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基因解放 > 正文
第一章 生而为人
作者:瓜子与吕  |  字数:2699  |  更新时间:2019-06-04 09:39:31 全文阅读

“莱儿,还吃饭了。”

“知道啦!”

对话以呐喊的方式传播在空旷的荒地上,声音伴随着废金属的锈味不断荡漾着。躺在地面上的姜莱被打断了思绪,应声过后便飞快的跑回李婶家,毕竟肚子也发出了“求援”的信号。

姜莱不是本地人,准确地说此姜莱非彼姜莱。

在前世的记忆中,姜莱是一名孤家寡人,三十年的人生暗淡无光。懵懂记事的时候家里因为破产,父母留下了姜莱,选择两人高飞远走。没有尝到一丝半点父爱的严厉和母爱的柔水,姜莱安全地自孤儿院长大成人。没有朋友,也没有家人,姜莱逐渐认为感情对他而言只是无用品。碌碌地在一家网吧过了十二年,姜莱觉得或者甚是无趣,便自行了却了余生。

只是,当意识再次回归,姜莱发现自己转生成为一名少年,被李婶捡了去养着。

“为什么又让我活了,为什么又让我这么辛苦地活着?”刚醒来的姜莱,无法接受这种变故,常年混迹网吧的他很快就猜想到自己或许转生到某个新世界去,但姜莱不愿意。

“再次做人,有意思吗?”

“你别说,还真的挺有意思,嘻嘻嘻。”

前一句是三年前,姜莱转生时问的;后一句是三年后的今天,姜莱自己给的回答。

越靠近房子,饭菜的香味愈浓。三年的生活,姜莱模糊地理解了这个世界的大概。

姜莱转生在一颗囚星之上,编号为07。所谓囚星,顾名思义指的是关押罪犯的监牢。然而,时间的婆娑和记忆的消逝让那些文明忘记了这座行星。当他们再次注意到的时候,这里的罪犯已经落地生根,开枝散叶,而李婶她们便是罪犯的后代。为了再次利用起来,那些文明便把这里建设成为一个废物的回转站,定期利用飞船把废料运送到这里进行处理,避免浪费和污染自家星球的土地资源。

当然,这对于原住民而言利远大于弊。曾经关押在此的罪犯留下了建造的技术,而飞船带来了废弃的材料,这里的人们便可以拥有自己的房子和工具。此外,在废物堆中“淘”出来的一些宝贝还可以偷偷和飞船上面的人交换资源,如对于文明而言极其难吃的麦种子、无人问津的肉质粗糙的“猪牛兽”等牲畜。总而言之,自此,这里的人们可以如人一般生活下去了。

姜莱住在李婶家,也便是自己的家。李婶的家外表看上去像是一个大型漆黑的龟壳,是利用大型飞船的残骸为基础结构,然后镶嵌上一块块锈迹斑斑的金属板而建成的。龟壳的四周破开几个洞,分别充当里面三房一厅各自的窗户,厅的位置还有一个飞船的舱门,用作大门。令姜莱惊叹的是李婶的鬼斧神工不仅让舱门完美无瑕地与龟壳相融合,看不出丁点的违和,还保留了舱门的自动开关和人脸识别功能。而旁边用一根根木头和铁丝围起的栅栏之中,圈养着几头相貌如猪身材如牛的猪牛兽。这些猪牛兽由于肉质极其粗糙却富含精血而用于喂食大型的食肉牲畜,其唯一被人接纳食用的部位基本用于加剧华贵族的华贵床榻的摇摆。

生活在囚牢里,每天混迹于充满塑料烧焦的以及金属发锈特有的冷臭味的废料堆中,吃着换来的罐头、如草般的青菜、用作牲畜饲料的猪牛兽等等,日子比起前世更甚的苦。

但是,姜莱发自内心地热爱着这里。

这一切,都是因为李婶。

姜莱刚走回屋子,李婶便一巴掌打在姜莱的后脑勺上。

“臭小子,又跑那么远。又躲着不想帮忙煮饭是吧。”李婶大骂,身上的“层层叠叠”也随之颤抖。在如此资源匮乏的地方,李婶竟然有如此肥胖的身躯,实在是让姜莱每每感叹其祖上的份量是得有多可怕。然而,李婶虽然胖,但从客观的审美角度看一点都不觉得丑,甚至还有点佛相。看久了,姜莱就会不自觉把李婶和曾经在网上看过的笑佛联想起来。刚烈又爱笑的性子让其眼睑两边的皱纹越发明显,也在姜莱心中显得越发的慈祥。

“嘻嘻嘻。”姜莱吃痛地抚着后脑勺,脸上却是厚脸皮的笑容,可见其偷懒得驾轻就熟。

打骂几句,两人便坐在饭桌前大快朵颐起来。不得不承认,李婶手巧不仅体现在工程建设上,其在烹饪方面足以称为“妙手回春”,以至于每一次姜莱嘴里含着那份鲜嫩的猪牛兽肉的同时还要口齿不清地大加赞叹。

“吃慢点。”李婶见此状,前一秒还凶巴巴的,立刻又不自觉地露出慈母般的笑容。

三年来,李婶教会姜莱太多,也让姜莱感受太多。从刚转生时的体弱多病、奄奄一息,到现在长成健健康康的十四岁少年,在这么一个环境里,李婶在其中付出得太多。

为了让体弱的姜莱吃饱穿暖,李婶挨家挨户地敲门,以便可以和飞船的人换来富含营养和能量的碳水化合物。

猪牛兽含有大量精血,但肉质粗糙过硬等原因,使得姜莱无法入口。李婶便潜心研究,把最嫩的部位时刻盯着熬了20个小时,期间不断放各种草药等等,只为让姜莱吃上一口肉,提高身体素质。

见姜莱沉默寡言,便一点点地教会姜莱如何搭建房子、如何烹饪食物等等,逐渐让姜莱变得活泼开朗。

“李婶,你为啥要救我啊?”姜莱无法理解,在如此资源匮乏的社会环境,每天生存岌岌可危,多带一个人,而且还是那么麻烦的人,这是一种极其不理智的选择。

李婶楞了一下,显然没料到这个小孩会问这样的问题,但转而一笑道:“李婶看着你这娃娃,瘦得剩骨头了还有力气哭,心疼啊。就捡回来养着呗。别人不要,李婶要。”

那时的姜莱发现,自己好像真的是一名十几岁的少年。

前世不知温冷,空白的童年时代,好像一点点地被明亮的色彩填补。

“对了。”李婶吃到一半突然停下,表情少有的略显严肃,“过两天‘下榻地’的飞船会过来,这些天你要做好准备。”

姜莱停下了狼吞虎咽,第一次感觉到口中的肉有些苦味。姜莱眼巴巴地盯着李婶,发现李婶的眼眶些许泛红,心中更是苦涩。

李婶所指的是,再过两天,便要送姜莱离开囚星。

三年前,“姜莱”不知因何缘故被遗弃在垃圾堆里面,正在淘宝的李婶一番心理斗争之下还是决定把“姜莱”带回来,当时“姜莱”的衣服上面刻着名字,便取名姜莱了。

醒来之后,此姜莱便代替了彼姜莱。

直到去年,李婶提到姜莱昏迷时所穿的衣服明显不可能出自这蛮荒之地,因此执意要想办法送姜莱回到属于他的世界;除此以外,还有一个原因便是李婶把姜莱当作自己的亲儿子一般——哪有母亲愿意自己的孩子活在毫无未来可言的地方。

双方争执了许久,最终因为姜莱第一次见到坚强的李婶落泪而败下阵来,也是那一刻,姜莱内心最柔软的地方被打开。

姜莱思绪之际,李婶走到姜莱旁边坐下,一只手用力搂住姜莱的肩膀,轻声道:“三年前,你刚刚醒来,我就觉得你肯定受过很多苦,那双眼睛仿佛没有灵魂。幸好,现在你这臭孩子什么都好起来了,还学会了偷懒!以后,好好做人,不用出人头地,平平安安就好。”

话语平淡,却有如雷击,轰在心头;又如细软温暖的棉花,紧紧地包围着那颗柔弱的心,却仿佛坚不可摧。虽然李婶对自己特别的好,但从来不会有任何煽情的话语。然而这一段话,让姜莱封闭了三十多年的外壳终于彻底粉碎。

姜莱转过头,发现李婶说话时脸却别过一边,虽然看不见李婶的模样,但从李婶微微颤抖的手可以感受到一切。

“恩啊,我...知道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