宝,你且带上。”

凌子扬从山石上跳了下来,走到万天抒面前,接过他手中的物事,只见是一只比较大的龟壳。

“此物乃是千年玄武甲,可抵御烈火寒冰,承受千钧重力,我想应该对你有所帮助。”万天抒道。

凌子扬作揖道:“道长援手,我真不知何以为报。”

万天抒摆摆手道:“你我有缘,一见如故,你救了我,我助你采药,说什么谢不谢呢,此时天色尚早,你且去吧。”

凌子扬又行了一礼,去山洞拿了药篓,便施展飞云渡奔行而去。他现在基本不用双手,张开双臂,竟然能够在山壁上奔跑如飞。

小半天的功夫,他来到了西首最高峰的半山腰。连续催动飞云渡两个时辰,确实吃不消了,便寻了一处凸出的山石上休息了一阵,又继续向上奔行。

终于来到山顶,却见此处有与别的地方也不一样,竟是绿草如茵,微风和煦,对面山崖边缘斜斜的长着一株大树。

凌子扬向正中走了几步,却发现树荫下正趴着一只动物,大约有马那么大,通体火红,生狮尾,鹿身,牛脚,脑袋看上去,似狐非狐,似犬非犬,不禁叹道:“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这句话真是一点儿都没错。”他见那异兽没有动静,又向前走了几步,发现它双眼紧闭,身体微微起伏,竟然在睡觉。

他不敢惊动那头异兽,虽然心里十分害怕,小时候被街头的狗追了十里路的经历又浮现在了眼前。他强自镇定,咽了一口唾沫,环顾四周,发现了雪菱花的生长之地。一大片的全是雪白色的花朵,外形跟传说中的描述分毫无差。

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药材,凌子扬心中的喜悦取代了之前的惊惧,仿佛看到了心爱的女子绽开了笑颜,呼唤着他的名字。“你知道吗?你有救了,你有救了······”

正当他举着步子轻轻地靠近雪菱花的时候,天空中突然一声锐利的鹰啼。那异兽立即惊醒,发觉了凌子扬。

凌子扬大骇,随即是又气又怒,对上空的那只鹰破口大骂:“****你祖宗,长毛的畜生,我得罪你了吗?这么整我,你给老子下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骂归骂,那苍鹰已经飞的远了,那点影子兀自在上空盘旋,一只畜生怎么听得懂人话呢?且说那只异兽已经向凌子扬冲了过来,宛如一头牛,要将他撞飞。

凌子扬根本没有与其一战的能力,它跑了过来,自己也只能逃。飞云渡施展起来,竟能完胜那头异兽,他暗自寻思,我待会跑过雪菱花附近,顺手将其采撷,然后便趁机下山。

可是刚一这样想,那头异兽,突然四蹄生风,离地奔跑,蹄下火焰四射,风火相伴,简直迅捷异常。只在一瞬的功夫,便已经紧跟在凌子扬身后。

凌子扬只觉得后背有着大山般的压迫感,急忙回头,却见异兽已经凌空而起,要将自己扑倒在地。他急忙掏出“千年玄武甲”,护在自己的胸口。顿时千年玄武甲变得如同一口铁锅般大小,成为了一面盾牌。

异兽撞在那上面,顿时感觉地动山摇,凌子扬功力尚浅,不能完全驾驭法宝。这一撞之下,只觉得气血翻腾,无休无止。

异兽被凌子扬的法宝弹开,像是更加激怒了它,引颈长啸了一声,以更加威猛的气势冲撞了过来。此时凌子扬已经没有了逃跑的罅隙,只能用千年玄武甲格挡,飞云渡在这只异兽面前,竟然毫无用武之地。

凌子扬咬牙坚持,实在不能忍受之时,竟然向异兽开口道:“在下只是想采点药救人,绝没有想要与尊下为敌的意思,方才打扰清修,实属罪过,希望你大人不记小人过,饶恕我这次。”

异兽歪着脑袋,好似想了想,然后又向他撞了过来,凌子扬倒吸了一口气,心道:“它这是几个意思,我都已经道歉了,会不会没听懂我说的话?”

凌子扬见它软的不吃,于是怒道:“喂,你这只畜生,别不知好歹,刚刚是天上那只鹰吵醒的你,又不是我,你也要分清孰是孰非啊喂。”

这次,那只异兽再也没有了反应,一股脑儿地向他冲撞。凌子扬回头看看退路,只见身后就是那株大树。他想也不想,这次用千年玄武甲震退异兽后,转身窜到了树上去。

那异兽朝着凌子扬直吼,就是不能上得树来,别看他四腿能够离地,就是不能够飞起来,也不能攀援。凌子扬不禁长舒了一口气,这次便有足够的时间想想对策,取得雪菱花。

看来也只能等它睡着之后,再悄悄下树采药,但是这样一来,还没等他睡着,自己便先饿死了。

他仰头睡在一根粗大的枝桠上,突然看见上方结着一枚熟透了的果实,火红欲滴,让人垂涎三尺,奇怪的是偌大的树上,就只结着这一枚。

凌子扬精通医理,怎么看也不像是有毒的样子。再加上此时腹中有些饥饿,便也没多想,摘下胡乱吃了。一经下肚,一股热流顺着肠道进去腹中,丹田暖意融融,灵脉渐渐变得汹涌澎湃。全身上下变得燥热难当,直欲宣泄。

凌子扬惊道:“我行医这么多年,难道这次看走眼了,这果子莫不是穿肠毒药,不行,就算死,我也要采到雪菱花。”

他跳下树来,直奔雪菱花生长的地方,这次竟然瞬息而至,刚要俯身采撷的时候。感觉后背又是一阵犀利的压迫,这次凌子扬来不及使出千年玄武甲,只得徒手硬接,连他自己也想不到的是,这次竟然接住了,他攥住了异兽的前蹄,力气暴增了不少,竟然能够与异兽抗衡。同时体内的力量得到宣泄,大为缓和,竟也没先前那般难受了。

凌子扬不禁大为惊异,难道刚才吃的果子是仙果不成,我早就应该想到,在这绝顶之上,仍还能长出草木,本就奇特。此处生长出的这些植物,现在看来定然不是凡间所能长出的生命,包括这头异兽。

异兽有些急了,猛然甩了甩头,向凌子扬咬去。凌子扬避开它的利齿,紧紧抓住它上下的正中的牙齿,让它咬合不得。

就在这时,先前天空中的那只鹰竟然猛然俯冲下来,但目标却不是它们之中的任何一人一兽。

异兽突然暴躁起来,猛然一个翻滚,逃脱了凌子扬的束缚,急忙奔向那只苍鹰。可还是晚了一步,那苍鹰已经叼了一只小兽飞离地面。

凌子扬恍然大悟,原来这老鹰开始惊醒这头异兽,已经部署了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这一切,他望着那只老鹰,直恨得牙痒痒的。

凌子扬对异兽大声道:“兽兄,我来帮你。”

他双腿微屈,蓄满了力,猛然像老鹰冲去,此次竟然能乘奔御风,完全在天空翱翔。其实,自从方才吃了那枚朱果之后,身体的变化就曾时时刻刻注意到。身体比之前打通灵脉之后也轻了许多。

老鹰并没有飞得很高,凌子扬脱离地面也已经到了极致,但还是有一段距离,急中生智,将千年玄武甲向那老鹰掷去。

千年玄武甲仿似有灵性一般,脱手的时候变得犹如磨盘大小,直中那老鹰。老鹰被击中后,直直的坠入山崖,那头小兽却已经被千年玄武甲稳稳接住,飞回到了凌子扬的手里。

凌子扬将变小的千年玄武甲收回,抱着那头小兽,来到异兽跟前。那头异兽“咕咕”叫了两声,从他怀里跳出来,与异兽耳鬓厮磨。

“恭喜兽兄母子团聚,可喜可贺。”凌子扬打着哈哈道。

可是异兽一老一少对他理也不理,径直回到树下,趴下,闭上了眼睛。只剩下凌子扬张大了嘴巴,尴尬得笑了笑。

凌子扬无奈地摇了摇头,便去采雪菱花,他也不贪多,只采了几株放进药篓,便下得山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