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大黑马 > 正文
第三章 忆往昔
作者:青叶铃  |  字数:3227  |  更新时间: 全文阅读

源阳城在衡阳大世界只能算是一个小城,所以这里的拍卖会能拿出的东西也算不上多稀奇,但对于这里的人来说确实十分珍贵的,大世界里虽然可以算作是出窍遍地走,元婴不如狗,但也不乏一些只有低阶修士的地方,这些地方一般都是这大世界里灵气比较稀弱的地方,源阳城就是其中之一,不过这种地方在其他灵气薄弱的小世界可以算得上是奢求了。

理所当然这样地方的东西辰绝风是看不上的,他也只是闲得没事做才会来看看现今的拍卖会是怎样的。结果他发现其实和以前也差不多。他刚出来时发现许多地方都变得很是陌生了,就连灵气也弱了许多。经过这三个月的消息打听,辰绝风确定了这就是他所在的那个衡阳大世界,只不过是五万年后的。

辰绝风当时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只觉得是老天给他开了个玩笑,他不过就喝了点酒睡了个觉,一觉醒来后居然就过去了几万年。猪也没他这么能睡啊!

想必他认识的那些人早就飞升又或是身死道消重入轮回了。

唉,明明他答应了老家伙早点飞升去找他的,但是现在居然过了这么久,那老家伙肯定早就忘了他了,或是当他早死了。

一想到老家伙装模作样期期艾艾的跟别人哭诉他辰绝风死的好惨,他就觉得鸡皮疙瘩掉一地。

辰绝风看着拍卖现场争相竞价的一众修士无聊的打了个哈欠,真不明白这些东西有什么好抢的,就这点东西老家伙的洞府里一抓一大把。

不对,现在是他辰绝风的洞府了。

老家伙飞升前可是把洞府送给了他的,现在那里可是只认他一个主人的。这个洞府就在万渊崖底,而万渊崖里的那些阵法都是守护这个洞府的。此时围在万渊崖上的一众修士看到的秘境入口其实就是洞府的入口。

这个洞府并不是一座宫殿什么的,里面有山有水,自成一界,完全像是一个小世界。这个洞府原先的主人也就是辰绝风口中的老家伙也曾想过把这个洞府给带走,但是洞府里有许多的妖修、灵修,他们修为不够是没法跟着走的,最后他只好把洞府送给了辰绝风。

拍卖会在拍到最后一件东西时,辰绝风就离开了这里,因为他已经看到了压轴的六级丹药是什么,所以也就没有兴趣继续留在这了。

他在商行门外驻足片刻,便化作一道流光飞走了。这一动作只发生在一瞬,街上的修士都好似没有看到一样。

辰绝风此时正朝着祁灵山脉飞去,那里是他和老家伙第一次见面的地方,不知道现在变成什么样了。原本他只是祁灵山脉深处被遗落的一颗妖兽蛋,无意间被不着调的老家伙给捡到了,却不料居然破壳出来了,然后就是被老家伙带着做各种不靠谱的事。现在想来他居然还能活的好好的,还真是幸运呢!

他飞了大约半个时辰终于到了祁灵山脉,这里灵气充足,孕育了无数的灵草,只是这些灵草都在山脉深处,里面妖兽众多,修为高深的不在少数,所以能够深入进去的人很少。想当初老家伙会进去也是因为误入了一个传送阵。

辰绝风在山脉上空转了很多圈,却完全找不到当初的地方,这里的山头好像少了几座,又好像多了几座,而且原先好像并没有这么多的修士城镇。这跟他记忆里的祁灵山脉似乎对不太上。

他挑了其中最大的一座城镇飞了下去,既然找不到了,那不如去问问。他落在了城门外,只见上空悬挂着一块牌子,书写着祁云城三个字。

嗯,挺熟悉的三个字,只是这牌子挺陌生的,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里以前应该是竖着一块玄玉石,宽一丈高三丈,上面雕刻着“祁云城”三字,在百米开外都能感觉到上面浓烈的剑意。

如今那块玉石却不知去哪了,他觉得用那块玉石可比这么块牌子有威势多了!怎么换了呢?现在修士的品味变得这么奇怪了么?

辰绝风进了城不一会儿就把这事给抛在了脑后,反正人家的品味变成什么样了也不关他的事,他管那么多干啥!

他走在街上,时不时瞟一眼街边小摊上的东西,发现都是些“烂大街”的东西,根本就引不起他丝毫兴趣。不一会他就不再分心去看了,然而在他走了没多久,却突然停下了脚步。他鼻子轻嗅,微微侧头看向右边,不知是看到了什么令他的嘴角微微勾起,好似心情不错的样子。

他转身朝右边走去,直接进去了一座装潢的很是奢侈的楼房。只见其门牌上写着“醉月楼”三字,看名字实在有那么点像风花雪月的地方,但是实际上他只是一座酒楼。辰绝风也是因为闻到了酒的味道导致酒瘾犯了,才停下来走进这里面的。

辰绝风什么都不喜欢,就是喜欢喝酒。这一点也让当初让他沾酒的谢璃很是头疼,因为自从他喝过酒了,就整天灵酒不离身,还总是在谢璃耳边喊着要喝灵酒。谢璃还因此去学了灵酒的酿造方法,但是术业有专攻,谢璃真的不是酿酒的那块料,辰绝风死都不喝他酿的酒,这让谢璃一度觉得很受伤。辰绝风不喝他的酒就只能去买灵酒,这差点把当时修为还不算高的谢璃的家当都给花没了。

辰绝风一进入酒楼,各种酒香味交相进入了他的鼻中。一位金丹修士上前询问道:“不知道友有何需要?”

“给我一个包厢,然后把你们这最好的灵酒给我送来。”辰绝风立刻顺口回道。

“……道友,我们这最好的灵酒恐怕并不是……。”叶牧见眼前这人只是金丹修为,他们这最好的灵酒最低也得要化神修为才能喝,这金丹修士到底知不知道,难不成是来找茬的?可是就他这修为要怎么找茬?

“怎么?怕我付不起那么多灵石么?”辰绝风皱了皱眉,现在的人都这么的狗眼看人低了么?

“呃……道友误会了,只是我们这里最好的灵酒最低也要有化神修为才能喝,化神以下的喝了不但得不到丝毫好处,还有爆体而亡的危险。”叶牧耐心的提醒道。

在叶牧说话的时候,酒楼里有许多修士意味不明的打量着这边,有的露出了不以为意的轻笑,有的则是露出了饶有趣味的笑容。辰绝风当然看到了在座所有人的脸色,而他此时的脸色并不是很好。

“……”他居然忘了他现在表现出来的修为只有金丹了。

只不过他要喝酒,谁又能拦得住?他才不管这些,反正他又不真的是金丹。

“你管本……管我能不能喝,我让你上就上!”差点一急就说出成“本座”了。

这种修为低又嚣张跋扈的样子顿时引的在场一些修士的不满,他们肯定都觉得这人一定是哪个被保护的很好的修二代,现在被放出来了。然而不知天高地厚的性子却没有丝毫收敛,看来是还没有碰壁什么的,不知道他这性子能够维持多久!

他们的猜想对了那么几分,辰绝风在谢璃面前耍威风惯了,谢璃又愿意惯着他所以他的性子就变得有那么点张狂,凡是看不起或是挡着他的人他都看不惯,这当然也有受谢璃性子的影响。因为当初谢璃修为上去了的时候可是嚣张的很,辰绝风也在一边陪着他“作威作福”。

“道友……”叶牧还想再劝一下,却被人打断了。

“我说小道友你就给他上吧!可别再这吃力不讨好了!”旁边一位元婴女修说道。

叶牧:“……”

“既然如此,道友请随我来吧!”说完,叶牧便在前方为辰绝风带路。

辰绝风犹豫了一会儿便跟着叶牧走了,还是灵酒的吸引力大啊!有酒凡事都可以靠后!

他在上楼梯的时候,不着痕迹的扫了那些轻视他的人一眼,不知是想干什么。

其实辰绝风真的并没想干什么,只是记住他们的脸罢了,如果下次犯到了他的手里时他可不会手软。

叶牧带着辰绝风到了一间包厢,这间包厢刚好可以看见后面的祁灵山脉,辰绝风对此很是满意。

“道友请稍等,灵酒马上就给你送上来。”说完叶牧便离开下楼去了。

辰绝风见叶牧走了,便走到窗边,神色莫名的看着那绵延不绝的山脉。

“真的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么?”

他到现在都还是很难相信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一觉醒来物是人非什么的,还真是令人一时间难以接受。

辰绝风在窗口站立良久,突然觉得这样的自己很傻,伤感什么的他可是从来没有过的,这可一点都不像他!

“道友,您要的灵酒给你送来了。”叶牧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拿进来吧!”辰绝风转身离开窗口,来到桌前。

叶牧把灵酒放在了桌上就转身准备离开,辰绝风却叫住了他。

“道友,请留步。”

叶牧回头疑惑的看着辰绝风,问道:“道友,还有何事?”

“我想问问关于这祁灵山脉的事。”

“道友想问什么?如果是我知道的事,我一定告知。”

“我就是想知道这祁灵山脉深处现如今是个什么情况?”

“这我也不太清楚,以我的修为最多也只能进入外围,更别说深入到里面去了。”

“那你知道这里曾经发生什么大事么?不知怎么回事这祁灵山脉和我知道的并不太一样啊!”

“这……要说什么大事的话,我知道的也就只有那一场大战了。”

“什么大战?”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