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危机与陆扶舟回归
作者:白月长离  |  字数:3255  |  更新时间:2019-09-03 22:47:57 全文阅读

从掌心的纹路开始,像是染了红斑一样,鼓起一连串水泡似的东西,来回起伏。

这就是方才从三角符中冲出的孽障之力。

可我并没有做什么残害无辜之事,怎会这样。

应该是与出马子弟间感应,胡天辰很快就卷着一阵青烟而来,抓着我的手输送着灵气,好一会儿才将这层红斑水泡压住,但我依旧能感受到这股孽障之力的存在。

“天辰,我这是?”

“这三角符被施了手脚,遇到你这雷火之躯便如同入水薄纸,当中他人所留的孽障之力就会转移到你的身上。”胡天辰将他的那枚天赐赦令取出,在我的手心剜了一道口子,又将红纸令牌挤了进去,痛的我是五爪僵直,青筋暴突。

“忍住。”

手心的灼热让我倒吸一口冷气,眼泪都被挤出挂在了眼角。“可这不是天赐护符么?怎会被他人动了手脚。”

“非也。”

“你真是在俗世混傻了,疼不?”胡天香也驾着雾气而来,看到我这样子又说了句活该,随后将我拉上了天台。

将我抓着的残破三角符丢在了一滩白色粉尘上,瞬时,粉尘收拢,被吸纳进了三角符中。

“臭狐狸把他的令牌给了你,就不能继续待在你身边了,而且你这体内的孽障之力极其庞大,纵使能压制一两个月,但都是不除根的。”

胡天辰温柔地看着胡天香揉了揉她的脑袋,被胡天香一巴掌打开了。

随后对我说道:“这孽障之力唯有佛门中的长明灯才可化解,但自古佛道不相容,争论至久,怕是以你的道教身份都难以踏入佛寺大门,更别提点上一盏消除孽障的长明灯。”

胡天辰的身子在一点点的变淡,我伸手想要去抓他,但被他拦了下来,“星翮,不必担心我,只不过要回心月境了,还有一年多的时辰,你可要抓紧时机了。就我所知阴山黑云滚滚,气息凝重,过半树木染成了黑铁铜皮。心月境等着你领兵出征的那一天。”

说完这最后一句话,胡天辰的身子彻底隐去,应该回归到了心月境中。

我手心的伤口也慢慢愈合,结了一道菱形疤痕,是天赐赦令留下的。

“天辰不会有事吧,那可是你们的命牌啊。”我蹲下身子,将那个三角形的符扣捡起,来回翻看。

“这可是天赦的,只要不碎,臭狐狸就不会有事,倒是你,把我的命牌好好揣着,省得要靠我们的感应来救你,费力又费神,使了那么久的道术,把保家仙的仙法都给忘了不成?”

也非我不用保家仙的术法,而是相隔千里,任我烧起窜天香烟,这仙家想来都来不了。还是道术简单些,方便使用。

我在三角包的折痕内侧看到了一团图案,上面画着三棵松树,还有一朵鬼脸一样的花朵。别再无其他字样。

只是这三棵树木连在一起的模样让我感觉有些熟悉,就像是小时候在哪儿见过一样,但始终都记不起来是在哪儿遇见的。

刚一回到七星斋,夏霖就迎了上来,嚷嚷着,“星翮,怎么样,是不是开门红?”

“去去去,没个正形。”我绕过夏霖,往文芷萱那里走去,要了快纱布想将掌心的伤口遮住。

“对了,那个熊擎天在这儿呢。”夏霖于门口扯着嗓子喊了三声,我这门面都要被后来的震动给抖擞散了骨架,熊擎天一脸憨相,扛了好一大袋东西丢在了我身前的桌子上。

“你要的东西我给你带来了。”当瞥到我掌心的时候,他还打趣我道,“呦,这疤痕好看,搁哪儿烫的?我也想在大膀子上烫一个牙印。看在我送了这么多好东西给你的份上,就给介绍介绍呗。”

真不知是真傻,还是天真无邪,这憨货除了武力值爆表外,其他的都是不生芽的瘪种子。

文芷萱,“我刚才还想问你手上的伤口是怎么回事,是今天下午那个警官家里的事么?”

我点点头,“是,后面出了一点意外,不知是被谁算计了,惹了一身的孽障之力。”

“孽障之力?”熊擎天惊呼一声。

“怎么了?”我不是很懂熊擎天为何如此吃惊,还急急慌慌跑去门口拉上了木门,而且还将门口的人给驱散走了。

“我滴个乖乖啊。孽障之力,是不是就是那佛门中所说的业障、业力?”

是这样,佛门中称孽障之力为业障、业力,与功德相反,也只有一个人将恶事做尽才会产生业障,而对于我们修行者来说,浙江有碍于实力精进,甚至沦为废人,死于天遣意外,落于十八层地狱。

“是可以这么说。”我停顿了片刻,又继续问道,“可有什么不妥?”

“不妥?”熊擎天反问我一句。“何止是不妥,简直是要命。”

“你可还记得后天入玄门的刻名大典?”

“自然是记得,可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联。”我依旧不解,暂不说业障之力不会残害外人,而且还被天辰给封住了,我都不曾担心受怕,他在这里急些什么啊。

“我的大哥,亲大哥啊,你是真不知道啊?”熊擎天哭丧着脸抓住我的肩膀,双膝跪在了凳子上。

对上他那么一双憨憨的眸子,我直摇头,“我该知道什么?”

熊擎天轻叹一口气,整个人都软下去了。急得夏霖一巴掌拍在了他的后背上,“你这铁憨憨,你倒是说啊,一群人等着你呢,半天嘣不出一个响屁,搞什么飞机嘛。”

“你们当玄门是那么好入的,天资定是首当其冲的那等重要。”

夏霖一下子就打断了熊擎天的话,“这不是废话,没点仙气,怎么进玄门?那不就和你们的古武没有区别了么?况且你还用担心我们家星翮的天分?就连我进去都是绰绰有余了。”

“可还有一点,修行之人不可滥杀,只能心存善念,匡扶天下,救死扶伤,而且玄门有一块功德石,传说是玉帝下凡时点化的一块泰山石,能测人之善恶。就张星翮这一身的孽障之力,那功德石不变得乌漆抹黑,我就跟你姓。”

“玄门里的老顽固又怎么会放过这样的恶人呢,还想把名字刻在玄门中,怕是连墓碑都要给你炸碎去,尸骨无存,魂飞魄散都是小事。”

熊擎天看着我,喉咙滑动,一字一字地说道。

“那这可怎么办?大熊,可有什么办法解决的?”夏霖一把揪住熊擎天的衣领,也是为我着了急,差点整个人都骑到了他身上。

“有一种,但没用,时间也来不及了,请帖散出,就没有改期的退路,不然会被玄门给标记上,要想再入,没点成就根本就不好再次申入。”

“是佛教的长明灯么?”我摸着胸前的命牌,胡天辰已经为了我被遣回了心月境,而且我不知他会受怎样的惩罚,如果玄门入不了,那这些天大家为我做的一切就都毁了,潘家园众人的期望也都将落空。

“是,但能消业障的长明灯唯有佛藏的万佛寺,就算如此,还要九九八十一天,而且,长明灯是需要钱来买的,我熊家为了消除戾气,三月的租金都有两亿之多。那般老秃驴都富得流油了。”

“但也没办法,谁让仅此一家呢。”

嘭。木门被撞击开来。

熊擎天被这一声巨响巨响吓得抱头求饶,“乖乖西天佛祖啊,看在我交那么多保护费的份上,别收我,别收我,我上面有老,下面还要生宝。莫怪莫怪。”

“软骨熊!”夏霖踢了他一下,那壮硕的身子更抖擞了。

“你之前去哪儿了?”

来这不是别人,是消失了好几天的陆扶舟,“你不是说要在这里住下么?一大早就不见你的踪影,就连床铺都没动过吧。”

“就是就是,虽说这京城灯红酒绿,食之色也,但你就这样不声不响地离我家星翮而去。”

夏霖被我瞪了一眼,急忙改口道:“离我们而去,星翮不还得担心死。”

“抱歉,我来晚了。”

陆扶舟面无表情,从行囊中取出了一瓣莲花,将其揉成汁水,顺着剑指而下,与我那掌心画了一道符箓,随着一声敕令下达,将碾成花泥的莲瓣压在了那个了菱形伤疤上。

很快,花泥迅速升温,蒸腾出一股热气。

“这是什么?”

“你掌心有天赐赦令压制业力,现在这莲花更是遮掩了表面孽障,只要不碰到天葵血那样的阴秽之物,就不会失灵,哪怕半步天师亦是如此。”

“你的腿怎么了?”

陆扶舟的左腿上扎了好几圈绳条,每隔三寸就有一道。

他没有说话,而是走回了自己的屋子,房门紧锁,任我怎么推也推不开。

“他这是怎么了?”庭院里围了一圈人,夏霖将耳朵贴在了房门上,期望能听出些什么动静来,“不过我敢打包票,那腿上肯定是为你受的,不然,谁会带一瓣莲花回来,不然也太抠了吧。”

文芷萱也在旁边说道:“星翮,我不知道你与他的关系,但他太过神秘了,来无影去无踪的,一身本事没人看到全部,而且听你的讲述,好像在每一次危机时刻,他都会出现,我不知他打的是什么算盘,总之你一定要小心为妙。”

倒是熊擎天一脸的无所谓,“你们管那么多干什么,指不定好的都给你们说坏了,白白浪费了一个强大战力。”

而后朝夏霖嗤了一声,与我招呼道,说是后天的大典,他会带上熊家人为我撑场子的,还叫我不要怕。

但我现在全部的心神都在这扇房门后,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让陆扶舟受如此重伤,还有这每一次重逢,都仅是巧合那般么?一切都无从知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