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仙山土匪不好当 > 第一卷 何处觅长生
第一章 家,没了
作者:两只猫  |  字数:3374  |  更新时间:2019-06-05 17:35:46 全文阅读

不知过了多久,李浩从昏睡中醒来,可眼睛就像是被蒙了一层窗纸,只觉得白茫茫的一片怎么也看不清楚东西。

费力的抬起手揉了揉眼睛,再次睁开,反复几次终于能看清楚东西了,不过还是有一些恍惚。

转过头,看见一个结实的背影正坐在自己的不远处,李浩慌张的小脸露出了一些笑容,这个背影是李浩的爹爹,伏牛山雷公寨的大寨主李老虎,是个能顶天立地的男人。

恍惚间见得李老虎的怀里正抱着一个身着青色罗裙的女子,不用想都知道那个女子肯定是自己的娘亲,爹爹在这天底下最害怕的就是这个女人,哪里还敢去抱别的女子。

爹爹时常开玩笑,说娘亲才是雷公寨的大寨主,而自己才是被抢回来压寨的那个。

“爹,你羞不羞啊!大白天的竟然还抱着娘亲。”李浩强忍着身上的不适,对着李老虎的背影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正常一些,因为他不想叫爹娘担心自己的身体。

李老虎好像并没有听见李浩的声音,头也不回,一动不动的就像是个木头。

李浩又喊了几声,还是没有应答,渐渐的他的心里有些慌了。用尽全身的力气想要起身去叫李老虎,却体力不支一头翻下了床铺,咕咚一声闷响,李浩疼的呲牙咧嘴连眼泪都摔出来了。

这一声闷响,让李老虎有了动静,一点一点的将脑袋转向身后,不过现李老虎脑袋就像是生了锈的磙子,一动一停显得极为艰难。

一张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面孔出现在了李浩的眼前,那张在他记忆中本该眉宇宽阔、星目炯炯,的脸庞已经不复存在,此时的李老虎面色枯黄,双目凹陷,那样子就像是一只恶鬼。

“浩儿过来!”李老虎的声音也已没有了以前气势,反倒犹如夜枭泣血,让人听了遍体生寒。

李浩这个时候才确定面前这个三分像人七分像鬼的男子,正是自己的父亲。也顾不得什么害怕,李浩还是一边喊着爹爹,一边手脚并用的爬到了李老虎身边。

李老虎本想抬起手帮李浩整理一下额头上的乱发,可是他的手早就已经抬不起来了:“爹爹和娘亲,没办法在照顾你了,浩儿,你要好好的活着。爹娘只希望你好好的活着,替爹爹和娘亲,还有这雷公寨的所有人好好的活下去。”

李老虎看着李浩,然后有看了看怀中宛如熟睡的女子,叹了口气。慢慢的垂下了头,没了气息。

李浩本想大声的哭泣,可是不知为何,眼泪竟然没有一滴流出,心中有千万般的伤感,却不知该如何表达。

呆呆的盯着面前坐在地上的两位至亲,李浩竟不知该何去何从。

砰!砰!砰!轻轻的敲击声在屋子里响起,李浩猛地转过头去,看见这屋子里面竟然还有别人。

仔细瞧了瞧,熟悉的白衣长剑,虽然人已经体如枯槁气若游丝,但是李浩还是认出来了,这人就是雷公寨二当家,自己的二叔。

李浩嘴唇动了又动,可能是许久没喝水的关系,嘴巴上裂开一道口子,鲜红的血液从顺着嘴唇流了下来,却没发出一点声音。

“浩儿,看见你没事就好,二叔不行了,我们几个家伙用内力顶着最后一口气,才熬到了现在,为的就是能在见你一面。你爹爹的嘱咐你可一定要记住。你这命是你爹爹用了仙药救回来的,你可要好好活着。二叔...二叔这也有些话想说。你听好了... ...”

白衣男子说话间,双目突然翻白,大口大口的喘气,就像是一只离了水的鱼,眼看就要不行了。

李浩瞪着双眼拼命的摇头,用尽全力想要快些爬到白衣男子的身边,刚到男子身边,男子猛地握住了手中的剑,也不知从哪来的力气,竟然坐直了身子,双目中泛起精光看向李浩。

“说不完啦!说不完啦!好在...好在。我从上山的那一天就已经料到了这一天!”白衣男子说完将将长剑递给了李浩,另一只手伸向怀中,就在此时男子取东西的手猛地一僵,垂下,断了生机!

不过他递向李浩长剑的那只手仍高高的举着,就算是他死了,也不愿让他这柄宝贝长剑落在地上。

李浩脑子里浑浑噩噩,已经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什么都听不见,脑子里嗡嗡乱响。甚至刚刚提起的悲伤又被更多的悲伤给压了下去。

目光呆滞的将白衣男子手中的长剑取下,又将他怀中的东西拿出,是两封信,一封已经有些发黄,另一封好像是才写没多久。

握着长剑和信纸,李浩的眼睛看见了屋子里除了自己存在的第四个人,是他的三叔,那个每天都陪自己玩耍,从未和自己红过脸的光头三叔,只不过他好像没能坚持到自己醒来,就已经没了气息。

不过李浩更愿意相信,他是听见了自己醒来的声音后,才离开的。

随着一阵霹雳炸响。呆滞的李浩只觉得天旋地转,心中原本压抑的悲伤突然全部袭上心头,这一刻,他很想哭。可还未等泪珠涌出,又觉得眼前猛地一黑,李浩昏了过去。

骤然间狂风大作,暴雨倾盆。外面乌云密布,紫电横空,雷声阵阵,仿佛要将整个天地间的一切都震的粉碎才肯罢休。

苦苦支撑的房门被大风吹开,豆大的雨滴伴着狂风吹进屋子,雷声不断轰鸣,炫目的紫电宛如怒龙般撕裂漆黑如墨的夜空,这一场雨整整下了一天。

李浩被灌进屋子里的雨水呛醒,整个人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不断开合碰撞在一起的房门,外面天空中肆虐的雷电,还有屋子里的四具尸体,让他明白刚刚的一切都是真的。

门窗已经毫无作用,甚至成了风雨助威的帮凶,狂风携着暴雨撞击在李浩的身上,就像是刀子一样,把他的心,一刀刀剁的粉碎。。

原本的避风港,此时却让他无处藏身。

不知从哪里生出的勇气,李浩顶着风雨拼尽力气将房门门关上,落了仅剩的一道门栓。靠在门上这才让自己有一隅之地得以藏身,至于那两扇成了帮凶的窗户他只能远远的看着,无能为力。

“娘亲~!”李浩大喊了一声,并没有得到回应,他本想再喊,突然间一道紫电闪过,不止照亮了笼罩在黑夜中的伏牛山,更是照亮了李浩所在这间小屋。

三具面容狰狞的尸体映入李浩的眼帘,只有李老虎怀中的女子还是原来的模样。

“娘亲!你们不要走啊!不要丢下我自己啊~!”李浩趁着紫电的光芒本想去找死去的娘亲,可紫电一闪即逝,整个伏牛山又陷入了黑暗,。

李浩只能停住了自己的脚步,等着一道闪电的到来,可随之而来的却是轰隆隆的雷声,雷声掩盖住了他的哭声,哪怕他的哭声比刚才更加的撕心裂肺... ...

努力的将身子缩在一起,怀中抱着白衣男子给的长剑,可能李浩觉得这柄长剑能给自己一些安全感吧。

雷声越来越响,闪电也越来越多,一个接着一个,整个屋子,整个伏牛山,整个东临山脉被映的宛如白昼。

雷电的肆虐本就已经让李浩那小小的身子无力去面对,可外面的狂风却偏偏又更加猛烈了几分。

一阵大风让本就不堪重负的窗子撞了个粉碎,屋子里的一切本是娘亲细心摆放的,可是现在却早已经一片狼藉。

窗子破碎的声音吓得李浩身子猛地一颤,本想抬头去看看情况,在看看娘亲最喜欢的那副《谪仙采莲图》是否还在,可是他却还没等他抬起头,又是一阵狂风吹来。

最后一道门栓被狂风从外面撞断,李浩也被这阵风给吹成了滚地葫芦,脑袋被半截门栓砸了一下,有些发晕,鲜红的血也从头上流下,伴随着吹进来的雨水模糊了他的视线。

房门被吹开,外面好像有着无数的恶鬼想要乘着风雨钻进屋子,李浩手忙脚乱的捞起来落在地上的长剑,神色慌张的看着四周。

又是一阵紫电闪过,这次李浩学乖了,他像只小兽一样蜷缩着身体努力让自己靠在女子和李老虎的尸体旁,用力的抱着李老虎和女子已经僵硬的胳膊,虽然他们的尸体有些僵硬,但是李浩却毫不在意,因为只有靠在父母的身边,他才能觉得安心,哪怕此时他们已经是两具尸体... ...

李浩的衣服被雨水打湿,在经过狂风一吹,透骨的森寒让他不住的打着寒颤,又向父母的身边靠了靠,哪怕他们的身体甚至比冰凉的雨水还要凉上一些。

李浩觉得自己要死了,他不但没有害怕,反而有些高兴,可就在这恍惚之间一阵暖意不知所起,慢慢的传遍了李浩的全身,觉得自己马上要死掉的李浩,慢慢的舒展开了自己的身体,双手依旧紧紧的抱着身边的父母,仿佛在用自己的身体给他们取暖,希望他们的身体能够不再如此寒冷。

砰~!一声巨响将昏睡中的李浩惊醒,翻身坐了起来,茫然的看着四周,原来是房门不堪重负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看着外面云雨散尽,皓日当空,可李浩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将二叔给自己的长剑擦了擦,把屋子里被吹倒的桌椅摆正,把剑放在了上面。看着屋内的四位冰冷的亲人,李浩的眼泪不知为何竟然情不自禁的流了出来,可是他并不伤心。

等到眼泪再也流不出来的时候,李浩站起身狠狠的擦了擦眼睛,他想去找找还有没有人和自己一样活了下来,他不知道为什么好好的亲人们,怎么就会突然的死掉。

前脚刚踏出门口,李浩想了想又转身回去将桌子上的长剑拿在手中,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抹了抹偷偷跑出来的眼泪,头也不回的向门外走去,不过刚走出屋子三步,他还是没忍住回头又看了一眼。身后的房屋已经破败不堪。

两只猫
作者的话

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看,心里难免有些忐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