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神魔武帝 > 第一卷 情天不寿
第一章 雪峰魂断
作者:缃竹  |  字数:3594  |  更新时间:2019-07-28 15:40:03 全文阅读

暮色四合,铅云浩瀚,偌大的苍惘山脉雄踞于此。此间山峰相连,山脊处嶙峋如铁,黝黑蜿蜒,顶上终年积雪,寸草不生。

只见一处平整的山石上,雪被山风吹得一粒不剩,突然有一只宽大的手掌攀上,肌肤有被尖石割伤的痕迹。

不多时,那人爬将上来,是一个年逾弱冠的青年,五官清秀,身长八尺,丰神俊秀,只是面容风霜难掩,一身麻衫被山石磨得破碎不堪。

他背着药篓,盘膝喘息了一阵,又起身四望,认准了西边的高处,大步行去。正在这时,突然看见夜空中飞来一道青芒,那青年以为夜色中看花了眼,忙揉搓了一下眼,定神细视,只见青芒之后又有一道黄色光芒。两道光芒一闪即逝,在对面的山头落下。

那青年心道:“莫不是神仙么?有诗曰‘山不在高,有仙则名’这苍惘山在九州之中虽算不上是什么名山,但是在当地,也称得上是山中之雄。”

好奇心的驱使,那青年已然向那座山头觅路而行。

却说那道青芒落下,竟化作一青衣女子,一拂衣袖,转过身来。明眸皓齿,肌肤赛雪,威凛之余,又有着楚楚动人的灵韵。当真不似尘世中人,直如画中走出一般。

就在她转身的瞬间,那道黄芒也已经现出身来,只见是一位中年道人,身穿素袍,难掩其气度非凡,他面无表情,双手背负。细看时,周身隐隐有光华流动,雪粒一触碰周身,登时消散无踪。

二人相视,还是青衣女子先开口了:“万天抒,你就不能放过我这一次吗?”

那中年男子轻轻摇了摇头:“你盗走了本门宝物,在下不得不夺回,望你体恤,将东西归还在下,我再也不为难你。”

青衣女子凄然一笑道:“我还有选择的余地吗?你已经追了我三天,我依然无法摆脱。其实以你的修为,哪里会需要三天,在我离开洛仙峰之前你就有机会将我擒住,交由掌门发落。可是——呵。”

万天抒不发一语,只得默认。

“其实你大可不必,当日我混进山门,盗取宝物,若不是我利用你,你也不会受到离火之刑,所以,你出招吧!”青衣女子咬着牙道。

“楚婷,我不想跟你打,我只想要你归还本门的东西,以往一切,既往不咎。”万天抒摇头说道。

楚婷呵呵笑了一声道:“所以你这次还是打算自己扛?”

万天抒道:“我只是在承担自己犯下的过错。”

楚婷道:“要回东西是不可能了,就算死我也不会交给你。”

万天抒动怒了,一挥衣袖道:“好言说尽,念你本性不坏,知错能返,哪知执迷不悔,那么休怪我了。”

说罢,骈指刺空,一道火红的剑光捅破夜幕,刺的楚婷的眼一阵发烫。“天光云影剑”中的“气冲斗牛”,气势凌云,在天上形成一道巨大的剑气,饶你如何躲避,只得硬接。

楚婷眉头一皱,盘膝坐下,右手在双膝上缓缓抚过,幻化出一台瑶琴来。琴声铮然脆响,哗啦啦如流水一般,登时在他周遭已有一道光华结界。

剑光骤然落下,楚婷的琴音转急,直如疾风骤雨一般。震天轰响之后,万天抒的剑气犹自不绝,后劲不断,在那个瞬间,隐隐有风雷之声,天际黑云滚动,恐有恶龙破云而出。

万天抒见那女子脸上痛苦之意甚是凄烈,心有不忍,撤了部分力量。

“你斗不过我的,把东西交出来!”万天抒的语气中已有逼迫之意。

楚婷见压力骤减,已经蓄力拨弦,山中的积雪仿似听到了召唤一般,竟悄然汇聚到了一处,不多时,一只十丈多高的雪人便挡在了她的身前。

雪人一跃而起,一拳挥出,当有山呼海啸之势。万天抒急忙收剑回防,那一拳刚好打在了格挡的长剑之上,万天抒被打退数丈。站定之时,雪人的双手已经将自己的上空罩住,泰山压顶,势不可当。

他使出浑身解数,勉力使剑架住攻势,大喝一声,向上一推,竟然掀开了雪人的双臂。趁此机会,他人剑合一,化为了一道身披赤焰的火龙,旋身迎向雪人。火光霎时像一道闪电从雪人身体里穿行而过。

万天抒收剑定身,身后雪人轰然倒下,碎成一地。

楚婷没有放弃攻势,琴声一波一波,每一道旋律都是无形的剑气,没有光影翻飞,只有不断被激起的雪浪和万天抒上下起伏的掠影。

万天抒步步向她缩短距离,只有一丈后,万天抒的双脚突然被青藤缚住,骇然之下,用剑斩断,腾然跃起,地上数十条青藤破雪而出直向他缠裹而去。

他百思不得其解,这到底是什么术法,竟然能够操纵草木之灵。听到楚婷的琴声自方才起一直未绝,适才醒悟。他抖动长剑,剑身引起火焰,向那一团锦簇的藤蔓横贯斩去。登时火光飞溅,遍地落下枝蔓残骸。

万天抒趁机来到楚婷身前,欲要举剑劈下,但是她毫无惧色,并不躲闪。就在此时,有呼啸的山风拂过,掠起了她的裙袂。

在这一刻,时间仿佛静谧了,万天抒的脸上全是讶异、不解、痛楚······

因为他看到了,楚婷的下半身已经不在了,或者说已经变成了藤蔓,深深扎进了雪地里。

“原来你······是妖!”万天抒的脸上既有痛惜也有憎恶。

楚婷的脸上泛着诡异的笑,让他顿时肌肤生寒,趁他讶异怔然,一条粗壮的青藤已经贯胸而过。

“啊——”万天抒揭斯底里的大叫,长剑愤然脱手掷出,刺中了她的小腹。

看着她因喷血而变得惨白的脸,在这一刻,这位奇特的女子真正让他感到心痛。

楚婷受此重创,青藤尽数召回,凄惨一笑:“好······就是这样······就该这样······”说着,裙下一簇青藤又突然张开,张牙舞爪,向万天抒汇聚。

万天抒提剑起身,胸口的伤兀自流血不止,怒气上涌,喝了一声,长剑颤动不绝。一阵剑气纵横,藤蔓已然七零八落。

然后剑指楚婷,他的周遭同样聚集了许许多多的剑光,渐渐地,漫天都是,形成了金光灿灿的穹顶。

“天光云影剑”第九式“万剑朝宗”,他自忖自遇敌以来,都仗着这一式的威力,未有败绩。与她的恩怨纠葛,也将在这一招下结束。手腕一翻,剑身一震,万千剑气蜂拥而至。

楚婷浑不为周遭变故所动,纤纤素手在琴弦间飞扬起落,一首悠扬的曲子随夜风飘送。那些剑气宛如虚无,就如同在她面前遁入了一面镜子后消失无踪。万天抒正自诧异,这曲子与方才的弹奏不同,宫商角徵羽,显得古朴动听,悠扬悦耳,意境如深山幽谷,空灵高远,竟是一首完整的乐曲。

万天抒听得有些痴了,不知何时,竟已经闭上了眼。当他下一刻张开眼时,万物春风沐尽,满眼都是盛放的花事,已经置身于漫天花海之中,移步于桃树之间,却见每一株桃树都在疯长。旁边的一株桃树分明才有拳头大小的粗细,在下一个瞬间,已经有碗口大了,渐渐地,已经长成一株大树。而脚边的一株小树才刚刚破土而出,转眼间已有一人多高。

他惊骇莫名,难道深陷那妖女的幻境中了吗?他猛然闭眼,固守本心,欲用心力挣开幻境束缚,可是无从使力,他不放弃,纵身飞跃而起,但见整个山头都是一片火红斑斓。

在这地质坚硬的山顶,按理说连草都不容易生长,怎会生长出这么一大片桃林?他寻觅楚婷的踪迹,发现她正在自己不远处。两人的位置根本没变,只是置身于茂密的桃林之中,一时没有发现,原来这根本就不是幻境。

万天抒不禁倒抽一口冷气,忍不住大喝:“妖女,你究竟施了什么妖术?”

“呵呵,妖术,连你们洛仙门的宝物都不认得吗?”楚婷有着癫狂的笑意。

“风——雪——引,你——你会被反噬的。上古典籍,怎能轻易修习驾驭,快住手!”万天抒大喊着。

“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楚婷充耳不闻,兀自抚琴。她曲调一转,急如雨落湖中,涟漪阵阵,扰的人阵阵心悸。

就在这时,万天抒只觉自己的生命正在一点一滴的流逝,他惊骇之下,立马运转全身灵力,护住自己的整个身体。

满眼整个世界,目之所及,无处都在发生着奇妙的变化,落花散尽,零落尘泥,继而枝头又生长出新的花朵,不断上演一场又一场的繁华与凋零。

四时逆转,颠倒乾坤,时空错乱。这正是“风雪引”的惊世骇俗的威力,若不是楚婷修为尚浅,那当真是山河倒倾,日月颠覆,星辰易位,整个世界都为之变更。

琴声曲调愈来愈急,四时变幻愈加迅速,不断地消耗整个山头的生命力。万天抒虽然有灵力护住身体,但是“风雪引”的威力是何等强大,渐渐地已经把持不住,就要被时光的暗流侵蚀生命。

他在苦苦支撑,扛住一刻是一刻。突然,只听得琴弦崩断的声音,万物恢复平静,同时,他已筋疲力竭,轰然倒地。眼睛合上之前,却见万花深处,那个青衣女子已是形容枯槁、鹤发鸡皮的老妪,脸上尤有泪痕,风过处,连同瑶琴,化为一片流萤,四散飞去。

那青年远远看见对面山头有光影翻飞,心念定是有各路神仙做法,心中兴奋,只盼不要错过,能一睹仙人尊容,便加快了步伐。

刚开始还见山头上雪浪阵阵,光怪陆离。一会了又变的花开遍野,层林尽染,偌大的山峰顿时回春,怎不叫他惊喜万分。

可是不一会儿之后,又恢复平静,那青年怕神仙走了,欲要回去,可是望见山顶的奇景,想想看看神仙留下的仙迹也是好的。于是便坚持爬了上去。

青年在桃林中寻寻觅觅,不多时,便看见一位中年男子倒在地上,口角溢红,当胸被利器贯穿,看样子必死无疑。但他还是上前试探了一下他的鼻息,发觉还有气息,便松了口气。将他救下,找了附近一个风穴,为他医治。

青年解开他胸口的衣襟,看了看伤口,不禁轻“咦”了一声。按理说常人受此重创,早就一命呜呼,可是这人,伤口明明在自己愈合中,他不禁感到万分讶异。看了看他的面容,颇有着仙风道骨的感觉,难道是一位仙人也说不定啊。念及于此,便在怀中掏出银针,为他诊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